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二十一章 亲疏有别
    .,最快更新穿越之一路逍遥最新章节!

    绝用大师本是弥留之人,刚才能出来救援乔岚,已是回光返照,此时此刻不幸被大佛寺的和尚擒住,了无生机地卧躺在地上,看着随时有可能仙逝。

    护国寺的和尚心急如焚,却拿大佛寺的和尚一点办法也没有,沟通不良,强攻不得,对方张口闭口要舍利子。

    大佛寺的和尚终于也分出两个来关心站在青砖平台上的“少年”,老主持的袈裟披在“他”身上,足以说明“他”的重要性,要不是这位不是女子,他们简直就要认为是不是那个带着舍利子的异域女子终于来了。

    不管怎样,老主持不顾自身安危也要保住这个“少年”,他们自然要竭尽全力保护“他”。

    带着这样的想法,两个和尚空无和空零过来问询,当他们得知,这个少年不是少年,还真带有舍利子之后,他们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随后肃然起敬。

    “女施主一路护送我师叔祖回来,必定遭受了许多艰难险阻,贫僧无以为报,唯有替女施主念足三年真经,积福纳吉。女施主是大善之人,福泽滔天,日后必有大造化。”各种感谢,然而,他们竟也没让乔岚把舍利子交给他们,而是郑重其事地说,“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护送乔施主去金塔,此行多有磋磨,还请乔施主见机行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送了尘师叔的舍利子进塔。”

    这话说得多玄乎啊,好似有这么多人护送,也还是前途未卜,事实上也如此,空无巴拉巴拉,说了一通,乔岚终于闹明白,天湖中央的金银两塔的准入比铜塔还变态,只有护国寺现任主持一人能够进入,即便是现任主持,进去之前,还得辟谷并焚香洁身三天,去除身上所沾染的一切世俗气息,方得入内,否则,护卫护国寺的一百零八位武僧虽然吃素,但下手绝对狠辣,擅自靠近者,轻则打残扔出,重则打死扔出……

    因为这样变态的准入资格,因为世世代代武僧的拱卫,金银两塔才得以矗立湖中几百年不倒,湖边的铜塔后来才建立起来,专供护国寺德高望重的高僧闭关修炼之用。

    只现任主持能入内……

    “你们主持在何处,我们等他来即可。”舍利子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麻烦得很,乔岚没想过交给封啓祥,但却很乐意护国寺的人接手,这里足以体现出亲疏有别。

    “这……”空无和空零面露难色,终于还是空无道出了实情,护国寺现任主持向圆大师在前殿受了重伤,来不了。

    “那你们谁……”乔岚本意是问谁功夫好点,脑子灵活点,手段机灵点,空无便打断她的话,“乔施主,请放心,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在,绝对护你周全。”

    “……”乔岚心里一噎,“听你们这么说,我心里怎么更没有底了呢。

    护国寺的和尚急于送师叔祖回归本位,除了怕大佛寺的援军原来越多,他们应付不来,更是因为见绝用大师的状态不好,如若能早一刻圆他夙愿,除他心魔,也许能助他圆寂,否则……

    封啓祥的意思,也是让乔岚亲自去做,不是他非要乔岚往火坑里跳,而是她已经身在火坑,就是现在抽身离开,也无法明哲保身,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事若成,护国寺便是乔岚最为强大的后盾,事若败,虽败犹荣,且他一定会好好地护在她身边,不会让她受一丁点儿的损伤。

    鉴于诸多考虑,护国寺的和尚不敢接过这个重担,乔岚便也没再坚持,她得再找了尘谈一谈世界,聊一聊人生,所以她觉得自己最好亲自走这一趟,否则归位了,踏实了,了尘不认账怎么办,再说,之后还要面对财狼一般的二皇子,她现在的能力实在不够看,总要先讨一点利息,怎么地也得来一两个必杀技、大杀招吧。

    许是知道护国寺这边的动向,大佛寺那边也不再淡定,频频拿绝用大师来威胁护国寺的和尚,又屡次想突破护国寺的防守,抓拿乔岚。

    护国寺暗地里商量了三个办法,一是攻其不备,用乔岚去换绝用大师,换回来后再伺机而动,二是偷梁换柱,乔岚脱下袈裟,给现场年纪最小的和尚披上,假装还在青石平台上,人则悄然去往金塔,三是强攻强取,直截了当出击营救绝用大师,乔岚趁乱去往天湖中央……

    第一条计策被封啓祥果断否决,最后一条也还是被封啓祥否决,在他干预下,最终敲定了第二条计策,但他必须一路随行,否则免谈。

    说到这儿,乔岚还挺矛盾,她也希望旁边有个谁护她一护,但……封啓祥这身形太高大,太打眼,完全不符合“悄然去往金塔”的要求。

    空无道出了乔岚的心声,“封施主,你身量太高,极容易被人发现。故而,你还是……”

    “长成这样都是爹娘给的,不是我的错!”封啓祥斜了空无一眼,“我有义务护乔弟周全,必须寸步不离。你们要是有意见,便自己送舍利子过去。”

    护国寺的和尚不说话了,然后乔岚也不说话了,因为多说无益,有时候她可以左右封啓祥的想法,偏偏现在不属于“有时候”。

    计划开始之初,护国寺的和尚纷纷将心底压制的愤怒表露出来,声讨大佛寺的罪责,两边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而期间,乔岚已经把袈裟给到一个叫空则的小和尚,又披上灰色的衲衣,衣服有点长,加上封啓祥还不让她脱外袍,就这么套在外面,于是显得不伦不类。

    封啓祥完全是只管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自个儿就把外袍脱了,才穿衲衣的。

    空则小和尚一直被身形高大的师兄护在身后,大佛寺这边看不真切,一心直捣黄龙,抓拿那个“偷东西”的小贼,果真没有发现这偷梁换柱的戏码。

    乔岚和封啓祥两人绕过铜塔,借着周边的乱石遁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