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八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农家小院里一对老夫妻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两人一人手拿一根木枝在地上划着什么,老婆婆闷声闷气故作苍老道:“我下这里,老头子看你该如何走。”

    老公公摇了摇头,轻轻在土地上点了两下,画了个圈,道:“你输了。”

    “哪里输了?”老婆婆声音骤然高了几分变得十分清脆,老公公扔下手中的木枝,起身道:“教了那么久却还没有长进。果真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怎么教都教不会。”

    而有些东西是后天的,有人怎么学都学不会,有些人却潜移默化的早已习惯这种生活方式,譬如自己。

    楚序夜夜难眠,只为钟国丈这个心头大患,倒不是自己多在乎皇帝这个位子,他不过是有着一颗好胜的心,不甘心自己的东西就这般去抢走,这关乎尊严。

    沈碧芊还在原地看着那盘看不懂的棋,她不知自己输在了哪里,就像她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烦恼一般。

    这些日子也多亏有沈碧芊陪伴,一路走来,楚序与她经历的生死,倒觉得更亲近了些,沈碧芊也不似宫中那般拘束,让楚序感受到平凡夫妻的生活。

    他开始相信一句话,爱上一个人,纵使后宫佳丽三千,也不会多看一眼。

    沈碧芊对着地上的棋,怎么都看不懂于是乎用布鞋在地上画了画,拍了拍手上的灰和身上的尘埃道:“叶沐跟秦姑娘怎么还未回?”

    她走到门口左右张望,楚序抬头看了看天,瞧天色也去了一些时候,若是真打探不到半点消息,早就应该回了。

    顾采莲端着刚做好的点心从屋里走出来,将点心递到沈碧芊与楚序面前,道:“楚公子和沈姑娘吃些吧。”

    刚得知三人的真实姓氏与性别时顾采莲的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不被信任被欺骗的心情迎头而上,可是时间长了,就想通了,人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何必非逼彼此坦诚呢?隐藏未必是坏事,坦诚也未必是好事。

    顾采莲觉得凡事要往好了想才是。唯独荒唐别扭的事便是顾采莲喜欢上过一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可是想想也情有可原,沈碧芊直爽,正义,为人单纯又是她的救命恩人,世间上这样的‘男子’怎么好找。

    楚序吃不下,看着点心摆了摆手,沈碧芊却一手抓起一块,也不顾手干净不干净,便将点心塞进了嘴里。

    “采莲做得东西好吃,人又好,还会医术,以后谁娶了你定是三生有幸。”沈碧芊用塞满事物的嘴夸赞道。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声音道:“谁三生有幸啊?”秦雪涧那张英气的脸出现在三人面前,叶沐在不远处跟着,看起来也是一派轻松的样子。

    瞧二人的表情楚序的心里才有了底儿,问道:“事情如何?”

    “公子请进屋相谈。”叶沐恭敬的伸出手,他似乎还不太习惯楚序和沈碧芊易容后的脸。

    进了屋,楚序道:“快说说,外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他有些迫不及待,年轻的而急促的声音与苍老的脸大不相似。

    叶沐笑着道:“不出所料,这个小镇只是停驻了一上午便离开,马上启程去了下个地方,今日在镇上瞧见钟国丈的人来不并不对,应该会后后续部队。”

    楚序点了点头,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斗智斗勇才刚刚开始,这场博弈只能赢不能输,“那要找的东西找到了么?”

    叶沐摇了摇头。

    “上次我们似乎有些打草惊蛇,这次所谓的账簿,亦或是贪污的证据,半丝都没有找到,”叶沐话锋一转继续道:“但微臣知道这些东西藏在了哪里,微臣与秦雪涧造访了这的名妓,她知道的东西比任何人都多。”

    俗话说的好酒后吐真言,当官的肚子里藏了太多快要烂掉的秘密,不说出来影响饮食影响睡眠,甚至影响性、生活。

    于是他们去妓院买醉,找名妓来陪,都说枕边风最邪乎,其实是枕边人最邪乎,她在你耳边吹邪风,亦能在你醉后记下你吐的真言。

    谨言慎行,谨言慎行这四字箴言不是白说的。

    楚序想了想现今唯一的办法便是从长计议,在与南巡队伍汇合前不能被钟国丈发现,而同时还要找机会找出证据,集齐后治钟国丈的罪。

    任重而道远。

    屋里两个男人商讨大事,屋外三个女人演出大戏,戏名便曰“斗嘴记”。

    自从上次被秦雪涧堵的像是斗败的母鸡,沈碧芊便时时刻刻想着翻盘这两个字,想要压制住这个气焰旺盛的女人。

    女人太泼不可怕,怕得是太会说,秦雪涧便是这样的女人。

    沈碧芊上下打量了秦雪涧,找碴道:“秦姑娘这衣服怎么瞧着也不像是农家媳妇儿的,我这个当婆婆的劝你一句,平日里莫要穿着这样的奇装异服到处走,是个不目盲的人都能瞧得出来秦姑娘出身江湖。”她呲呲了两声,抱着肩膀摇着头道:“江湖真是把杀猪刀,一杀一个准。”她以手为刀,挥动了两下。

    在顾采莲看来,沈碧芊虽伶牙俐齿但远远比不上秦雪涧的牙尖嘴利,为避免伤及无辜,顾采莲准备做个没有台词的配角,全程旁观。

    秦雪涧摸了摸自己乌黑的长发,笑着道:“你瞧你倒开始倚老卖老了,若是嫉妒我的美,开口便是,常年在江湖,总比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要强上许多,也不知道这些个京城的小姐都是怎么过的,满口的诗书礼义,却个个都闷着一股气,不知心里多向往外面的江湖。”

    沈碧芊满脸不稀罕的样子,“江湖忽然好,却也危险,男人的地盘女人何必参与,这般样子与男人婆有何异?”

    秦雪涧看了看自己的胸前又瞧了瞧沈碧芊的胸前,一个是连绵的山峰,一个是微凸的土包,“想不到沈婆婆还是个懂得自嘲的人。”

    沈碧芊低头看了一眼,瞬间意识到秦雪涧指的是什么,脸唰的红了起来,但秦雪涧的攻击并没有结束,继续道:“也难怪采莲认不出你是男女。”

    采莲一听急的在原地乱比划,“我,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热闹这东西可不能乱看。

    “采莲总比有些姑娘矜持,跟着人家男子赖着不走,也不知是何居心。”沈碧芊气得有些口不择言,说她就罢了,采莲那样的姑娘也跟着受牵连倒让人生气了。

    往往口不择言时戳中的是人的痛处,秦雪涧一向骄傲,叶沐是第一个她看上眼的男人,却也是第一个对她爱理不理的男人,这一点一直是秦雪涧心上的结,跟着叶沐更是对秦雪涧尊严上的一个挑战,现今有人拿这个戳自己的痛处,秦雪涧怎么会罢休?

    于是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点了沈碧芊的笑穴,秦雪涧的手指不过刚离开沈碧芊的身体,沈碧芊的笑便如洪水般爆发,滔滔不绝。

    沈碧芊一直笑个不停,不一会儿便捂住了肚子,再过一会儿脸也跟着僵起来,她一边笑一边道:“还不快解穴?”

    秦雪涧摊了摊手,道:“我不会。”

    沈碧芊一脸纠结的笑着,指着秦雪涧想要表达出自己的恨意,只是她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痛恨的感觉,她心里无限叫苦:惹什么样的人不要惹会武功的人,惹什么样会武功的人都不要惹会武功的女人,惹什么样会武功的女人都不要惹小心眼又记仇的女人。

    秦雪涧算是沈碧芊平生遇到最野蛮的一个对手,她不仅有后宫嫔妃那样美艳的脸,同时有大内高手的武功。

    秦雪涧不再看沈碧芊哈哈大笑而是转身离去,顾采莲在一旁只能干着急,“秦姑娘,快给恩人解穴吧,她笑得快不行了,若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我说了我只会点穴不会解穴。”秦雪涧手一挥,一副潇洒的样子大步离开。

    沈碧芊笑了约有半刻钟,楚序与叶沐才从房间议事结束走出来,叶沐刚想开口问什么事笑得如此开心,楚序便开了口:“老婆子,什么事如此的开心?”

    叶沐听到老婆子三个字微怔,随后苦笑一下,顾采莲一脸焦急的转过头来道:“叶大哥,楚公子,恩人她被秦姑娘点了笑穴,秦姑娘说她只会点不会解。”

    叶沐两步上前要为沈碧芊解穴,却被楚序拦住,楚序问道:“秦姑娘所做有何缘故?”

    顾采莲低了低头,“恩人与秦姑娘斗嘴,找秦姑娘的麻烦。”

    沈碧芊笑得说不出话来,更没法为自己开脱,楚序无奈的摇了摇头,“半刻钟后再解吧,她这犟脾气也该吃点苦头,总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怎么才能好?!”

    叶沐没有说话只是担忧的看了一眼狂笑的沈碧芊。

    这便是这二人最大的不同,一种爱时时为她解决,一种爱教会她成长。

    一种是溺爱,一种是理智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