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回到古代开银行 > 第76章
    .,最快更新回到古代开银行最新章节!

    笑歌却微微一笑,“怎么周掌柜以为许三费了这么大劲,紧赶慢赶在这蚕丝上市之际开张,难道就仅仅只为了将鑫义的招牌打出去吗?”

    周世显略一思量,便有些讶异的问道,“莫非三娘子还惦记着分蚕丝生意的一杯羹?”

    “有何不可?”

    “并无不可,只是……”除了最开始笑歌在他面前略略提过想要在“存钱”上动脑筋以外,之后都再未提及,是以周世显以为她早就打消了此念。乐 文小说 。(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只是,在下之前也同三娘子解释过,咱们鑫义新柜坊开张,信用未立,实在是很难吸引一众丝商蚕农入储。我知三娘子怀抱大才,胸有沟壑,但柜坊毕竟是一个信用生意,靠的是大家伙年深日久的信任,急不得。今日开张大吉,能有如此局面已实属难得。三娘子何妨耐心一些,明年此时再大展拳脚。”

    笑歌不置可否,她等得及,但阿诚在夏州却未必等得及。

    “周掌柜还记得我同你说过的不收储耗钱,反给存钱之人利息一事吗?”

    原来许三仍在打此“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主意,周世显心中略有犹豫,而后方才开口,“许三娘子,恕我直言,若要强行此法,实难处颇多。三娘子可否听在下为您剖析一二。”

    “愿闻其详。”

    “姑且不论做亏本买卖是否为长久之计,单只看眼前,三娘子以为谁会为这三十文‘储耗钱’所惑而转投我们鑫义?”

    笑歌笑了笑,“周掌柜但说无妨。”

    “益州城里最大的丝商算下来不外乎宋、余、陈、张、冯这五家,他们五家合起来差不多占了世面上生丝生意六成以上,剩下的都是些零零散散的中小丝商,不成气候。然而这五家财大势大,一早就同城内大柜坊立好契约,由借到存我们新柜坊都插不进手。其中宋、张两家更是‘乾丰’老主顾。”

    笑歌何尝不知,这些大丝商最看重的不是“储耗钱”,而是资金安全与生意往来中的关系。虽然只要拉上其中一家,笑歌的柜坊生意就算立稳了脚跟,但他们与之前合作惯了的柜坊同气连枝,相生相辅,绝不会轻易改弦易张。

    周世显又说,“三娘子可看今日草账,除去因着关老爷的面子存进来的那两笔款子,数目尚可一看以外,剩下的都是些零散小钱,一个大户也无,全是些贪图蝇头小利的小民。”

    “聚沙成塔亦无不可。”

    “非也,蚕农们身无长物,就算他们有余钱存储,但他们卖完丝后即会返乡,而鑫义现在并无实力大开分号,单只益州城这一家,小农们存取不便,就算他们想占这个便宜,亦没有办法。”

    “这样看起来就只剩下那些中小丝商了。”

    周世显摇了摇头,“这些人虽然数量不小,而且小有余钱,对‘储耗钱’与利钱也非常在乎敏感,但他们同时也是最小心谨慎狡猾不过的一群生意人。就算心中蠢蠢欲动,亦会按兵不动。假以时日,鑫义打开局面之后,或许还可由此突破,但短期内,还是那句话,鑫义如何取信于人?年后挪用储户钱财炒卖铜线跑路的柜坊不只一家,现下风声鹤唳,这些中小丝商们怕是不会轻易被鼓动。”

    周世显没有直接驳斥笑歌不收“储耗钱”反给利钱的想法,只是侧面分析此路不通。毕竟他也还没摸清眼前这位女老板的性情。

    他不是没有打听过许三,有传闻称益州城里之前的铜钱风波全系这位三娘子一手操纵,金杏楼的元老邱老爷子据说也是被她逼死的。此人过往行事奇诡狠辣,有这种想法不足为奇,但为了揽收存款而宁愿亏本,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实在是太过霸道。哪怕最后真的被她做成,也难免引人嫉恨,到时惹得同行群起而攻之就更得不偿失了。

    鑫义毕竟只是一家初生的小柜坊。

    事实上这也是关老爷派他来鑫义的其中一层意思。关老爷知他性格持重,希望他能帮手看住许三,免得她太过激进,还是之前在金杏楼那番无法无天的做派。

    然而笑歌听完周世显一番有理有据的剖析之后,却浑似没放在心上一般,只顾左右而言他,“周掌柜,我们今日这‘存钱有礼’的头奖是什么?”

    周世显愣了一愣,“金锭一枚,再加在鑫义存钱三年之内不收储耗费,并反给利钱。”

    说完之后周世显又急急补充一句,“可这头奖不过寥寥数名,同大规模铺开是两码事。”

    “是吗?”笑歌莫测一笑,“不知周掌柜可有兴趣同许三打一个赌?许三我赌不出一月,这些中小丝商就会自己送上门来,踏破鑫义大门。”

    “三娘子,这……”周世显听笑歌这样一说,连忙有些惶恐地退后两步躬身一礼,“周某并非有意冒犯,亦非是不信三娘子大能。”

    “周掌柜言重了,莫慌,许三亦只是一时兴起。”笑歌忙扶住他,笑着说,“我这江湖儿女脾性,倒让周掌柜看笑话了。不过小赌怡情,玩玩亦无不可。若是许三输了,那么就将那头奖的金锭赠予掌柜一枚。可若是许三赢了,可就得麻烦周掌柜日日操劳,为我们鑫义鞠躬尽瘁了。”

    这赌约听起来无论输赢,周世显都没有任何损失,他一时也猜不透这许三娘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当下也只有恭敬应酬两句算数。

    **

    鑫义柜坊开业连唱三日大戏,还有那“存钱有礼”的活动搞得热火朝天,俨然成了近日益州城里人人口耳相传的一件盛事。虽则是花钱赚吆喝,但这头炮终于也算是打响了。

    只是生意却终究不是看热闹,还得日复一日的慢慢积累。正如周世显所说,柜坊归根到底做的是一个信用生意,一个新柜坊不靠时间,很难在短期内赢得众人信任。

    除了开业头十日之外,接下来鑫义柜坊可谓是门可罗雀,并无多少生意可做。

    甚至连笑歌也并没有急着推出不要“储耗钱”反给利钱之事,柜坊内一应事宜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就像是这益州城里许许多多普通的柜坊一般。

    后来周世显回忆起生意是从那一日开始有起色的,应当是从十六这日起,不,兴许还要更早,从十三那日便已有了迹象,只是当时他并未察觉。

    **

    十三这日,家住双河桥的钟六娘子心里很不痛快。

    钟家也算是益州城里的小康之家,虽然谈不上有多大富大贵,但每年光买卖生丝这一节便已收入颇丰。可问题便出在今年这颇丰的“收入”上了。

    本来这余钱谁也不会全堆在家里放着,铜钱不说,那铁钱真要堆的话,家里哪放得下,就算放得下,安全也是问题。惯例都是大多存在柜坊中,来年收丝的时候,向柜坊调度借用也方便。

    但今年钟六娘子的大哥媳妇马二娘子却不知道在哪间庙里烧了高香,中了城中新开的那家“鑫义柜坊”的头奖。这头奖的金锭先不说,重要的是不仅免去三年的“储耗钱”,还按月息两厘倒返利钱。

    本来钟六娘子起初也没有多眼红,还不咸不淡的讽刺了马二娘子两句,说什么这种新柜坊谁知能开多久,你想着人家的利,人家想着你的本,到时候卷款潜逃怎么办。

    但接下来鑫义柜坊日日都大张旗鼓的派人送利钱上门。每日钱虽然不多,但一看到马二娘子什么都没做,光坐在家中就天天有进账,钟六娘子心中着实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马二娘子还时不时找机会不咸不淡的又讽刺了回来,说什么乾丰柜坊的关老爷都入了三成干股在鑫义,开业那盛况更不用说了,只有没见识的无知妇人才会担心人家鑫义跑路。

    举凡这些,钟六娘子都自觉大度的不与她计较,但十三这日她却忍不了彻底爆发了。

    原来她发现这马二娘子的头奖,不仅能自己得利钱,还能担保三人在鑫义开立户头,享受同等待遇。

    钟六娘子平日与马二娘子虽然有些妯娌不和,但毕竟是一家人,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但这等好事一直被瞒着不说,马二娘子还把这三人名额给了两个给自己娘家两兄弟,剩下一个名额更气人了,竟还想给她那异姓的结拜姐妹!

    钟六娘子想着自家的钱存其他柜坊不仅没利钱拿不说,还要倒给钱出去,这一来一去就和马二那个贱妇都差了几个朱钗的钱了,心里就越发不是滋味,当场就在家里同马二娘子大吵一架。

    她惯是个泼辣的,最后还干脆闹上鑫义柜坊去,她倒想问问柜坊的管事的,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中了头奖还能担保给外人?不是一家人凭什么担保?难道不应该让她钟六娘子顶那什么劳什子异姓姐妹的名额吗?

    只可惜在柜坊大闹一番,最后在那姓周的掌柜那儿碰了个软钉子回来,什么着数也没捞着。

    钟六娘子正郁闷间,这时,从前在金杏楼开价的小冬哥把她悄悄拉到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