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五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作为皇上看上的女子,沈碧芊此刻站在了风口浪尖上,走到哪里都有人指着她的脊梁骨议论,时不时的还得接受‘红眼病’患者的冷眼,她随时随地都感觉自己被如利剑般的冷飕飕的目光活剥凌迟。

    在宫中盛传的关于皇上与沈碧芊的桃色绯闻无非是两种版本。

    版本一:沈某为勾引圣上,御书房端茶献媚,贵妃罚其华阳宫洗衣恕罪,其却不知悔改,当晚沈某追圣驾出华阳宫,跪地故作可怜,拢获圣心,成功进入后宫。

    众女曰:狐狸精,不要脸。

    沈某喊冤道:难不成勾引皇上的秘诀是哭肿双眼外加不洗脸?

    版本二:圣上在御书房对沈某一见钟情,二人两情相悦,无奈半路杀出个林贵妃,其因嫉妒成性,对沈某进行精神上的摧残和*上的折磨,圣上闻之暴怒,于是乎,向太后表达心意,将沈某纳入后宫。

    众女曰:狐狸精,不要脸。

    沈某暴怒道:如果是一见钟情,那么不是皇上眼睛瞎了,就是皇上眼睛瞎了。

    总之,沈碧芊必须面对两个不可逆转的现实,一是她成了不要脸的狐狸精,二是她今生都要留在后宫了。

    沈碧芊总以为老天为了惩罚她时刻意、淫面首的恶行,让月老拿她的红线去织毛裤了,谁曾想到红线其实是绑在了‘龙爪’上。

    颐华宫临别时,沈碧芊一把鼻涕一把泪,张太妃则拉着沈碧芊的手嘱咐了许多,自己宫里的人多少舍不得,而张太妃更多的是担心,可这却不在她能力范围之内,也只有担心的份,帮是帮不上了,只盼着傻人有傻福,平安就好。

    沈碧芊受封正四品美人,赐住霁月轩,霁月轩布置清新典雅,简洁舒适,沈碧芊却没有心思来观察适应新住处。

    她坐在金丝楠木雕花梳妆桌前,呆滞的盯着铜镜,心里盘算着,从从四品风仪女官变正四品美人,自己也没赚到多少,算上之前给大猪头的金子,倒是赔了,她拿起手边的桃木梳往桌上狠狠一摔,嘟囔道:“抠门。”

    正为她盘发的宫女吓了一跳,退了两步跪在地上,“沈美人息怒,沈美人息怒。”

    沈碧芊略带歉意的一手拉起宫女,道:“至清,你快起,我不是说你。”

    那宫女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珊瑚珠排串步摇轻手轻脚的插在沈碧芊乌黑的发髻上,她脸上略带尴尬道:“沈美人,奴婢是至慧,至清去取衣服了。”

    “一时口误,一时口误。”沈碧芊清咳了两声,指着桌上的首饰道:“这些个都收起来放到盒子里吧,带这一只就够了。”

    “可是美人今天要觐见太后皇后,这样会不会......”至慧把寒碜两个字噎了回去,只见沈碧芊摆了摆手,“这样不招摇。”

    树大招风这个道理沈碧芊还是懂的,自己正是被眼红之时,低调才是真理。

    话音刚落,至清端着衣裳便走了进来,道:“沈美人,皇后娘娘赏的衣裳送来了。”

    沈碧芊起身仔细挑了挑,捡了一件相比下花样普通且清淡的,“就这件换上吧。”

    见后宫众人对沈碧芊来说不比上战场好上多少,上战场还能装死呢,沈碧芊却只能装孙女,只不过她决定装孙女也要装得不卑不亢。

    对于沈碧芊来说,寿康宫进进出出也不少了,不过以前是跟张太妃给太后请安,如今却是以帝王之妾的身份,显然对于新身份沈碧芊接受的还不是很好,过长的裙摆让她迈不开脚步。

    沈碧芊到寿康宫慈安殿时,众后妃早已在座,不是自己来得晚,而是有人太猴急,想瞧瞧沈碧芊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要知道登基几年来楚序还没亲口说过看上哪个女子,就连最受宠的林贵妃也只是止于赞美。

    沈碧芊大大方方的向上座的三位行了大礼,身后被热切的眼光看得直发凉,只怕都是*裸的恨。

    太后仔细反复上下打量沈碧芊,像是要把她活扒层皮,皇后的眼中也略有失望,中等姿色,与林贵妃相差太远,用她分林贵妃宠的计划怕是泡汤了。

    “生得倒是清秀。”沉默了半晌的太后才笑着开了口,似乎考虑了很久才寻找到合适的措辞。

    其它妃子的眼里也满满都是不屑,倒是楚序的一句话让众人忍不住憋笑,“朕就是喜欢她丑得别致。”

    丑的别致?自己虽算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也不至于用丑来形容,还丑的别致,沈碧芊真想冲上去抓花楚序的脸,大声道:你才丑的别致,你们全家都丑的别致。

    林贵妃气得想吐血,自己美得突出才得到皇帝宠爱,什么时候丑的别致也能登大雅之堂了,她微微一笑道:“沈美人哪有丑的别致,只是丑有特点罢了,皇上言重了。”

    皇后紧接着道:“臣妾也瞧着沈美人丑的十分可爱。”

    众妃嫔你一言我一语跟着附和,无非是围绕着沈碧芊丑到什么程度这个话题,丝毫没有顾忌沈碧芊那张脆弱的厚脸皮。

    装孙女也要有个限度,沈碧芊决定捡起自尊,开始反击战,她一脸谦虚道:“众位姐姐们都是如珍珠一般圆润美丽,所以才显得臣妾像是绿豆。”

    慈安殿上忽然静了下来,殿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太后的脸色有些难看,却不好说什么,这话怎么也挑不出错儿来,却总是让人往歪了想。

    只有林贵妃冷笑道:“沈美人的意思是我们这些珍珠还不如你这颗绿豆入得了皇上的眼么?”

    话一出,林贵妃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只有王八看绿豆才能对上眼,自己这不是骂皇上是王八么?

    林贵妃像是吃了瘪一样,说下去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楚序坐在上座眯了眯眼,像是要把沈碧芊盯出一个大洞出来,随后他才大笑起来,道:“爱妃这是醋罐子倒了,怪不得闻着这么酸,朕还是最宠你的。”

    林贵妃有了台阶下,自然不犹豫,故作娇羞状,“皇上这是说什么呢,臣妾多难为情。”眼神中却满是炫耀。

    楚序笑了一笑,起身道“朕还有政事要处理,皇后与众爱妃好好陪太后吧。”

    他走到沈碧芊身边时,沈碧芊骇于他的龙威不敢抬头,却感受到了周围一股冷气袭来。

    楚序一离开太后也懒得看下面的莺莺燕燕添堵,玉手一挥,“哀家也累了,你们都退下吧,皇后跟沈美人扶哀家回寝殿吧。”

    沈碧芊一怔,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上前,众人齐道:“恭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

    皇后与沈碧芊在太后一左一右,太后笑着道:“沈美人以后在后宫要守规矩,做女官跟妃嫔是不同的,有时间多向皇后讨教。”

    沈碧芊装孙女模式自动启动,低眉顺眼道:“是,臣妾谨遵教诲。”

    “皇上喜欢你是你的福气,只是要懂得分寸,不要恃宠而骄,”太后顿了顿,随后问道:“听说你被林贵妃罚洗过衣服?”

    “是,皇上把臣妾送到林贵妃宫里当宫女,林贵妃派奴婢洗衣服,从早洗到晚都没洗完。”沈碧芊一面陈述事实,一面心里骂道:还人中龙凤,我看都是大尾巴狼。

    “哦?”太后表示惊讶,随后看了一眼皇后,道:“今个儿你也累了,先回去吧,哀家这里有皇后就够了。”

    “是,太后。”沈碧芊恨不得快些走,这阴阳怪气的皇太后可不如平易近人的张太妃好伺候,沈碧芊都怀疑太后是不是长年守寡得了心理疾病。

    沈碧芊走后,太后便问道:“你瞧这沈美人如何?”

    “臣妾看姿色平庸,头脑简单,想与林贱人分羹,怕是不可能了。”皇后有些失望道,本以为能出现一人与林贵妃分宠也好解了自己多年的心头之恨。

    “但她与林贵妃有过节这是无可厚非的,至少她不是林贵妃的人,哀家也能放心一些,”太后说着拉起皇后的手继续道:“你还是要多上心多努力才是,沈美人那样平庸的姿色都能一夜获宠,说明皇上不是完全看重林贵妃的姿色,还要有心计,凡事多留个心眼学着怎样讨好人才是。”

    虽然是教导,但侧面也反映出太后对自己的不满,皇后心里也委屈,皇上向来对自己不冷不热,相敬如宾,说宠差太远,说讨厌又不至于,总是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自己不是没想过办法,送过参汤,绣过香囊,都石沉大海,身为一国之母又不能像林贵妃那般以色侍君,皇后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有时她还真希望自己是帝王之妾而不是帝王之妻。

    “臣妾谨遵太后教导,必将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