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伪钞者之末路 > 第53章 燃烧的导火索
    .,最快更新伪钞者之末路最新章节!

    “周洪波在哪里?”马春妮问。

    “……我让他去监控唐宋了。”

    “为什么?”

    “有可能是唐宋认出了周洪波,并且告诉了九爷的人!”

    “你想把唐宋也——”马春妮生气地看着江远。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江远醋意升腾。

    “江远!如果真是唐宋给九爷报的信,那你就更不能动他!”马春妮强压怒气,“唐宋出了问题,九爷一定会想到是你干的!”

    “我还没想杀他……只是,想让他说出印伪钞的关键技术……”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个!现在我们能保命就不错了!你现在就打电话让他回来!”

    马春妮的话救了唐宋。

    周洪涛本来已带着两个马仔瞅准了唐宋一个人在寒山印社,正准备动手绑架唐宋,接到江远的电话才撤了回来。

    心思缜密的马春妮详细询问了近日发生的事情,判断警察已经盯上了江远,又听江远说厂里的秘密车间还存有制造印钞纸的原料,当即想出了一条一箭双雕的计策。

    “所有与伪钞相关的东西,印钞纸的原料和半成品!全部要转移!”

    “什么时候转?转到哪里?”

    “现在就收拾吧,天黑以后装车,晚上十点运出厂子,运到咱们的杨家坡木材场全部烧掉!”马春妮说,“就让周洪涛去做!在他到杨家坡之前,你要亲自去做点工作,要是没什么意外,今天晚上之后,九爷和警察这里,你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随后,马春妮附在江远耳边,说出了可以帮江远脱困的阴谋。

    今天小魏带着周洪波的手枪、子弹和照片去见胡正熙,果然取得了突破。

    “他总算开口了——”小魏兴冲冲地向齐天汇报,“我把子弹、手枪拿给他看了,我跟他说,他被人伏击了,用的就是这种枪,后来我又给他看了周洪波的照片,说了周洪波的身高。结果这小子很激动,一个劲儿问我这人是谁,我就跟他较上劲了,我说,你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我,我就告诉你这个人是谁。”

    “他怎么说的?”

    “那天晚上,他被一群假警察袭击了。”

    “一群人?”

    “胡正熙说至少十几个人,开着两辆警车。”

    “周洪波带着一群人?可我们现在只知道周洪波这一个,而且他还死了。”

    “胡正熙说的确是一群人!”

    “还是一个大团伙!像周洪波这样跑在前边卖命的,一定不是主谋——胡正熙有没有说他从哪里来,为什么被袭击?”

    小魏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他口风还是挺紧的,但是我们也算取得突破了,毕竟他已经开口讲话了!”

    “也许,是他的一个亿伪钞被抢了!要不,怎么会去那么多人对付他?明天,你要拿这话去试试他。”齐天叮嘱小魏,“今天,是胡正熙落网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我猜,并不是因为我们策略得当,也不是因为他想坦白从宽,而是——他要借我们的手惩治他的敌人。我们还要想办法,从他这里挖出他的同伙——在离山帮他印一个亿伪钞的人。我也知道,胡正熙这个人特别讲江湖义气,大是大非搞不清楚,小是小非上倒是特别讲究。有句古话说‘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你给他点好处,他会一直记着,你要惹了他,他一定会报复。你对他好,他愿意为你两肋插刀。真要被逮住了,他是宁肯自己受苦,也不出卖同伙,这也是他能在团伙内部立身的根本。所以,对他,我们还要好好动动脑筋,制定瓦解之策,对这种软硬不吃的老油条,不能干等,也不能硬碰硬,而要想办法让他主动开口。”

    “领导说的是!”小魏奉承道,“您有主意了?”

    “主意你自己想——对罪犯的审讯,就是一场战斗,我们进攻,他们防守。胡正熙自知罪孽深重,看来是对减刑和从轻处理不抱希望,他现在又是重伤未愈,天天躺在床上,我们没办法正常提审,所以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问什么他都不说。”

    “那我该怎么办?”

    “现在你跟他正面交锋,他不理你,不出战,所以我们收效甚微。如果我们把审讯比作战斗,我们应该重温一下老祖宗的东西:不战而屈人之兵、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攻心?”

    “对!”

    “难道我要每天去伺候他?给他端屎端尿洗手洗脚?赢得他的信任?”

    “你也可以试试。”齐天笑着说。

    小魏当然不想给胡正熙当护工和保姆,他马上找到湘北商量,结果湘北给他提了一条相当棒的建议。

    当天深夜,一辆大型厢式货车驶进了厂区,停在江远制造印钞纸的秘密车间外。周洪波带着四个马仔累得汗流浃背,才将所有的棉短绒和其他制造伪钞的相关材料全部装上了车。

    当他们到达杨家坡木材场的时候,已是过了午夜时分。看门的老头为他们打开大门,又回到自己的小屋睡觉去了。

    杨家坡木材场以及周边的林地原来都由江远的造纸厂承包,国家出了退耕还林的政策以后,林地被国家收回,木材场大院被造纸厂买下做了原料周转地,造纸厂从俄罗斯等地进口的造纸用木材间或存放此地,但是一年到头也用不了几次。

    木材厂院子很大,高峰时曾有近百人在此工作,宿舍、食堂一应俱全。食堂开间广阔,东西足有二十多米,西头靠墙是一个很大的灶台。

    周洪涛带人将造印钞纸用的棉短绒逐一搬进了食堂。按江远的指示,他们要在大灶上把所有的棉短绒全部烧掉。

    “来来来,你们先把这些都摊开,等会儿往灶底下送还方便些。”周洪涛指挥众人将棉短绒大包拆开,用木叉逐一摊开,大厨房内绒絮飞舞,好几个人被呛得咳嗽起来。

    一个马仔在灶前蹲下,他抓了一把棉短绒塞进灶膛里,又掏出打火机凑近了灶口。

    打火机的小小火苗点着了棉短绒,他抓起更大一团棉短绒塞向灶膛。

    他的脸突然之间惊慌失措,因为在灶底的火焰中,他似乎看到了一条燃烧的导火索。

    他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甚至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爆炸已经发生了。

    刚走到门口想到屋外透透气的周洪涛,也被爆炸的气浪扔向空中。

    第二天早上,湘北在上班途中听到了收音机里播报的本地新闻:杨家坡木材场昨天半夜发生剧烈爆炸并引起火灾,导致多人伤亡,爆炸原因正在调查中。

    刚到单位,还没停下车,她的手机就响了。

    打来电话的是吴凤娇。

    湘北接完电话,一路跑着进了齐天的办公室。齐天到办公室总是比较早,这会儿他办公室墙上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杨家坡爆炸失火的新闻。

    “齐队,吴凤娇给我打电话了!”

    “吴凤娇?”

    “对,就是周洪波的老婆!我给她留过我的电话!”

    “她找你——有新情况?”

    “绝对重磅!信息量巨大!”

    “慢慢来,一条条说。”

    “第一条——”湘北指指电视机,“吴凤娇说,这场大火,周洪涛就在现场!”

    齐天惊愕。

    “吴凤娇说,周洪涛爆炸后被送到医院里抢救,但是没有救过来!”湘北继续爆料,“第二条——她给我发了一个微信截屏,说周洪波是被人绑架致死的!现在周洪涛又出了事,她认为这是有人在灭口!”

    “叫小魏来,咱们去会议室!”齐天吩咐。

    小魏到了会议室,看到吴凤娇发来的微信截图已被投放到大屏幕上。

    “她说周洪波是被人绑架的!这是绑架周洪波的人给她发过来的微信截图!”湘北十分兴奋,“吴凤娇说周洪波以前曾经跟他提到过胡正熙的名字,她说绑架周洪波的有可能是胡正熙!——显然她不知道胡正熙在我们手里,但这事确实很有可能是胡正熙在离山的同伙干的!我觉得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截图里面的第二条微信:如果你不回微信,也不还钱,后果会很严重——这个‘还’字,大有文章! ”

    “你是说——是周洪波抢了胡正熙?胡正熙的同伙又绑架了周洪波?”小魏发问,“那为什么不是胡正熙说过的一个亿,而是只有五百万呢?”

    “不知道,但有一点要分清楚,我们了解到的一个亿是伪钞数额,这里说的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五百万。”湘北说。

    “案情越来越复杂,但也越来越接近真相!”齐天看着大屏幕,眉头紧皱,“吴凤娇提供的情况很有价值。既然她说周洪涛兄弟是被人杀人灭口,那她有没有说——是谁在杀人灭口?”

    “她没有指明是谁。”湘北说。

    “看来是个人物,她也许是有顾虑,不敢明说。湘北,你尽快去找她面谈,尽可能地多了解点情况!”

    “是!”

    “我马上向局领导请示,我们要马上介入杨家坡的爆炸火灾案调查!魏贤宇!你即刻组织物证鉴定专家,会同消防队到火场调查取证!”

    “是!”

    湘北和小魏刚要起身离开,法医楚燕走了进来,她把一份报告交到齐天手里。

    “齐队,这是周洪波的尸检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