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四十九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沈碧芊这几日常常捂着肚皮不敢大口喘气更不敢大声说话,哪怕是牵连了一点都会觉得痛,叶沐与楚序是整日整日的在房间商讨对策,并等待南巡大军的汇合,与沈碧芊朝夕相处的只有顾采莲跟秦雪涧。

    沈碧芊每日都提心吊胆生怕秦雪涧再动用武力折磨自己,恨不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武装上坚硬的盔甲。

    你戳你戳你戳戳戳,我挡我挡我挡挡挡,每次沈碧芊脑内到这里时,便会格外暗爽。

    秦雪涧百无聊赖的擦拭着自己的短剑,时不时地往叶沐所在的房间看,然后失望的转过头来继续擦拭自己的短剑。

    “那剑已经很亮了,为何还要擦拭?”沈碧芊多嘴道,她只是看不惯,明明心不在此却还要故作在意。

    秦雪涧瞟了沈碧芊一眼,吓了沈碧芊一跳,她赶紧抬头看了看天,指着碧蓝的晴空道:“都怪这天太晴了,连鸟都不出来飞了。”

    看沈碧芊一脸可惜的样子,秦雪涧忍不住笑了出来,“当真是个蠢人,倒也蠢的可爱。”

    沈碧芊向来不会找重点,自然把注意全部放在了‘蠢’字上,虽然生气却学聪明不再还嘴,在心里数落秦雪涧千百万次后开口道:“蠢自然有蠢的好处。”然后摆出一副看似骄傲的样子。

    秦雪涧摇了摇头道:“看来是真蠢。”说完起身离开。

    皇上不在京,沈行之叶沐不在京,钟国丈却在京城,沈承山是半步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唯恐事情有变没有人站出来对付沈承山。

    不能前往江南便只能送信去江南,只是信到沈行之手里时,沈行之已经急得火烧眉毛了。

    大朱头苦着一张脸,两只手相握站在厅里,唉声叹气:“也不知这些个狗杂碎哪来的这么多精力,每日都来请求面圣,面圣有什么好处?能升官还是能发财,要是能杂家早就不在这儿当公公了!”

    沈行之拿着一本书,书的扉页却是倒过来的字,满心的心思不在书上,起初他还很是淡定,但如今被这些官员‘锲而不舍’的精神搅乱了心智,想不着急都难,恐怕就差整个人着火了。

    大朱头见沈行之不理他,继续道:“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也不知道咱们主子在哪,是好是坏,就这么断了消息可真让人着急。”

    刚说消息门外便来人禀告,“启禀皇上,京城加急。”

    大朱头与沈行之互看一眼,看见彼此眼神中的失望与惊讶,失望的是还是没有楚序一行人的消息,惊讶的是京城竟有加急。

    沈行之扬了扬下巴,大朱头打开门,走了出去,道:“信交给杂家吧,你可以走了。”

    那人犹豫了半刻,还是把信交给了大朱头。

    信一到沈行之的手中,沈行之便认出了是谁的字,“这是父亲的字。”

    “沈大人?”大朱头也跟着凑了过来,虽说自己是皇上的心腹,但大朱头对政治上的事一窍不通,楚序也有意无意的防止大朱头做跟政治有关的事,毕竟前朝出过宦官专政的事来,难免早到皇家忌讳。

    日日陪在皇上身边,大朱头再傻也能瞧出来,沈家才是皇上真正的心腹,无论是对沈家父子的刮目相看,还是对沈碧芊的格外青睐,所以这信件也定是机密重要信件。

    沈行之快速读完信件,瞳孔瞬间放大,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大朱头急得直冒汗问道:“沈大人,沈老大人信上写了什么?”

    沈行之木讷的将信件放到桌上道:“皇上的行踪暴漏了,被钟国丈识破了。”

    大朱头捂着嘴惊叫道:“什么?!”

    沈行之没有停下,继续道:“还有更不好的消息,那便是钟国丈察觉了皇上要对他下手,准备在南巡路上找到微服私访的皇上,然后除掉,再扶一个新的傀儡皇帝。”

    “大胆!狗贼!狼子野心!”大朱头义愤填膺的斥道,“老狐狸真是不要命了!”

    “恐怕这个消息我们知道的已经晚了,看这几日时时有人请求觐见我们便该想到。”

    “那皇上怎么样了?难不成已经驾崩了?”大朱头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不吉利,于是他狠狠的给自己满是肥油的脸两下,道:“真是乌鸦嘴。”

    “有人来就说明钟国丈虽猜出了皇上微服却没有完全确定,要前来打探,说明皇上是安全的,至于为什么不与我们联系,恐怕是也得知了钟国丈的心思,藏了起来,暂时还不方便露面。”沈行之一一分析道。

    大朱头在厅内来回转着圈,边走边一手握成拳头,捶着另一只胖手,“这下可怎么办,可怎么办啊!当初就不该!哎!”

    “朱公公,你就是把你的手捶瘦了,腿溜细了只怕想不出来办法还是想不出来,所以请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打扰我的思路了好么?”沈行之满脸的无奈,成大事人最忌讳的便是自乱阵脚。

    大朱头倒是不走了,可是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勉强盘上自己两条胖腿,合起手掌,闭上眼睛,嘴巴里念念有词道:“阿尼陀佛,望菩萨保佑,咱们主子安安全全的回来。”

    沈行之白了大朱头一眼,然后脑中迅速转动,手指在书案上一下一下的敲打,反复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现在不是急的时刻,一步一步来才足够稳妥,自古以来都是稳中求胜,没见过急躁者得天下的。

    沈行之打了个指响,大朱头迅速起身道:“沈大人想到了办法?”

    “朱公公竟此灵活?”沈行之有些目瞪口呆,感觉大朱头与自己的指响是同步进行的。

    大朱头有些不好意思道:“杂家一直都是个灵活的胖子。”

    沈行之不想相信大朱头的鬼话于是清咳了两声,开口道:“皇上等人即是微服私巡,便定然比南巡队伍要快一步到达下个地方,我们又因病耽误了几日,想必他们的行程还会更快些,况且也遭到过钟国丈的人的攻击不然不会半声不吭的便藏起身来,叶沐虽武艺高强,却始终不能一敌一百,在我看来,皇上等人十有*是在等大队伍,然后与队伍汇合,现在我们该做的便是出发。”

    “那你一出面不就露陷了?必定会引起惶恐。”大朱头疑惑道。

    沈行之指了指桌上放的面纱,道:“为今的办法只有这个了。”

    农家小院里,沈碧芊正站在树下与叽叽喳喳的小鸟对话,并不是沈碧芊的脑袋坏了,而是她无聊坏了。

    每日百无聊赖,楚序和叶沐商讨要事没时间理会自己,顾采莲自知道自己是女子后话便少了很多,至于秦雪涧,两人就像是天生的冤家,一见面便掐架,不如互相躲着。

    所以沈碧芊能做的只有与鸟说话。

    楚序站在窗前看着一脸天真的沈碧芊与树上满脸茫然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对话,笑意忍不住爬到脸上,无论生活如何,她似乎总能找到合适的途径来释放自己,让自己快乐。

    这便是沈碧芊神奇的地方。

    楚序很想有一天能够抱着沈碧芊,一起躺在树下,望碧海蓝天,看日出日落,观满天繁星,过平凡生活。

    只不过有些时候最简单的东西,才是最痴心妄想的东西。

    叶沐与秦雪涧一面说笑,一面走进院子,见沈碧芊对着鸟说鸟语,秦雪涧抱着肩膀,不屑一笑,“说她蠢可真是抬举她了,哪里来得傻姑。”

    叶沐则脸上满是笑意,因为他懂得,她不傻,傻的是自己这些不懂得如何找到生活乐趣的,无论是贪财还是好色沈碧芊只是找到了一个爱好罢了,排解不顺的爱好罢了。

    “大智若愚这个词不知道你懂不懂,懂的人自然懂,可是懂了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秦雪涧不解的看着叶沐,心想着难不成真有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理儿?难不成太聪明的女人男人真的不喜欢。

    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了点头,决定自己要学着傻一点,若是模仿也能得到叶沐的喜欢,那也是值得的。

    越是跟叶沐相处的久了越觉得他是表里不一的人,温润如玉,彬彬有礼是他作为一个翩翩公子的外表,冷若冰霜,孤独淡漠是他作为一个剑客的内在。

    秦雪涧深觉叶沐生来便不属于盛夏,血液里流淌着的是雪花。

    她只觉得自己越发的深陷无法自拔,若能比沈碧芊更早的遇见叶沐,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他们自然而然的相爱相守,相伴一生,成亲生子,浪迹天涯。

    秦雪涧忍不住笑出了声,这时沈碧芊已经站在了秦雪涧面前,指着她对叶沐道:“这怎么傻了?”

    沈碧芊只是没好意思说秦雪涧的表情像是在思春,事实上她也的确在思春。

    叶沐笑了笑没有回答,秦雪涧伸出两只手指,似是威胁沈碧芊,沈碧芊则下巴一昂,躲到了叶沐的身后,吐出舌头,“你点啊!”

    气得秦雪涧脸色由青转白,随后拂袖离去。

    站在窗前的楚序心中微微有些嫉妒,但同时又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既不能守护她的幸福又不想放开手。

    有时爱得深了不是要占有,而是开始心心念念的为一个人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