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寝殿内暧昧的气息还未退散,宫灯散发着暖黄色的微光。

    情、欲过后,林贵妃巴掌大的脸上白里透红更显妩媚,她香肩外露,酥胸半遮,将身体轻轻靠在楚序的怀里,娇嗔道:“皇上,明日还要早朝,早些歇息吧。”

    楚序将林贵妃从自己怀里拉出,温柔地为她披上衣衫,笑道:“爱妃早些休息,朕刚想起来还有些事未处理先回龙吟宫了。”说着把林贵妃从自己怀里拉出,吩咐道:“朱无能,给朕更衣。”

    大朱头一路小碎步走进寝殿,对地上乱扔的衣物视而不见,上前手脚麻利地给楚序穿好衣衫,他早已习惯了皇上宠幸妃子后不留宿的情况。

    他时不时的偷瞟几眼林贵妃,心里感慨万千,这女人连幽怨的时候都美得不可方物,自己这没根儿的太监看了都心疼,真不知道自己主子这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难不成真是铁石心肠。

    都说林贵妃受宠,宫里好吃的,好用的,外邦送来的新鲜玩意儿头一份儿就往华阳宫送,可大朱头看来不然,自己主子的性子自己知道,他越是百般温柔,这心里头说不准怎么算计你呢。

    大朱头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林贵妃,犹豫半晌,眉头紧蹙,在楚序耳边道:“皇上,这是留还是不留,给奴才给准儿啊?”

    楚序的眼弯成一条缝隙,嘴角上扬,声音温柔如水,薄唇一开一合道:“赐凉药。”话毕,抬脚离开,大朱头匆忙道:“赐凉药。”赶紧跟了上去。

    宫女端来一青花瓷茶碗,走到床边,跪下道:“贵妃娘娘,凉茶。”

    只见林贵妃原本倾国倾城的脸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她盯着宫女手中的凉茶道:“以为本宫是那勾栏里的下贱女子么?你,喝下去。”

    那宫女睁大的双眼,满脸不可置信,林贵妃一手捏住那宫女的下巴,一手抢过茶碗将凉药灌入那宫女的口中。

    茶碗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林贵妃瘫坐在床榻上,眼神空洞道:“去领赏吧。”

    夜凉如水,楚序一出寝殿便打了个寒颤,他抬头遥望夜幕,深觉压抑,他知道这后宫的女人只能宠,不能爱,也不值得爱。

    大朱头瞧见一旁靠着柱子睡得正香的沈碧芊,重重的咳了两声,沈碧芊眼皮都没抬起来,却立马站直身子,她抹了抹口水,同众人齐道:“恭送皇上。”

    沈碧芊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她瞬间睁大眼睛,问道:“皇上走了?”

    “刚走。”

    沈碧芊轻轻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赶紧追了上去。

    跑出华阳宫沈碧芊看见不远处的灯火,为了不再错过,沈碧芊一边跑,一边大叫道:“皇上,皇上。”而奴婢有冤情这几个字噎在了肚子里。

    前面的灯火停住,沈碧芊赶紧跑上前,没等接近皇上,便被禁军拦了下来,按在了地上,大朱头惊慌的大喊道:“刺客,有刺客。”

    楚序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吩咐道:“照亮她的脸。”

    一个太监上前,用灯笼照亮沈碧芊的脸,因跑得太快,沈碧芊红着脸,有些微喘,朦胧的灯光下,倒显得另一般美。

    大朱头在楚序身后,伸出粗胖的手指,“沈...”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楚序扬眉问道:“朱无能,你认得她?”

    “皇上,她就是白日闯御书房那位女官。”

    楚序不屑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厌烦,“怎的你就这么想当娘娘么?林贵妃没好好调教调教你?那朕可要罚她失责了。”

    沈碧芊珍惜机会赶紧从衣袖中掏出父亲所写的血书,“皇上,奴婢不是想当娘娘,而是有难言之隐,奴婢有冤情,请皇上救奴婢父兄一命,求皇上做主!”

    楚序眯了眯眼,重新打量沈碧芊一番,“你父兄是何人?”

    “家父沈承山,家兄沈行之。”

    龙吟殿,金碧辉煌,富丽堂皇,雕栏饰金龙和玺彩画,无处不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大殿正中有宝座,两边有暖阁,沈碧芊被带到暖阁之中。

    沈碧芊跪在暖阁中央,楚序则一身龙袍盘坐在矮榻之上,一手拿着书信,另一手拄着下巴。

    半晌,楚序开口道:“朕怎么能相信你父亲?”

    沈碧芊抬起头一怔,不知说什么,唯一能救自己父兄的人正在自己面前却问自己怎么能相信。

    “朕看还是交给刑部去查查吧。”

    “皇上,再拖下去恐怕奴婢的父兄就要发配离开京城了,奴婢虽不知父亲信中所写内容,但相信父亲人品,若是交给刑部奴婢父兄恐怕死得更快。”

    沈碧芊心想,乌龟要是看见刑部的办事效率,一定会在和兔子赛跑的比赛中笑出神经病来。

    “你这是在质疑朕的官员们么?”楚序微微一笑,脸上却是像结了千年冰霜一般。

    “奴婢不敢,是否质疑恐怕皇上比奴婢清楚。”沈碧芊豁出去了,若是救不了父兄,只怕自己也没脸苟活于这世上。

    只听啪的一声,楚序狠狠的把信拍在桌子上,声音阴沉道:“朕的心思也是你能猜的?”

    若不是跪着,只怕沈碧芊此刻已经腿软的趴在地上了,她低着头,在心里告诉自己,输什么不能输气势,一定不能发抖,可是腿还是止不住的打颤,一个弄不好自己可能就要掉脑袋了。

    忽然头上方传来大笑的声音,沈碧芊惊讶地抬起头,只见楚序已经站起身来,“沈承山有你这样的女儿也算不白活了,至少勇气可嘉,朕今天就留了你的脑袋,也留下你父兄的脑袋。”

    楚序不是相信沈碧芊说的那些话,而是相信自己这几年的观察,沈承山为官廉正,从不结党营私,也不是任何一党派中的成员,只认真理,心中有的也只是为江山社稷着想,虽身不在要职,却因他为人正直被两派视为眼中钉,而沈行之年少有为,虽不是科举三甲,却十分有自己的思想,敢于提出革新意见,这次的事情自己早有想法,就是沈碧芊不送血书,他也是要找理由救这沈家父子的,现在正好,肉送到了自己嘴里,要是不吃就太可惜了,自己挣需要培养一股自己的势力,而沈家父子最合适。

    “谢皇上,谢皇上。”沈碧芊泣不成声,豪宅,面首瞬间都回来了。

    “起来说话吧。”楚序吩咐道,带着几分探究上下打量着沈碧芊,姿色中庸,身材扁平,虽有些见识与胆识,但头脑愚笨,任何地方都不突出,却也不至于让人厌恶,他忽然问道:“你是真的没想当娘娘么?”

    “回皇上的话,奴婢是真的不想当娘娘,奴婢没想做皇上的女人,不过是一时想不出什么好借口不得已才说出口。”沈碧芊面露为难之色,不知怎地,楚序看她这个样子怒火涌上心头,竟然有女人不想做皇上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这宫里的女人都是朕的,你就算不想做娘娘,也是朕的女人,想不想要的决定权在于朕。”

    沈碧芊忽然想起在林贵妃寝殿门外听到的声音,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皇上英明神武,英勇不凡,男女通吃,老少皆宜。”沈碧芊只觉得,皇上太口味太独特了,原来宫中上下的女人都想要,连储秀宫那六十岁的管教嬷嬷怕是也跑不了了。

    楚序脸涨得通红,“你说朕是断袖?”

    楚序没爱过什么女人是真的,但男人也绝没爱过,他对自己的性取向很有自信,堂堂一国之君又怎能是断袖之流。

    “皇上定然不是断袖,奴婢只是说皇上您魅力无边,男女都会被您的魅力所折服。”沈碧芊厚着脸皮拍马屁道。

    可楚序怎么听都觉得这马屁实在不中听,却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能憋了一肚子气,“你下去吧,哪个宫来得就回哪个宫去。”

    只见沈碧芊站在原地不动,死盯着楚序,像是要盯出什么东西来一样,“还不走等着朕封你当娘娘么?”

    沈碧芊咧嘴,露出狗腿子一样的笑容,“皇上您龙恩浩荡,胸襟广阔,救了奴婢父兄的命,也宽恕了奴婢的冲撞之罪,所以您能不能再答应奴婢一件事。”

    沈碧芊缩着脖子,生怕什么时候脑袋就搬家了,伸出一根手指,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楚序。

    楚序嫌弃的转过脸,翻起桌上的奏章,道:“说完赶快离开,不然朕就把你的脑袋要回来。”

    沈碧芊想说却不知怎么开口,心想着:皇上,奴婢为了见您给了朱公公六锭金子,皇上能不能把那六锭金子给奴婢讨要回来,奴婢上有老下有小,进宫好不容易攒了这么点积蓄,还要出宫买房子嫁人,皇上您忍心看您的子民这般可怜么?

    她眨了眨泛着泪的双眼,嘴上却没出息的始终张不开,于是摇摇头道:“皇上,奴婢这就走,金子奴婢不要了!”说完不等回话,沈碧芊赶紧离开暖阁,瞬间闪人。

    楚序看着沈碧芊离开的身影,恐怕自己高估了这女人的智商,她的脑袋长着大概只是用来凑身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