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十一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谋害皇上这不仅是莫须有的罪名也是莫大的罪名,只因陆晥晚一人全家遭殃,曾经陆晥晚是让整个陆家骄傲的人,如今却是害了整个陆家的凶手,不过是一夕之间,一念之间。

    沈碧芊反而对陆晥晚的事情有些同情,虽说谋害皇上是死罪,但株连九族太狠了些,毕竟陆家也有无辜的人。

    她一边吃饭一边用眼睛瞟着楚序,只见对方看都不看自己一眼,面无表情一口一口的吃饭,沈碧芊耐不住性子,清咳了两声,随后又用勺子敲打完,最好只好出绝招,指着楚序手里夹的青菜道:“啊,皇上,上面有虫子!”

    楚序抬起头,瞪了沈碧芊一眼,依旧把青菜放进嘴里,随后道“食不言,寝不语,这话你没听过么?”

    “规矩是人定的,话是人说的,既然皇上都开口了,臣妾又有什么好顾虑的。”沈碧芊强词夺理道,却生生不提自己制造噪音在先。

    “有什么便问。”楚序拿起黄帕擦干净嘴,然后一脸端正的看向沈碧芊,沈碧芊小心翼翼道:“皇上,把陆家都监禁是不是太过了?”

    “朕还没判陆家的罪,你便觉得重了?你以为谋杀皇上是儿戏么?”楚序拿沈碧芊很是无奈,她这样的性子说不出是好,也说不出是坏,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陆家热闹时只有她一人站出来替陆家说话,毫不掩饰的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无论面对的人是谁,楚序不知自己是不是喜欢上的就是她这种直率。

    “等皇上判了再说不是来不及么,俗称‘马后炮’,君子一言,难不成皇上说出去的话还能因臣妾而收回么?所以臣妾才先说的,皇上想想,株连罪虽能解气,寒心的确实百姓,毕竟不是人人都有罪,替他人受过不是太冤枉了?”沈碧芊语重心长道,脸上是少有的认真。

    楚序仔细打量着沈碧芊,像是要看穿她一般,只是怎么都看不穿,她就像一张白纸,上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可你若画上浓墨重彩,浓墨重彩便有了,若是轻描淡写,轻描淡写也有了。

    “你这是在教育朕?”楚序挑眉笑道。

    “臣妾在给皇上出主意,臣妾总说有张兼收并蓄的嘴和海纳百川的胃,其实臣妾觉得这都没有意义,有颗宽广的心才最好。”

    楚序微微颔首,饶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自己能找到最好的借口。

    他从身上拿出白玉,递给沈碧芊,说道:“自己的东西莫要乱赠予他人,也许未来的某天就成了罪证。”

    沈碧芊吓得赶紧擦了擦白玉,塞进了袖口里,连忙摆着手紧张道:“皇上,这白玉真是陆晥晚讨去的,臣妾绝对没有跟她合谋!”

    楚序被她的样子逗得扑哧一笑。

    不出半月,陆夫人投毒案便有审出了结果,屈打成招这四个字不是白白流传下来的,陆夫人承认自己偷了毒,陆晥晚虽拒不承认,却也定了罪。

    陆氏一家老小,流放西北,陆家家奴重赐自由身,至于陆晥晚,削发为尼,送去尼姑庵为大齐国祈福,算是格外开恩。

    朝野上下无比对此结果赞叹,皇上深明大义,仁爱宽厚,是百姓之福,是大齐之福。

    唯独陆晥晚对这一格外开恩的惩罚感到不满。

    大朱头满脸不耐烦的站在锦画堂,看着地上坐着发疯的陆晥晚翘着兰花指说道:“你们都是吃干饭的么?还不给杂家剃?”

    几个小太监一番下来已是伤痕累累,有的脸上被抓开了花,有的手被挠掉了肉,还有脸上被踹了鞋印,几个人面面相觑纷纷看着对方不敢上前。

    “没用的东西!”大朱头骂道,从小太监手里抢过剃刀,走上前,“陆婕妤,好聚好散,皇上已经下了令便不可更改,你还是配合配合杂家吧,这样杂家也好交代不是?”

    陆晥晚眼睛瞪得如铜铃,咬牙切齿道:“朱无能,你个小人!当初收我银子的时候笑容满面,如今我这般落魄你就上来踩上几脚,太卑鄙了,你若剃了我的头发,我便拉你一起下地狱!”

    朱无能用余光瞥了陆晥晚两眼,冷笑了一下,“杂家还就是小人,陆婕妤知道的太晚了。”

    说着朱无能吩咐道:“来人!绑上陆婕妤的手脚,捂上陆婕妤的嘴,把陆婕妤的头给在杂家剃了!”

    几个小太监得了令,三除五下的把陆晥晚绑了起来,大朱头笑着道:“你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杂家看这个小贱人还能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与此同时,震惊朝野的还有另外一件大事,沈家父子联合朝中文官上奏,罢免林丞相,并且铁证如山,容不得林丞相不认罪,当然人们都能预料到林贵妃倒后,林丞相也会随之倒下,人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这位年轻皇帝的策划。

    楚序皱着眉翻着沈行之整理好的账目,每翻一页,心都会抽搐一下,血压跟着上升一些,他用力将账本摔在地上,怒斥道:“竟贪了这么多?”

    “若不是借钟国丈那边人的力,臣还查不到这么多呢。”沈行之利用钟国丈手里掌握的证据,巧借力将账目查了个底朝堂,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这次的事是钟国丈等人布下的局,却从未想过下棋人是皇上。

    沈行之扮猪吃老虎这招用得极妙。

    楚序沉默了半晌突然抬头道:“朕要南巡,不身临其境永远不能知道真实到底是什么样子!”

    “皇上是要微服私访?”沈行之问道。

    “朕光明正大的去,怎么查便由不得别人了。”楚序眼中闪过坚毅的神色。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林户多年为官暴恣,以戚属居大位,侈暴滋甚,贪污饷粱,判凌迟处死,贵妃林氏嚣张跋扈,魅惑君主,栽赃他人,削其名号,贬为庶人,钦此。贪官王力......”

    除了这道圣旨楚序另下了一道圣旨,如有大赦,所有罪人皆可赦,除贪官外。

    沈碧芊与楚序面对面而坐,四目相对,沈碧芊率先开口道:“皇上南巡沈行之可随行?”

    “随行,沈行之,叶沐,朱无能都会随行。”楚序回道,等着看沈碧芊要打什么歪主意。

    “皇上有了侍卫,臣子,侍从,身边却没有个宫女,臣妾想着臣妾曾做宫女多年,完全胜任宫女角色。”话还没说完便被楚序打断。

    只见楚序抬起手,道:“想随行?没门。”说完起身作势要离开,沈碧芊一把拉住楚序的龙袍道:“皇上多带臣妾一个不碍事,臣妾少吃点还不成么?”她伸出小手指表示只吃一点点。

    “南巡不是女人该去的,不要浪费口舌,好好留在宫里朕说不定还会给你带些什么。”楚序一脸毅然决然。

    沈碧芊双手合掌,不停的搓着,“皇上就把臣妾当太监不就成了,臣妾不算女人。”

    楚序上下打量沈碧芊一番,摸着下巴点头道:“看身材,还真不像女人。”

    沈碧芊也顾不得楚序的话,赶紧点头道:“不像不像所以皇上带着臣妾吧。”

    “不带。”说完楚序转过头,大步流星的离去。

    只留沈碧芊一个人垂头丧气,要知道沈碧芊有多向往外面的世界,早已厌倦了这种抬头是皇宫低头还是皇宫的生活,她生来便不是关在金丝鸟笼中的金丝雀,而是向往自由的云雀,所以拒绝并不能打倒她,于是她从随便当太监,变成了真太监。

    叶沐满脸怀疑的看着沈碧芊,手里的包袱抓着不放,“当真只是出宫玩一玩便回来?”

    “只是回去看看娘亲,借着南巡溜出去而已。”沈碧芊满脸堆笑,一手拉着包袱的另一边,用力的往回拽,包袱离自己的距离却纹丝不动。

    “为什么非要扮成太监?”叶沐继续盘问。

    “以我的美貌,扮成宫女一定会被认出来,扮成太监安全,以免出宫被人盯上,说不定能买个好价钱。”沈碧芊满脸自信的回道。

    叶沐犹犹豫豫地松手,警告道:“你若是骗我,我立刻通知伯父。”

    “若是骗你我沈碧芊就吃不到肥肉,攒不下银子。”沈碧芊举起两根手指,心想着我爱吃的是瘦肉,攒得是金子,这誓发了也不亏。

    “好。”叶沐露出笑容,沈碧芊拍了拍叶沐的肩膀道:“果然是青梅竹马,还是叶沐你对我最好。”说完转身偷偷溜回霁月轩。

    叶沐看着沈碧芊的身影无奈的笑了笑,她的小心思自己怎么会不知道,恐怕心早就跟着南巡队伍绑在了一起,一想到除了自己没人会无条件帮她心便软了下来,一口应下了她这些无理的要求,也许自己就是为了私心帮她想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哪怕远远看着也好。

    看着沈碧芊的背影叶沐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跟沈行之的一次对话,

    “阿芊的缺点多不多?”

    “多,像星星一样多。”

    “那优点呢?”

    “像太阳一样少。”

    “那你为什么还要喜欢她?”

    “因为太阳一出来星星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