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三十九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沈碧芊在付家村的茅屋时不时的进进出出,顾采莲则一直在屋里照顾村中患了瘟疫的人,两天没有迈出茅屋一步,忙了一夜没有合眼,幸好顾采莲的方子见了效,村民虽然还发着烧,却已经没有呕吐的现象。

    沈碧芊在茅屋前伸了伸懒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瞧见楚序依旧坐在屋外,有些无奈,虽不能理解他的心情却也不愿上前打扰他。

    叶沐站在楚序身边道:“信沈行之那面肯定已经收到,皇上放心。”

    楚序带着一脸的疲惫,嘴唇又白又干,“朕对沈行之向来放心,朕不放心的是钟国丈那个老狐狸,若不是朕走出来看看,怕是这辈子都要被蒙在谷里。”

    沈碧芊站在楚序和叶沐的身后,远远的看着他们。

    村中患了瘟疫的病人在四人和村民的努力下,逐渐转好,村民人人都成顾采莲为心善的女菩萨,顾采莲还是个姑娘,自然会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眼神瞟向沈楚叶三人的方向,道:“这不是我一人的功劳,也是恩公们的。”

    村民跟着附和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别叫恩公,叫沈芊便是,采莲也是,你若是不习惯叫沈公子也好。”

    一口一个恩公倒叫的沈碧芊这个厚脸皮的不好意思起来,挠了挠后脑勺,顾采莲则抿起嘴微微的翘起嘴角,脸上甚是甜美。

    离开付家村时,许多村民前来送行,还一个劲儿的把仅有的那些食物塞给沈碧芊一行人,老人家还道:“若不是你们,恐怕命都没了,这些食物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只是粗茶淡饭,沈碧芊拿着食物的手却始终觉得滚烫,“老人家放心,你的儿孙一定会安全回来。”

    老人家浊黄的眼中流出一滴晶莹的泪,黝黑的脸上留下泪痕,“但愿吧。”

    人都不傻,何况是活了一辈子的老人家,每日等在村门口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盼头,让自己忘却残忍的现实,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离开付家村几人赶往下一站,顾采莲累着几天,也跟着楚序与沈碧芊留在马车之中,本得顾采莲坐在楚序的一边,马车摇摇晃晃,顾采莲的头也跟着摆动,眼看着要倒在楚序的肩头上时,沈碧芊说是急那是快,拉了一把楚序道:“换地方我坐那面。”说着指着顾采莲的身边。

    楚序瞧出她的用意,只觉得难得见沈碧芊这种心大的人为自己吃一次醋,便从了她,交换了位置。

    沈碧芊伸手揽过顾采莲的头,将其轻轻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挑衅一般瞧着楚序,脑海里不断浮现刚才楚序一脸享受的模样。

    楚序则闭上双眼,懒得看沈碧芊自愚自乐,也不想想现在自己身着男装,就那样随意的将姑娘的头放在自己的肩上。

    顾采莲醒来时,微笑着睁开眼,看向对面时本是面含桃花,可看清后却慌了神,往身边一瞧便看见沈碧芊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自己。

    沈碧芊似乎什么也没看到,只看见顾采莲一脸的面含桃花,春光乍泄,再看了看楚序闭目养神的模样当真觉得顾采莲是看上楚序了。

    见沈碧芊满脸警惕,顾采莲低下了头,自顾自的开始摆弄手指,沈碧芊只觉得自己愚蠢至极,不论自己是楚序的人还是楚序是自己的人,她都救了一个情敌回来。

    顾采莲见沈碧芊面色不好,以为自己靠在她肩膀惹怒了她,可怜兮兮道:“沈公子是生小女的气了吧?”

    沈碧芊心想,这姑娘还算有眼力见,嘴却像吐了金子一样硬,“怎么会生姑娘的气。”

    这下顾采莲更确认了,离开付家村前,沈碧芊还是一口一个采莲,如今倒成了姑娘,“公子就是生气了,都是采莲不好惹公子不爽快,采莲这就出去,公子好生歇息才是。”

    顾采莲一赌气,挑了马车的帘子,坐到了叶沐身边的位置。

    沈碧芊这就不懂了,明明是自己生气,顾采莲却像个孩子一样跟自己置气,难不成看出自己的女儿身,与楚序的关系所以心生嫉妒?

    她摇了摇头,忽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像宫中的那些可怜女人,为了一个男人的宠爱绞尽脑汁,但凡出现一个有威胁的人便想得都是人家的坏处与阴谋。

    其实她不知,不过是占有欲在作祟,当你爱上一个人便会希望他的全部都是你的,别人不能看他,碰他,爱他。哪怕是默默的。

    这叫女人的占有欲。

    中江城被称为江南的水运枢纽,运河的分叉口便在此处,若是中江城出了岔子,整个江南便接近瘫痪,因此历代君王尤其注重此地,楚序也不例外。

    来到中江城,让人看到想不到的繁华,堪比都城,

    这里历史悠久,文化璀璨,商业昌盛,人杰地灵,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若说京城时富贵长生,那么这里可以说是风月繁华,无论是人们街道建筑还是生活习惯,让人想到的唯有闲适。

    用沈碧芊的话形容这里,便是‘富得流油’,更付家村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狱。

    这里的女子身着最新的款式,和最鲜艳美丽的布料,带着新颖的首饰,让人不得不佩服这里的开放程度,好多人手上戴的都是每年西域进贡的琉璃镯子,虽做工不够精细,但胜在花样新颖。

    若不是沈碧芊身着男装,恐怕要给中江城的首饰店搬光,所谓女子爱美,无论美丑,自古有东施效颦,如今有碧芊带花。

    四人一路走走停停,看看这看看那,集市里有整整一条街卖着各式的花灯,叶沐随口问路人道:“请问为何卖如此多的花灯。”

    “一看小兄弟你便不是本地人吧,这花灯是有讲究的,中江城每月的十五都有花灯节。”

    四人找了一家小店,准备填饱肚子,楚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这花灯节可有什么由来?”

    小二笑着答道:“,您可是问对人了!”小二细细的讲道:“从前有一对男女在花灯节相识,相知,相爱,谁知两人了解彼此后门第差距极大,双方父母反对想要强拆散这对鸳鸯,两人便约好了下个月的十五私奔,可私奔时被女子的父亲抓了个正着,女子的父亲便要乱棍打死男子,把女子带回家,结果女子一直护在男子的身上,差点被打得半死,她父亲见她这个样子,便无奈只能将其带回家,那女子一病不起任谁都治不了,最后竟昏死了过去,她父母着实心疼,只好请了那男子,男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照顾女子,整整五年,女子才重新醒了过来,却不再认得那男子,她父母将男子撵了出去又定了门远嫁的亲事,女子出嫁那日正是他们初识之时,那男子拿着初见的那盏花灯一直等在女子出嫁的路上,待女子看到忽然想起,两人相认,最后相守一生。”

    听过传说几人都有些沉默,小二笑着道:“这只不过是传说,后来城中的少男少女便常在这一天出来逛花灯节,为了碰上自己的良人。”

    顾采莲有些兴奋道:“沈公子,今晚咱们也去逛花灯节罢。”

    沈碧芊狐疑的看了顾采莲一眼,本对这花灯节很是有兴趣,只是她一说,倒让人觉得另有蹊跷,于是她道:“今个太累了,还是不去了。”

    顾采莲抿了抿嘴,瞧上去有些失望,谁料楚序竟开口道:“今晚去逛花灯节,沈芊既然累了便在客栈休息罢。”

    楚序不是为了逛花灯,而是为了了解中江城,探查情况,叶沐懂他的意思,便跟着点头道:“那沈芊便留下好好休息罢。”

    三个人都去沈碧芊怎么会不去凑这个热闹,况且楚序这般向着顾采莲她又怎么能安心,想到回宫后宫中说不定就出了个得宠的顾娘娘沈碧芊当真有些头疼,

    “既然你们都去,我便勉为其难也跟着去便是,免得坏了你们的好心情,让你们平白无故为我担心。”沈碧芊找了个甚好的理由为自己开脱。

    楚序与叶沐对视一眼,强忍住笑意,顾采莲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欢喜与担心,欢喜的是沈碧芊愿意一起,担心的是沈碧芊的身体。

    入夜,花灯节华灯初昼,种类繁多,映得人眼花缭乱,叫得上来种类的走马灯、骰子灯、圆灯、关刀灯,叫不上种类的不胜其数,大街上的男男女女,各个带着买来的面具,手中提着花灯,像是期盼着花灯指引自己寻到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