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十八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三妃大闹御书房之后,沈碧芊就被关了禁闭,楚序则几天没见到她,楚序不知为何,不生陆晥晚的气,不生林贵妃的气,唯独生沈碧芊的气。

    一番云、雨过后,林贵妃气喘嘘嘘的轻轻趴在楚序坚实的胸膛上,白皙纤细的腿缠在楚序的腰上,似乎没有尽兴一般,手不停的在楚序胸膛上游走。

    楚序则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双眼放空,似乎明白为何生沈碧芊的气了,气得是沈碧芊的误解,气得是自己也觉得自己是真病了。

    过了一会儿,林贵妃见楚序还是没有声音,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早就呼吸均匀的睡着了,林贵妃叹了口气,看来传言不假,皇上是真虚。

    沈碧芊的生活恢复了平静,没有虚情假意的陆晥晚,没有横行霸道的林贵妃,没有借机利用的皇后,更没有脾气暴躁的皇上,唯独有的是安心。

    日子舒心,沈碧芊自然忘不了自娱自乐,倒是跟宫人踢起了毽子,从十四岁进宫,这就是沈碧芊最喜爱的娱乐活动。

    无奈霁月轩踢得好的只有她一个,这不,一下毽子就砸在了至清的头上,“哎呦。”

    沈碧芊上前捡过毽子,道:“至清你真是笨得可以了。”

    至清委屈道:“奴婢哪会这些东西?昭容不如来个简单些的游戏,这样大家也都玩得高兴。”

    沈碧芊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忽然开心道:“那就玩瞎摸吧,至慧去拿帕子。”

    看主子兴致勃勃,其他人虽觉幼稚却也不敢多言,主子终究是主子,奴才始终是奴才,谁能说她不是呢?

    沈碧芊将帕子系在自己的头上,大声道:“你们躲好,我数到十,就开始了。”

    “一、三、六、十!”沈碧芊再一次让其他人见识到了她玩赖的本事。

    数数之后,沈碧芊先是站在原地不动,仔细听周围的动静,稍微出一点声音,就会把沈碧芊引过去,吓得大家都捂上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出了声。

    沈碧芊偷着冲自己脸上的帕子吹气,想要借缝隙偷偷看看周围的情况,谁知至慧系的太紧,半点不透,唯一能看见的便是微光,那感觉像是置身在天上一般。

    不一会儿沈碧芊听见许多脚步声,随之变成一个,很轻,很轻,她大笑道:“你就是会轻功怕是我也要抓到你了。”

    说完冲有脚步声的方向扑去,一把拽住,得意的笑了起来,像是夺到了宝贝一般,她抓住那个人道:“抓住你了,就不能跑,现在让我猜猜你是谁。”

    沈碧芊伸手往上摸,摸到被活捉的人的脸,她用双手捏了捏那人的脸,手感不错,还有弹性,高高的鼻梁,微长的睫毛,菱角分明的嘴,还有刀削般的下巴。

    沈碧芊忽然皱起眉,又在下巴上摸了两下,手感没错的话下巴上有胡茬,这霁月轩除了宫女就是太监,哪来的男人?

    她赶紧拉下蒙眼的帕子,太久适应黑暗,她感到阳光有些刺眼,眯着眼抬头看,初看只觉得这男人生得还挺好看,再看油然生出一种熟悉感,三看沈碧芊结结巴巴的张口道:“皇,皇上。”

    而周围是跪了一地的宫人,不远处站了大朱头,叶沐,还有沈行之。

    “让你思过你却在瞎闹?成何体统!”楚序站在沈碧芊面前斥道,沈碧芊无奈,只好向沈行之求救,只见沈行之清咳两声,微微扭头,她又看向叶沐,叶沐摊手表示束手无策,最后她看向大朱头,大朱头一脸幸灾乐祸的偷笑,眼神像是在说,活该。

    就此,沈碧芊得出结论,无论是男人,还是太监,关键时刻都不可靠。

    “臣妾这不是瞎闹,是在锻炼自己的听力,”然后凑到楚序跟前道:“好在后宫做皇上您的耳朵。”

    对于蹩脚的借口,楚序的嘴角抽动了两下,可沈碧芊的攻击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皇上不是关臣妾禁闭了,吩咐不能出霁月轩也不能见任何人么?怎么食言了?”

    “朕哪里食言?”楚序上下打量着沈碧芊,只见沈碧芊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对,皇上是天子,是龙,不是人。”

    楚序胸口闷下一口恶气,俊美的脸上带着纠结的表情,着实想好好修理修理面前伶牙俐齿,强词夺理的沈碧芊,平时怎么没见她这般聪明。

    在不远处的沈行之一只手捂上自己的俊脸,深觉丢脸,莫不是自己真继承了所有的智商与美貌,致使亲妹妹智商美貌均三等残废?

    叶沐看着沈碧芊嘴角微微勾起,恐怕也只有叶沐会觉得这样的沈碧芊任性的可爱。

    “沈行之许久未见亲妹,甚是思念,沈承山大人与沈夫人对爱妃你也多有挂念,朕这是为照顾臣子情绪。”楚序挺起胸膛堂堂正正道。

    大朱头在一旁拍马奉承,“皇上真是胸怀广博,海纳百川,时时为臣民着想,是我大齐之福啊。”

    沈碧芊白了大朱头一眼,心想道:我也海纳百川,我有海纳百川的胃,谁怕谁啊。

    说沈行之思念自己沈碧芊是决不会相信的,小时候自己最喜欢黏着沈行之,总是用手抓沈行之洁白的一尘不染的衣衫,每次一抓一个黑印,从此沈行之再没让自己近过他周围半米,沈碧芊还记得十四岁进宫时全家人送行,沈父一直叹气,沈母不停的抱着自己流眼泪,唯独沈行之面无表情,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还笑了起来。

    其实沈碧芊不知道,沈行之在她离开之后躲在门后哭了好久,笑不过是在掩饰自己的伤感,所以这世界上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就像沈碧芊也不知道,楚序是因为想看看她,遂摆驾霁月轩。

    “臣妾多谢皇上体恤,臣妾也甚是思念家父家母,还有家兄。”

    楚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傲娇的扬了扬头,转身离开,“朕还有公务,爱妃好好闭门思过。”

    “恭送皇上。”

    后宫乃是几家欢喜几家愁,陆晥晚本以为沈碧芊闭门思过了,皇宠便能落在自己身上,谁知,皇上一连几天没来锦画堂,倒是每日在华阳宫进进出出,让林贵妃占了便宜。

    陆晥晚真是觉得赔了夫人又折兵,沈碧芊定是不会再与自己交好,而皇上的宠爱也没有稳固。

    她拿起梳妆台上的白玉把玩,始终猜不出这白玉到底有何意义,又不能主动前去询问,虽然皇上信了她是白玉的主人,却没有格外恩宠,想到这里她微微叹气。

    熟不知这其实是一种保护,越受宠的人越站在刀尖上,若是站不稳的人,摔倒了只怕就再爬不起来了。

    陆晥晚虽聪明有心机,却始终没想透这一层。

    午膳,陆晥晚奉命,与皇后一同前往寿康宫陪太后用膳,席间,太后一直食之不语,脸上不带一丝笑意,气氛极其压抑。

    饭后,陆晥晚随皇后陪太后散步,皇后与陆晥晚一人一边扶着太后。

    “最近令尊可好?”太后忽然问道,陆晥晚先是一怔,随后道:“家父还好。”

    “没少往宫中给你送东西吧?”太后虽然是疑问句,但问出的口气确实肯定的,陆晥晚不得不佩服姜还是老的辣,自己一举一动都在太后的眼里。

    没等陆晥晚回答,太后便继续道:“一直以来令尊都是从六品京官,能够生养出你这样天仙儿一样的女儿也算是好命了,你在家里是庶出吧?”

    陆晥晚脸色一白,答道:“是,臣妾是庶女。”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短板和痛处。

    太后当然不是为了戳陆晥晚的痛处而说得话,她只是想让陆晥晚明白,自己不过是个从六品京官家的庶出小姐,该懂得如何站队。

    “你父亲国丈会帮忙照看,你只需在宫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莫要多一分,莫要少一分,想来你走到现在也不容易,怎么都不会想再回去以前的生活。”太后笑着意味深长地拍了拍陆晥晚的手。

    陆晥晚心中虽恨,但也只能点头,“臣妾谨遵太后教导。”

    “怎么看这张脸都不比林贵妃的差,这样的美人,若是埋没了实数可惜,过些日子怕是要围猎了,要好好表现,多讨皇上欢心。”太后冲着乖巧的陆晥晚笑得十分慈祥。

    “是,臣妾知道。”陆晥晚心中十分憋屈,只想着有一天不要再这样低眉顺眼的活着,会有那么一天要踩着所有人高高在上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