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四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女人最大的妇科病除了疑心病还有好奇心,她们的好奇心永远比你想得要旺盛,能上溯到天文,下追到地理,永远生生不息。

    皇后也不外如此。

    皇后最熟悉的便是寿安宫的地形,甚至比自己的凤栖宫还要熟悉,想想当年还是个孩子,还在这里玩过捉迷藏,藏了一天都没人找到,还得宫女和婆婆都跟着被罚。

    寿安宫的正殿有一个后门,原来是为了方便过人,后来建了佛堂,后门却没有堵上,所以佛堂能直接通到慈康殿的后门。

    太后和自己父亲商量事情连自己都瞒着必定是大事,皇后相信女人的直觉,直觉告诉她,这事与楚序有关。

    毕竟皇上走了那么久,皇后能收到的消息也只有太后这里的消息。

    皇后轻手轻脚的从后殿走到了中殿,中殿与正殿只隔着一道门,她把耳朵轻轻放在门边上,听着。

    大殿空荡荡的,只有太后与国丈两人,每一句话都有着空旷的回音。

    “最近你总是神秘兮兮的,像是过度紧张一般。”太后抿了一口茶说道,国丈回道:“臣这是忧患意识,若是连忧患意识都没有,只怕臣早就不在这个位置了。”

    太后笑了笑,“哀家看你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

    国丈早就瞧不上自己这个妇人之仁,自以为是的妹妹了,若不是她是太后,他都想坐下来好好教育教育她,这般样子还想学武则天,真是荒唐可笑。

    “不是臣胆子小,是太后太自信了,太后可知皇上在江南做了什么?”国丈质问道。

    太后有些不高兴,声调高了几分,“能做什么,不是说起了疹子日日藏在屋子里不敢见人吗?”

    她觉得自己的哥哥越发想要逾越自己,她不想让他忘记,若没有自己这个太后也没有钟家的现在,不管是不是亲生的,她始终是皇帝的母亲,唯一的母亲,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

    “呵,”国丈冷笑一声,“得了疹子的根本不是皇上,而是沈行之假扮的皇上,皇上早就金蝉脱壳微服私访了。”

    太后放下手中的茶杯,终于没有了品茗了兴趣,愿意听钟国丈仔细说话,她皱着眉问道:“你说不是沈行之,是皇上?你是怎么知道的?”

    “臣派人跟踪了微服出巡的沈行之,在前几日失败的刺杀计划后,手下有生还者回京,说看见了人,根本不是沈行之,而恰巧皇上生了病,换做是太后,太后怎样想?”

    太后不再说话,而是陷入深深的思考中,自言自语道:“他想做什么?难不成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百姓?”

    太后抬起头看向钟国丈,钟国丈回道:“他不是想要关心自己的百姓,他是想要除掉咱们钟家!”

    门后的皇后捂上了嘴,瞳孔因惊骇而放大,手跟着不停的发抖,皇上原来早就把钟家当了眼中钉肉中刺,现在竟然还要除了钟家,他不顾母子情分也罢,难道连夫妻情分都不顾?

    太后摆了摆手,“怎么可能,就算他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能力,除掉钟家,下辈子也不可能。”

    “太后太过自信了,别忘了他不在是那个没了母妃的孩子,而是一个男子汉,不要以为这些年他没有半点野心,只想做个安心皇帝,若真如此,沈家父子也不会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他要的不只是皇上的宝座,更有这天下最大的权力,而钟家便是他最大的绊脚石。”

    太后不再出声,慌了神儿一样,不知如何是好,此刻老谋深算的她,也拿不定了主意。

    “臣有一办法。”钟国丈率先说道,太后半信半疑的道:“你说。”

    “先下手为强。”钟国丈看着太后眼神坚定道,太后有些吃惊道:“弑君?”然后不可置信的笑道,“别开玩笑了,弑君之罪可是满门抄斩,你想让钟家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太后微微摇了摇头,像是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

    此时钟国丈恨极了女人的优柔寡断,太后想必是安稳日子过久了,从前的那些杀伐决断如今都不在了,要是继续靠她,只怕钟家迟早要完蛋。

    “有何不可?别忘了他皇帝的宝座还是钟家给的。现在是该用命还的时候了。”

    “国丈近年来一直剑走偏锋,若不是你越来越过分,怎么会有今日?皇帝怎么会想着除掉你?对,是除掉你,而不是整个钟家。”太后瞪着眼睛道。

    “太后以为皇上会念母子之情么?还是皇上会感激太后此时的维护?太后别傻了,虎毒不食子早就过时了,何况皇上也不是太后肚子里出来的儿子!”钟国丈有些愤怒,很想骂醒眼前这个执迷不悟的女人。

    太后抖着手指着钟国丈道:“你...!”

    “现在的路也只有这一条,要么便等死,太后还是好好考虑才是,臣先告退了。”说完钟国丈起身,扬长而去,他今日来的目的只是为了通知太后一声,并不是与她商量,自古多少成大事者都是被女人坏了大事,这一次坚决不能退让。

    太后坐在大殿上放空,而门后的皇后早已瘫软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心爱的人,如今终于划分了楚河汉界,要整个你死我活。

    她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狠自己姓钟。

    驾着马车跑了一天,楚序沈碧芊顾采莲三人到达一个小镇,心里也开始不那么紧张,决定落脚在小镇等叶沐前来碰头。

    一路上都留下了记号,楚序相信叶沐一定能找到他们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这小镇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做芙蓉镇。

    叶沐与白衣少年追了一夜的记号才到达芙蓉镇,到了芙蓉镇记号便没了,叶沐与白衣少年走了一路深觉疲惫,便找了一家酒馆吃饭,决定吃过饭后再一家一家找楚序三人。

    叶沐点了一壶竹叶青,对着壶嘴仰头一饮而尽,白衣少年摇了摇头,扑哧一笑,“想不到你还能这般粗鲁。”

    叶沐放下酒壶道:“这人,都是逼的。”

    那白衣少年道:“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叶沐挑眉,“名字都不知道你竟然还敢救我?”然后摇了摇头道:“在下叶沐,叶沐的叶,叶沐的沐,请问小姐芳名?”

    “现在我是少爷,秦雪涧是也。”

    叶沐打量了秦雪涧一番,笑着道:“中江秦家,难怪。”说完一直摇着头。

    倒是秦雪涧不满他的反应,道:“秦家怎么了?”

    “江南最大的帮派,几乎垄断民间盐运,这江南各个地方的码头只怕都有秦家的船,传说劫富济贫,有侠义之心。”叶沐道。

    “你还知道的挺多,算你开眼。”秦雪涧英气的脸浮上一丝骄傲。

    “秦帮帮主唯一的女儿,秦帮的副帮主。”

    “那又怎样不过是在我爹的光环下,不过都是给我爹面子罢了。”秦雪涧脸上有一丝失落。

    “可是想做秦家女婿的人应该不少,何况你又不丑,为何要比文招亲?”叶沐疑问道,秦雪涧答:“只是不丑而已?比文招亲都是我爹想得主意,他说江湖的生活不安稳,说我娘去世前把我托付给我爹,还说不要嫁江湖人士,这便成了我爹的心结,非出什么灯谜让我嫁个书生,以后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我偏不喜欢那些个窝囊废,连我都打不过怎么照顾我一生?”

    “也不是所有书生都是窝囊废,读书还是有用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叶沐满口的大道理,倒有些像他与沈碧芊的相处方式了。

    “也对,你看着也很文弱,没想到是个高手。”秦雪涧故意随意的说出这句话,好像自己没有夸奖叶沐一样。

    叶沐只当她小孩子新鲜没有多想,而是道:“一会儿我找到他们,你便回去吧,以后我会还你恩情的。”

    秦雪涧一听,把筷子拍在桌上,“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说话难道不算数?”

    “跟着我们危险。”叶沐一边吃一边道,多卷进一个人多一份复杂何况她是秦帮的千金,有个三长两短只怕更麻烦。

    “两个不会武功的姑娘,一个半吊子娇生惯养的少爷,你怎么保护的过来,若是我跟着必定能帮上你些,你不用说什么了,反正本姑娘是跟定了。”秦雪涧冲叶沐伸出手制止道。

    “你父亲会担心。”叶沐继续劝道。

    “本姑娘自小放养,十二岁便独自游遍江南,他早就不担心了,他倒是担心别人被我捉弄还来不及呢。”秦雪涧一脸调皮。

    叶沐无奈,只好放下筷子,道:“跟可以,不能多问任何问题,否则我会想尽办法甩掉你。”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