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谁将平生藏倾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姬子琰中毒
    .,最快更新谁将平生藏倾城最新章节!

    她想了想,问:“宫里一直都派有御医在,上你府上给你医治么?”

    “我的身子从几天前越来越差了。”慕容书彦眼睛低垂,疏朗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道:“皇上关怀,便专门派了御医道府上,日夜照料。”

    日夜照料……

    呵!

    听着像是多么皇恩浩荡啊!

    皇恩浩荡到有御医在,一个人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差!

    慕轻歌暗暗冷笑,恐怕,皇帝派一个御医过来,不是给慕容书彦医病,而是应该在他的药里动了手脚,一天一天的看着他死去的!

    慕轻歌脸色很冷,慕容一家虽然是百年大家,但是在皇帝这十多年来的有意为之之下,已经日渐不复当年荣耀了。

    皇帝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况且,慕容一家在皇城其实并算不上很鼎盛,起码排不进前五,为何独独被皇帝视为眼中钉?

    慕轻歌非常不解。

    但是她也知道,作为朋友,她绝不能看着慕容书彦就这样死去。

    “你如今每天都在喝药?”

    慕容书彦淡淡道:“皇恩浩荡,岂有不受之理?”

    慕轻歌听着,也明白了,不再问什么。

    她给慕容书彦写了单子,给了他几瓶药,也不多说什么,就让慕容书彦走了。

    当天,容珏并没有能像他所说的那样,晚上回来。

    晚上,他并没有回来,只是让将离回来传一些消息给她,让她别担心。

    慕轻歌反而担心起来了,问将离,“事情是不是很严重?”

    将离恭敬颔首,“比想象中要严重。”

    “为何这么说?”慕轻歌不解。

    “此事原来不止牵扯到苍狼王和秦小姐,听说也牵扯到了北陵。”将离道:“北陵这一方在对待华郡主这件事,态度也十分强硬。”

    “还牵扯了北陵?”慕轻歌眸心跳了跳。

    “是的。”将离恭敬地道:“夫人,属下还要回王爷身边,属下先行告退了。”

    容珏当天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慕轻歌睡醒来了,容珏都还没有回来。

    不过,她一大早醒来,刚睁开眼睛,管家就急冲冲的跑过来,脸色大变:“夫人,大事不好了!”

    慕轻歌抱着杯子猛地坐了起来,“什么事?难道是然然……”

    “不是华郡主之事。”管家老脸皱在了一起,老眼红着,“是小主子,小主子好像中毒了!”

    慕轻歌脸色骤变!

    当慕轻歌还没冲去到姬子琰小朋友的房间,在门外就听到里面一阵阵手忙脚乱的轻哄声,还有小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痛!好痛!肚子好痛……!!!”

    慕轻歌猛地走进去,伺候姬子琰小朋友的下人看到慕轻歌,连忙让开一条路来让她进去。

    慕轻歌一把掀开姬子琰窗前的帷幔,一眼就看到了他皱巴成一团的,显得有些青黑色的小脸,脸上全是泪痕。

    眼泪将他包子下方的锦被都弄湿了一圈,足以见他是哭得有多厉害。

    “小娘亲~”小孩子今儿的声音尤为脆弱,“人家痛,好痛好痛……”

    慕轻歌心都揪在一块了,心脏一阵阵寒意侵袭,连忙抓起小孩子的手腕探脉。

    一探,脸色剧变,然后一把掀开姬子琰卷缩着的被子。

    被子一掀,赫然发现姬子琰小朋友只穿着薄薄里衣小小的肚子鼓起了一个弧度!

    像是大了肚子似的!

    “啊!”那些伺候的人看到这一幕,吃惊得掩唇惊呼!

    “闭嘴!”慕轻歌狠狠的瞪他们一眼,慕轻歌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凶,那些人虽然不是珏王府的人,而是爵彦带来的,也被她震住了。

    姬子琰小朋友痛得眼泪一直不停的流,原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看到慕轻歌之后减轻了些,“呜呜,小娘亲,我,我是要死了么?”

    “不会的。”慕轻歌摸摸他湿润润的脸蛋,“相信我,很快就会好了。”

    “肚子好痛,痛!我要死了……”

    慕轻歌坐下来,摸着他的脸蛋,对站在一旁心急如焚的管家道:“让人快些找冰镇灵草来,帮他压抑住痛,这样痛下去不行的。”

    管家闻言,便要亲自跑去,慕轻歌却叫住他:“吩咐其他人去做,我还有事要你忙。”

    管家一应,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吩咐人做,然后忙问:“夫人,您吩咐。”

    慕轻歌伸手将浑身颤抖的孩子搂紧怀里,紧得指尖有些泛白,脸上却冷静得可怕,“你拿来笔墨纸砚,我读你写,去抓药。快!”

    “是。”管家还是第一次见慕轻歌这个样子,一看便知道事情很严重了。他顿时也被吓到了,手脚都冰凉了,忙掉头吩咐人办,嘴上道:“夫人您说,老奴有点脑子,先记着些。”

    慕轻歌一字废话都没有,一共说了三十多种药草。

    管家大冬天的,听得满头是汗。

    他也算是学识渊博的人,自认识字不少,但是慕轻歌说几十种药,竟然有好些字眼对他来说是陌生的!

    最后笔墨纸砚来了,到底还是要慕轻歌亲自动手去写。

    旁边是小主子快要哭破嗓子的哭喊声,前面慕轻歌在握紧拳头写字,管家看着,满脸羞愧。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竟然帮不了主子,他当真是没用啊!

    慕轻歌写好之后,将之扔给管家,“这些药大多数都是比较难得,大多数是异域药,我很少在市面上看到过,你快些让人去找王爷,看看他有没有。”

    管家一听,抓住纸张的手抖了一下,纸张险些掉在地上。

    他老眼一红,颤着声问:“要,要是没有呢?”

    “会有的。”慕轻歌的声音很冷,眼底闪过一抹狠辣,“要是我儿子有一点事,不然我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丫的!

    动谁不好,竟敢动她儿子!

    找死!

    管家看着她,听着她的话,吞了吞口沫,心中有为慕轻歌对姬子琰小朋友的维护的动容,见姬子琰痛苦的模样,也很是心疼。

    他不说什么,慌忙抓着单子去办事了。

    慕轻歌很多工具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正要放下姬子琰自己回去拿工具,便又有一个人匆匆来报:“夫人,不好了,厨房有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