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再生吕布 > 第七章 四海书馆
    第七章 四海书馆

    吕布找到了集市,去最大的匠坊转了一圈,不过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这里打造的大都是以刀剑为主,还有一些暗器,武林中人用的暗器五花八门,古怪刁钻,但对吕布而言这些东西太过花俏,远不如弓箭强悍方便,他如今身体比之往日,已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练了洛雪教给他的吐纳功夫之后,体内已经开始蕴养出一些真气,虽然不多,却在缓缓地提升着自身的力量,让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更重要的是五感六识的蜕变,如今只要有足够的强弓,吕布有信心隔着千步距离,也能箭无虚发,而弓弩这种东西,在这边关城池是受军队控制的,一些普通弓箭,寻常人就能打造,但那样的长弓,还不如吕布从五虎手中抢下来的厉害,而好一些的,有钱也买不到。

    吕布扛着方天画戟,在市集上随意转悠,突然心有所感,朝着另一个方向看去,那边似乎传来一阵兵戈之气,来的很突然,似是城中某处发生争斗。

    想了想,吕布没有理会,继续逛街,他初来此界,虽然胸中桀骜之气犹在,但历经生死,也知道内敛,此地自己犹如无根飘萍,在熟悉之前,还是少惹麻烦为妙,毕竟此地强者太多,按照洛雪所说,自己算是高手,但也只是普通高手而已,比自己强的还有许多,眼下还是积累底蕴为妙。

    不知不觉,吕布一路走来,吕布最终停在一处占地颇为广阔的阁楼之外,门前有四名侍卫把守,各个虎背熊腰,目中精光隐现,心中不禁暗叹,这个世上高手太多,一个守门的,都有如此气魄。

    那阁楼正门上方,挂着一方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只是当吕布目光看去的时候,却微微一怔,虽然看起来也是汉字,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认出来,吕布虽是武将出身,但曾经做过主簿,文才不说跟曹操这等人比,但也不差,昔日虎步江淮,曾一封书信将袁术气到吐血,自不是那等目不识丁之辈,但眼前四字,除了开头那个字大概能够揣测出来之外,其他三子,一个不识。

    此间不但强者辈出,连文字也与中土迥异,让吕布深感不便,若有机会,当好好学学。

    “这位老丈,不知此间为何处?”吕布拉住一名从旁路过的老者,指了指那建筑问道。

    “门牌上不是有字吗?”老者看了吕布一眼道。

    “这……,在下初来此地,不通此间文字,还请老丈指点。”吕布脸上泛起一抹尴尬。

    “不通?”老者疑惑的看向吕布,自五千年前大乾一统天下,文字也跟着统一,虽然后来大乾不断崩裂,分出诸多王朝乃至多了两大帝国,但文字却是一脉相承,天下共用,怎会不通。

    瞥了吕布一眼,摇头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

    见吕布脸色渐渐不耐,摇了摇头:“这里便是四海书馆,与通神钱庄一样,遍布天下,不过你既然不识字,就算进去了也没用。”说完也不理会吕布,摇头晃脑的离开。

    四海书馆吗?

    吕布心中一动,单是一套呼吸吐纳之术,便让自己受益匪浅,实力蜕变,若能得到一部完整功法,依照洛华所说,岂不是能够突飞猛进?

    想到此处,吕布也不再多想,抬脚就往四海书馆内走去。

    “站住!”四海书馆外,两名侍卫闪身拦住了吕布的去路。

    “何意?”吕布眉头一皱,看向两名侍卫。

    “入我四海书馆,须得卸下兵器!”一名侍卫不耐的看向吕布,刚才吕布与那老者的对话与他们隔得又不远,吕布也没刻意隐藏,武者耳聪目明,就算不去刻意听也能听到,一个连大字都不识的人,竟然也好意思进四海书馆?定是哪个山野村夫,粗鄙不堪,不懂规矩。

    “卸下兵器?”吕布看着这名侍卫,对方的眼神吕布见过不止一次,心中顿时腾起一股暴躁之气,目光微冷,冷笑道:“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也不理会侍卫的阻拦,径直往内部走去,两名侍卫本能的伸手去拦,只是手臂刚刚碰住吕布,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的被弹开,吕布龙行虎步,半步不停的直入四海书馆之内。

    不好!

    两名侍卫面色一变,没想到这粗鄙野人,竟然有这份蛮力,他们输出的内劲涌入吕布体内,竟然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不见半点反应,吕布这些天已经蕴养出一些先天之气,虽然不多,但胜在精纯,远非后天内劲可比,莫说两人也未尽全力,就算全力来攻,后天内劲进入吕布体内,根本不可能对吕布造成任何伤害,便被吕布体内的真气自动消弭。

    “有人闯馆!”几名侍卫没想到吕布如此蛮横,此刻见他入得楼内,面色不禁大变,厉声喝道。

    四海书馆已有千年历史,遍布天下诸国绵延数千年,若论根源,甚至比大乾帝国都要悠久,能至今屹立不倒,其底蕴之深,便是大乾之外的两大天朝,也不愿轻易招惹,每一座四海书馆之中,都有不少护卫,甚至许多地方有先天高手坐镇,千百年来,可是很少有人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强行闯馆的,此刻吕布强行闯馆,无异于挑衅四海书馆的威严,随着门口侍卫的示警之声响起,书馆内迅速冲出大批护卫。

    “这是谁啊?竟敢在四海书馆撒野!”书馆之中的客人此刻见有人闯馆,却也没有担惊受怕,反而饶有兴致的驻足围观,不说四海书馆绝不容许客人受伤,单是能进这里的客人,不是武林大豪也是身世显赫之人,不但不怕,反而津津有味的驻足围观。

    “好大的派头!”眼见十几名护卫冲上来将自己团团围住,吕布不禁冷笑一声,对于十几名护卫释放出来的气势视若无睹,方天画戟往地上一顿,整个四海书馆仿佛都晃动了几下:“吕某初来此地,不想惹事,滚!”

    一群护卫面色难看,周围围观之人却是嘴角直抽,你都动手了这叫不想惹事,那如果想惹事的话又是什么情况?只是看吕布顾盼间,那仿佛千军万马一般的气势汹涌而来,周围围观之人也有几分眼力,没有乱说,引火烧身可就不好了。

    “你是何人?竟敢在四海书馆闹事!?”便在一名蓝袍中年从阁楼上走下来,眼见十几名护卫将吕布围在中间,吕布手持方天画戟,傲然而立,顾盼之间,十几名一流武者的气势竟然反被吕布一人镇压,微微皱眉,沉声道。

    “客人!”吕布抬眼看了此人一眼,一身蓝袍,风度儒雅,看起来像个文弱之人,但却让吕布心生警惕,给他的感觉,比当日遇到的寅畴还要强上几分。

    “既然是客,当遵循我四海书馆的规矩,入得此门,便要解掉兵器。”蓝袍中年的目光在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之上停留片刻,摇头道。

    “我只知道我的规矩!”吕布目光微微眯起,摩挲着戟杆,摇头道:“兵器即是性命,不能解!”

    “既入我四海书馆,我四海书馆自会负责保护。”蓝袍中年微笑道,吕布气雄浑,目中隐现煞气,那杆方天画戟上,更是血光隐隐,显然是饮过无数人血才会出现的气象,四海书馆遍布天下,讲究和气生财,这等人物,能不招惹,最好不惹,武力只是最后的手段,能不用,便不用。

    “就凭他们?”吕布斜眼一扫周围十几名护卫,摇头嗤笑道。

    一群护卫怒目而视,但见吕布一眼瞪来,却是被他气势所慑,敢怒不敢言。

    蓝袍中年看了一眼周围一众护卫,有些无奈,这郝凉城地处边境,为了避免引起镇远侯忌惮,并未派驻太多高手,这些护卫对付寻常人还行,但真对上高手,无论搏杀经验还是本身武艺乃至胆魄,都不足以撑起门面。

    这还是郝凉城,因为是边关重地,有自己这样的先天高手坐镇,其余城池,一般也就是一流巅峰的武者坐镇,遇上这等强人,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规矩不可废!”摇头叹息一声,蓝袍中年向吕布拱了拱手:“既然这位壮士执意要持兵器入内,也不是不行,但需得按照我四方管的规矩来办。”

    “哦?说来听听。”吕布看向蓝袍中年道。

    “若是先天强者,可随意带兵器入我四海书馆,更可受我四海书馆荣誉执事之职。”蓝袍中年笑道。

    “哦?何为荣誉执事?”吕布奇道。

    “平日里不受四方管束缚,无论走到何处,可以随意在任何一家四海书馆内支取千两黄金,四海书馆之内的书籍,可以随意阅览,同时四海书馆有专门的地方供荣誉执事旅途休息,不过支取黄金的权限,每年只能使用一次,一旦我四海书馆有难,需得出手相助。”蓝袍中年淡然道。

    “听起来不错,好算计!难怪四海书馆能够遍布天下!”吕布点点头,嗤笑道,从洛雪那里知道,先天高手在这里也是稀缺资源,往往都是门派顶尖战力,放在军中,也是威慑性的武力,四海书馆此举,无疑大量笼络先天高手,纵使不能为自己所用,也不会敌对,而且一些小忙,恐怕先天高手也愿意帮忙。

    “那若不是先天高手又当如何?”吕布看向蓝袍中年。

    “简单,受我三掌不败,依旧能够享受荣誉执事特权。”蓝袍中年负手而立,淡然道。

    “有意思,那便来吧!”吕布目光一亮,他已经感觉到此人厉害,不过如何厉害,还要打过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