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十三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皇上摆驾锦画堂陆晥晚早有准备,毕竟走了后门使了劲儿,更何况陆晥晚对自己的容貌有信心,只怕是个男人都不会忘怀。

    陆晥晚身着鹅黄色绸衣,衣领处清晰可见的锁骨,乌黑长发披在肩头,更显皮肤白皙,略施粉黛,粉妆玉琢,楚楚动人。

    林贵妃美得高高在上,娇艳惊人,陆晥晚美得却秀而不媚,平易近人,用沈碧芊这种俗人的话来说就是‘接地气’。

    楚序不得不承认,陆晥晚让他惊艳,可是不知怎么,脑海里回荡的只有沈碧芊那句:动如处女,静如疯兔。

    “臣妾恭迎圣上。”陆晥晚轻声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太过惊喜还是太过紧张,总之有想让人保护的冲动。

    楚序伸手扶起陆晥晚,他待女人向来足够耐心与温柔,总让人有种被细心呵护的感动,“夜里凉,爱妃穿得如此单薄,着凉了朕岂不是很心疼。”

    “臣妾有错,让皇上担忧了。”陆晥晚一脸无辜,一双大眼睛蒙了一层薄雾更显楚楚可怜。

    生于皇家,最不能动的便是感情,楚序一直都懂,女人如衣服,可以宠可以疼,不可以动感情,漂亮的女人谁不喜欢呢?

    楚序半搂着陆晥晚的盈盈细腰走进寝殿,陆晥晚坐在梳妆桌前,楚序站在她身后,用手轻轻拨弄陆晥晚乌黑的秀发,他邪魅一笑,看向镜中的陆晥晚,“当真是美得很。”

    只是越美的东西越带刺,越碰不得,女人依旧如此。

    陆晥晚微微侧脸,脸颊上飞上一丝绯红,只见楚序抬手,陆晥晚本以为楚序要触碰自己的脸,只见楚序拿起桌上的牡丹白玉,放在手心,皱着眉头,仔细瞧了半晌,问道:“这是你的?”

    陆晥晚看不懂楚序的神情,只觉得很奇怪,既然沈碧芊送给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是,皇上,这也并不是什么好玉。”

    楚序忽然抓起陆晥晚纤细的手腕,眼中是让人看不懂的神情,像是看一个熟人又像看一个陌生人,“你曾经进过宫么?”

    “进过,曾与家母进宫为贤妃娘娘守灵。”陆晥晚道,就是那个时候陆晥晚开始向往这个华丽的金丝鸟笼。

    楚序的手用力了几分,闪过一丝满眼的不可置信但随即恢复正常,陆晥晚脸上带着些许的不适,“皇上,你把臣妾抓疼了。”

    楚序松开手,转过身去,陆晥晚白皙的手腕上留下红色的印记,但皇上的反应让她好奇,她试探问道:“皇上,您怎么了?”

    “没什么,朕想起一位故人。”楚序笑了笑,忽然失去了与陆晥晚*的兴趣,说道:“也不早了,爱妃早些休息。”

    楚序没等陆晥晚开口说挽留,转身离开。

    陆晥晚皱着眉,坐回梳妆桌上,拿起那块玉佩看了好久,看楚序的情绪并不像知道玉佩是沈碧芊的,陆晥晚微微一笑,看来接近沈碧芊没什么坏处,倒是她身上有着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大朱头气喘嘘嘘的跟着楚序的步伐,只见楚序越走越快,大朱头心里直纳闷,皇上这是有火没泄出来么?怎么跟赶集的一样。

    “皇上,您等等奴才,您这是要去哪?”大朱头苦着一张脸小跑着跟在后面,让一个胖子走快简直就是让鸡飞上天一样难。

    “回龙吟宫。”楚序的声音没什么太大的起伏,步伐却没有慢下来。

    “皇上您就心疼心疼奴才吧,您若是不进后宫,明个天亮就见不到奴才了,奴才肯定是被太后罚的起不来床了,奴才虽然皮糙肉厚,但也顶不住那板子一下又一下啊。”大朱头鼻涕一把泪一把,慢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整个人像是泄了气一般。

    楚序停下脚步回过头,上下打量着大朱头道:“摆驾霁月轩。”

    大朱头立马擦下鼻涕,兴高采烈道:“是,皇上。”然后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最近怎的皇上越来越重口了,明明来了月事却还是要去霁月轩。

    沈碧芊每次来了月事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白日里还好好的,晚上就如刀绞一般,她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一手握着一根金条以示心理安慰。

    “皇上驾到!”门外传来太监尖细的声音,沈碧芊缓慢的翻了个身,嘟囔道:“皇上他娘老娘也不接待。”随后反应过来,大叫道:“至清至慧快扶我起来。”

    至清扶起沈碧芊,至慧为她披上外套,楚序与大朱头走进寝殿。

    “臣妾见过皇上。”沈碧芊有气无力道,楚序见沈碧芊脸色苍白,问至清道:“这是怎么了?”

    没等至清回答,沈碧芊便开口道:“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楚序清咳两声,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至清至慧虽有些担忧但又不敢违抗圣旨,只好退了出去,大朱头笑着站在原地,楚序问道:“朱无能,你怎么还不下去?”

    大朱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很是惊讶,但还是被凌厉的眼神逼了出去,沈碧芊问道:“皇上,人都没了,谁伺候您?”

    楚序指着沈碧芊道:“你。”

    整个人放松了很多,不具体为何跟沈碧芊在一起时楚序总是很轻松,也许是因为一开始就很坦诚不必逢场作戏,也可能因为跟沈碧芊这样低智商的人群相处不用太费脑子。

    楚序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只听他哀嚎一声,从屁股下面掏出了两根金条,他拿着金条道:“沈碧芊,你这是谋杀圣上。”

    被月事折磨的毫无精神的沈碧芊道:“照皇上的话说,臣妾还谋杀亲夫呢。”

    丈夫这个词对楚序来说很陌生,虽说天下都称皇上皇后为夫妻,可是身为帝王,所有的臣民都是只是臣民罢了,而帝王始终是王,哪有什么妻子不妻子可言。

    楚序不想与沈碧芊低能儿解释大道理,只是道:“你这样的脑袋,是怎么想到要奉上粗茶的。”随即讽刺一笑。

    “用脚趾想的。”

    对于这样粗俗的女人,楚序觉得想抓狂,他把床上的被子扔到地上,道:“朕睡床,你睡矮榻上。”

    沈碧芊如梦初醒,捡起被子,抱在胸前,“皇上,臣妾做不到啊。”

    对方并没有答话,而是拉出新被子,放下床帏,整个人舒服的躺下。

    沈碧芊很想妥协,毕竟躺在自己床上的是皇上,但她的身体并不听自己的使唤,尤其是小腹,时不时得给她点颜色瞧瞧。

    她抱着被,像小偷一样,悄悄的走到床边,挑起帘子,搓手搓脚的往床上爬,“皇上,臣妾保证不碰您。”

    沈碧芊被一脚踢下床,楚序用事实行动告诉沈碧芊,龙床不是你想爬,想爬就能爬,沈碧芊只有坐在地上叹气,都说失败是成功他娘,现在才知道失败是成功的后娘,看见孩子老失败也不帮他。

    她可怜的抱着被子蜷缩在偌大的雕花软榻上,自言自语道:“我还真是生的荒唐,睡的窝囊!”

    只怕她今天做不到没心没肺,闭眼即睡了。

    夜色愈深,平静如水,霁月轩里传出嘤嘤声,似是哭声,又似是呻吟,大朱头在门外只能擦擦头上的汗,来了月事还能翻云覆雨么?

    楚序被声音吵醒,不耐烦道:“沈碧芊,给朕安静点!不然去外面睡!”

    嘤嘤声没有停止,也没有回答的声音,楚序起身下床,走到软榻边,只见沈碧芊缩成一团,身子直发抖,脸色苍白。

    楚序有些慌神,大声道:“来人!”

    至慧匆忙跑进来,见沈碧芊情况不好,赶紧端来准备好的红糖姜汤,“请皇上帮奴婢扶住昭容。”

    楚序坐在软榻上,把沈碧芊扶起摆正姿势,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至慧一勺一勺把汤喂给沈碧芊。

    “下去吧。”楚序吩咐道,随后一把抱起沈碧芊,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了上去。

    至慧瞧见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沈碧芊疼的有些神志不清,只是觉得自己很冷,便不自觉的往热源靠近,双手攀上身边的人。

    楚序清咳两声,“沈碧芊,莫要得寸进尺!”

    动手动脚的人反而越发的放肆,抱得更紧,整个人以蜷着的姿态紧紧的箍着身边的人,楚序把沈碧芊从身上推开,沈碧芊就再次黏上去,最后只能无奈到任其侵略,甚至是占便宜。

    沈碧芊手脚不老实的上下摸索,作为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虽然是被一个称不上是女人的女人挑逗,但下面还是无耻的发生了反应。

    似乎是被咯到了腿,伸手用挪开了硬物,她的手指冰凉,只听身下人舒服地‘嘶’了一声。

    而身为一个帝王,楚序深觉羞耻,竟然被自己的妃子压在身下,还因为其无意之举感到十分舒爽。

    若是沈碧芊神志清醒,一定会深觉骄傲,自己不仅把皇上调戏了,还把皇上睡了,不仅把皇上睡了,还是以女、上、男、下的姿势,这简直是沈碧芊人生的巅峰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