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二十七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朝政跟后宫向来密不可分,后宫得宠妃子的母家势力往往气焰盛,所以林贵妃被贬不仅仅是后宫的事儿,更是朝堂上的大事,这代表着林家气数将尽,站在林丞相一派的官员*迭起纷纷施压要求重查,而钟国丈这派则要求重罚,当然也有站在中间派的沈家父子以及皇上的羽翼,等待皇上指令再选择站队,在朝堂上依附谁都不如依附皇上来的可靠。

    楚序自然心里有数,林丞相气数已尽,现在缺的不过是一个拿下他官帽的借口,或者说是证据,并不心急处理,先沉住气隔岸观火,然后悠闲自得的处理政事,看看兵书,顺便调戏调戏沈碧芊。

    对于皇上宣自己前往龙吟殿沈碧芊心中十分忐忑,她不怕别的,唯独怕与皇上一同用膳,简直是沈碧芊人生一大酷刑,素食天下,连点肉星都不好找,看着满盘的绿色菜叶恐怕只有兔子才有食欲。

    带着满心沮丧,沈碧芊来到了龙吟殿,一进殿内首先注意到的便是桌上的各色美食,荤素合理搭配,色香味俱全,沈碧芊抬手抹了抹嘴边的口水,快走到桌前才注意到桌边坐着一个人,一个不该被忽视的人。

    “臣妾参见皇上。”沈碧芊的脸用阴转晴来形容不为过分,发自内心的欢喜,脸上更是笑开了花。

    “你眼中还有朕?”楚序对沈碧芊的反应十分不屑。

    “皇上您是真命天子,光芒万丈,臣妾不过是晃了眼而已。”说着,小眼神又飘到桌上的佳肴。

    “朕吃你看着。”

    “不行,皇上一个人哪有食欲,两个人一起吃才有食欲,况且臣妾还要为皇上试毒,哪能让皇上以身犯险呢?”说着沈碧芊拿起银质筷子,两只眼睛直放光,夹了一块东坡肉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心满意足地吧唧了两下,道:“薄皮嫩肉,色泽红亮,味醇汁浓,酥烂而形不碎,香糯而不腻口,皇上,这菜没毒。”

    随后她又夹了一块西湖醋鱼,“鱼肉嫩美,鲜嫩酸甜,皇上,没毒。”说完脸上的表情简直是回味无穷。

    待她再次下手时,楚序阻止了她无耻的行为,道:“既然这么想吃还不坐下,挨道菜为朕试试有毒没毒。”

    沈碧芊每试一道菜都要夹一块喂进楚序的嘴,起初楚序觉得惊讶别扭,毕竟那是沾过别人口水的银筷,一次再一次后,楚序明显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做一个平凡人的感觉。

    高高在上太久,忘了自己不过是食人间烟火的凡人罢了,忘记自己也需要像一个平凡人身边有人陪。

    沈碧芊坐在雕花木凳上不顾形象的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大义凛然道:“皇上,下次臣妾还来给皇上您试菜。”她深深后悔,为什么不早发现试菜这件能吃饱不饿还不用出体力的美差。

    楚序虽然想用三个字‘想得美’回绝她,却还是不咸不淡的在嘴中吐出了个“嗯”字。

    收拾完桌上的一片狼藉后,大朱头让人端上了膳后水果与茶水,沈碧芊掰了两根香蕉,一根留给自己,一根递给楚序,“皇上,香蕉有助消化。”

    菜都让沈碧芊吃了,楚序倒是不用吃香蕉助消化了,于是他捧起了书,不再把目光放在身旁的吃货身上,毕竟‘近猪者吃’,你越发的能吃往往是因为身边的猪太多了,比如朱无能,比如沈碧芊。

    “你爹娘为何不给你起名沈碧猪?”楚序忽然问道。

    “碧珠多俗气,听着倒是值钱。”沈碧芊一边吃一边说,香蕉也似乎不太满意,噎在她的喉咙,下不去了。

    沈碧芊赶紧端起茶水,一口喝进嘴里,不料刚沏的茶过烫,一口喷了出来,还洒了一身茶水,腾地一下站起身,脸部表情甚是纠结,衣衫上满是茶渍。

    楚序放下手中的书,看沈碧芊的样子甚是担心,赶紧吩咐道:“朱无能,去找来干净的衣服给沈昭容换上,把烫伤药拿来,宣太医。”

    “怎么样,有没有很疼?”楚序关切道,拉起沈碧芊被茶水烫过的手,白皙的皮肤有些发红,沈碧芊眼中泛着泪水,用力的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舌头。

    太医来得快,放下手中的医箱,便看了沈碧芊的舌头与手臂,松了口气,“皇上,沈昭容并无大碍,只是有些红肿没有烫伤,用些药膏隔日便会好了。”

    楚序点了点头,正巧宫女端来干净的衣物,楚序便道:“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若是着凉病了就不好了。”

    沈碧芊难得乖巧的跟着宫女去了后殿,想必是长了记性,以后再不会边吃边说话了。

    沈碧芊去了后殿没一会儿,沈行之便请求面圣,一进大殿就带了一副灿烂的笑容,看来是带了好消息来,“臣参见皇上。”

    “起吧,瞧你这般高兴定是有好消息要说,若是坏消息,就不要同朕讲了。”

    沈行之刚想开口,就注意到了地上的茶渍还有一根吃了一半的香蕉,楚序顺着沈行之的眼光看去,道:“朕忙糊涂了忘了叫人收拾,你先讲,一会儿叫人收拾了便是。”

    “臣找到了林丞相之事的突破口,皇上刚登基时,南方水灾,皇上下令拨银两赈济,却被当时的巡抚贪污,后巡抚被查办发配宁古塔,臣从当时巡抚的妾室手里得到了一本账目,记载了当时的贪污的银两和粮食所去何处,据记载大部分被林丞相所留。”沈行之越说越兴奋,对于朝中的大蛀虫,剥削百姓的狗官早就该惩治,大快人心。

    楚序一时激动,站起身子,大步向前,朝沈行之走去,伸出一只手准备要拍沈行之的肩膀,谁知没有注意脚下的香蕉,一脚踩在上面,重心不稳,整个人向前扑去,眼看皇上要倒在地上,沈行之哪敢含糊,一只脚迈出,准备扶住皇上,结果扑了个满怀,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抱在了一起。

    最巧的便是这诡异的画面竟落在了刚从后殿出来的沈碧芊的眼里。

    画面像是定格在了两个相拥的美男,和一个闭不上嘴的女人。

    沈碧芊指着相拥的二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结结巴巴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说着转身走向后殿,原来皇上不仅老少通吃,而且男女通吃。

    楚序和沈行之俩人分开,彼此都很是尴尬,沈行之脸颊飞上两抹绯红,道:“臣先告退。”然后非一般的离开了龙吟殿。

    楚序拍了一下脑门,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香蕉,往后殿走去。

    一进后殿便瞧见沈碧芊盘着腿坐在矮榻上发呆,脸上两团红晕,不知在想些什么,时不时的还傻笑上两声,看上去跟受了刺激没什么两样。

    楚序大步走向前,一屁股坐在沈碧芊身边,伸手掐她的脸道:“你脑袋里又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沈碧芊回过神来,上下打量着楚序然后抿嘴偷笑,楚序见她不说话只是笑,自己也不知说些什么,刚才的事情太多尴尬若是解释反倒成有心之举,于是他拿起矮桌上的烫伤药,打开盖子,拉过沈碧芊的手臂,仔仔细细的将药膏涂在沈碧芊的手臂上,嘴里还嘟囔着:“若是疼了,便出一声。”

    手臂上传来清凉舒缓的感觉,沈碧芊舒服的‘嘶’了一声,然后看向为自己涂药的男人,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唇红齿白,气质脱俗,一脸认真更是让人深深陷入其魅力之中,有那么一刻,沈碧芊觉得自己甚至爱上他了,虽然不知所谓爱是什么感觉,只可惜了,沈碧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感叹道:“可惜是龙阳之好。”还是跟自己的哥哥。

    沈碧芊的话一字不差的落在楚序的耳中,他收好烫伤药,抬手扳过沈碧芊的脸,四目相对,道:“只说一次朕不是断袖。”

    楚序的眼神认真而又专注,乌黑的眸子像是一潭平静的湖水,清澈却深不见底,有种不知明的吸引力想要把人往里吸,沈碧芊沦陷在他深深的魅力里,嘴开始口不择言:“也许都怪臣妾的兄长,生得太过美貌。”

    “刚才只是个意外。”楚序从牙缝中狠狠挤出几个字来,然后握紧沈碧芊的肩膀,问道:“需要朕证明给你看么?”

    沈碧芊早就听不到耳边的声音,只看见楚序的薄唇一张一合,不知说些什么,她忽然想起曾让自己回味多时的那次深吻,说不出却很想念的感觉。

    她闭上眼,把脸凑上前,噘起小嘴,准确无误的亲到了楚序的鼻子上,再睁开眼时,沈碧芊看见的是楚序因惊讶而放大的瞳孔,一不做二不休,亲都亲了,也不差这一分一毫了,于是沈碧芊的唇开始下移,直到触碰到对方的柔软。

    楚序渐入佳境,闭上双眼,回应着沈碧芊青涩且小心翼翼的动作,试探的轻触,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一边奈心的教她如何亲吻。

    沈碧芊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异样的酥麻瞬间蔓延而至,让她的心弦颤动不已。纤臂自他腰侧穿过,紧紧扣在一起,感官中充满了幸福,微启朱唇,她青涩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