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十二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成和四年,成和帝楚序相继下了两道上谕,均关于南巡,讲述欲南巡的原因,不外四点:一是江浙官员代表军民绅衿恭请皇上临幸;二是大学士、九卿援据经史及圣祖南巡之例,建议允其所请;三十江浙地广人稠,应该前去,考察民情戎政,问民疾苦;四是林丞相贪污一案轰动朝野,手下的官员不能让楚序信任,亲眼看见心里才有数。

    楚序表面上的额目的是为了去巡视河工,加恩士绅,观民察吏,培植士族,阅兵祭陵,实际却是为了瞄准下一个目标钟国丈而做准备。

    江浙一带向来是钟国丈只手遮天,这里虽地盘不大人口不多却占有重要位置,它是著名的鱼米之乡,也是产盐重地,更是才子学者最多的地方,没有这两个省巨大的财政收入和绅衿支持,楚序怎么能轻易放弃,唯有亲自前往才能牢固控制住。

    但钟国丈也不是好对付的主,早早就放了南巡的消息,要求勘察路线,整修名胜,兴建行宫,还装模作样的告诫道“力屏浮华,时时思物力之维艰,事事惟奢侈之是戒,”满脸的贤臣模样,除此以外,他还在楚序安插了各种眼线让楚序一刻都自由不得。

    南巡队伍浩浩荡荡像是一条金色的长龙,蜿蜒曲折,楚序坐在金黄色的龙辇中面色难看,本应一切从简,到头来还是被钟国丈搞成了大阵势,陷楚序于不仁不义,让百姓误解。

    与此同时沈碧芊跟着太监的队伍行走着,刚开始是满脸的兴奋,走了一段路后便觉得简直是折磨,自己何时走过这么远的路。

    叶沐时不时的往队伍后面看,心里十分担忧,本想安排沈碧芊坐马车,可一想到沈碧芊晕马车的样子,便收起了这样的念头,但这样的长路不知要走到何时,阿芊又受不受得了。

    直到正午,南巡队伍才到了运河边,沈碧芊终于上了船不用再走路,大朱头趾高气昂的站在队伍最前面,然后巡视这一队小太监,指着沈碧芊所在的那排道:“这排跟着杂家去龙船,伺候皇上。”

    沈碧芊一听皇上两腿开始发抖,颤颤巍巍的跟着上了龙船。

    龙船上小太监跟着朱无能来到临时茶水房,吩咐道:“你们呆在这里即可,有什么吩咐这里的主管公公自然会告诉你们,选你们上来伺候皇上是你们的荣幸,别不识抬举,小心杂家直接把你扔到河里。”

    说完大朱头冷哼一声,挺着自己的大肚子扬着双下巴便离开。

    沈碧芊松了口气瘫坐在船板上,想脱鞋看看自己的脚,谁知屁股还没做热便被主管公公叫了起来,分别派发了任务,好在沈碧芊只得了一个打扫的闲职不用面圣,若是被发现,皇上嘴里只怕又是不停的说着掉脑袋。

    沈碧芊拿着抹布,找了个角落,拖下鞋子一瞧,脚上起了不少水泡,怪不得每走一下路都会觉得生疼,于是她坐在角落里,摆好了抱肩的姿势,闭上眼睡了一觉。

    梦里沈碧芊梦到了江南美景,美食,美人,简直美不胜收,嘴里不停的淌出莫名液体,时不时的还吧唧了两下嘴,忽然腿上传来一阵痛觉,懒懒的睁开眼睛,一看面前是主管公公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公公何事?”沈碧芊揉着稀松的睡眼道,扰人清梦可是不厚道的行为。

    主管公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沈碧芊从地上捞起来,道:“还敢偷懒不干活,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不干活去!”

    沈碧芊叹了口气,“是,公公。”说完耷拉着肩膀便去帮忙干活,忽然有一个小太监拉了沈碧芊的衣袖道:“小兄弟,你帮我去给圣上送茶吧。”

    “我?不去不去!”沈碧芊挥着宽大的衣袖,那小太监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托盘往沈碧芊手里一放道:“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初生牛犊不怕虎,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瞪了沈碧芊一眼便叫道:“给皇上送茶的在这儿。”

    小太监笑道:“可算找个替死鬼了,这皇上正发着火,谁愿意前去送死。”

    随后沈碧芊便被两个魁梧的带刀侍卫‘架’了出去。

    走到船舱门口,沈碧芊犹犹豫豫,一脸勉强,只好求助道:“两位兄弟,帮个忙,你们送进去吧,我长得太丑怕吓到皇上。”

    两人挑眉看着沈碧芊那张清秀的脸,撇了撇嘴,随后将沈碧芊推进船舱,她一脸仓皇的低下头,粗着嗓子道:“皇上,茶来了。”

    楚序没有回答,反倒是大朱头翘着兰花指开了口:“还不快送过来,等什么呢?”

    船舱内气氛极冷,沈碧芊似乎感觉到来自楚序的低气压,腿一软,脚一疼,整个人一滑,摔了个大前趴,茶杯碎了一地,船板上满是茶渍。

    大朱头憋红了脸,气得上前踢了沈碧芊一脚,只听沈碧芊一声哀嚎,“大朱头,你公报私仇。”也不顾粗着嗓子,直接骂了出来。

    楚序皱着眉吩咐道:“抬头!”

    沈碧芊两眼一闭,心想坏了,于是双手捂脸只露了个眼睛,道:“皇上,奴才长得太丑,怕吓到皇上。”

    话还没说完,双手被楚序一拉,整张脸暴露在空气中,只见楚序脸上是又愤怒又惊喜,然后转过身踢了大朱头一脚,“朱无能你是不是活拧歪了?朕的女人你也敢踢?!”

    大朱头早已傻在原地,反应过后双腿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哀嚎“奴才不知道这是沈昭容,皇上不知者不罪啊!”

    “滚出去!”楚序冷冷的吩咐道。

    大朱头刚要站起身,便听到楚序再次说道:“朕说滚出去。”

    于是大朱头躺在地上,像一个大肉球般一圈一圈的滚着出了船舱。

    楚序看了一眼沈碧芊,上下摸了摸,见没什么大碍道:“沈碧芊你是不是也活拧歪了?敢违抗圣旨?!”

    “皇上,臣妾,不,奴才现在是小芊子,不是沈昭容,奴才都跟来了,难不成这会儿再给奴才送回去,”说着沈碧芊坐到船板上,脱下自己的鞋子,抬起脚给楚序看,“皇上,奴才已经受了皮肉之苦,难不成皇上还要给奴才心灵上的创伤么?皇上就这般不需要奴才么?”

    若是别的女人这副样子,楚序会生生厌恶,可沈碧芊做起来倒像是浑然天成,说不出的俏皮可爱,何况沈碧芊脚上满是水泡光是看着,楚序已经心疼的受不了,他弯下身子将沈碧芊抱起,走向床榻,大声吩咐道:“朱无能给朕滚进来。”

    只听到“是,皇上”,随后一个肉球从船舱外滚了进来,“皇上有何吩咐?”

    “去拿上好的金疮药。”

    楚序将沈碧芊放在床榻上,脱下沈碧芊的另一只鞋,看上去更加骇人,水泡磨破露出白肉来,楚序拿起金疮药倒在手心,另一只把沈碧芊的脚抬起,放在自己的腿上,一点点沾着金疮药,将药膏仔仔细细涂在沈碧芊脚上,沈碧芊疼得直乱叫,“皇上轻点,疼,奴才疼!”

    站在船舱外守候的两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说话,心里却都琢磨着:皇上还好这口?

    楚序轻轻吹着沈碧芊的脚,问道:“还疼么?朕再吹吹?”

    沈碧芊咯咯笑了起来,“皇上别吹了,痒痒。”

    只见楚序瞪了她一眼,用白布将沈碧芊的脚包好,“你便伺候在朕身边吧,朕也放心些,免得你到处惹祸,你这脚也走不了路了,休息在床上罢。”

    “奴才定将尽心尽力服侍皇上。”沈碧芊一脸信誓旦旦,想起九五之尊亲手帮自己上药,心里美滋滋的,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他的侧颜足以让人再次动心。

    “服侍?”楚序挑眉问道,随后点点头,“你是该服侍服侍朕。”说完将沈碧芊压在身底,吻住她的嘴,不像前两次那般温柔,而是带着侵略性的亲吻,轻轻咬着沈碧芊的嘴唇,巧舌轻易打开沈碧芊的牙关,不停的在她口中游走,与她的舌尖纠缠。

    沈碧芊浑身瘫软,做不出任何反抗动作,何况她似乎十分享受,慢慢的回应着楚序。

    她的回应让楚序的身体急速升温,不受控制,楚序灵巧的解开沈碧芊身上的太监服,将外卦扯下扔到一边,只留包裹胸部的布条与下身的亵裤,沈碧芊小脸通红,睁着大眼睛看着楚序,眼色有些迷离,让人欲罢不能。

    楚序宽大的手掌隔着布条覆上沈碧芊娇小的胸部,另一只手顺着曲线慢慢下移,每一寸没摩擦过得肌肤似乎像是要开出涟漪,两人呼吸渐重,体温上升,楚序的下身更是矗立而起,搭起了小小的帐篷,顶在了沈碧芊的腿间。

    只是老天似乎不愿成人之美,关键时刻外面传来沈行之淡然的声音,“皇上,臣有要事求见。”

    楚序大喊道:“不见!”

    谁知沈行之继续执着道:“皇上,有关江南要事,微臣求见!”

    楚序咬了咬牙,一拳打在床榻上,拉开被子,将沈碧芊严严实实的盖住,道:“不许出声!”

    “是臣妾的哥哥。”

    “那也不能出声,只有朕能看。”楚序指着被子下面的沈碧芊,沈碧芊脸一红羞得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

    楚序整理好衣衫,一本正经的坐到了书案后,道“爱卿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