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二十八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两人相拥而吻,彼此都没有停下的想法,反而更加享受,时而鱼翔浅底,时而鹰击长空,个中滋味,除他二人,其他人未必会懂。

    两个互相喜欢的人才有的滋味,只是二人都是感情中的傻瓜罢了。

    沈碧芊的嘴小而软,一并厮磨楚序依旧恋恋不舍,舍不得与其分开,站在门口的大朱头终于忍不住清咳了两声,道:“皇上,陆婕妤不知吃了什么中毒了,您快去看看吧。”

    楚序停下动作,看了看几近瘫软大口喘气的沈碧芊,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松开了手,帮沈碧芊理了理鬓间凌乱的发丝,道:“是留在这儿还是回霁月轩?”

    红着脸的沈碧芊想了想问道:“留下有肉吃?”

    “有,等朕回来。”说完楚序起身离去,说不出为何,沈碧芊刚被填满的心,忽然变得空落落的,像是久久没有食物填充的胃,像是困在水中没有一根救命稻草,感觉不到一丝安全感,生怕眼前的人,有去无回。

    楚序一路上一直担心,奇怪的是担心的不是陆晥晚的生死,而是沈碧芊是否在意,在意自己去了另一个女人身边。

    躺在床上的陆晥晚脸色苍白,嘴唇近似透明,她就像一尊瓷娃娃仿佛一碰就碎。

    宫女捏着她纤细的手指不停的按,黑红色的血一滴一滴从指间滴落在瓷白色的碗底,像一朵诡异的花。

    楚序皱着眉站在床边,问身边同样焦急的皇后道:“这是怎么了,吃了什么食物中毒?”

    “回皇上的话,不是食物中毒,而是被人下毒,吃得菜里没有毒,喝得茶里却有。好在喝得少,太医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皇后答道。

    楚序的眉头皱的越发紧,好像恍惚回到当年,当年自己母妃去世的时候,毫无血色的唇,毫无温度的手,毫无呼吸的人,这样的事楚序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像是万箭穿心般疼痛。

    “皇上,陆婕妤休息一晚应该就能醒来,要按时喝药,身边有人守夜。”太医说道,皇后紧接着说:“皇上臣妾留下守夜吧,皇上放心处理政事便是。”

    楚序想要颔首,却看见陆晥晚放在胸前的手紧握了什么,露了个白色的边角,楚序上前抬起陆晥晚的手,手中丝丝攥住的不是别的,是那块雕花白玉。

    “今晚朕来守夜。”话音淡然而肯定,不容人拒绝。

    皇后略微吃惊,心凉了半截,林贵妃走了,陆晥晚来了,虽然那个人身边站的只能是自己,可他的心里装的却永远不是自己。

    “那臣妾留下陪皇上,也有个照应。”

    “这锦画堂也不缺人,朕不需要照应,皇后回去好好休息,也好有精神调查是谁所下的毒不是么?”楚序反问道,皇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臣妾知道了。”

    楚序从陆晥晚手中取过那雕着牡丹的白玉,反复的磨搓,像是再跟一个老朋友说话,每当指肚划过玉佩,楚序都能想起来很多以前的事情来。

    少年时他不过是不被看好的皇子,单凭母妃得宠却没有坚实的家族后盾,常被兄弟欺负,然后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哭,后来母妃去世了,自己的父皇越看自己这张神似母妃的脸越伤心,越恨便派他一个人去守灵,在自己父皇极端的态度下,人们似乎忘了他,不记得有位皇子在为自己的母亲守灵,不记得那个皇子还在长身体不能没有水,也没有饭,不记得他不过是失去母亲的孩子罢了,他伤心,无助,似乎全世界都抛弃了他,眼前的只有白色的灵堂和看不见的未来。

    直到白玉的主人出现,虽然没有看见她的样子,但楚序却永远记得她,记得她的金丝枣糕,对楚序而言她就像,一个聋子突然听到问候,一个瘸子突然能去奔跑,受冷太久突然拥有一杯热茶,雨天里发现一把举过头顶的纸伞,以及醒来照到床上的阳光。

    楚序坐在床边看着陆晥晚憔悴的脸,把白玉放回陆晥晚手中,道:“等了这么久,你来了,朕却喜欢上了别的女人,让朕不再觉得是一个人的女人,你这一生朕都会好好照顾,你要的朕都给你,只是心,给不了了。”

    “这样朕就不亏欠你了。”

    沈碧芊一个人坐在桌边发呆,满桌的美味佳肴却没有食欲,原来并不是桌上的菜决定一个人胃口,决定胃口的是陪你的人。

    楚序考虑周道生怕沈碧芊在龙吟殿不习惯,便把至清至慧也留了下来。

    至慧为沈碧芊布菜,夹了她最爱吃的放进碗里,沈碧芊却一动没动,至慧道:“昭容,饭菜还是要吃的。”

    沈碧芊象征性的吃了两口,却如同嚼蜡,食之无味,于是问道:“陆晥晚还是没有醒么?”

    “是,陆婕妤还在昏迷。”至清回道。

    “皇上今晚还回来么?”沈碧芊有些底气不足,总觉得陆晥晚那样的女子想把人留在她身边很简单吧。

    “奴婢不知。”至慧虽然这样说,但外面风言风语早就传开了,皇上独宠陆婕妤,留下守夜。

    “咱们回霁月轩吧,别的地方,我睡不习惯。”沈碧芊勉强笑了笑,果然当皇帝的都是一样,对你好的时候不过是一时起兴,色心发作罢了。

    明亮阳光洒进窗,仿佛万物都充满希望,陆晥晚的脸像是镀上了一层微光,她缓缓睁开眼,嘴巴张了张,楚序吩咐道:“去给陆婕妤拿水。”

    宫女动作利索,赶紧扶起陆晥晚把水喂进去,只见陆晥晚微微一笑,弱柳扶风,楚楚动人,“皇上。”

    “感觉可好?”楚序问道,见她醒来心里舒坦了不少。

    “臣妾还好,皇上您是一直在臣妾身边么?”陆晥晚眼中蒙上一层雾水,伸手抓住了楚序的手。

    “臣妾就想着,怎么睡着的时候一直听见有人唤臣妾的名字,晥晚,臣妾是寻着声音才找回来的。”说着一滴泪顺着脸颊流下。

    “醒来就好,先让人服侍你吃些东西吧。”楚序起身要离开,却被陆晥晚拉住,“皇上,早朝的时间不是过了么?您这身衣裳也应该是刚下了朝吧,就陪臣妾一小会儿好么?”

    任任何一个男人也恐怕难以拒绝一个这样女子的请求,终归是败在了怜香惜玉上。

    陆晥晚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宫女喂来的粥,一边看着楚序一边笑着,喝完粥道:“臣妾觉得这是臣妾进宫以来最踏实的一刻,句句怕说错,步步怕走错。”

    “不必太过小心翼翼,平日怎么过在宫中便怎么过。”楚序笑着说道,沈碧芊就是那样特立独行,甚至有点傻,想到这里楚序又笑了几声。

    陆晥晚拿出手中的白玉,笑着对楚序道:“臣妾总觉得以前似乎见过皇上,可是又不记得是何时,兴许是梦吧。”

    陆晥晚的不断暗示,让楚序走入误区,对她是白玉的主人深信不疑,“许是以前见过的,朕也觉得。”

    “要是时间停止流逝该多好,不会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更不会把人抛,皇上便一直留在臣妾身边了。”陆晥晚有些羞涩的说道,眼中满是神采。

    “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才是,朕还有公务要处理,先回龙吟宫了。”楚序站起身,拍了拍陆晥晚的肩膀。

    “臣妾恭送皇上。”

    待送走楚序后,陆晥晚一边嘴角翘了翘,皮笑肉不笑道:“你们到底下了多少的药量?是真的要我死么?”

    宫女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响头接一个,“婕妤,奴婢是按照您吩咐的放的,婕妤明察。”

    “剩下的都处理好了么?”

    “处理好了,婕妤放心。”

    始终止步不前让陆晥晚几乎崩溃,唯一能出的招数便是剑走偏锋,男人不是都爱可怜女人么?那总控便装好这个受害者,自导自演一出戏给楚序看,无论是手中的白玉还是醒来说的话,早就是陆晥晚安排好的,不过是为了强调自己的身份,充分利用好白玉这一利器,陆晥晚冷笑一声,“沈姐姐,你送我的东西还真是好用,果然姐妹情深,等妹妹平步青云那日,必定不会忘记你的好,会好好谢谢你的。”

    陆晥晚秀眉一挑,眼中说不出的恶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