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皇上的话不是白说的,次日,沈碧芊父兄的案子便重新调查,不仅不用发配,乌纱帽也保住了,说是降职却是安排到了更重要的位置上,当然沈碧芊不懂这其中的意义,她只知道父兄的命保住了,她可以继续过混吃等死的生活了。

    清晨,沈碧芊从自己的房间走出,阳光微暖,懒懒的洒在她身上,为她镀上一层微光,她一边走一边哼着不成曲小调,说不出的心情好,呼吸都顺畅了许多,颐华宫的小宫女们都以为她捡到宝了。

    张太妃瞧见沈碧芊完好无损的样子,心里的大石头也跟着落下,她苦口婆心道:“这么大的事也不知跟本宫商量商量,如此鲁莽可如何是好。”

    她看着沈碧芊摇了摇头,也难怪一向耿直的沈大人当初非要让女儿做个普通的宫女,要是做了娘娘,怕是骨头渣都不剩了。

    “奴婢是怕给太妃添麻烦,连累了太妃,虽然说这些年奴婢已经给太妃添了不少的麻烦。”越说沈碧芊的声音越小,底气越发不足,回想这些年沈杀手添得麻烦还真不少,打碎过太妃的古董花瓶,喂撑死过太妃的鱼,养死过太妃最喜欢的花......数不胜数,辣手摧花。

    张太妃瞧沈碧芊懊悔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晃她在自己身边也很多年了,没了她倒少了许多欢笑,“以后不要如此鲁莽就是了,林贵妃有没有为难你?”

    沈碧芊伸出了自己的手,春葱玉指上带着几个水泡,平日里沈碧芊干得都是些端茶倒水的活儿,何时洗过那么多的衣服,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她道:“贵妃娘娘让奴婢洗衣服。”

    张太妃拉过沈碧芊的手,仔细瞧了瞧,“得了空儿去御医那儿讨了药膏涂上,以后见到林贵妃绕着走便是,这次的事情你该多谢叶侍卫才是。”

    “奴婢知道,奴婢这就去。”沈碧芊笑着,脸上多云转晴。

    叶沐是沈碧芊从小的玩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上树掏鸟,下草捉虫的事儿都是沈碧芊干着,叶沐看着,挨罚的时候都是叶沐受着,沈碧芊看着,总之,叶沐在,沈碧芊的日子总是无比欢脱,她也曾想过要把叶沐编进自己面首的大队伍里,只可惜叶沐武功太高,除非他武功全废,否则强行扑倒永远是妄想。

    沈碧芊来到御花园,从假山后探出脑袋,学了两声跑调的布谷鸟叫,做贼一般的探望着四周,肩膀却被人在身后拍了一下。

    “叶沐,你能别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成么?”沈碧芊转过身,一脸埋怨道。

    只见对面的人咧嘴一笑,一双眼像是天上的弯月,洁白的牙齿如扇贝,乌黑的头发衬得肌肤白皙,很多时候沈碧芊都想给这个‘唇红齿白’的爷们儿毁容,以泄自己心头之恨,羡慕嫉妒恨的‘恨’。

    “阿芊,布谷鸟要是听见你叫声,怕是都想上吊自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它们之中出了叛徒。”

    沈碧芊仰着头,白了一眼叶沐道:“今天我不与你计较,是来谢谢你及时传消息给我,没有你,父兄可能......”说着沈碧芊耷拉下脑袋,心里念叨着:大难不死,大难不死啊。

    “你父亲是我世伯,兄长是我好友,于情于理我都应当帮,而且不过是举手之劳。”

    “以后你有事情便开口,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沈碧芊信誓旦旦,拍着自己还没发育完全的胸道。

    叶沐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摸了摸沈碧芊的头,温柔道:“那你以身相许吧。”

    “值得考虑。”沈碧芊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果叶沐愿意让自己扑倒的话,也没什么不可,这样少花了些银子买,又多了个保镖。

    “收起你的小算盘,听说你被送去了林贵妃那儿,不知是否受欺负了?”叶沐点了点沈碧芊的脑袋,关切道。

    沈碧芊掐起腰,撸起袖头,怒气冲冲道:“林贵妃简直蛇蝎毒妇,人面兽心,竟然让我洗衣服,我从早洗到晚。”

    叶沐不相信沈碧芊会束手就擒,她向来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乖巧羊羔,“然后呢?”

    “洗得用力了些。”沈碧芊勾起嘴角,眼中带着几丝狡黠,心中想着:我的素养仅限于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多行不义必自毙还指望我相逢一笑泯恩仇呢,还真把自己当我亲生的了吧。她越想越解气随后大笑起来。

    寿康宫慈安殿,楚序与钟皇后分坐太后两侧,众妃嫔分坐殿下。

    都说后宫是最华丽的妓院,皇上是最大的嫖客,楚序也不例外,虽说他的妃嫔不算多,却也是莺莺燕燕,各有特色。

    除皇后外,一品妃位只有林贵妃一人,九嫔里也只有李昭仪,顾修仪两位,再往下也就是宋婕妤和一些叫不上名字也没见过面的才人和美人了。

    宫中人都知道,皇上尊重皇后不过是因着皇后是太后的侄女儿,碍着太后的面子,相敬如宾,其它妃子也是在皇上不去华阳宫的日子里雨露均沾,所以说,林贵妃宠冠后宫也不过分,但这可着实让太后心里犯膈应了。

    “这林贵妃怎么还不来,难不成让哀家与皇上坐这儿等着她?可真是被你宠得没规矩了。”太后抱怨道。

    一旁的皇后笑了笑,回:“可能是因着昨个儿贵妃妹妹侍寝的缘故,今天晚了。”听上去是替林贵妃解围,明眼人谁不知这是在告状。

    “皇上,就是你这般宠爱,那林贵妃才敢如此有恃无恐,哀家看这后宫也该进进新人了,过几日便在这届秀女中选上几个出挑的,封了头衔,也省得皇上你总没地儿去,今年的秀女也都是官宦人家出身,不比林贵妃差。”太后不喜欢林贵妃众人皆知,一是皇上偏宠林贵妃冷落皇后,二是钟国丈与林丞相两派水火不容,林贵妃又是那林丞相的女儿,政治上的敌人更不能姑息。

    楚序心中自然明白,所以他才更宠林贵妃,钟家事百年望族,出过几任皇后,树大根深,林丞相是新晋贵族,势力不如钟国丈,楚序宠林贵妃,站在林丞相那边的人才会更多,这样林丞相才有能力与钟国丈抗衡,两虎相争,自己才有机会趁虚而入。

    太后话音刚落,外面太监尖细的声音传来:“林贵妃到。”

    太后清了清嗓子,一张脸迅速冷了下来,只见林贵妃姗姗来迟,她身着一身粉蓝色纱衣,绣着星星点点的浅紫色花瓣,里面衬着乳白色银丝轻纱衫,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腰间系一浅紫色腰带加以修饰,凸显出修长匀称的身姿,头发随意的用一根银色发带扎在身后,看上去灵动无比。

    她没有施任何粉黛弯弯的柳眉儿依然迷人大大的眼睛里尽是妩媚,白皙的皮肤赛过貂蝉,桃红色的小嘴不点而赤,她嘴唇一张一合道:“见过太后,皇上,皇后,臣妾来迟,请太后责罚。”

    皇后盯着林贵妃锁骨上的红色吻痕心中骂道:‘狐狸精’脸上却带着平和的微笑,太后则像是瞧不见林贵妃一般,只有楚序大笑着道:“贵妃快快请起入座。”

    那笑意却未及眼底。

    “谢皇上。”林贵妃盈盈一拜,拉起自己的裙摆入座,其它妃嫔虽多有嫉妒,却也不敢多言,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林贵妃抬手一面掖自己落下的青丝,一面冲着楚序抛媚眼,坐在对面的顾修仪忽然开口,“不知贵妃的衣衫是何时所做?”

    “是前些日子所做,只是一直未穿,昨日吩咐宫女洗完送回才发现还有这么一件衣服,觉得不错便穿了出来。”林贵妃炫耀着,脸上的表情好似‘姐生得美所以穿什么都美’的样子。

    顾修仪微微颔首,眉头微蹙,楚序问道:“顾修仪怎么了?若是喜欢让人给你做一件一样的便是。”

    楚序饶有滋味的看着顾修仪,想着要激发林贵妃的醋意,挑起场战争,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看场热闹解解闷,不都说后宫中的女人是母鸡中的战斗鸡么?

    “臣妾不知该说不该说。”顾修仪面露为难之色,看着太后,太后抬手,“想说什么便说,谁也没封着你的嘴不是,这般遮遮掩掩的作何?”

    “林贵妃,您抬一下右臂,外面的粉蓝色纱衣好像坏了。”

    林贵妃赶紧抬起右臂,一瞧粉蓝色纱衣果然撕开一条大口,她顿时羞红了脸,哑口无言,众人也都掩面偷笑。

    就连站在楚序身后不苟言笑的大朱头也扑哧了一声,然后趴在楚序耳边低声道:“据奴才所知,那纱衣是昨个沈碧芊沈女官洗得。”

    听完楚序清咳了几声,嘴角微微勾起,差点憋出内伤。

    太后则瞪了林贵妃一眼,斥道:“衣衫不整,成何体统。”

    林贵妃好似当头一棒,灭了气焰,太后转向楚序,问道:“皇上最近抽出些时间,陪哀家亲自去挑选秀女,后宫也该好好整顿了。”

    楚序笑了笑,“母后,朕不急,朕已经有看上的女子了。”

    皇后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林贵妃则紧紧攥住自己的裙摆,太后问道:“哦?是谁?”

    “是张太妃宫中的风仪女官,沈碧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