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心玉,灯烧月下月如银,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社神,不到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楚序迈着步子,扇着扇子,吟诵道。

    难得他心情如此好,也全因这中江城,这里不仅人美景美,而且百姓生活安居乐业,生活和乐,这才是他理想中的大好江山。

    四人站在桥上,看着桥下湖中的一盏盏明灯,灯式多样,有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宝莲赐福、龟鹤延年、龙凤献瑞、麟趾呈祥燃烛其间,随波逐流,满江辉煌,五彩缤纷,像是夜幕上的星河,明亮闪烁,幽美至极,沈碧芊指着河上的灯,“为何要在这里放灯?”

    “人们认为火是万物之源,成为顶礼膜拜的图腾,吉祥温暖的象征,战胜寒冷饥饿的神灵,驱走一切不幸与晦气。”叶沐站在一边细心解释道。

    “沈公子,不只有放花灯的,还有放孔明灯的,无论是放花灯还是孔明灯许愿都很灵的。”顾采莲有些激动道,女子面对带有浪漫色彩的新奇事物总是比男子多一些兴趣与兴奋。

    “公子一向心怀国家大事,不如放盏灯祈求天下升平,国泰民安,赐福消灾,风调雨顺,人旺业兴。”沈碧芊忽悠人向来是一绝。

    楚序瞟了一眼沈碧芊期待的脸,道:“你的成语越发长进了,马屁拍的也越发的响了,唯有一肚子的坏主意还是没变。”

    说完大笑着离开。

    叶沐转过头去,看向河中的灯,沈碧芊一脸不满意,顾采莲则在她身边安慰道:“沈公子在小女心里,一直都是好人,怕是林公子开玩笑的罢。”

    沈碧芊没理顾采莲,而是像狗腿子一般跟住楚序道:“放一只吧,一只就行。”

    顾采莲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明亮的眸子暗了暗,眼中的希望似乎不在了,叶沐瞟了顾采莲,苦笑了一下,原来有人与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

    原来陪在一个不爱你的人身边,只要看着她还是会觉得幸福。

    “还不追上去,一会儿怕是要走散了。”叶沐淡淡说道,然后朝二人的方向走去,顾采莲怔了一下,道:“幕公子,等等小女。”

    满街的百姓,年轻的男女尤其的多,看来这里不仅贸易开放,民风也十分开放,沈碧芊拥挤在买灯的街上,紧拽着楚序的袖头,生怕走散了,叶沐则拉着顾采莲紧随其后,人流、物流、灯流、歌流、将这个小小水城掀得沸腾起来,一派太平盛世的繁荣景象。

    沈碧芊左瞅瞅右看看,看着眼前种类繁多的灯挑花了眼,不知买哪个好。楚序则捡了一个最最普通的莲花灯拿在手上,问道:“这灯多少银子?”

    小贩回道:“两钱银子。”

    楚序从荷包里掏出两钱银子递给小贩,作势要离开,却被沈碧芊拉住了胳膊,“怎么走了?我还没挑完。”

    “不是说好一放一只么?”楚序挑眉,早料到沈碧芊会耍小聪明。

    “一人一只。”沈碧芊伸出一根手指,随后又伸出三根来,“一共四个人,一人一只一共四只。”

    “有道理。”楚序点头道,随后笑着:“自己买自己的。”

    沈碧芊有骨气的伸手拿出自己的荷包,刚要大方的掏银子,不想荷包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这时她身边伸过一只手臂,道:“给你。”

    沈碧芊一转头,叶沐正冲自己笑着,而一旁的楚序却黑了脸,虽什么也没说,心里早已翻江倒海,叶沐这般的确太过明显。

    沈碧芊还得瑟的把银子充楚序晃了晃,然后递给老板,指着一盏龙凤呈祥的灯道:“这个。”

    尽管楚序态度差,性子凶,不温柔,很少体贴,但他早已印入沈碧芊的心里,抹不掉,选龙凤呈祥也不过是为了它的用意,自己不非要做金龙身边的凤凰,哪怕是个麻雀,能陪在他身边也好。

    这时打翻了醋坛子的楚序拉过顾采莲道:“采莲姑娘喜欢哪个,尽管说,本公子买给你。”说完冲沈碧芊扬了扬下巴,也只有面对沈碧芊时,这个成熟的皇帝才会变成一个好斗的孩子。

    顾采莲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有些红,她微微低下头,偷偷瞟了一眼一脸不爽的沈碧芊,开口道:“林公子的好意采莲心领了,采莲还是不要了。”

    沈碧芊走到顾采莲身边,用肩膀用力的撞向楚序的胸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酸’味儿,比山西老陈醋更甚,她拿起一盏宝莲祈福灯递给顾采莲,“我买给你,你拿着。”说着用同样的动作冲楚序扬了扬下巴。

    顾采莲接过灯,脸上露出腼腆的微笑,不知是灯光的映衬,还是怎样,她眼中闪烁着明亮,她用手摸了摸那纸灯,笑着道:“好看。”

    “喜欢便好。”沈碧芊对顾采莲的反应有些受宠若惊,倒是楚序挑了挑眉,一副了然的表情,恐怕四人之中唯有沈碧芊看不懂摸不透。

    四人来到河边轻轻把河灯放在河面上,默默闭上眼许下愿望。

    沈碧芊不知许了什么愿望,许的极快,偷着睁开眼看向身边的楚序,脸上带着幸福的傻笑,只是她不知身边有另一个人在凝望着他。

    叶沐略带些苦涩,只要她好,一切便都好,与谁在一起不过是没所谓的事,如果可以,下辈子吧。

    有些人,进不可相恋,退不可相忘。

    四人一路观赏,虽是人挤人,但仍旧兴致勃勃,卖花灯的,糖人的,数不胜数,胜在每家各有千秋。

    不远处有一戏台子,下面围满了人,只能看到一个有一个黑压压的头顶,戏台子上却什么都没有,只挂着一排灯笼。

    “那边在做什么?”沈碧芊在人群中翘着脚问道,叶沐看了一眼,“大抵是猜灯谜。”

    “要过去看看么?”虽是疑问句,却用了肯定的语气来征求意见,楚序有些无奈,倒也随着她胡闹起来,毕竟在宫中是看不到这样沈碧芊,想来这次她跟出来倒让自己有不一样的收获。

    叶沐伸手挡了一下楚序,微微摇头,道:“戏台子那边人太多,外一走散该如何,况且人多麻烦便多,公子担不起这个风险。”

    楚序犹豫了半晌,道:“还是算了,不过是猜灯谜的,你若是喜欢,回京本公子让你猜个够。”他语气中竟带着些宠溺与妥协。

    沈碧芊一脸失望,不反驳却也不愿意走开,活生生的像个犟种。

    “去。”楚序叹了口气,脸上装得满是不耐烦,“紧跟着,若是冲散了,你便留在这里卖艺为生亦或是乞讨为生!”

    沈碧芊脸上多云转晴,屁颠屁颠的紧跟着楚序,顾采莲紧随其后,叶沐则跟在最后面,看着三人,以免走散。

    走进了戏台,沈碧芊依旧看不到前面,只能远远看到戏台上有一纱幔,纱幔后坐着一女子,戏台的两边各挂着一排花灯,花灯下拴着灯谜。

    沈碧芊以身材矮小的优势,拉着楚序在人群中开出一条蹊径,这下可挤坏了楚序,为难了叶沐。

    用轻功飞进去太张扬,可若是硬挤进去还真是没有半点缝隙,叶沐心里纳闷沈碧芊是怎么开辟出来的路。

    他只好吩咐道:“采莲姑娘,你身材瘦小,顺着人群挤进去,找到沈兄弟和林公子。我到对面的酒楼上去好能清楚的看到你们。”

    顾采莲犹豫道:“你自己可以?”

    “去吧。”叶沐拍了拍顾采莲的肩膀,顾采莲这才点点头,挤进人群。

    叶沐则趁人不注意,脚下轻轻一点,一跃而起,如飞燕掠空,踏上树干,转则跃上酒楼的顶端,落地无声,着瓦不响。

    沈碧芊站在戏台下,一个身材粗矮的中年男子站在戏台上大声道:“有没有人还要猜的?”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面露难色,沈碧芊叫道:“麻烦先生再说一遍题目。”

    那男子皱着眉看了沈碧芊一眼,却没有理会,看骨骼便知道是个姑娘家,还来瞎凑什么热闹,他往沈碧芊身边一看,瞧见一身华服的楚序,长相俊美,气质出众,尤其是浑身上下的王者之气,让人为之臣服。

    他开口道:“世上最难谜题,打一成语。”

    沈碧芊想了想,皱着眉叫道:“都说是最难谜题了,还能猜出个什么一二三四的!”

    那中年男子鄙视的看了一眼沈碧芊,连子午卯酉都不会说,还来猜什么谜题,都不如自己这五大三粗的练武之人。

    他看向沈碧芊身边的楚序,问道:“那位公子可知道答案?”

    楚序笑了笑,道:“不知。”这种无聊的游戏不过是骗小孩子的,楚序自然不屑去猜,沈碧芊拉了拉楚序的衣袖,在楚序身边小声道:“丢什么不能丢志气,公子若知道,便说出来吓吓他们这些个狗眼看人低的。”

    “那你说吧,答案是......”

    沈碧芊微微一笑,大声叫道:“答案是百思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