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十五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最近后宫上演一场戏,戏名为:沈昭容蹭饭记。

    只要到用膳的时间,沈碧芊就会突然出现在某个宫门口,然后拉着人聊天不止,直到传膳,她的嘴才会不出声,因为塞得满满。

    然后不出所料,拍拍屁股就走了。

    后宫只怕是除了太后跟林贵妃,都被沈碧芊吃了个遍,就在沈碧芊走投无路的时候,她想起了那位‘好姐妹’陆晥晚,既然是姐妹,多吃几次应该没什么吧。

    沈碧芊坐在桌前吃得肚子圆鼓鼓的,陆晥晚坐在对面看着她笑,“沈姐姐这是怎么了,吃了这么多?”

    “有了上顿没下顿,多吃点就少饿点。”沈碧芊打了个嗝回答道,至清站在她身后真心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子,臊得慌。

    “沈姐姐真是说笑了,现在皇上最疼的便是你,连林贵妃那儿都少去了,怎么会让你吃了上顿没下顿?”陆晥晚笑着说,眼睛一转,试探性问道:“不会是沈姐姐惹皇上生气了吧?”

    “你见过哪个受宠的吃不上肉?还不如街边的乞丐。我又不知道皇上为何而气。”对于无肉不欢的沈碧芊来说,这样的日子太难。

    陆晥晚心中有些嫉妒,至少沈碧芊还有让皇上生气的机会,自己则只见过皇上两次而已,连他的样子都记不太清,陆晥晚虽是家中庶出,却从小心高气傲,凭着父亲的疼爱,嫡母都要让她几分,她想要的用尽手段也要得到。

    “若是皇上不在乎沈姐姐,只怕也不会生气了,沈姐姐应该感到幸运才是。”陆晥晚脸上带着又羡慕又伤感的神情。

    沈碧芊虽说是大大咧咧的人,但心思很是细腻,最看不得别人伤心难过,何况对面的人生得那么楚楚动人,几分可怜的神情着实让人心疼,“妹妹也不必伤心,一切不过是假象。”

    沈碧芊本着劝人的心态,陆晥晚却带着套话的目的,“沈姐姐说的是什么假象?”

    沈碧芊是说也不对,不说也不对,面露为难之色,陆晥晚咬了咬嘴唇,“我便知道,沈姐姐是安慰我的。”

    “不是的。”沈碧芊连忙摇手,安慰自己苦逼的人生还来不及,哪有时间安慰你,“是真的,假象而已。”

    分床而睡的事实,沈碧芊就是被打死也不能说!因为被别人打死最后是饱着上路的,若是被皇上饿死,那就是饿死鬼,就是埋进了棺材,沈碧芊也会不瞑目的随时诈尸眨眼。

    陆晥晚瞧着也问不出来什么便转移了话题,“沈姐姐,前个儿你送我的白玉,是不是有什么意义?”

    “没有啊。”沈碧芊百般无聊的摇了摇头,“不过是刚进宫时候太妃娘娘赐的,非说特殊意义,那便是我当女官的第一份礼物。”

    沈碧芊一直留着那白玉,不过是为了当做纪念,初进宫时哪有什么值钱东西,从前稀罕着,现在也不是那么特别了,毕竟张太妃赏过自己很多东西,既然陆晥晚喜欢,就送予她了。

    “那沈姐姐刚进宫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儿?”陆晥晚锲而不舍的继续问道,见皇上那日的表情事情绝对不止那么简单,既然陆晥晚都说了白玉是自己的,那这谎就得圆到底。

    沈碧芊托腮,仔细回忆了一番,并不记得什么奇怪的事情,“四年前的事了,记不清了。”

    “四年前?沈姐姐进宫那年和贤妃娘娘去世是一年?”陆晥晚说道,语气有些惊讶,难怪自己说为贤妃守灵皇上会有惊讶的表情。

    沈碧芊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来,神秘兮兮地道:“贤妃娘娘是冤死的吧?不然含光殿怎的阴气那般重?”

    陆晥晚抱了抱自己的双臂,头往前伸了伸,轻声道:“沈姐姐,有些事情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不知是沈碧芊嘴硬还是真的不知道,总之陆晥晚没有问到太有价值的东西,唯独想到白玉定与贤妃有关,而贤妃又是当今圣上的生母。

    沈碧芊不知对面陆晥晚盘算的小心思,只是觉得她好奇罢了,但提到贤妃,沈碧芊倒是想起当年一件事,自己陷入回忆之中。

    那是戊戌年,深冬,天色昏暗,铅云低垂,夜幕降临之时,飘起了小雪,远处的屋宇已覆盖上轻白,琉璃瓦再看不见象征着皇家尊严的黄,连绵起伏金碧辉煌的殿宇银妆素裹,显得格外静谧。

    往来的宫女太监疾步而行,洁白的雪落满鬓角与衣帽,他们却并不在意,只是低着头走,14岁的沈碧芊亦是如此,她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食篮,两只手冻得通红,而她早已习惯这种生活。

    这是沈碧芊进宫的第二个冬天,当初若不是正六品的父亲使了点银子让画师在自己的画像上点了一颗难看的痣,恐怕自己也是这后宫的可怜女人之一了。

    好在现在成了从七品的尊等宫女,想着熬上个十年八栽,就能出宫嫁人了,每每想到这儿沈碧芊便格外有动力。

    她伺候的主子是不受宠的张婕妤,性子温和,待宫人宽厚,以至于沈碧芊的日子十分好过,插科打诨,装傻充愣很多事情也就过去了,就像她这么晚出来找公公取母亲捎进宫的吃食和衣裳也不会有什么。

    唯一不好的就是这张婕妤住得太远,太偏,每次沈碧芊在这充满怨气的后宫走夜路的时候都要把自己知道的菩萨神仙念上一遍。

    不知什么时候,雪停了,风起了,不停在沈碧芊耳边刮过,发出古怪的声音,沈碧芊嘟囔着:“这宫中怨气太深,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玉皇大帝,王母娘娘......”

    忽然灯笼被风吹灭,沈碧芊只好放下手中之物,从袖口里掏出火折子重新点燃,待她准备再次出发时,才发现自己走到了含光殿前,含光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里住的贤妃刚刚去世,据说死的不明不白。

    沈碧芊朝含光殿鞠了一弓,真诚道“贤妃娘娘,奴婢不过是名刚进宫的小宫女,您要是有冤情,就托梦给皇上,皇后吧,他们是人中龙凤,有金光护体,吓不死的,奴婢怕死,还没嫁人呢。”说完转身要走,却瞧见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正在含光殿的门缝看着自己。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沈碧芊转身闭着眼往前走,好奇心促使她忽然停住,转身返回,颤颤巍巍问道:“里面是哪位公公和宫女姐姐?”

    她离含光殿的门越来越近,自己都能听见砰砰的心跳,她轻轻推开门,闭着的眼慢慢睁成一条缝,看见角落里蹲着一个看不清脸的身着白色孝衣的男子,吓得往后一退,大叫:“你......是人是鬼?”

    对面的人只是看着她不回答,沈碧芊试探性又往前了一步,“是给贤妃娘娘守孝的公公?”

    那人依旧不说话,沈碧芊就当其默认了,守灵的小公公隆廓棱角分明,整个人瘦骨嶙峋,像饿了好几日的样子,想是受宠一点的太监也不会被派来守灵。

    “你饿么?”沈碧芊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公公点了点头,沈碧芊蹲下身子,打开食盒,拿出母亲做给她的金丝枣糕放在地上,“你吃吧,我母亲亲手做的。”

    守灵的公公伸手拿起一块,狼吞虎咽起来,像是几天没有吃过饭一般,沈碧芊心里鄙视着,让人来守灵连口饭都不给吃,敢情皇家的银子都是抠门抠出来的。

    “那公公慢用,我该回宫伺候主子了。”沈碧芊叹了口气,心里直道这小太监可怜,自己跟他相比好歹能吃饱。

    那人停下动作,黑黝黝的眼睛上下仔细打量沈碧芊一番,最后目光停在沈碧芊腰间的白玉牌上,沈碧芊赶紧一捂,“那个,公公,这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不能给你,我告辞了。”说完拿着灯笼跟食盒撒腿就跑。

    陆晥晚叫了沈碧芊两声沈碧芊才收回当年的回忆,也不知那个小太监现在如何了,只是在这儿人命不值钱的宫中,死了怕是也没人知道。

    “沈姐姐想什么这么出神?”陆晥晚笑着抿了口茶,问道,现在却十分不耐烦沈碧芊坐在自己面前,只想着该如何能再接近接近皇上。

    “没什么,不过是吃饱了就想睡了,妹妹你歇着吧,我先回霁月轩了。”沈碧芊打着哈欠站起身道,她确实困了。

    “那我便不送姐姐了。”

    大朱头从御书房外匆匆走进御书房,只见楚序站在桌前认真画着什么,大朱头上前一看,是个美女的画像,只可惜画了大致的隆廓,却没有相貌。

    大朱头一乐,皇上这是思春了?

    楚序没有放下笔,头也不抬地问道:“让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

    “奴才就是给皇上来报的,陆婕妤是国丈派陆大人家中的庶女,从小便生得貌美,颇得陆大人喜欢,”大朱头说得更来劲,却被楚序一盆冷水泼来,“朕长眼睛了,这些都能看见,知道,说重点。”

    大朱头重重的点头道:“陆婕妤四年前的确跟随陆夫人进宫为贤妃娘娘守灵。”

    楚序手中笔一滞,在那没有相貌的美人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