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九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当娘娘前,沈碧芊只觉得这些个娘娘不过是皇上后花园里的一朵花,受滋润了就开得旺盛些,没有滋润就枯萎的快一些,没什么特别之处,更不理解为何那么多人挤破头都要跟‘娘娘’两个字挨上边。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沈美人却懂得了,娘娘有三好:娇贵,有钱,不起早。

    从沈碧芊掉进荷花塘里,太后和皇后就给她放了假,说是何时修养好了何时再去请安即可,她已经过了几天不用一睁眼就想睡觉的日子了。

    要说这生活虽然差强人意,但沈碧芊是个没有野心容易满足的主儿,这跟她想要的生活基本一致,唯一不能实现的就是面首成群,也成了她的一大憾事。

    “美人,该起了,借病之故已经休息了很久了,林贵妃那样娇贵的主子都去给太后请安了。”

    沈碧芊本想本着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的想法多赖几天,一听林贵妃都去了,也就打消了这样的想法,她伸手道:“把我的金条拿来给我瞧瞧。”

    至清不明所以,但还是从衣柜里取出了木箱子,放到床边,沈碧芊从枕头下掏出一枚钥匙,在箱子的铜锁上捅了两下,打开了箱子,她面带微笑,拿出两块金条,像是抚摸深爱之物一般,满脸享受,过了一会儿才放回箱子里。

    “伺候我更衣洗漱吧。”沈碧芊伸了伸懒腰精神饱满道。

    几日没有出门的沈碧芊越发觉得空气新鲜,阳光明媚,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沈碧芊之所以活得开心不过是因为她不贪婪,以前还是当下,她的目标一直没有改变,不过是出宫,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当娘娘与否,得宠与否都不在她的考虑之内,毕竟这个精致的大鸟笼里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不远处新选进的秀女在玩闹,莺声笑语,沈碧芊像是看见了当初的自己,只不过这些莺声笑语背后更多的是看不到的勾心斗角。

    “那是今年的秀女么?”沈碧芊向不远处指到,至慧回:“是,美人要过去瞧瞧么?”

    “不必了,是骡子是马等到时候拉出来溜就知道了,何必跟年轻人凑热闹。”沈碧芊满脸严肃道。

    “您也很年轻。”至清不知说什么好,只见沈碧芊做娇羞状,自恋道:“我也觉得自己很年轻。”

    慈康殿中,众妃与太后你一言我一语,甚是愉快,唯独沈碧芊神游天外,略感困感。

    只闻道:“沈美人对品茗大会这件事如何看?”

    沈碧芊一抬头便瞧见林贵妃用挑衅的眼神瞧着自己,此刻沈碧芊很想感叹自己为何这般不幸,像是眼前摆着食物不能吃,伸手即触的金子不能摸,近在身边的美男不能碰的那种心情,为何自己当初得要招惹林贵妃。

    “臣妾认为各位说的都对没什么其他想法。”沈碧芊笑着回答。

    见众人掩面偷笑,便知道自己又出丑了,沈碧芊想着:再厚脸皮的人也会觉得难为情,你们这般嘲笑我,你们爹娘知道么?

    林贵妃微微一笑,“刚才不过刚说到品茗大会,沈美人真是说笑了。”

    沈碧芊顺着林贵妃的话道:“臣妾不过是想开个玩笑,讨太后一笑。”

    品茗大会是太后极为重视的仪式,每年举办一次,众妃每年都要搜罗各种茶叶,只为博太后一笑。

    太后配合的笑了笑,不是给沈碧芊面子,而是为了不给林贵妃面子,“今年品茶大会皇后便要多费心了,天灾导致很多茶叶绝产,要想办得有声有色算是难上加难了。”

    对于一国之母来说,搜罗些茶叶并不难,就算绝产,凭借国丈也能搜罗到不少好茶叶,太后如此说不过是帮皇后做嫁衣,为皇后树威信罢了。

    “臣妾有一建议不知该不该提?”皇后笑着问道。

    “有好的建议自然该讲。”

    “臣妾觉得,每年都由臣妾负责不免局限了茶的品种,毕竟搜罗到的都是一些尝见极品,自然会漏了其它香茗,臣妾觉得今年不如把搜罗茶叶分配给每个人,让各位也一起搜罗,一人找一种,这样品种繁多,宫妃们也都可以参与进来,您看可好?”

    众人面露喜色,总算能找到展示的机会,太后也表示赞同点了点头,“也好,这样也能让你轻松些,更好的准备品茗大会的其他细节,就按皇后说得办吧。”

    “是。”众人齐声回道。

    “臣妾还有一事想问问太后的意思。”皇后继续说道。

    “哦?还有主意?”太后挑了挑眉,表示有兴趣再听下去。

    “臣妾瞧着今年的秀女进宫的日子也不短了,想着让她们在品茗大会上准备些自己擅长的东西,一来大家图个乐呵,二来也让皇上瞧着哪些顺心,早些充盈后宫。”

    说到充盈后宫,林贵妃的脸立刻晴转多云,乌云密布,说不准回去对着皇上就要下小雨了。

    “皇后果然有国母的风范,心胸宽广为皇室着想。”太后慈祥的笑着夸道,众人随之附和:“皇后娘娘心胸宽广,乃皇室之福。”

    没有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态度,皇后一样,不一样的是她除了是一个女人以外,也是一国之母,要做的就是海纳百川,有容为大,即使是个豆一样的心眼,也要装成心胸宽阔,没人看里子,大家看得都是你演出来的样子。

    沈碧芊兴许是唯一一个不会在乎后宫多没多人的宫妃,对于她来讲,多一个人也不占用自己的床,不抢自己的菜,不分自己的银子,这就够了,至于皇上,给别人分去吧。

    回霁月轩的路上,沈碧芊与皇后同路,皇后对沈碧芊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关怀,甚至比沈碧芊她娘还要唠叨,她还得一脸陪笑。

    拉林贵妃下水只不过是沈碧芊的本能反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还三分,在皇宫这四年,沈碧芊虽说活得胆小了些窝囊了些,但对于混日子她还是有自己的原则的,你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哪天我没鞋穿了,你就等着你的鞋被我偷走吧。

    托皇后娘娘的鸿福,沈碧芊开始为品茗大会做准备,盘算着准备什么样的茶,其实对于沈碧芊这种人来说,什么茶都一样不过是用来解渴的,就跟对牛弹琴似得,什么曲子它也听不懂。

    最稳妥的方法便是投其所好,沈碧芊想起张太妃说过,太后最爱的便是灵岩茶,“至清,这宫中可能找到灵岩茶?”

    至清一脸此路不通的神情回道:“能是能,只是灵岩茶向来产量颇少为宫中御用,有逢天灾,更是少有,您这会儿想起来恐怕是晚了。”

    希望之光渐渐破灭,沈碧芊也想不到别的出路了,若是寻那些名茶只怕也要跟其它人相同了,在沈碧芊走投无路的时候,救命的人出现了。

    一个身穿青衣的小太监走进屋内,道:“沈美人,叶沐大人让小的给您传句话,说是沈行之沈大人进宫了,你若是方便,就去御书房附近与他见上一面。”

    沈碧芊已经很久未见自己的兄长了,显然吃喝不愁的日子让她暂时忘了思亲,至清见主子不回话,便上前塞给小太监一锭银子,“美人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至慧上前问了一句,“美人,沈大人是见还是不见?”

    “兄长向来是极贱的。”

    在沈碧芊的记忆里,沈行之就是披着美男皮囊,顶着聪明脑袋的修罗,沈家的好基因貌似都被沈行之一个人继承了,自己相貌普通头脑又不灵光,从小到大都是被沈行之欺负的份儿,捏过沈碧芊的脸,剪过她的头发,抓过虫吓她,害过她被爹娘骂,总之十恶不赦,沈碧芊这一副厚脸皮,十有*是让沈行之培养出来的。

    从宫门到御书房必经的大树后多了一个手拿弹弓的身影,沈碧芊记得这弹弓是自己小时候打鸟的,一直带着,直到长大也没扔掉,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

    只见沈行之从石板路上走来,路过的宫女虽都低着头从他身边路过,但回头率是极高的,偶尔还有两三个凑在一起面色红润的指指点点,沈碧芊对此也只是无奈的摇头,有副好皮囊,猪都能爬墙。

    沈行之越走越近,沈碧芊也拉开了自己的小弹弓,蓄势待发,至清至慧互相看了一眼,再次问道:“美人,这外一把沈大人打坏了......”

    沈碧芊摇了摇手指,“他皮糙肉厚,坏不了。”

    至清至慧看向沈行之,脸上不免挂上担心的神色,明明是翩翩公子的气质,细皮嫩肉的脸。

    只见沈碧芊调好角度,小手往后一拉,石子瞬间飞了出去,打在的石板路上。

    沈行之停了下来,朝石子飞来的方向看了看,嘴角微翘,大步向前,沈碧芊见状赶紧紧靠树后,将手中的弹弓一把塞进至清的手里。

    沈行之越走越近,走到树前停了下来,抱拳施礼道:“臣沈行之见过沈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