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二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抬起头,给朕看看。”头顶传来的声音低沉富有吸引力,沈碧芊不自觉得抬起头,竟看呆了,那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剑眉星目,嘴角微微上扬,神情慵懒,眼中掩饰不住的鄙夷。

    对于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楚序早在做皇子的时候就见怪不怪,早已不相信什么真心,她们不过是以色待君,然后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眼前的人,丝毫不加修饰的脸,红肿的双眼,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丑。

    楚序甚至怀疑她是来色诱自己的,还是来恶心自己的。

    他突然朗声笑道:“朕这后宫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丞相,你说,是也不是?”

    林丞相胡须颤了两颤,心里暗自吐槽:这问题作死啊,回答是吧,你嫌我嘴臭;说不是吧,你嫌我不实诚!

    于是清咳了一声:“哪里哪里,是皇上胸怀广博、海纳百川、包罗万象,这是我大齐朝黎民百姓之福祉……”

    “够了!”楚序扶额,“丞相嘴皮子功夫越发精进,不知公务上头可一样?”转而扫了一眼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人,嗤笑一声,“看来今天朕若是摘了她脑袋就做不了胸怀广博海纳百川的皇帝了。你是哪个宫里的?”

    “颐华宫凤仪女官。”沈碧芊回过神,赶紧低下头,恭敬回答道。

    “以后去华阳宫当值吧,在朕没改变主意前,立刻消失,否则.....”

    沈碧芊二话没说,站起身便往出走,她可不想掉脑袋,她还有伟大的使命没有完成,她还要救父兄出水火之中,她还要买地置房,养遍各类型面首。

    见沈碧芊失了魂一样的走出来,大朱头赶紧把她拉到角落里,问道:“你进去没有乱说吧?”

    “我说:‘皇上,奴婢也想当娘娘。’”沈碧芊面无表情的回答。

    大朱头抓住沈碧芊的衣领,着急道:“然后呢?”

    “皇上让我去华阳宫当值,然后立刻消失。”说完沈碧芊呆头呆脑地点了点头,只见大朱头脸色越来越黑,变成了烤猪头。

    “姑奶奶啊!你这是活够了?!你活够了杂家可没活够,你别拉着杂家一块,你......”大朱头翘着兰花指用力在沈碧芊的头上点了一下。

    “你知道华阳宫的主子是谁么?”

    沈碧芊点了点头,“林贵妃。”

    “别说是杂家放你进御书房的,祝你好运。”大朱头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不如祝我死得痛快点。”沈碧芊不是太淡定了,她是吓傻了。

    华阳宫历代受宠妃嫔所居之处,地处皇宫中心,比邻皇上所居的龙吟宫,景色别致,如今住在这儿便是林丞相的女儿,宠冠后宫的林贵妃。

    说起这林贵妃不得不说她两个外号,宫中一美,宫中一霸。

    林贵妃美得不可方物,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秀丽绝俗,肌肤胜雪,这便是她的美。

    与她的美相反的是她霸道的性格,凡是皇帝稍宠的妃嫔都被她欺辱过,宫女就更不必说了,相传皇帝曾夸过一个宫女的手生得美,第二日那宫女的手便被林贵妃弄烂。

    沈碧芊想着,这次自己恐怕是有去无会儿倒不如砍头,死个痛快。

    一进华阳宫内殿的门,沈碧芊就被人强行按跪在地上,送她来的小太监讨好的道:“贵妃娘娘,这是皇上新赏给您的宫女,您瞧皇上多把您放在心上。”

    林贵妃半躺在贵妃榻上,一袭纱衣及第,头上的流苏点在白皙的脖颈上,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她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数你会说话,赏。”

    小太监接过宫女递过来的银锭子,上前了几步,然后在林贵妃耳边说了几句,只闻道林贵妃:“哦?你下去罢。”

    “是,奴才告退。”

    沈碧芊的膝盖在坚硬的地上跪得直发疼,林贵妃久久不开口,半晌才道:“听说你想当娘娘?”

    “回贵妃娘娘的话,这都是误会,是误会。”沈碧芊为保命赶紧磕头道,况且这本来就是误会。

    “误会?呵,敢做不敢当,还敢嘴硬!给我掌嘴!”林贵妃恶狠狠道,她身边的宫女,上前就给了沈碧芊一耳光,沈碧芊看准方向,整个人向同一方向躲,最后只擦了个边儿,她不是故意的,她是真怕疼。

    林贵妃由宫女扶着起身,“你个小贱人,还敢躲?来人给我把她按住!”

    两个太监把沈碧芊的手扣住,抓住她的肩膀,林贵妃走到她面前,弯腰伸手捏起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随后一怔,“就这姿色?真是异想天开,说你丑都抬举你。也不照照镜子就想当娘娘。”

    她松开沈碧芊的下巴,刚要扬手,却顿在了半空,然后摸了摸自己的手指,斥道:“你脸上用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这般油腻?!”

    沈碧芊有些不好意思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奴婢早上出来得急,忘了洗脸,你手上的是奴婢脸上的油脂。”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而是沈碧芊的纯天然分泌物。

    只听林贵妃尖叫道:“拿水来,本宫要净手!以后华阳宫的衣服不用送去浣衣局了,全由她一个人洗!滚出去,别让本宫在看见你!”

    御书房,楚序坐在书案后批奏折,大朱头站在一旁研墨,‘啪’的一声,楚序手中的毛笔折断,龙袍上也多了几滴墨点。

    “皇上,莫生气,气坏了身子怎么办,你瞧,衣服都脏了。”大朱头跪在地上道。

    “都是什么大臣!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整天逼着朕做这做那,却都是林丞相和钟国丈的意思,他们各持一派,真把朕当瞎子了么?刚才就该好好讽刺林丞相一番!”楚序靠在椅背上,把桌上的奏章扫了一地。

    大朱头跪在地上一本本捡起来,然后放在书案上,道:“皇......”

    “朕有说过你可以起来么?”楚序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大朱头,大朱头满脸委屈的跪在地上道:“奴才知错,奴才跪着,不起来。”

    他盯着大朱头看了好一会儿,才道:“来说个你拿手的笑话。”

    大朱头知道皇帝每次受制于林丞相和钟国丈的时候都需要排解排解,然后满脸喜庆道:“某一天林丞相在外面走,然后被人套上麻袋拖到巷子里暴打了一顿,那人解开麻袋后却嘟囔说:‘咦,打错了。’然后又狠狠揍了林丞相一顿,林丞相问道:‘打错了为什么还打我?’那人啐一口说:‘你长得也欠揍。’”

    楚序没有笑,而是看着大朱头在一边自说自乐,大朱头看搞笑路线行不通,便换了马屁路线,“皇上,雄才伟略,智慧超群,总有一天林丞相和钟国丈踩在脚下!”

    谁知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楚序眯起眼睛,“朱公公,你似乎知道得太多了。”

    大朱头见势不好,一把抱住皇帝大腿:“皇上别吓奴才,心脏不好,奴才对皇上的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滚!”

    “得了。”大朱头在地上一圈一圈的往外滚,只听见皇上道:“滚回来吧,准备准备,摆驾华阳宫。”

    从来到华阳宫,沈碧芊便一直在洗衣服,一洗就是一天,还不给饭吃,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衣服,她心中怨气没处可发便全使在了衣服上,忽然有人叫道:“喂。”

    “这位姐姐有什么事?”沈碧芊问道。

    “娘娘叫你去伺候,别洗了,快过去!”

    “我这就过去。”说完沈碧芊看了看自己红肿的手,叹了口气,她算是总结了,这想当娘娘啊,要的不是银子,要的是命。

    伺候主子不难,也就是人家坐着你站着,人家吃着你看着,可是也不知道这林贵妃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一直让沈碧芊守在大殿门外,直到夜深了,才让沈碧芊叫道寝殿伺候,虽然还是当门神,但是这次任务换了,是叫沈碧芊来听声的。

    寝殿里林贵妃不时发出娇媚的笑声,沈碧芊站在寝殿外浑身掉鸡皮疙瘩,不一会儿大朱头从寝殿内走出来,看见门口的沈碧芊怔了一下,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是贵妃娘娘吩咐我守在这儿。”

    “今晚你伺候?”大朱头满脸疑问,随即点了点头,好像想通什么一般,“听着点里面的动静,机灵点,伺候着。”

    “是,公公。”

    大朱头和沈碧芊一左一右守在门口,开始寝殿内静悄悄的没什么声音,不一会儿寝殿内飘出林贵妃娇媚的呻吟,“额…啊…”

    沈碧芊转身就要往寝殿内进,大朱头一把把她拦住,“你又想干嘛去?”

    “里面有动静了,估计是贵妃磕着碰着了。”

    大朱头狠狠的掐了沈碧芊一下,“呲,公公你这是报复我白天连累你了么?不也给你金子了么?”

    沈碧芊揉着被掐的胳膊,大朱头轻声道:“你是真傻,还是真傻?你磕着碰着了还这么娇媚,皇上和娘娘在里面那个......”说着大朱头用两个大拇指比划了两下。

    “皇上,你轻点,臣妾受不了。”

    沈碧芊的脸瞬间红成了大苹果,然后转身回道自己最初的位置,起初还没想什么,听朱公公说完,她倒是浮想联翩了,贵妃雪白纤细的腿缠在皇上精壮的腰间,媚眼如丝,皇上在她颈间不停的允吸,手放在雪白丰满的胸前轻轻揉捏,下身不断的抽动…

    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娘娘了,皇上有三好:尊贵,俊俏,体力好。

    沈碧芊咽了一口口水,看向朱公公,朱公公感觉有人在注视自己,转过头一看沈碧芊正满眼*的看着自己。

    他结巴道:“杂家乃净过身的人,你休得......”话还没说完,便被沈碧芊肚子叫声打断,“公公,我只是肚子太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