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妖鬼神行 > 第九十六章 结束即开始
    .,最快更新妖鬼神行最新章节!

    望着那些阴兵鬼将扬起的黑尘,我突然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我也从这些阴兵鬼将的谈话里,得知了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将我们留下的原因。

    原来这数万年来,从这一界形成了以后,阴阳两界,就一直是非常严密的一个循环。活着是人,死了是魂,魂飞魄以后便化为精纯的灵魂组成能量灵子,然后灵子再经过自然重聚,重新生而为人,在人间降生。

    但是最近这段时期,灵界和妖界某些强大家族使用了某种方法,令死之门无法在亡者身边打开,或是即使是打开了,也无法将亡者的灵魂给带进阴冥界,造成了大量的强大修炼者的灵魂擅自留在了灵界各自的家族当中,跟活着的家族定下了主从契,做起了家中的守护灵。

    虽然活着的修为,跟死后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死的时候修为都没有了,但活着的时候修为强大的人类和妖类,灵魂远比一般人强大。再加上他们的修炼的经验,修炼起来非常地迅速,几乎最后都能成为鬼界的高手。

    现在那些灵魂不进来,阴冥界等于就是断了人口的来源,尤其是未来强者的来源,所以他们才会对进入这一界的活物都非常地重视。

    因此,他们看到圣主和夜萧,当然非常地想将她留下。至于我……我觉得我应该算是个附赠。

    现在,我既然要死了,他们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将我带回去。

    我躺在地上,大约又过了好几小时,突然我手上的控鬼手镯动了一下。

    起先,我以为是错觉,没当回事,但当控鬼手镯里连续冒出十一道黑色的身影后,我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十一道黑影,我虽然不全认识,但依稀能认出其中有两张脸是见过的。他们竟然是当初跟夜萧一起被我收进控鬼手镯里面的另外十一位阴魂龙将。

    他们,不是出不来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十一位阴魂龙将,只望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用,从附近就地取材,做了一个石头的担架,迅速地将我给扔了上去,另外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一块黑面,盖在我身上,抬起我便跑。看这样子,我是死不了了。

    刚才一个劲地以为自己要死了,所以我硬撑着,现在明白自己死不了,我反而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倦意袭来,眼睛怎么睁都睁不开。

    迷糊间,我的视线移到了他们的手上。

    他们的手,依然布满了龙鳞,呈现出爪子状,反倒是我被放走了血以后,身上的龙鳞像是蛇皮一样自然地脱落了,被这十一位阴魂龙将捡起来,塞在了我旁边的担架上。

    他们抬着我一路狂奔,而我则浑身发冷,睡着的时候远比醒着的时候多。

    也不知道他们抬着我走了几天,等我再将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们已经在一片非常茂盛的林子里。

    从这林子里生长的绿色的树木来看,这里已经不是鬼界了。

    不过,在进入这片林子以后,那十一位阴魂龙将便不再往前,而是搭了一座石屋,将我给搬了进去。

    我除了脑子是清醒的,根本就与死人无异,所以我就只能在这石屋里躺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身体里一阵的刺痛。

    我连忙内视,才发现原本干涸的血管里,竟然起了一丝的血液。由于之前血管一直处于干涸状态,所以现在这丝血液的出现,反而令血管有些不适应。那份刺痛,便是因此而来。

    我古怪地瞪着自己体内的这丝血液,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血液流失了之后都会自动地再生,这是生物本身的愈合恢复能力,但为什么我之前在污灵那里失去的血液,并没有自动恢复?

    最诡异的是人失血过多就该死了,为什么我现在还有知觉,还能感觉到痛?

    越想我越觉得奇怪,越觉得奇怪我便越是注意自己的身体,终于,我发现了我体内这突然出现的一丝血液的来源。这些血液,是从我的骨头里渗出来的。

    随着这些血液的渗出,我的血管渐渐的鼓了起来。就在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恢复了的时候,又一阵令我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血管,竟然在这个时候碎了。

    是的,碎了。不是破裂,而是碎了。

    骨头里渗出来的血液,直接在我的肉里横来直去,接着我因为失去龙灵火,连一丝灵气都没有的经脉,也碎了。

    刺痛,瞬间席卷我全身。

    就在我以为我撑不住的时候,那副之前就已经存在,但却一直没有发挥过什么作用的另一副经脉里突然流淌出一丝的灵气。

    这丝灵气一进入我的*,立刻在我的体内一阵地翻搅,接着我的原本已经碎了的血管,竟然又再一次神奇地愈合了。只不过,这重新愈合的血管,已经跟我本身的血管完全是两马事了。不但全部移了位不说,连有些地方的分支都不对了。

    起初这血管很脆弱,血液也只有那么一丝丝,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血管里的血液也越来越多,我身上也渐渐有了暖意。

    等我身体上逐渐有了生机之后,那十一位阴魂龙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了一些水,喂我喝下,轮流照顾我。

    我之后大概又在石床上躺了半个月,才渐渐能动一下。

    我一能动之后,立刻便朝着自己的手臂看过去。还好,虽然龙鳞什么的已经没有了,并且还褪下了一层皮,不过跟白烈签订的法印还在。

    我连忙将白烈给召唤了出来。

    白烈出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他是在龙城的时候被我收进法印里的,照道理讲应该是没有沾上阴气,但此时他的脸色却非常地难看。看样子,即使是将他弄进法印当中,若是我的身体被阴气侵蚀,他也一样会出问题。

    “你,这是怎么了?”看到我的样子,白烈比我更吃惊,连忙跑过来抓住我的手。

    抓住我的手后,脸色又再度大变:“你身上的修为呢?”

    不怪他吃惊,我现在身上除了那个新的经脉里流出来的那一丝灵气外,什么都没有。

    就连那流出来的一丝灵气,也跟普通人灵气外泄差不多。

    这个时候,那十一位阴魂龙将进来给我喂水,看到白烈,顿了顿,站在远处不动了。

    我勉强朝着他们招了招手,将他们全部收进控鬼手镯,才淡淡地叹了一口气,静静地望着天花板,将之前在阴冥界发生的事情都跟白烈说了一声。

    听到夜萧为了救我,被柯梦南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白烈一声也不吭,陪着我沉默着。

    自从白烈出来以后,我又在床上躺了两天,身体除了几乎是重新组装了一遍外,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不过我不敢将锁妖珠里的圣主放出来。

    白烈也明白现在放圣主出来不太好,带着我一路隐藏行踪,竟然在半个月后回到了和平之城。

    我一回到和平之城,立刻去找雪焰。不过经过我和白烈多方面的打听,竟然只得到雪焰出任务去了的消息。

    因为圣主还在锁妖珠里,我和白烈怕被老板娘唐馨发现行踪,所以我们并没有住店,而是在和平之城近郊的一个废虚里等雪焰回来。

    当我找到雪焰的时候,雪焰只望了我一眼,立刻皱紧了眉头。

    “出什么事了?”

    我惨淡一笑,将我被柯梦南取走了龙血,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事情对雪焰说了一遍。

    雪焰当初是因为我与妖龙一族有关,才将我带来了这一界,所以我以为雪焰在得知我现在变成普通人之后会将我送回去,没想到他竟然只是淡淡地望了我一眼,带着我住进了一家酒店。

    我想了想,拉着雪焰去了街上一处人烟稀少的角落,将圣主给放了出来。

    我猜测圣主现在的状况肯定不好,但是当我看见圣主的时候,我仍然吓了一跳。她的脸几乎全部都黑了,样子很吓人,就像是中了毒。

    在我将她放出来的一瞬间,她皱着眉头望了我一眼,又望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雪焰,什么话也没有说地走了。

    第二天一早,我才刚起床,雪焰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将一套西装式校服递到我的面前。

    “明天就是开学的日期了,我已经替你报了名,你明天去上学。”

    我愣愣地望着雪焰,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我都已经只是一个普通人了,他这个学我还用上吗?

    不过雪焰只冷冷地望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他不说话,我也什么都没说,换了衣服跟着雪焰一起去了城西。很快,我便望见了雪焰所说的那所御灵学院。

    那是一间很大的学院,说它占据着大半个和平之城也不为过。此时,校门外正围满了人。

    雪焰只将我送到能看见校门口的地方,冲着我淡淡一笑,道:“我就送你到这里,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还不等我反应,已经消失了。

    我回头望了望身后空无一人的街道,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声,朝着御灵学院走过去。

    我既然还活着,那我就不能停止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