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二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三人气喘嘘嘘的跑进一个黑暗的角落,大喘着气,楚序拄着膝盖,道:“看热闹是有代价的,以后热闹还是少凑为妙。”

    沈碧芊偷偷剜了一眼楚序,自知理亏,没再说话,倒是顾采莲,拍着沈碧芊的背,帮她顺气,“公子怎样了?有没有觉得胸闷?”

    “没事没事。”沈碧芊上气不接下气,摆着手,顾采莲往后退了一步,眼中还带着些许的担心。

    沈碧芊则上前看了看楚序,用同样的方式帮楚序顺着气,瓮声瓮气道:“公子有没有不舒服?”

    楚序摇了摇头,摸了下沈碧芊的手,“倒是你,手凉的像是冰。”

    与两人你侬我侬相反的是顾采莲那张苦涩的脸,她小声道:“幕公子说让咱们先回客栈,说不定这会儿他已经到了。”

    “也对,先回客栈为妙。”楚序点头道,跟沈碧芊一路后,似乎反应也跟着迟钝了,这也算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罢。

    练武之人脚力果然不同一般,三人回到客栈时,叶沐早已在房里等待,连行装都备好放在桌上,见三人安全归来,叶沐总算安下心来,道:“这中江城怕是不能待了,这般闹了一场只怕已经引起有心人注意,若是今晚转移,甩掉那些人还有机会,何况有与当地的帮派结了梁子,若是不离开,只怕寸步难行。”

    虽有不舍,最后三人还是决定连夜离开,顾采莲虽不知这三人又什么秘密,却也满心的相信救她的沈碧芊,一百个相信,一万个相信。

    叶沐找了一辆马车,带着三人连夜离开中江城,他不知道的是有些人已经如鬼魅般缠上了他们。

    天色渐亮,天边露出鱼肚白,马车中的三人疲惫的睡着,叶沐想着赶了一夜的路后面的人怕是也追不上了,何况他是人不是天神,熬了一宿上眼皮与下眼皮早就打起了仗,他将马车停在小溪边,自己则上了附近的树,坐在树枝靠在树干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沐只觉得附近有动静,他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感受四周传来的敌意,很显然那敌意并非冲着自己,冲的而是马车。

    叶沐双眼骤然睁开,从树上飞下,脚步迅速移动,出剑迅速如闪电,剑直指黑衣人的眉心,他开口问道:“为何而来?”

    那黑衣人眼中带着些许的恐惧看着叶沐并没有出声,而是直接打了个指响,瞬间周围出现了许多黑衣人,除了带着匕首和刀剑的,竟还有人手持弓弩。

    叶沐扫视四周,一把拍在马屁股上,马前蹄一抬嘶吼一声便跑了出去。

    黑衣人一瞧不好,想要追去却被叶沐挡在前面,一剑封喉。

    弓弩射出的箭纷纷插在马车上,马车中的人也随着不停的颠簸而惊醒。

    楚序向来敏感,挑起帘子只瞧见马在不停的狂奔,尽管沈碧芊睡得跟死猪一样,但在紧要的关头还是醒了过来,在她揉着眼睛搞不清楚状况时候,楚序已经坐在了车厢外,架起了有些疯狂的马。

    楚序的武艺或许不够精湛,但骑马射箭是他的拿手绝活,丝毫难不倒他,沈碧芊听着呼啸而过的风问道:“叶沐呢?”

    “先管好自己,叶沐自然不用担心,拖后腿的向来不是他,是你。”

    沈碧芊无法反驳,事实就是如此,楚序的声音在风中飘散,他斥道:“还不进去坐好,自己晕马车难道不知道?”

    楚序的心中也有许多的不确定,因为太过疲倦,不像在宫中一样时时警惕,所以睡得太死,周围的声音都有听到,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看这样的情况也能猜个十有*,叶沐没有保护在自己身边的唯一理由,那便是他们遇险了,而且是叶沐应付不了的情况,只能让三个人先走,这样他才能放开手脚。

    现在能做的便是自己护好自己。免得落入他人手里,倒拖累了别人。

    沈碧芊在马车里有些坐立不安,心中却仍有安全感,坐立不安为的是叶沐,安全感的来源是楚序。

    尽管他是皇帝,他依旧能在危急时候从容淡定,头脑清晰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

    另一边叶沐不敢轻举妄动,武艺再高强也未必能一人抵如此多的人,不得不说以一敌百这词也只能出现在民间的评书和话本里了。

    周围的弓弩纷纷对准叶沐,一个弄不好,叶沐可能就要变成人肉筛子,可这样的情况,想要逃出生天,唯有难。

    叶沐人生中唯一一次不知如何是好,进退不得,就在这时天不绝他,一白衣少年踏风而来,落在叶沐身边。

    叶沐怎么都觉得这少年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白衣少年背靠叶沐道:“今天本公子若是帮你逃了出去,将来这份人情你可是要还的。”

    “叶沐向来不是不仁不义,不诚不信之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是救命之恩,只要公子你不要求在下以身相许。”叶沐开起玩笑,表情一派轻松。

    那白衣公子笑了笑,“说不定要的就是你以身相许。”

    “那便活着出去再说。”

    黑衣人中一人挥起手来,喊道:“上!”

    那白衣少年脸上带上一抹邪魅的笑,“好久没松松筋骨了,有本事便放马过来。”

    几个黑衣人冲了上来,叶沐道:“你前我后,看好了,可别让在下笑话你。”

    那少年爽朗笑道,“被笑话的那个只怕是你。”说着抽出了自己的软剑,将冲来的黑衣人,一剑封喉。

    怕死是人的本性,不只沈碧芊怕死,人人都怕死,瞧见两人这般凌厉,倒真真的都不敢上前来。

    其中一人喊道:“用弓箭,射死他们!”

    此时弓弩纷纷举起对准两人,白衣少年摇摇头,“我可不想被乱箭射死这么丑。”

    “在下也不想!”叶沐回道,白衣少年笑了笑,“那你便瞧我的。”话音刚落抬起手,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响哨,每个拿着弓弩的黑衣人身后都有着另外一个拿着弓弩对准他们的人,只闻到白衣少年道“射。”

    弓箭齐齐离弦,准确的射在每一个黑衣人的心脏位置。

    刚才为首的黑衣人见情况不妙,想要逃跑,谁知被叶沐一剑架在脖子上,问道:“谁让你来得?”

    那黑衣人不说话,而是看着地上,倒是那白衣少年,冲着黑衣人肚子上踢了几脚,问道:“说不说?”

    黑衣人依旧无动于衷,于是白衣少年从腰间掏出镶着宝石的匕首,将匕首在他脸边晃来晃去,最后道:“放心,我是不会毁了你的脸,本公子善良的很。”

    那黑衣人倔强的转过头去,白衣少年则道:“我会割下你的命根子喂狗。”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骇意,可马上取而代之的便是坚定,白衣少年叹了一口气,“你那命根子只怕喂了狗,狗都不吃。像你这种不怕残缺,不怕死的人,本公子真是见了不少,所以对付你的招数自然数不胜数,最后给你个机会,到底说不说。”

    那黑衣人还是紧闭着嘴,白衣少年只好抓起黑衣人的手,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银针,顺着黑衣人的指尖扎了进去,十指连心最痛,无论怎样的硬汉恐怕也受不了这般折磨。

    叶沐瞧着这倒与取缔的宫中酷刑有些相似,于是他开口问道:“必定很疼,说了便放了你。别忘了等着你回去的家人。”

    叶沐一把软刀子插进人的心窝,这远比任何酷刑来的伤人。

    黑衣人张口道,“我说!”

    “是国丈派我们来说是要杀了出来微服巡游的沈行之沈大人,原因如何我并不知道,你便是杀了我全家我也不知道。”

    最后一句怎么听怎么是真的,他说谎的几率不大,被钟国丈盯上是意料之中的事,欣慰的是国丈还不知出巡的不是沈行之,而是九五之尊。

    白衣少年拔出银针,道:“说话算话,放了你。”

    那黑衣人看了两人一眼,跑着消失在林子中,叶沐转过头来,想要仔细的看清楚帮自己的人,又瞧了瞧周围帮忙的伏击的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原来是你。”

    “对,是我,你刚才说的现在该兑现了吧?”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叶沐回道。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便要跟着你一路一直到你要去的地方。”白衣少年朗声道。

    叶沐看了一眼那白衣少年,转身往前走,道:“你不是一直在跟着么?”

    白衣少年追了上去,“那本公子便当你同意了,”随后冲着身后的人吩咐道:“你们都回去吧,告诉我爹,我要去游玩了,不一定何时回帮里。”

    “为何男扮女装?”

    “方便,而且你的同伴不也是男扮女装。”

    “男装更适合你的性别。”

    “女装也许也适合你的相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