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五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叶沐与秦雪涧一家客栈一家客栈的找,好在镇子小,大客栈少。

    叶沐带着秦雪涧走上二楼,来到楚序三人的房间前,一向放养的野丫头秦雪涧略去敲门的步骤,直接推开的房门。

    她推开房门瞧见空无一人正要往里走,被叶沐一把拉住,只听清脆的一声,花瓶打碎在地,而用花瓶在门口伏击的正是此时一脸又惊又喜的沈碧芊。

    她指着叶沐开心道:“是阿沐,”语无伦次到不顾及这亲密的昵称,叶沐听到这昵称先是一怔,看了一眼慢慢走出来的楚序那张疲惫的脸,除了疲惫似乎也看不出其他。

    显而易见的胡茬,深深的黑眼圈,还有那随时都要闭上的眼睛,可见这几日过得有多煎熬。

    顾采莲本就小小的身子,如今看起来更单薄了,她冲着叶沐明媚地笑了起来,叶沐想要伸手拍沈碧芊的肩膀,却还是按耐住了自己这不该有的想法。

    秦雪涧向来聪明,一眼便瞧出叶沐与沈碧芊之间不一般的气氛,她笑着上前,“若不是本公子,只怕你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沈碧芊这才将注意力转投在秦雪涧的身上,上下打量她一番,只觉得这人儿竟生得如此好看,英气中不乏秀气,一时间看呆了。

    倒是楚序一眼便瞧出秦雪涧是女扮男装,毕竟她的身材可比沈碧芊好得多,楚序从秦雪涧身边走过,停在叶沐面前道,“来本公子房间。”

    叶沐恭敬道:“是。”

    这样的情景倒更让秦雪涧疑惑自己到底是认识了什么样的人,这般的相处当真奇怪,就是帮里的帮众对自己的父亲也从未这般毕恭毕敬。

    叶沐跟着楚序来到另一间房,首先做的便是请罪,“微臣护驾来迟,还请皇上恕罪。”

    楚序摆了摆手,“朕赏你护驾有功还来不及。”然后疲惫的脸上带上一抹笑意,“还好你及时回到朕身边。”

    “若不是秦雪涧,臣可能就要死在黑衣人手里了。”

    楚序慢慢坐下,挑眉道:“哦?刚才那位女子?”

    “对,是江南秦帮帮主之女,也是那晚比武招亲的主人,若不是得罪了她,盯上了我们,只怕是活不到今日了,臣一人保护三人实在吃力,见她武艺高强,又在江南人脉极广,便带在身边。”叶沐解释道,不知为何突然不太想楚序撵秦雪涧走。

    “也好,多一个会武之人,多一份力,”说着楚序揉了揉头,“昨夜朕想了一晚上,想到能组织这次刺杀的唯一的人便是钟国丈,说不定他已经知道微服出巡的是朕,不是沈行之了,看来不仅朕这面出了岔子,只怕沈行之也未免好过。”

    “那皇上要回南巡队伍中么?”叶沐问道,脸上是深深的担忧,他相信沈行之的头脑,但不相信钟国丈的老奸巨猾。

    楚序微微摇头,“现在回去只能打草惊蛇,暴露了行踪说不定半路就成了刀下鬼,如今只能藏着,走一步是一步。”

    叶沐觉得很有道理,已经引起注意,若再有大动作必将招来杀身之祸,倒不如低低调调,不被发现的好。

    “微臣觉得,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钟国丈定会觉得我们会立刻逃回南巡队伍或者往下一个地点赶路,不会想到我们停留在这个不打眼的小镇上。”叶沐仔细分析,对付钟国丈这种老狐狸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他的想法相悖,否则你想到的他同样想得到。

    “朕也是这般打算的,只不过我们的相貌穿着打扮,太容易辨认,若是有传说中的易容术便好了。”楚序一番无奈,现今觉得微服不仅是个力气活,还是个技术活。

    “穿着好办,直接去镇上的农家买些衣服便是,在找一个农家小院,躲上一阵子会比较安全,至于易容术,微臣无能为力。”叶沐摊了摊手,毕竟自己不是上天入地的神仙,易容术这种东西也只有长年在江湖上打拼的人才懂得罢,想到这里叶沐忽然道:“皇上,秦雪涧可能懂些易容术。”

    身为秦帮的副帮主,秦雪涧虽然年轻却比任何人都接触江湖接触的要多,见多识广,易容术就算不会她也一定听说过方法。

    果不出叶沐所料,当问到秦雪涧有关易容术时,她满脸淡然,道:“知道。”

    “那你可有听说过这易容术的师傅?”叶沐有些惊喜道,秦雪涧笑了笑,葱葱玉指指着自己,叶沐对这少女的顽皮颇有些头疼,“我在跟你讲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我爹的至交可是江湖上有名的鬼手先生,不知你听说过没有?”秦雪涧脸上带着慢慢的骄傲,总算也有件事能让叶沐低声下气的求自己了。

    叶沐自然知道鬼手先生,原名不得而知,只知道擅长易容之术且医术高明,却不轻易给人看病易容,也会研究一些毒物,或是拿人皮做成面具,故江湖人称外号鬼手先生。

    只是用人皮易容,太过残忍,“还是算了,生而平等,怎么能为了一己私欲随便杀人剥皮。”

    秦雪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果真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竟真听信了江湖上的那些传言,“没有什么人皮,哪来的那么多人该杀,易容术不是只有人皮易容一种。”

    叶沐的脸上重新露出希望,像是看见了初生的太阳,看着秦雪涧的眼睛闪着光,秦雪涧只觉得叶沐的眼睛生得极为好看,像是天上的星星,海底的明珠,清澈明亮,与其他武功高强之人满是杀戮的眼睛不同,她能在叶沐眼中看到满满的善。

    “你能帮我么?”叶沐惊喜的问道,秦雪涧斜了他一眼,“只帮你一个人我倒是愿意,若是连那三个人都帮,我便有些条件。”

    叶沐犹豫半晌,“什么条件?”

    “你们易容定是想要必过别人的耳目,既然是这样,那便又一定的身世背景,所以帮你们易容成什么样子由我决定,身世背景也由我决定。可好?”

    叶沐感觉到隐约的阴谋,却想不出哪里不对,许只是小丫头贪玩罢了,于是一口答应道:“好。”

    秦雪涧打了个指响,道:“成交。”

    果真是江湖侠女,叶沐以前只觉得阿芊不同于京城的大家闺秀,少了那分束缚,如今到觉得秦雪涧才是自己见过最洒脱,最豪气的女子。

    秦雪涧向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却也不是什么满怀善心之人,帮叶沐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那点小心思罢了。

    按秦雪涧的吩咐叶沐买来了原材料,并按方法熬制好,成冻状,端进屋子才瞧见秦雪涧换回了女装,只见她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人,身着红色收腰骑装,少了几分柔美多了几分英气,倒叫人觉得是与众不同的美。

    她手执梳子,梳着她刚刚放下的头发,顾采莲站在秦雪涧身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本以为幕公子带回来的也是为公子,没想到跟我一样是为姑娘。”

    说着顾采莲一边瞟着目不转睛盯着秦雪涧的沈碧芊,满脸幽怨却又无可奈何,秦雪涧开口道:“何止我一个人是姑娘,这屋里可有另一个男扮女装的。”

    顾采莲先是一脸惊讶,随后看向叶沐,想了想虽说他生得秀气,可身材完全不是女子的样子,然后突然恍然大悟,看向身边的沈碧芊。

    只见沈碧芊有些尴尬的笑着,顾采莲才想起之前的种种,脸一下子便红了,黑溜溜的眼睛里雾蒙蒙的满是委屈,随后跑出了房间。

    “你这张嘴!”叶沐斥道,追了出去,秦雪涧倒是一脸无谓的样子,“反正早晚都是要知道的,长痛不如短痛。”

    沈碧芊站在原地问道:“采莲怎么了?”

    秦雪涧瞪了她一眼,只觉得这女子是蠢到家了,叶沐到底看上她哪里,“被心上人伤了。”

    “采莲有心上人?我得教训教训那人,怎么能这么对一个姑娘家。”沈碧芊义愤填膺。

    秦雪涧道:“对啊,真该打那人几巴掌,让他尝尝苦头。”

    沈碧芊附和的点了点头,秦雪涧忍不住嗤了一声,“采莲喜欢的人便是你,她的救命恩人,只不过把你当做了男人。”

    “啊?”沈碧芊有些惊讶,在感情方面她一向迟钝,“那倒是打不得了。”她嘴里念念有词道。

    “可你怎么知道我是男扮女装?”沈碧芊狐疑的问道,生生觉得这聪明女人的身份可疑。

    秦雪涧冲着沈碧芊的胸拍了一把,又抓了沈碧芊下面一把,道:“上面虽小,却不是没有,除非你是太监否则下面怎么可能也没有呢?”

    沈碧芊突然一手护胸,一手捂裆道:“你就是个色胚!”

    “没你色,刚刚不知是谁,盯着我上下瞧了几遍?!”秦雪涧淡定道,沈碧芊耷拉下脑袋,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却还是被瞧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