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百五十章 佛系异兽
    .,最快更新穿越之一路逍遥最新章节!

    乔岚和玉溪一来到老a基地,就马不停蹄地忙起来,期间只花一个小时吃个饭,休息一下……

    南江基地的人也在各自的家里等待着,他们无一不好奇,可为了明天安稳的生活,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入夜,大多数人还醒着。他们不知道防御大阵完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动静,只是干等着而已。

    午夜时分,以基地中心的祖庙为中心,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圆弧迅速向外推进,圆弧内,浑浊的空气逐渐清新起来,那感觉就像从雾霾重重的地方进入天然大氧吧。

    南江基地的人很快就意识到这个区别,五年了,末世五年了,每一口呼吸都是浑浊的空气,以至于他们都习惯了,而现在,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才知道原来呼吸还可以如此舒畅,仿佛整个人都畅通起来。

    防御大阵完成了!!!

    祖庙里有一座钟楼,玉溪调皮,完成防御大阵后,跃上钟楼,敲响了那口比人还高的巨钟……悠扬浑厚的钟声向远方传荡,惊醒了沉睡的大地……

    咚!咚!咚!咚!咚!咚!

    才敲了六下,玉溪的头就被赶到的乔岚敲了,“半夜三更的,发生什么疯,没被人问候过祖宗十八代心里不爽是不是。”

    玉溪抱头,大声反驳道,“小爷是神莲子,没祖宗。”

    “你现在姓乔!”

    “……”玉溪一噎,不那么强硬地回道,“小爷只是要让这个基地的人共享这神圣的一刻。有了防御大阵,难道不该普天……普基地同庆?!”

    “就你事儿多。”

    就在两人拌嘴的时候,南江基地逐渐骚动起来,好像真的被方才的钟声惊醒了。

    几万民众纷纷走出家门,贪婪地呼吸着,每一口都觉得新鲜无比。

    正如玉溪说的一样,这的确是一件值得普基地同庆的事。

    南江基地的人彻夜未眠,开起了庆功宴,没有美酒佳肴,只是就着篝火又玩儿又闹,载歌载舞,异能表演,愣是嗨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南江基地的原住民选出几个德高望重的代表,去政府大楼感谢联盟的使者,不想他们根本没能进去,门口的卫兵告诉他们,“乔队长和乔副队长不在,和廖队长一起在天微微亮就离开去猎杀蟾蜍兽了。”

    “哎,怎么就走了,我们还没当面感谢……嗯?!你刚刚说什么,三位队长去做什么?”白胡子老人家把手放在耳边,大声地询问着。

    卫兵认识这个老头儿,人姓钟,八十九岁,老虽老,也是异能者,平日里自诩手脚麻利,耳聪目明,堪比年轻人,这会儿装什么耳背,他耐心地重复着,“他们去猎杀蟾蜍兽。”

    “啊?!去猎杀蟾蜍兽?!”老人家生如洪钟,振聋发聩,“你们居然这样行事,两位使者辛辛苦苦布置防御大阵,连碗热饭都没吃就得去猎杀蟾蜍兽,你们知不知道他们是联盟派来的贵客,是我们南江的恩人……”

    “钟大爷!”同为南江原住民的卫兵很无奈,他对联盟使者也感恩戴德好不好,“两位队长也是为了赶时间……”

    卫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大爷厉声打断,“人是铁,饭是钢,工作也得休息吃饭。”

    “吃了,吃了,昨晚做了好些好吃的,两位队长也休息一晚,天微微亮才出发。”只不过东西是乔队长提供的,自己还分了一个大肉包子,那味道,啧啧啧,现在嘴里还有味儿呢。

    “这样还差不多。”

    钟大爷知道在这里纠缠也没用,便离开了,并安排人在守在政府大楼,一旦联盟使者回来,就把人请过去,他们要开席款待。

    蟾蜍兽住在江里,对危险的感知让它一直躲着,不敢露面。

    乔岚用精神力探视了十几公里河道,愣是没找到那一坨重达几百吨的肉。等乔岚忙活半天却一无所获,玉溪悠悠哉哉地站在两边,两指间夹着一张符纸,稍微一晃,符纸燃烧起来,然后飘飘扬扬跌落,触及江面的时候,方圆百里的江面突然一滞,只是一滞,好似没有再发生什么。

    玉溪冷笑一声,御风飞行,飞到十里外的河道弯折处,用脚在地面踮了踮,“出来!”

    不远处,高耸入天的异植无风摇曳,此外,并无别的动静。

    “给你一个机会选择怎么死,不然小爷只能给你一个最痛苦最难看的死法。”

    话里的威胁太过于骇然,河岸上,尘土飞扬,很快出现一个土山包,两只巨大的眼睛从山包后露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河边那一抹小小的,却让它打从心底发怵的身影。

    “呱~”大神,别杀我!

    被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求着,玉溪却不为之所动,“说吧,你喜欢哪种,清蒸还是红烧?”

    “呱~”都不选~

    “都不喜欢,那就只剩下炭烧了。”

    “呱呱~”也不喜欢炭烧~

    “这不行,那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呱~”想活着~

    “没有这个选项。”

    “呱呱呱~”呱只吃鱼,不吃人,大神能不能不杀呱。

    “不吃人,那你去南江基地作什么?”

    “呱呱~”呱想回家~

    “你家在南江基地?”

    “呱呱呱~呱呱~”呱长大之前一直住在的池塘,长大了,住不下,只能住在江里~

    这只蟾蜍所说的池塘指的是祖庙大殿前的荷花池,它从小就住在那里,也一直接受祖庙香火的熏染,有了些许灵智。

    这是一只佛系蟾蜍,它也的确没伤害过人,玉溪正是察觉到这点才没有一上来就秒杀它,还跟它叽叽歪歪这么多。

    乔岚忙活半天,一无所获回来,看到小小的玉溪盛气凌人地站在一只巨大的蟾蜍前,后者畏畏缩缩,委委屈屈,看上去好不可怜。

    她不知道玉溪白看了她半天好戏,以为他颇费一番功夫才找出这只危害四方的四级异兽,还收服了它,可高兴了,走到玉溪身边,夸了又夸。

    同样搜寻了好久的廖广奥也带搜索队回来,一行人纷纷对玉溪伸出大拇指,“乔副队长真不愧是人中龙凤,联盟的中流砥柱。”

    玉溪心安理得地接受众人对自己的夸赞,并说起眼前这只佛系蟾蜍的事。

    众人先是震惊,然后好奇,最后都沉默了,前几天,几只异兽入侵南江基地,其他异兽疯狂袭击人类,而这只蟾蜍……好似真没伤人,只是因为它的等级最高,大家就理所当然地把它当成另外几只异兽的头目……

    难道误会它了?

    看着蟾蜍泪眼汪汪的样子,廖广奥等人心底居然升起了一丝丝愧疚感,本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原则,那天他们的火力有七成集中在这只蟾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