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1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一幅万物复苏的景象。

    几个头梳双髻,身着粉色宫装的小宫女靠在颐华宫的墙角花圃间,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什么,却是没听见沈碧芊的脚步声。

    “今个儿秀女们都进宫了,说是给皇帝充盈后宫,不知都生得如何。”

    “说是各个才貌双全,只是跟林贵妃娘娘比差远了。”

    “后宫的女子美得各有千秋,可是生得再美,也不如生得贵,咱们要是生在官宦人家,说不准现在也是娘娘了,谁叫咱们是平民人家出身。”

    “你可别说,碧芊姐姐不也是官家小姐么?!”这话一出,几个小宫女哄笑起来。

    沈碧芊插着腰站在她们身后,只见正对着她的宫女捂上的嘴,背对的那一个却还未察觉。她把脸凑到宫女们中间,笑眯眯的问道:“跟姐姐讲讲,说什么这么开心,别人的痛苦就是姐姐最大的快乐。”

    几个宫女赶紧散开,站成一排,低着头,憋着笑,看着不正经的沈碧芊,她们很难严肃起来,一个宫女调皮道:“我们在说姐姐如此花容月貌,明艳动人,选秀进宫整整四个年头为何没当娘娘却当了女官,如今新秀女都进宫了不是没有机会了么?”

    沈碧芊伸出一根手指,摇了两下,“非也,姐姐我志不在此,进宫四年从七品一等宫女熬到了从四品风仪女官,”说着她伸出十根青葱玉指道:“掰起手指算算只要保持现状,再过七年到了二十五我就能收拾收拾出宫了,带着主子赏的东西,多少也算个富婆,到时候买个院落置办个地再养几个面首,一天换一个一天换一个,呲呲,享受齐人之乐。”说到这里沈碧芊幸福的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梦醒后身边的宫女也走得一干二净了,沈碧芊抬头看了看天上大大的春日,心念道,果真是白日梦,可这却是她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

    等出宫,沈碧芊首先要感谢的就是自己的老爹,要不是当年担任从六品京官的他给画师送了银子,让画师把沈碧芊画得极丑,估计这会儿沈碧芊就成了先帝那死老头子的众多寡妇之一了。

    沈碧芊走到青花瓷鱼缸前,冲着清澈的水面仔细自我欣赏一番,摸了摸自己的脸,脸还算嫩,颜还没有残,皮肤看上去勉强有水分,说不上倾国倾城倒也是如花似玉,她重重的点头道:“挺美,做女官挺美。”

    一个小宫女站在沈碧芊身边,不知该不该张口打破沈碧芊的自我欣赏,犹豫了半天才道:“阿芊姐姐,张太妃唤你呢。”

    沈碧芊强装镇定,笑着道:“这水挺清的,鱼缸擦得也不错。”然后转身疾步离开,捂上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太妃是先帝的张婕妤,先帝生前,选秀封为婕妤,却不受宠,先帝去世后,先帝皇后也就是现在的皇太后重整后宫,将先帝宠爱的妃子全部勒死陪葬,曾经与自己作对的下令削发为尼送进尼姑庵,美其名曰为皇家祈福,刚好张太妃两样都不占,便从先帝婕妤封为太妃,也算补偿了她半生的孤寂。

    沈碧芊自进宫便伺候在她身边,不仅因为张太妃这里最为安全不容易被皇帝惦记上,还因为张太妃性格温和,待人宽厚,留在这儿是最好的选择。

    “太妃。”沈碧芊收起自己一脸不正经,正色道。

    “这是叶侍卫送来的书信,说是你母亲让人稍给你的。”张太妃把信交给沈碧芊,沈碧芊接过书信,心里直犯嘀咕,自己母亲虽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却目不识丁,又怎么能给自己写书信呢。

    张太妃看沈碧芊发愣的样子,便以为那是叶沐写给沈碧芊的情书,于是笑着道:“叶侍卫是个不错的人,你家又与叶家交好,若是真两情相悦,就叫你父亲早日定下来,本宫也好求太后提前放你出宫。”

    一听‘出宫’两个字沈碧芊两只眼睛像老鼠看见食物的时候一样,直放光,也不管前面说得是什么便回到“谢谢娘娘,娘娘的大恩大德,奴婢一定会记得,奴婢全家上下老少也都会记得,就是死了也会记得您的。”

    说完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张太妃虽早已习惯沈碧芊这种说话方式,但心里多少会有些犯忌讳,“那你下去吧。”

    忙了一天,夜幕降临,沈碧芊才回到房里,坐在桌前就着烛光打开书信,里面是两封,第一封是叶沐所写,上面写得是朝廷政变,林丞相和钟国丈两派斗得激烈,沈碧芊的父亲沈承山为人耿直,成了这次政斗的牺牲品,连带着沈碧芊的哥哥沈行之一起入狱,不久后可能就要发配边疆,发配等于有去无还,唯一能救他们的只有在宫中的沈碧芊,只要她把沈承山的亲笔书信交给皇上。

    沈碧芊边读信一边流眼泪,只觉得胸腔发闷,那些个狗官,凭什么把无辜的好人牵连进来,想到这里她握紧了拳头,大半张信纸被她抓的皱成了团,她颤抖着拿起自己父亲的亲笔信,虽然没拆开看,但血红色印在信纸背面,刺眼的红看得她心直跟着痛。

    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将这封信交给当今圣上,还父兄一个清白,只是怎么交成了一个大问题,若是假于他人之手,沈碧芊是不放心的,出了半点差错只怕父兄死得更快,若是求张太妃,恐怕会连累她,后宫不得干政,何况钟国丈又是太后的哥哥,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张太妃就会变张尼姑了。

    于是她带着这个问题趴在桌上睡着了,第二日起晚了。

    第二日一早沈碧芊决定先见到皇上,再亲手交给他最妥当。

    沈碧芊在宫中混吃等死四年,就是再不济,皇上几时上朝几时下朝,下朝去哪还是了解的,她早已经听‘做娘娘梦’的宫女们说的耳朵都生茧了。

    沈碧芊穿好衣裳,梳好发髻,揣好书信,准备出发,目的地:御书房。

    御书房门口守着的是皇上贴身太监的朱公公,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也是从小伺候皇上到大的,传说俩人年龄差不多,但朱公公越长大越胖,皇上却越来越健美,以至于油头满面的朱公公得了一个外号,大朱头。

    沈碧芊躲在柱子后面,鬼鬼祟祟的冲门口的朱头猪招了招手,大朱头走了过来仔细一瞧,“颐华宫的沈女官?今个儿怎么变了样子,这脸胖了一圈呢,眼睛也肿的像是两个大杏仁。”

    说着大朱头翘着兰花指在沈碧芊的脸上点了一下,若是平日里,沈碧芊肯定会说:胖点怎么了?吃你家饭了? 废你家水了?扯你家布了?还是抱你大腿了?貂蝉瘦,颠沛流离! 杨玉环胖,却封了贵妃!你是胖子你还是皇上身边大红人呢,正所谓:得肉肥者得天下! 胖子旺财,胖子冬暖夏凉。

    而此时心情沉重的沈碧芊,只能陪笑道:“公公最近也富态了不少。”说着往大朱头手中塞了两锭金子道:“公公,有些事想求您,你看?”

    大朱头端起架子用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尖细声音说道:“讲。”

    “您看,我进宫四年了都没见着皇上一面,你瞧能不能让我见一见龙颜?”沈碧芊红肿的杏仁眼中满是期待的小星星。

    大朱头直接道:“不行,皇上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么?!”然后把金子塞回沈碧芊手中,沈碧芊从袖口里又掏出两锭,把四个一起放进大朱头手中,“公公你看行么?”

    大朱头把金子揣进衣袖里,脸上的横肉一动一动道:“沈女官,你看,这.......”

    沈碧芊两眼一闭,又塞给大朱头两锭金子,说话音调也跟着拉长了,“公公~”

    大朱头抖了抖一身的鸡皮疙瘩道:“好吧好吧,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一会儿让你去给皇上送杯参茶,什么都不许说,也不许抬头看,只能用余光看,送完茶就给洒家出来,”他用粗胖的手指在沈碧芊头上一点,“连根儿毛都不能留御书房里!”

    “公公你放心,我连气都不喘!”

    “......”

    沈碧芊端着参茶,颤颤巍巍的往御书房里走,进门前大朱头在沈碧芊瘦弱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两下,“记住洒家说的话,连毛都不能留下,但是别忘了喘气。”

    她深呼了两口气,走进御书房,一直不敢抬头,只闻见低沉而富有磁性的道:“放那边吧。”

    沈碧芊轻声回道:“是。”轻手轻脚的将茶杯放到桌上,然后转身走上前几步,跪在地上道:“皇上,奴婢有事要报。”

    这一刻沈碧芊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静止了,只听见头上方传来放置毛笔的声音。

    忽然大朱头的声音出现在了御书房内,“皇上,林丞相觐见。”

    “让他进来。”

    沈碧芊的身边多了一双穿着黑靴子的脚,脚的主人跪在地上道:“臣叩见皇上。”

    “免礼平身,林丞相有何事么?”皇上问道。

    林丞相站起身,然后看了看身边跪着的宫女,犹豫着:“皇上,这......”显然有人在不合适。

    皇上对着沈碧芊道“你有何事要报?”

    沈碧芊胸口憋着口火,说不定父兄就是被这林丞相还的流放,要是在他面前把父亲的亲笔书信交给皇上那就是找死,沈碧芊憋了半天也想不知找什么借口,冲口而出:“皇、皇上,奴婢也想当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