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八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后宫新宠沈美人为何不慎落水?却又为何自行游上了岸?林贵妃为何紧随沈美人掉入荷花塘?在她与沈美人畅游御花园时发生了何事?是出乎意料的意外情况还是蓄谋已久的道德沦丧?请听宫廷说书人朱无能为您徐徐道来。”

    楚序忍不住笑了出来,放下手中的奏折,道:“朱无能,什么时候你的行动跟你的嘴一样,朕可就省心了。”

    朱无能微微羞涩的低下头,翘起兰花指,飞了个媚眼道:“奴才多谢皇上夸奖!”

    楚序收起笑容,严肃道:“你真是长了猪脑子么?朕是在夸你?怕是猪都比你聪明!”

    “奴才是为了博皇上一笑,皇上笑了,奴才就是变成了猪心里也开心!”朱无能额头沁出汗珠,脸上的肥肉因为笑容过于剧烈而挤在一起。

    “那给朕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无能挺胸抬头,肥手一挥,“话说,沈美人一夜获宠上位引起林贵妃极大的不满......”

    “简明扼要。”

    “沈美人与林贵妃偶遇,林贵妃邀沈美人一同前往御花园赏花,林贵妃极爱荷塘里的荷花,便让沈美人摘来给她,不知哪个没长眼的宫女,几欲摔倒不小心将沈美人推进荷塘,沈美人落水时刚好拉住林贵妃的手臂将林贵妃拖下了水,自己则游上了岸,林贵妃则被宫人救上岸背回了华阳宫,沈美人在岸上晕了过去也被送回住处。”

    “二人现在都如何了?”楚序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心里也十分畅快,这沈碧芊还真不傻,知道死也得拉个人与自己同路,免得路途寂寞。

    “华阳宫的人昨个儿来请了好几次,说是贵妃高烧,倒是沈美人那里一丁点消息也没有,皇上,那摆驾?”

    楚序起身,在大朱头的头上敲了一下,笑着道:“摆驾华阳宫。”

    皇上驾到,对于华阳宫上上下下来说像是天降喜讯,宫中上下盛传林贵妃即将失宠,皇上愿意再来华阳宫说明谣言也只是谣传而已。

    况且,皇上不来华阳宫,林贵妃倒是死不了,死得怕是被林贵妃折磨的华阳宫宫人,华阳宫上下终于看见了活的曙光。

    楚序不过走到寝殿外,就听见林贵妃中气十足的怒吼,河东狮很难与林贵妃那张绝美的脸跟柔弱的样子联系起来,但楚序脑海里的确了出现这个词。

    “爱妃,这是在生朕的气?”楚序大步走进寝殿。

    瞧见皇上,林贵妃立刻从中气十足变成身体虚弱,娇声娇气道:“臣妾哪敢生皇上的气,不过是气自己,这一副身子老是让皇上担心。”

    楚序走上前,坐在床边,手臂揽过林贵妃的肩,林贵妃顺势靠近楚序怀里,眼含泪水道:“臣妾以为皇上再不会来了。”

    “朕不过是政务繁忙,怎么会不来看爱妃呢?”说着伸手探了探林贵妃的额头,道:“爱妃烧倒是退了,只是这身子太弱了,还是要多用些补品才是。”

    林贵妃抓住楚序的手,紧紧握住,“臣妾不缺补品,只要皇上愿意多来看看臣妾,臣妾的病就好了。”

    楚序大笑起来,“敢情儿爱妃患的是相思病啊!”

    林贵妃粉拳轻轻捶在楚序坚实的胸膛上,“讨厌!”随后双手向上攀,搂住楚序的颈部,小脸往前凑,吻在楚序冰冷的薄唇上,再想深入却被楚序躲开来。

    “爱妃的身子还未养好,多调养才是,其他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楚序将林贵妃的头按在胸前。

    林贵妃咬了咬嘴唇,“谢皇上体恤。”嘴上不说,却实实在在能感受到楚序的冷淡,与疏离,这个男人自己一直猜不透,宠却不爱。

    楚序陪林贵妃说了会儿话,赏了金银珠宝,人参灵芝,又亲眼看着喝过了药才离开。

    不知为何,楚序见林贵妃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有几分爽快,自己不能做的事儿倒都是让沈碧芊做了,为了奖励沈碧芊,楚序打算亲自前往霁月轩探望装晕的沈碧芊。

    “摆驾霁月轩。”

    “是,皇上。”大朱头心想着,什么时候皇上他也知道雨露均沾了。

    因着沈碧芊的位分,霁月轩的人手并不是很多,一进霁月轩只有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守在门口,相对比华阳宫,霁月轩安静许多,但并不是死气沉沉一般,不知为何楚序觉得这里很舒服。

    太监一瞧见金色的龙袍眼睛直发亮,刚要大声道,却被楚序抬手制止。

    楚序带着朱无能走进霁月轩,出乎意料的安静,走进卧房才看见,沈碧芊正坐在椅子上忙不迭的吃着杏仁酥。

    沈碧芊注意力集中在美食上,并没有主意屋里多了两个喘气的人,至清轻轻推了推沈碧芊的肩膀,沈碧芊不耐烦道:“我还没吃完,有话一会儿说。”

    楚序玩心大起,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然后安静的走到沈碧芊身边,拍了拍沈碧芊,沈碧芊放下手中的杏仁酥,不耐烦地抬头道:“不是说了先吃再说么?”

    抬头见到楚序沈碧芊第一个反应就是张着满是杏仁酥的嘴,瞪着看见皇上的双眼保持动作几秒钟,随后抓紧咽下嘴里的吃食,因太过着急,不争气的打起了咯。

    至慧赶紧倒上茶水给沈碧芊喝下,又在沈碧芊背上拍了一拍,“美人,您慢着点。”

    顺过气的沈碧芊赶紧起身道:“臣妾参见皇上。”

    “起吧,你是猪么?哪有女子吃相如此难看。”楚序有些嫌弃的看了沈碧芊一眼,随后坐在沈碧芊原来坐的椅子上。

    倒是大朱头心里头不爽快了,刚说完自己不如猪,这会儿又说沈美人是猪,难不成自己还不如沈美人?怎么自己都跟了皇上二十几年,这沈美人受封不过一个月。

    沈碧芊小心的抹了抹嘴,低声嘟囔道:“猪怎么了,猪好养活,猪吃喝不愁。”

    楚序接过至清倒好的茶水,抿了一口,道:“听说你落水了?还晕倒了?朕怎么瞧着活蹦乱跳的?难不成是装的?”

    沈碧芊瞪圆了眼睛,“怎么是装的,皇上是不知道那荷花塘的水有多脏多难闻,就算没真晕,也熏得神志不清了,况且落了水怎么能不受寒,不过是喝完姜汤好了罢。”

    楚序见沈碧芊那委屈样儿,很想大笑,却依旧板着脸道:“果然养凤凰跟养野鸭子的成本不一样,林贵妃服了上等补品卧床不起,你喝了碗姜汤倒是神清气爽。”

    “俗话说的好,落水的凤凰不如鸭,鸭子会游泳,凤凰落水了会飞也没用。”沈碧芊强词夺理道,以表示自己对皇上的比喻十分不满。

    “哦?哪本书里写的落水的凤凰不如鸭?”楚序笑着问道,手指不停敲着桌子,“你若是说不出典故出处的话,只怕朕是要治你的罪了。”

    沈碧芊想了半晌,道:“ 《凤双飞谈词》 。”心里想着,*你总不会看过吧。

    大朱头忽然笑了起来,随后赶紧捂上嘴巴,楚序挑眉问道:“那是何书?为何人所做?”

    大朱头清咳两声,低下了头,沈碧芊东看看西看看,不作回答,楚序继续道:“朱无能,是何书?”

    大朱头有些为难,但还是回道:“回皇上的话,是*,何人所作并不知,只知流传于民间,为一女子所做。”

    沈碧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把头低的看不见脸,头顶传来楚序的声音,“好一个*,朕瞧着,皇后是该好好整顿后宫了,胡说八道不成,还扯出*来。”

    楚序脸上带着玩味,心里不过是为了吓唬吓唬沈碧芊,不知为何,看见沈碧芊害怕的样子,自己总是特别顺心。

    “臣妾,臣妾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看过,只是听说里面有。”沈碧芊越说声音越小,脖子也跟着往回缩,生怕一刀被砍了。

    楚序大笑起来,“朕心胸宽广,你给朕讲个趣事,朕便饶你一命。”

    沈碧芊松了口气,却也反应过来,自己被耍,无奈耍自己的人是皇帝,也只有就范的份儿,若是自己有天翻身奴隶把歌唱了,一定要好好蹂躏皇上一番,虽然只是想想,沈碧芊也觉得很爽。

    “县令审问犯人什么年纪时,犯人对答了属猪,不料县令大怒:‘本县属猪,你也敢属猪?’ 犯人赶忙说:‘老爷,小民实在是属猪,冬月二十日生。’ 县令这才知道犯人没有骂他,叹口气说:‘本县正月初八生。’ 犯人这回乖多了,大声回答:‘这就对了,老爷是猪头,我是猪下水!’”

    至清至慧掩面轻笑,大朱头也忍不住的抿嘴,只见楚序面无表情,只是起身道:“摆驾回宫。”

    大朱头不明所以,只得大声道:“摆驾回宫。”

    “恭送皇上。”

    待楚序走出霁月轩,沈碧芊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问道:“皇上不会罚我吧。”

    走出霁月轩的楚序忽然停了下来,笑了一会儿,然后自顾自的摇了摇头,说实话,沈碧芊所说的趣事并不好笑,只是不知为何,自己心情好便觉得好笑了。

    楚序转头对身边正在惊恐状态的大朱头问道:“朱无能,那《凤双飞谈词》真有那句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