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六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龙吟殿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折射着冰冷而孤独的光,金殿上方坐着一个寂寥的身影,灯光下孜孜不倦的处理着政事。

    这是楚序登基的第四年,他早已习惯站在巅峰之上,身边空无一人的感觉,这是每一位帝王的真实写照,高高在上而又孤独无比,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爱情,一切的一切不过是皇位的附属品。

    大朱头低着头,手上端着梨花木托盘,满是肥油的脸上堆满讨好的笑,他稳稳的将托盘放在书案上,将托盘中的碧玉汤罐轻轻拿起,笑着道:“皇上,皇后娘娘特意炖了补汤来,皇上要不要喝完再看奏折?”

    “赏给你了。”楚序手中并没有停下,看都不看一眼放在身边递过来的补汤。

    大朱头看了一眼补汤,咽了咽口水,道:“皇上,奴才承受不起。”

    要知道自己上次替皇上喝了林贵妃的补汤可是难受了一天一夜,全身又热又燥,洗了几次凉水澡,就差上冰窖里了。

    “那就拿去倒了吧。”

    大朱头脸上有些尴尬,却没有离开,嘴刚要张开又闭了上,脸上的肥肉挤在了一起,像肉包子一样,说不出的纠结,脑门上止不住的冒汗。

    “怎么还不走?”楚序抬起头,眉头紧皱,满脸都是不耐烦。

    “皇上,”大朱头往后退了两步,说道:“刚才华阳宫来人了,说是林贵妃身子不爽,请皇上去瞧瞧。”

    楚序勾起嘴角,冷冷一笑,“朕又不是御医,去了难不成能治病?”

    大朱头被楚序吓了一跳,脖子不自觉往后一缩,头也跟着低下,只闻道:“林贵妃这身子骨够娇弱的,三天两头儿的不爽快,是该补补了,传朕御旨,赐林贵妃补汤一碗,顺便告诉她,皇后亲手炖得。”

    “那皇上今儿晚上歇哪?您已经很久没在其他宫里过夜了,就是在林贵妃那儿也不留宿。”大朱头越说声音越小,因为楚序的脸色越来越沉。

    “不是刚封了沈美人么?去她那儿,住在哪来着?”楚序抬头问大朱头,大朱头赶紧回道:“霁月轩。”

    “那就霁月轩。”

    大朱头心里直犯嘀咕,这沈女官长相平平,才华平平,身材平平,这种三无女是怎么得到九五之尊青睐的呢?皇上不说阅人无数,也见过不少美人了,怎么偏偏沈碧芊飞上枝头了,难不成皇上真的看奏折看多了,眼睛累坏了?

    只有楚序自己心里明白,沈碧芊不过是自己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罢了,后宫跟朝堂虽是两处但却大有联系,若是想不动声色的提拔沈家父子,最好的借口便是沈碧芊,沈碧芊一人得宠,父兄鸡犬升天,掩人耳目再好不过。

    更何况楚序的确需要一个人在后宫给自己做耳目,沈碧芊虽蠢,但有一定不是皇后跟林贵妃的人,而且似乎她总有化险为夷的能耐,想到这里楚序不禁一笑。

    至清至慧担忧的看着沈碧芊,两人相视后决定不能让沈碧芊再这样堕落下去,于是至清开口道:“沈美人,从寿康宫回来您就一直盯着那些赏赐,除了用膳您一直一动不动。”

    沈碧芊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双手托腮,面带微笑,两眼放光。

    至慧上前伸手欲将桌上奖赏收起,谁知没等碰到,就被像护崽一样的沈碧芊护住,“我的,我的,别动。”

    “奴婢帮您收起来,不能一直放在桌上不是。”

    沈碧芊眼睛紧盯着桌上的东西,收回手,微笑依旧不变,吩咐道:“首饰收起来,跟早上那些锁在一起,这盘金条留下。”

    她拿过一块金条,轻轻抚摸着,眼神温柔地像是看着爱人一般,她把金条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然后用袖头擦了擦金条上的口水,嘿嘿笑着道:“真的。”

    “那皇后娘娘赏的金条放在哪?”至清问道,沈碧芊笑着回:“搂着,搂着睡。”

    “美人,金条太凉,这种东西怎么搂着,美人又不能搂着木盒睡,还是让至慧帮您收起来吧,不会有人偷的。”至清为难道,面对这样的主子,她真是哭笑不得。

    “那把金条放在锦被下面吧,竖着平铺,不会咯,就一晚上,我就把它们收起来。”沈碧芊就差两只眼睛都变成金条,她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金子。

    至清拗不过沈碧芊,只好照做,她怕沈碧芊睡得不舒服,又在上面多放了两条锦被。

    沈碧芊本来还沉浸在赏赐的喜悦中,却被大朱头一声拉回了现实,“皇上驾到。”

    至清至慧显然有些慌忙,看着不施粉黛的沈碧芊,有些手忙脚乱,拿起梳妆桌上的珠花就插在了沈碧芊头上,显然沈碧芊也很慌乱,皇上来了意味她可能要侍寝了,沈碧芊的本事仅限于意、淫。

    楚序大步走进霁月轩,看了一眼半蹲着说话直抖的沈碧芊翻了个白眼,坐在了梨花木四方雕花矮榻上。

    “臣妾恭迎圣上。”

    “沈美人起吧。”

    沈碧芊起身,头也不敢抬,声音颤颤巍巍道:“给皇上上茶。”

    楚序挥了挥手,“不必了,朕有点累了,伺候朕梳洗吧。”

    沈碧芊睁大眼睛眨了一眨,“皇上这么急么?”心里扑通扑通的直打鼓,手不自觉的抓上衣领。

    至清在沈碧芊后轻轻捅了一下,然后道:“奴婢去给皇上跟沈美人准备梳洗。”

    楚序瞪了沈碧芊一眼,随后起身张开双臂,道:“伺候朕更衣。”

    沈碧芊咽了咽口水,走上前,眼睛盯着龙袍上的盘扣,颤抖着解扣子,越想快点解开越是解不开,要知道她是第一次解男人的衣服。

    至慧看着着急却不敢上前帮助,大朱头则一脸鄙视的看着沈碧芊,直到楚序不耐烦道:“朱无能,伺候朕更衣。”

    “是,皇上。”大朱头以一脸胜利的姿态上前,路过沈碧芊时,更是微微扬起了下巴,不知从何而来的自豪感。

    待楚序与沈碧芊梳洗完毕,众人退到寝殿外,沈碧芊清咳了两声,越发的紧张,“皇上这就要休息么?臣、臣妾能不能下次再侍寝?”

    楚序的脸越发的沉,他嘴角微动了两下,道:“朕让你这种姿色平庸的女人留在后宫不是糊涂了,而是你有有用之处。”

    沈碧芊重重地点头,“臣妾端茶倒水,捶背捏腿,都行,我行。”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略平的胸保证。

    连衣扣都解不开的人傻子才会相信她的鬼话,楚序也不想多费口舌便直接道:“朕要你做朕的细作,随时向朕报告后宫动向,不过这做还是不做的选择权在你。”楚序把玩起手上的扳指,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

    沈碧芊赶紧跪在地上,“皇上救了臣妾的父兄,臣妾就是做牛做马都可以,就当是卖身救父了,”说着她瞪大自己的眼睛,拉了拉自己的耳朵,“奴婢愿意做皇上的耳目。”

    对于沈碧芊说话不中听这个特点,楚序不知何时已经适应了一些,只是他自己也没信心,这样的蠢女人能担此重任么?

    “若是让朕满意,朕可以考虑提前放你出宫,朕有能力封个美人,就有能力让这个美人消失。朕知道你想早日出宫。”楚序笑得略带狡黠,眸子深不见底,像是要把人牢牢吸住一般。

    沈碧芊盯着楚序的脸看了半天,随后用袖头抹了抹嘴边即将流出的口水,“臣妾谢皇上,那皇上,侍寝?”

    “你不是跟朕说不想当娘娘么?朕对着你也很难睡好觉。”楚序上下打量了沈碧芊那面板一样的身材,叹了口气。

    沈碧芊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有些小失望,美男当前,自己是该上,还是该上呢?她也跟着叹了口气。

    楚序走向雕花大床,脱掉靴子,放下床帏,道:“朕住床上,你住床下。”

    沈碧芊刚挨上矮榻的屁股忽然抬了起来,要知道床上放着她的宝贝,她小心翼翼走上前,轻声道:“皇上,臣妾也住床上吧,臣妾保证坐怀不乱。”

    楚序一脚踹下正往床上爬的女人,“疯女人!不想要脑袋了?”

    沈碧芊坐在冰凉的地上只觉得心也跟着冰凉,床上扔下一张锦被,头上传来冷冷的声音:“若是想半夜偷袭朕,朕就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天明。”

    跟金子比,活下去更重要,沈碧芊只好一步三回头的走向矮榻,不情不愿的躺在榻上,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金条。

    次日,大朱头伺候楚序更衣洗漱,偶然发现楚序身上的青紫,心里直纳闷,这以前都是当娘娘的身上红一块青一块,今个儿怎么换人了?难不成皇上换套路了?要不然就是沈美人练过什么功。

    他满脸淫笑问道:“皇上昨晚休息得好么?”

    楚序揉了揉脖子,又揉了揉腰,“踏实倒是踏实,只不过睡得不好,全身都疼,早上一起满是青紫。”

    大朱头满脸忠诚道:“皇上,您要注意龙体!龙体最重要。”切勿纵欲过度那句他咽了下去。

    “让人再给霁月轩送来几床锦被或者软垫,床太咯。”楚序吩咐道,一脸不爽快的样子。

    一晚没睡好,两眼乌黑的沈碧芊没有精神的道:“臣妾恭送皇上。”

    嘴里低声嘟囔着“终于离开我的金条了,害我一晚没睡好担心的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