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十五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楚序越是想要冷静的时候,有人就越是想要燎起一把火,楚序越是往后退,沈碧芊越是往上凑,整个人像猴子爬树一样抱上楚序,楚序只能手足无措的躺在那里。

    醉酒后的沈碧芊眼色更显迷离,多出几分媚态,盯着楚序的脸一动不动的看着,小手时不时的摸上楚序的脸,与其说是欣赏,倒更像是调戏。

    “你是在调戏朕,还是在挑战朕?”楚序看着一脸‘放荡’的沈碧芊问道,沈碧芊傻傻一笑,“这不是花船么?本少爷我包了你。”

    楚序只知道酒后乱性却不知道还有酒后变性这一说,“沈碧芊你仔细瞧瞧,你面前的是谁?”

    沈碧芊端起楚序的脸仔细的瞧了半晌,嘿嘿一笑,笑容极为灿烂,她伸手拍了拍楚序的脸道:“看着很熟悉,就是忘了是谁,你是谁?”她伸手一指,媚态尽显。

    原本还想忍耐的楚序终于忍受不住,破茧成蝶,丑小鸭也变成白天鹅了。

    他翻身将沈碧芊压在身底,嘟囔了一句:“小妖精。”

    只见身下的人咯咯傻笑,双手揽住楚序的脖颈,封住楚序的嘴。

    所谓酒壮怂人胆,沈碧芊尝试着撬开楚序的嘴,将灵活的舌尖伸入楚序的双唇之间,学着楚序轻舔撕咬,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让人欲罢不能。

    楚序渐入佳境,闭上双眼,回应着沈碧芊轻柔,辗转流连,轻柔吮吸,沈碧芊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异样的酥麻瞬间蔓延而至,让她的心弦颤动不已。纤臂自他腰侧穿过,越是醉酒的越是大胆,越是积极向前。

    楚序双手在沈碧芊身上游走,直至腰处,轻解沈碧芊衣衫,将其慢慢褪下,常年练弓箭的手掌上生着层层薄茧,每当触碰到一寸肌肤,便起一丝涟漪。

    与沈碧芊平日的春梦不同,这一次是真真实实的触感,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到来自于他的体温。

    楚序解开沈碧芊的束胸,大手覆上她胸前的微微隆起,精致而小巧,正合手心,他轻轻揉捏,一松一紧,沈碧芊不仅呜咽起来,这声音似乎更加刺激了楚序,伸手捏起柔软处的一粒樱桃,在手中轻轻把玩。

    两人逐渐升温,似乎胸口中有欲火在焚烧,楚序的下身更是不听理智的使唤,他的唇从沈碧芊的唇上离开,向下移动游走,轻吻密密的落在她脖颈的每一寸肌肤,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

    伴着时闪时暗的烛光,楚序将胸上樱桃含进口中,不停的允吸,手轻轻把弄着另一边,沈碧芊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羞涩,不安,更多的是随着他的频率而享受。

    沈碧芊的下身越发的湿润,楚序手慢慢的下探,用手指轻轻拨弄她下身的唇瓣,轻柔略带挑逗,沈碧芊的身子不自觉的弓了起来,脑袋也跟着发热,思维不再转动像是锈住一般,身子却跟着楚序不断动作着。

    楚序坚硬处抵着沈碧芊的腿,他将沈碧芊的双腿分开,沈碧芊舒服发出呻吟声,像乖巧的猫一般,刺激的楚序的每一根神经。

    楚序身子一挺,身下人却往后躲了躲,表情有些复杂,指着楚序身下道:“这又是什么玩意?”

    楚序哭笑不得,这不是什么玩意,是传宗接代的龙根,“朕深觉你装醉装得不错。”

    “朕?”沈碧芊笑了两声,声音格外清亮,“皇上在宫中,他没你温柔,总是凶,后宫美女如云,不会多看我一眼。”说完打了个嗝。

    楚序一怔,头一次听见沈碧芊心里所想的自己,竟是那样的自己,恐怕人只有对完全信任的人才会展现所有的坏脾气。

    “你们俩长得还真像。”沈碧芊笑着说道。

    楚序把脸贴近沈碧芊的耳朵,道:“沈碧芊,你听好,朕喜欢你。”

    然后还没等沈碧芊反应过来,便进入她的身体,沈碧芊呜咽了一声,皱紧眉头,下体一种撕裂的感觉,推着楚序道:“疼。”

    楚序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动作慢了下来,轻柔了许多,见沈碧芊不再叫嚷起来,轻声问道:“还疼么?”

    沈碧芊娇喘道地摇了摇头,一改平日厚脸皮作风。

    楚序加快了速度,炽热的激情燃烧着两个人,楚序轻易就能挑起沈碧芊所有的战栗,他带着她高高飞起,好像整个人都冲到过山车的顶端,然后又迅速地坠落下来!

    让沈碧芊欲罢不能,随着楚序的频率加快,她跟着呻吟起来,反应完全由不得自己。

    一下一下的进入,抽离,使她蜷起自己的脚趾,上臂紧抱着自己身上之人,指尖滑过他的精壮的背,随着力度加大,她的腿紧盘楚序的腰,嘴里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嗯啊之音。

    直到最后,两人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大喘着粗气,望着彼此。

    一番*过后沈碧芊早已酒醒,躲在被子后露出一只眼睛偷着瞄身边的楚序,衣物扔了一地,唯有两个*的人,一朵盛开的红色山茶。

    “皇上,臣妾是被宠幸了?”沈碧芊小心翼翼的问道,然后看见楚序背后的红印后怕的闭上了眼睛。

    “是你调戏了朕。”楚序一脸坏笑的对沈碧芊道。

    不该做的都做了,沈碧芊能做的恐怕只有放挺了,“臣妾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比如金子藏哪了,*藏在哪了。

    “不过是说朕不温柔,凶罢了。”楚序满脸的无所谓,可越是这样,越让人害怕,沈碧芊今晚只怕是把掉脑袋的事都做遍了,猫有九条命都活不下来,何况自己是个普通人。

    唯有这颗脑袋能留在脖子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于是沈碧芊选择了——缩头。

    “皇上,酒后说的话都是胡诌的。”沈碧芊努力为自己开脱,楚序则回道:“朕怎么听俗话说酒后吐真言?”

    沈碧芊自知理亏,把小脑瓜和红扑扑的小脸藏进了被子里,楚序被她逗得一笑,一把拉过沈碧芊,一手揽住她抱在怀里道:“酒后吐真言,朕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皇上说了什么?”沈碧芊睁着好奇的眼睛问道,“天机不可泄露。”

    沈碧芊明知故问,不过是想再听一遍刚才的话,谁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楚序不肯说了,她也听不到了,只能时时回放心里的收藏。

    沈碧芊一夜无眠,靠在楚序的胸前不知为何睡意全无,唯有的是自己耳边他强有力的心跳声,一下接着一下,感觉说不出的幸福,像是尘埃里开出了花。

    第二日沈碧芊因纵欲过度而行动不便,想着在宫里好歹能被人绑成麻花抬回宫里,如今可好,无论到哪,都要靠自己这双脚。

    看着她像老太监一般,走路连腿都迈不开,楚序的心像是被捏了一下,于是不顾其他,雇了辆马车,以免她太过辛苦。

    马车中两人皆闭目养神默契十足,脸上都是十分尴尬的神色,沈碧芊男女之事虽然偷着在书上看了不少,却没一分实战经验。

    马车戛然而止,两人都睁开了眼睛,楚序挑起帘子问叶沐道:“这是怎么了?为何停下?”

    “前面出了事,继续赶路恐怕是不行了。”

    沈碧芊隐隐约约听见不远处传来哭声,她挑了帘子,往外一看,只能瞧见围成一圈又一圈的百姓,中间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叶沐,你去瞧瞧,前面发生了什么,赶路重要。”楚序吩咐道。

    还没等叶沐应下,沈碧芊先开了口,“少爷,还是我下去看看吧。”她向来有好看热闹之心,无关热闹之意。

    “那便一起去瞧瞧。”楚序提议道,怎么能给青梅竹马单独相处的机会。

    前方可谓是围得水泄不通,人们纷纷议论着,指指点点,沈碧芊挤进人群最里瞧见一身着白色孝衣的少女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磕头,额头磕红了一大块。

    “求求您,求您放过我,就是做牛做马,我也不要去做妓女!”

    那少女面前是一位魁梧大汉,身后跟着几个同样身形的人,他开口道:“我不要你做牛做马,不是卖身葬父么?我便成全你,妓女有何不好,当了头牌只怕是快有金山银山了。”

    “我不要什么金山银山,求你放过我。”那少女跪着向前拉住大汉的裤脚道,大汉扬起下巴,吩咐道:“给我带回去,春姨可等着呢!”

    沈碧芊往前迈了一小步,谁知手腕被楚序拉住,回头看向楚序,只见楚序道:“莫要惹是生非,打草惊蛇。”

    她又看了看叶沐,叶沐也持同样的态度。

    沈碧芊甩开楚序的手道:“别忘了她是你的百姓。”眼神中略带不屑又有些疑问。

    楚序看着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