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三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钟国丈弯着腰背着手,往青花瓷大鱼缸中撒着鱼食,心满意足的看着鱼缸中被圈住的鱼儿。

    好似那鱼儿就像楚序,被钟国丈圈在鱼缸中,受他的控制。

    钟国丈最初的想法不过是做一个权臣,扶个傀儡皇帝,只是没想到这傀儡皇帝越发的不受控制,总想长对翅膀,飞上九天。

    可自己养的狗,怎么可能让他反过来咬自己呢?钟国丈才不愿做那样的傻事,随着楚序的成长,钟国丈危机意识越来越重,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变得什么都不是,太后虽有手段毒辣,却始终是个女人,逃不掉妇人之仁的性格。

    若不是太后的犹犹豫豫,这个小皇帝哪会成长的如此迅速,如同一只蛟蜕变成一条翱翔九天的金龙。

    若是强大一些,便越发的不受钟国丈控制,所以必须压制,以前瞧不出来局势,林丞相倒下后局势明朗许多,沈家那对父子恐怕就是皇上的心腹,不然怎么会派沈行之去微服私访,摆明了只信任他。

    钟国丈想着,既然他不仁也休怪自己不义,你不是想看民间疾苦么?我偏不让你得逞,非要把你的‘双目’戳瞎才是。

    钟国丈想得正美,管家走了进来,低声道:“国丈,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钟国丈把剩下的鱼食全部倒进鱼缸中,对鱼缸中的鱼道:“赏你们的,好好吃。”说完擦了擦手,吩咐道:“带进来。”

    一个一瘸一拐的黑衣人走了进来,抱拳于胸,“见过国丈。”

    钟国丈瞪了他一眼,“怎么这副样子?事情办得如何?”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只是叶沐再强也不能以一敌百,要说失败了他还真不相信,要知道他可是抱着胸有成竹的心态派的人。

    “任务失败,请国丈惩罚。”黑衣人道。

    钟国丈刚端起茶杯,听了黑衣人的话,一手将茶杯摔在地上,溅了一地的茶水,碎了一地的瓷片。

    “失败?那么多人杀不了四个人?都是狗娘养得废物么?”钟国丈大暴粗口,心中压抑不住的挫败感。

    若此时钟国丈面前占得是沈碧芊,那她会说“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娘。”

    只不过这黑衣人不是沈碧芊,虽然是个男人,但远不如刚烈些的女子有志气,“国丈有所不知,本来已经将叶沐围攻,谁知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还带着人来,看上去多有匪气,应该是江湖上的人,所以才会失败,要不是小的装死恐怕见不到国丈了。”

    钟国丈这种没人性且丧尽天良的人哪里会听这些,“借口,全部是借口,四个人,三人不会武功手无寸铁,怎么可能杀不掉,真是废物!”

    黑衣人已不想再解释,因为他知道,任务失败就表示自己最好的下场便是留个全尸。

    钟国丈气得直说胡话,“沈行之这个命大的!”

    黑衣人突然抬起头,眼中满是迷惑,“国丈让杀的是沈行之沈大人?”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钟国丈扔下这一句,继续道:“你自己的命现在都难保!”

    黑衣人磕了一个头,道:“国丈,小的想要戴罪立功。”

    钟国丈讽刺一笑,“就你还能立什么功?”眼中满是不屑,那黑衣人心下一忍道,“小的曾经见过沈行之沈大人,而这次的四人中根本没有沈行之沈大人。”

    钟国丈眉头一皱,满是怀疑道:“什么?没有沈行之?确定没有看错?”

    “确定没有看错,从进了中江城便跟上了他们,其中有叶沐叶大人,有一个姑娘,还有一男子,和一女扮男装的人,小的确定,那男子不是沈大人,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黑衣人十分肯定道。

    钟国丈摸着下巴上的胡子,嘴里念念有词“男扮女装,陌生男子,男扮女装,陌生男子。”

    他忽然瞪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真是天助自己,虽然猜不到男扮女装的是谁,但陌生男子似乎很好猜,装作沈行之出行,得了疹子不能见人,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女子是谁不重要,男子有很大可能是楚序才重要。

    “那男子长相如何?”钟国丈问道,黑衣人努力回忆,想了一会儿道:“剑眉星目,棱角分明,有一股贵气。”

    单凭这些钟国丈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便是楚序了,身上的那种贵气是怎么都不会变的,想不到这小皇帝为了抓自己的把柄竟然亲自出马,真是天助自己也,现在是除掉小皇帝最好的时机,不然待他回朝之日,便是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之时。

    活着还是死去,钟国丈都选,自己活着,楚序死去,这是他最满意的结局,在宫外死的便跟自己没了关系。

    微服私访的皇帝被山贼杀了,说荒唐却也不是完全没有人相信,自己远在京城太容易逃脱干系。

    那黑衣人看着钟国丈惊喜的表情,想着自己这情报果然好用,这条贱命算是保住了。

    “抬起头来。”钟国丈道,黑衣人看着钟国丈满带笑意的脸,只感觉后背阵阵寒意,只见他嘴一张一合道:“杀。”

    黑衣人惊骇的睁大眼睛的同时,管家的匕首已经刺进他的胸膛,钟国丈笑着道:“只有死人能够保守秘密,算你幸运。”

    皇后在宫中极为无聊,没有了时时与自己最对的林贵妃,没有满口赞美的陆晥晚,没有快言快语的沈碧芊,倒真是缺了些什么。

    人就是这样,不懂得知足,想有了什么便不珍惜什么,皇上不在宫中,连妃嫔们都不再争宠,她自然顾好自己便是。

    这些日子她一直再喝民间搜来了方子送子汤,为的只是生一个孩子,对于钟家来说诞下龙子是巩固她以及钟家的地位,但在她看来,她也只不过想做一个普通的女人为自己心爱的男子生一个孩子罢了。

    说起来皇后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关在精致的金丝大鸟笼中,占据着最大的地方,谁要抢占自己的地盘就狠狠的去啄谁,这样的日子实在可悲。

    她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自己依旧平坦的小腹道:“怎么你就不能争口气。”

    这要是放在沈碧芊身上,她一定选择争口满头。

    “皇后娘娘,总在宫里闷着也不是什么好事,时不时的出去走走吧。”连皇后身边的宫女都看不下去眼,提议道,再闷着闷出病来,只怕受罪的是这宫里的下人。

    皇后微微颔首,道:“摆驾寿安宫。”

    初夏风轻云淡,天气好得不得了,可皇后却一副死了丈夫的脸,不多留意身边一点风景,呆滞的带着人往寿安宫去。

    说到寿安宫,其实那里的主子她并不喜欢,尽管她是自己的姑姑,从小自己便知道,自己是要当皇后的,无论是自己的父亲还是太后都如此的说,那时候只知道皇后母仪天下,却不知道如此孤独。

    寿安宫的主子,自己的姑母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也是钟家在宫中最稳固的靠山,说来算是至亲,只是这个至亲怎么都亲不起来,她待自己比别人好的多,可皇后却从没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好,那好就似天上的星星,看得着摸不着,而且永远摸不到。

    她叫自己后宫之道,教自己母仪天下之道,却没教自己做人之道,嫁人之道,说来可笑,自己的亲事都是她一手安排的。

    她也只能算是自己的靠山不能算是自己的亲人罢,她们之间的利益关系,远比血缘关系来得多,虽然这都建立在血缘关系上。

    原本她是抗拒的,抗拒他们所安排给自己的一切,直到进宫见到楚序,虽不爱笑,却是个翩翩少年郎,身材均匀有致,相貌俊俏有加,怕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男子,那时自己心里便决定,要当这个皇后。

    这些年虽然苦涩,可能陪在心爱的人身边也算是有幸,尽管他后宫佳丽三千,尽管她越发的看不懂他。

    皇后明白。皇上恨她,他们不过是貌合神离的夫妻,只因她是权倾朝野的国丈的女儿,只因自己的姑母父亲,氏族想要控制她,除了自己姓钟姓,其实自己没有一点错,错的不过是投错了胎生错了人家。

    可若不是生在了钟家别说是做夫妻,只怕是见都见不到他,仔细想想这样也不错。

    就在皇后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她已经到了寿安宫的宫门口,她走进寿安宫,只瞧见寿安宫的门关着,门口守着太后身边的妈妈。

    那妈妈瞧见皇后,笑着上前道:“皇后娘娘,国丈大人来了,您去偏殿等会儿吧。”

    “父亲来了?本宫不能进去?”皇后有些惊讶,那妈妈点了点头,“太后和国丈吩咐了,谁都不能进去。”

    皇后疑惑的往正殿瞟了一眼,笑着道:“好,那本宫现在寿安宫里瞧瞧上次送来那些花儿开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