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十四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徽州城最大的酒楼中坐着三位身着华服气度不凡的男子,一位眉清目秀生得像个姑娘,一位剑眉星目,器宇不凡,另一位温润如玉,待人亲切。

    三人坐在酒楼靠窗位置,其中一位不停嘴的吃,另两位则是有条不紊,慢慢品尝。

    “这酒倒是不错,陈年老酒。”叶沐笑着道,自古剑客爱酒,若不是身任官职,说不定叶沐早就成了酒鬼。

    楚序也喝下一小盅,然后看向楼下的街道,“你们瞧,这城里还真是一派繁华,连摊贩看起来都比京城的阔绰。”

    “我要是这般富裕才不会出来风吹日晒的做生意,早就想清福去了。”沈碧芊嘟着满是油的嘴,手里还举着一根咬了一口的鸡腿。

    “公子可想见见真实的徽州城?”叶沐喝下一口酒问道。

    “本公子微服为的就是体察民情,只是这般看来是瞧不见真实的徽州城了。”楚序有些遗憾同时更多的是恼怒。

    “吃完饭在下便带公子去瞧瞧。”叶沐看起来十分有自信,楚序先是怀疑,见他不像在说谎才勉强相信。

    离开酒楼叶沐像是本地人一般,带着楚序与沈碧芊自由穿梭在徽州城的小胡同里,时不时警惕的回头看着,走了好一会儿才停下了脚步,开口道:“跟踪的人被甩掉了。”

    “有人跟踪?我怎么没发现?”沈碧芊贼头贼脑的朝四周看了看,楚序拿起扇柄狠狠的打在沈碧芊的脑袋上,“人盲,心也盲。”

    叶沐所说的真实的徽州城则是徽州城已经荒废的一个城门,本应该荒无人烟,却人山人海排成长队等待着进出城,那里重兵把守,严格把关,城门外有许多穿着简陋布衣的老百姓哭着求着想要进城,回去自己的家。

    “公子,这才是真正的徽州城,百姓被朝廷命官强逼着离开自己的家,流离失所,不为别的,只为他们穿不起丝绸,而朝廷命官们不能让您看见他们。”叶沐与楚序沈碧芊站在角落里说道。

    楚序皱紧眉头,心里百般滋味,说到底让他们失去家园的罪魁祸首原来是自己,叶沐继续道:“有些从远道而来的人只为亲眼目睹圣颜,可却因为穿着简陋而不能进城,再看那些身着丝绸之人,不论人品好坏,华衣便是他们的通行令牌。”

    “只怕他们都算计好了,无论皇上下不下江南,只怕是都看不见民间疾苦。”叶沐说道。

    楚序指着排成长队的百姓道:“这排队的皆是些老人,妇人,孩子,壮年男子都去哪了?”

    “都被调走修缮公子要到达的每一条路,以及要在江南要住的行宫。”

    叶沐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钉子一般狠狠的钉在楚序的心上,每一下多一个孔,可里面却怎么都流不出血来。

    “本公子有个打算。”楚序忽然开口道,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一般,“我们比大队伍提前出发,一直到江南。”

    “那官员们找不到公子怎么办?”沈碧芊犹豫道。

    “有沈行之和朱无能,谅没人敢怀疑什么。”

    从徽州城门回到城里的客栈,楚序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晚,一整晚没有说话也没有吃东西,作为一个皇帝,他头一次感到挫败感,被林丞相欺骗的时候没有,被钟国丈威胁的时候没有,唯独此刻觉得自己太过失败,扛不起整个江山。

    沈碧芊在门口探进一颗小脑袋,看了看走到了楚序身边,她递给楚序一个纸包道:“路上回来顺手买的肉饼,饿肚子会生病,生病了便不能微服,不能微服就不能见到真正的百姓生活。”

    楚序看着沈碧芊那张单纯又明媚的脸,忽然觉得她像是大大的太阳,每次都能照亮身处黑暗的他,当年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她轻而易举的就用一盘金丝枣糕,和一张肉饼骗去了自己的信任,还有真心。

    楚序接过肉饼,像当年那样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沈碧芊说的对,没有力气再悔过也没有,过错已犯,不能再重来,唯有去弥补。

    看着楚序吃完,沈碧芊笑得更加灿烂,“公子,徽州城也不过是个缩影罢了,其实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若是见了更让你生气的事儿,只怕是要气死了,你看那周瑜不就是气死的么?世上有那么多死法,为何非要选最不中用的。”

    一口一个死,楚序有些怀疑沈碧芊这些年在宫中是怎样活下来的,不过正是因为她总是敢说别人不说的话才显得格外特别。

    楚序拉着沈碧芊的手,让沈碧芊坐在床上,沈碧芊本害羞的低着头,还想着要被推到的时候自己要不要反抗,谁知楚序则脱了靴子躺在床上,头枕上沈碧芊的腿,闭上眼睛道“就这样呆会儿,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对于楚序来说,沈碧芊是唯一一个完全让他信任的人,在她面前似乎可以卸下一切的伪装,忘记一切的烦恼,毫无理由。

    没过多久,楚序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很熟,表情很安心,沈碧芊低头看向他的脸,比醒着的时候柔和许多,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脸上带着安详,没有平时紧皱的眉头,也没有平时凌厉的目光。

    她忍不住抬起手,轻轻抚摸熟睡人的鬓角,前几下还像触电般的弹开,随后便趋于自然,感觉像是认识了很多年,说不出的熟悉感。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楚序三人在南巡离开前便离开了徽州,比南巡队伍先一步到达下一个地点,青州。

    比起徽州来说,青州是近一带有名的水城,水运业和服务业极其发达,每晚湖上丝竹声不断,花船像是一朵朵荷花般盛开在湖面上,一池芙蓉,一生倾城,往来的船客更是一个接一个。

    两个男人倒是对花船没有多大反应,反而是女扮男装的沈碧芊满心好奇的站在岸边指着湖上最大的一艘花船道:“你们瞧,那条花船最美也最大。”

    “不知上面有多少贪官在寻欢作乐。”楚序冷漠的吐出一句话,沈碧芊拉住楚序的胳膊,兴奋道:“有没有贪官上去看看才知道。”

    “你不能上去。”楚序和叶沐异口同声。

    “你们能上我不能上,这是什么世道,小爷也是一堂堂男子汉,逛个花船抱个姑娘怎么了?!”沈碧芊拍着自己原本就不大的胸脯说道。

    从她身边走过的大娘和姑娘都上下打量着她抿着嘴偷偷笑。

    两只胳膊拧不过一条大腿,两人还是决定带沈碧芊上花船。

    头一次上花船的沈碧芊对什么瞧着都新鲜,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摸摸那个,是不是的还冲花船上的姑娘暗送秋波。

    三人所在的小船慢慢划向大船,船主道:“这条花船可不是谁都能上的,不是有银子便是有权,若是拿大船不收三位小兄弟,那便不能怪老夫了,老夫可是提前知会各位了。”

    “多谢您了。”下船时叶沐给了船夫两个银锭子,看得船夫两眼直发花。

    一上大船三人便成了姑娘们和老鸨子的目标,仪表不凡加上一身华服,谁瞧不出来是有钱的主儿,况且那气度,一瞧就是出来寻乐子的公子哥。

    “哎呦喂,几位客人里面请。”老鸨子十分殷勤的将三人请进船舱。

    整条船上有两层船舱,第一层是大厅,客人与姑娘们喝酒谈天听小曲的地方,大厅中央是一条楼梯通向二楼船舱,想必那二楼便是特殊客人的地方。

    楚序抽出一张银票交给老鸨子,“我们要上二楼,再找几个最好的姑娘来。”

    老鸨子接过银票,看了一眼,又伸出一根手指,“这位公子,这些可不够。”

    沈碧芊眼看着银票进了老鸨子的手里已经够憋屈了,她竟然还敢讨价还价,“你们这儿什么姑娘这么贵?!”沈碧芊粗着嗓门说道。

    老鸨子不屑一笑,伸出大拇指,“我们这儿的姑娘是全青州最好的,只怕你是找不到第二家!”

    没等老鸨子话说完,叶沐便又给了一张,“可够了?”

    老鸨子弹了弹银票,又殷勤道:“够了够了,三位公子楼上请。芳洲,寒烟,冰清准备接客!”

    三人被带进二楼一上好包房,没过一会儿,好酒好菜便上来了,再过一会儿,内着抹胸长裙,身披纱衣的姑娘便风姿卓越的走了进来。

    老鸨子还没吹,这里的姑娘各个生得都美,盈盈细腰,丰乳肥臀,虽一股子脂粉味却也跟沈碧芊想得样子不同。

    怪不得男人都喜欢逛窑子,上妓院,享福谁不愿意。

    三个美女分别坐在叶沐,楚序,沈碧芊身边,一上来便举杯喂酒,“公子喝一杯吧。”

    楚序冷着一张脸,叶沐笑着拒绝,唯独沈碧芊二话不说喝下烈酒,一股暖意从喉咙滑下,酒香让人沉醉。

    任另两位姑娘怎么劝酒,叶沐楚序都不喝,最后三人齐齐向沈碧芊下手,几巡下肚沈碧芊越发的兴奋,主动端起杯子吆喝着“喝!”

    楚序狠狠的瞪了沈碧芊一眼,一把打掉沈碧芊手中的杯子,大声道:“都给本公子出去!”

    几个姑娘虽然不愿意,却也不敢惹了这黑面神,灰溜溜的从包房跑了出去,楚序瞧沈碧芊的样子心里火冒三丈,可此行的目的还没达到不能轻易离开,于是他将沈碧芊抱到床上,吩咐道:“让她睡一觉,你跟本公子去探听消息。”

    叶沐瞧见全身瘫痪的沈碧芊也只好听从楚序的意见。

    绑好沈碧芊后,楚序叶沐两人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一个个房间探听,走到拐角处瞧见最里面有一间房,与其他房间不同的是没有挂牌子。

    两人相视一眼,朝那间房走去。

    叶沐从小习武耳朵极灵,只是在门口便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幸亏是钟国丈提前通知咱们,要么大家的乌纱帽只怕都不保了。”

    “是啊是啊,还是要好好谢谢钟国丈才是,这么些年没白白为他卖命。”

    “皇上已经处置了林丞相,若是不小心些只怕下一个就是在座的人。”

    “那些贱民早该撵了出去,给他们受潮的粮食已经不错了,还敢挑三拣四,就该饿死,免得平白无故的添堵。”

    “皇上还不过是个刚登基没几年的黄毛小子,怎么斗得过钟国丈。哈哈哈!”

    里面官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叶沐都听进耳朵里,楚序趴在门口,没全听清却也听了个大概。只觉得胸闷气短,马上就要被气死。

    既然有小二一样的人问道:“你们俩在干什么?”

    叶沐急中生智,倒在楚序的肩膀上,像是醉酒一般大声嚷嚷,“房间在哪?在哪?老子要姑娘!”

    楚序立刻明白过来,道:“小兄弟,快帮我把他扶回房,喝醉了刚跑了出来。”

    回到包房,楚序狠狠的摔碎一个酒杯,不知怎么发脾气才好,叶沐则朝床边走去,道:“公子,小千子不见了。”

    两人冲出房间赶紧去找不知跑到哪里的沈碧芊,找了好久才看到,不远处的楼梯上,一个正要宽衣解带唇红齿白的公子哥。

    楚序大步冲上前,一把捞起沈碧芊,“在这儿胡闹什么?!”

    沈碧芊一见楚序傻乎乎的笑了出来,伸手拉了拉楚序的脸,媚眼如丝道:“我热。”说着还拉了拉自己的领口。

    所谓酒后乱性不是假,何况花船上的酒又跟普通的酒不一样,怎么着都有壮阳的东西。

    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着实吸引目光。

    楚序皱着眉道:“先回客栈吧,这不安全。”

    回到客栈楚序扶着沈碧芊回了房,叶沐则只能目送二人离开,他叹了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

    楚序把沈碧芊放到床上,为沈碧芊脱下外袍,把她的头安稳的放在枕头上,为她盖好被子,谁知沈碧芊并不领情,反而自己掀着被子喊着热。

    楚序一摸,身子果然热的发烫,就在这时,沈碧芊双臂攀上楚序的肩膀,紧紧的搂住,看着楚序道:“好凉,抱抱我。”

    楚序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不知是该抱还是不该,反而是沈碧芊连两条腿都缠上楚序,脸还不停的在他的脸上磨蹭。

    任沈碧芊这般磨蹭楚序再没有反应只怕他就是跟朱无能一样的人了。

    他下身开始有了反应,可看沈碧芊醉成这样又不想趁人之危,于是想要推开她,沈碧芊非但没有被推开反而抱得更紧,还看着楚序,伸手点向他的鼻头,道:“我喜欢你,以后封你做我的头牌面首。”

    楚序有些不明白,自己如今是又被沈碧芊调戏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