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十四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楚序欲起身,粗鲁的推开沈碧芊,沈碧芊紧闭着双眼,皱着眉头,不自觉翻身,蜷着身子,抱紧了被子,哼唧了两声,却没有醒来,睡得极死。

    心软果真是最大的禁忌,就是楚序的心软才让床上睡得极香的女人扰得自己睡不着,楚序坐在床边,嫌弃的看了一眼将自己扭成奇形怪状的沈碧芊,双臂双腿将被子紧紧箍住,楚序似乎看到了刚刚的自己。

    沈碧芊的头上有些虚汗,虽然睡得死,但楚序看得出她还是难受的,楚序伸手拿过放在床边的汗巾,轻轻给沈碧芊擦了擦汗,想想自己还是第一次伺候人,越想越憋气,随即把汗巾扔回原处。

    虽然沈碧芊前不凸后不翘,但好歹是个女人,除非楚序是太监,否则他只会反应越来越强烈。

    楚序越发觉得自己身体发热,刚为沈碧芊擦汗时微碰到她冰凉的额头时,都觉得自己下面涨的发疼,而禁欲貌似不是一个帝王应该所为,于是此时落魄的皇帝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借沈碧芊的手来解决问题,虽然这样做很羞耻。

    楚序爬上床,用手推了沈碧芊两下,见她不醒,于是放了心,凑到沈碧芊身边,拉过她冰凉的小手,将自己的手放在沈碧芊的手上,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坚硬之处,冰凉的触感使他舒适了很多,一时热血冲上,一下一下又一下。

    他忍不住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手下的速度慢慢加快,直到他闷哼一声,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出,他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从床边拿起了汗巾,胡乱的擦了头上的汗,随后仔细擦拭自己与沈碧芊的手。

    谁知一直昏睡之人突然诈尸,睡眼稀松道:“手怎么湿湿的?”

    楚序用汗巾胡乱抹了沈碧芊的手两下,赶紧把汗巾扔了出去,脸色尴尬道:“兴许是你出汗出太多了。”

    “皇上您替臣妾擦汗?可是臣妾刚刚明明做了春梦。”沈碧芊自言自语道。

    “朕不过是嫌你的手太脏!”说完背对着沈碧芊躺下,深吸了口气,楚序只怕这辈子都没这样丢过人,这人怕是要丢到了南天门。

    沈碧芊嫌弃的看了看手,上面还有遗留的白色液体,看上去黏糊糊的,沈碧芊大惊道:“皇上,莫不是您吃坏了东西,吐在臣妾手上了?”

    “沈碧芊!你再不睡觉,朕就让你见不到明日的天亮!”楚序脸红到了耳根子,从牙缝中挤出这些字来。

    沈碧芊翻了个身,背对着楚序,吐槽道:“皇上您总是要这个脑袋要那个见不到天亮,您该想想,人从出生长到成年是多么不容易,这么随便的就死了,怎么对得起老天爷,怎么对得起爹娘,怎么对得起吃了这么多年的粮食,喝了这么多年的水。”

    “沈碧芊,你当朕不敢处置你是不是?”楚序转过身子,只见沈碧芊双眼紧闭,带着那呼之欲出的鼾声会周公去了。

    门外有一人微微苦笑,背对着寝殿,抬头看了看天,腾的一下飞上房顶,把佩剑放在身边,叶沐身为习武之人比一般人来得耳聪目明,尤其是叶沐的耳朵,一点细琐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何况是刚才殿内的声音。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却不是她的良人,以前她难过的可以逗她开心,遇到困难可以帮她解围,开心时能一齐分享,而现在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唯一相同的只有自己的情绪还随她的情绪而变化。

    叶沐叹了口气,天上的明星冲着他眨眼睛,就像沈碧芊调皮时的样子,他闭上了眼,不打算去听,也不打算想,只想要片刻的清净。

    第二日一早,沈碧芊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起得格外早,头昏昏沉沉的,好在小腹不那么痛了,奇怪的是一向不习惯与人同桌用膳的皇上竟然留下吃了早膳,尽管这对沈碧芊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平日里她最大都是别人伺候她吃,而现在她得看皇上的脸色吃饭,发工钱的人让吃才能吃。

    楚序留下不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知道,昨晚的事情沈碧芊到底记住多少,若是记得一点都不差,恐怕不出半日,就会有荒唐的风言风语了,虽然自己的却做出了荒谬的事来,而且格外舒爽。

    沈碧芊见楚序不动,自己也不敢先吃,只好讨好似得为他布菜,“皇上要多吃些,不然早朝时怎么有力气。”

    沈碧芊夹一道菜,楚序吃一口,敢情皇上自己没长手,她小心翼翼的喝了口粥,只见对面的人一直盯着自己,却不出声,她又吓得赶紧放下汤匙。

    对一个吃货最大的折磨莫过于对着一桌子美食却不能吃,沈碧芊实在忍不住,谄媚的笑道:“皇上,您一直看着,是让臣妾吃?还是让臣妾吃呢?”

    楚序手放在嘴边清咳了两声,问道:“昨晚的事,你还记得么?”

    沈碧芊想了半天,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赶紧起身跪在地上,“皇上饶命,若是臣妾做了什么让您不喜的事儿,纯粹是因为臣妾难受到深处,情难自已了。”

    沈碧芊知道自己难受起来是什么熊样子,自己十有*是把皇上骑了,可是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自己漏掉了。

    “起来吧,朕不怪你了。”楚序送了一口气,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开始让宫女为自己布菜,吃得津津有味起来。

    沈碧芊有些发蒙,轻轻摇了摇脑袋,这一摇倒好,想起了不该想的,恍然大悟道:“啊,昨个儿皇上吃坏了东西,吐在了臣妾手上!”

    对面的人一噎,剧烈的咳嗽起来,吓得沈碧芊赶紧起身,上前给皇上捶背喂水,“臣妾只是想起来罢了,并没有嘲笑皇上的意思。”

    说完沈碧芊自己笑了起来,不知为何,只是觉得好笑,她上气不接下气的道:“皇,皇上,原谅臣妾一生不羁放纵笑点低。”

    楚序喝了一口水,脸红得像是要滴出了血来,不知是憋得还是羞得,他狠狠的瞪了沈碧芊一眼,沈碧芊吓得低下头,灰溜溜的坐回雕花木凳上,对面那杀死人的眼神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关键是沈碧芊还没活够呢,总不能睡得窝囊,死得也窝囊吧。

    再想想昨夜做得春梦,梦里的皇上可比面前的皇上温柔多了,想到这里沈碧芊心里萌生小小的自豪感,梦里把皇上上了,现实把皇上睡了,地位一下就上来了。

    “来人,沈昭容这几日胃肠不好,身子不适,告诉厨房不要做些太油腻的,大鱼大肉,一盘青菜,一个馍馍即可。”楚序一边擦下嘴,一边吩咐道。

    沈碧芊惊骇的睁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不可置信的样子,随即立马变成可怜的神情,哀求道:“皇上,臣妾知错了,能不能加点肉?”

    楚序站起身,瞟了她一眼,心中压抑不住的怒气,这个蠢女人竟敢说自己吐了,明明就是泄了,“你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皇上不是说臣妾是野鸭子么?这会儿怎么成了癞蛤蟆,况且不想吃天鹅肉的蛤蟆才不是好蛤蟆。”

    楚序傲娇一扭头,出了气心里终于舒坦了,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的走出霁月轩。

    沈碧芊没有肉吃,就像鱼儿没有了水,花儿没有了阳光,早晚是会死的,虽然沈碧芊饿不死,但无肉不欢,生不如死。

    “昭容,该给皇后请安了。”至慧提醒道,沈碧芊灵光乍现,自己没肉吃,跟着别人有肉吃啊,于是她的蹭饭事业开始蒸蒸日上。

    林贵妃坐在梳妆台前试着一根根头钗,嘴里也没闲着问道:“昨个皇上去哪了?”

    “回贵妃娘娘的话,说是先去了陆婕妤那儿,但没留宿,最后歇在了沈昭容那。”身边的小太监一五一十的回话。

    林贵妃把头钗往桌上一扔,冷笑着:“又是沈昭容?一个月进后宫俩次却都是去了沈昭容那儿,这霁月轩当真是好啊,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

    “娘娘,据说昨个沈昭容月事来了,还有陆婕妤好像叫沈昭容沈姐姐,看似关系亲密。”小太监在林贵妃耳边轻声说道。

    林贵妃媚眼一翻,继续试着头钗,懒懒道:“皇上难不成是冲昏了脑子,这要是传到了太后耳朵里,沈昭容怕是没什么好下场,至于那个陆婕妤,空有一张好皮囊,出身官宦人家又如何,不过是个下贱庶女,在后宫中姐妹相称的多了去了,哪个最后不是争得头破血流,吃心的那个才是傻子,本宫倒要瞧瞧,她们都是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那陆婕妤哪有娘娘的气度,宫中人都说陆婕妤美是美,可装得再纯真也透着一股子风尘味儿,跟娘娘您比不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林贵妃选了一只金镶红宝石珠钗,笑着道:“就你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