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五十一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三人回到农家小院,楚序瞧见顾采莲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皱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叶沐拍了拍顾采莲的肩膀道:“钟国丈的人找到我们了,只怕我们现在得逃了。”

    楚序看上去很淡定,心中却憋着无限的火,堂堂一国之君要被乱臣贼子追得到处跑,真是莫大的笑话。

    叶沐继续道:“现在只有快些与行之汇合才好,至少比我们这样四处飘荡要安全,钟国丈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机会动手。”

    很多时候,事情待你想通时便已经晚了,就像叶沐准备收拾行李准备跑路的时候,钟国丈的人已经不远了。

    不过是半日的时间,叶沐料到会来人却没料到来得如此的迅速,很明显,钟国丈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早就部署好一切,等待的就是抓住瓮中之鳖。

    后续部队杀的便是他们的措手不及。

    叶沐把房屋所有的入口都封好,沈碧芊比平日里格外的安静,坐在椅子上,她此时脑中想的不是黄金美食,不是面首美女,她想的是生死,她不怕自己死,而是怕自己一直看着的那个人死。

    沈碧芊看着一声不发的楚序,他即使是坐在那里不说话,也有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刀削的脸庞,沉毅的双眸,眼神好似一把利剑,沈碧芊看见过笑意盈盈的,暴躁不堪的,甚至是熟睡后毫无防备的他,唯独没有现在这般不可接近的他。

    人总是有千面在变,每一面都不同,有些是装给别人看的,有些是装给自己看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自我流露的。

    沈碧芊看着楚序的同时,叶沐在看着沈碧芊,每个人都是一样,看不到背后看着自己的那个人,正如秦雪涧看着叶沐一般。

    外面的人按兵不动许久,一直静观其变,可越是想里面有动静,里面越是没有动静,安静的出奇,让他们觉得很是不对。

    于是为首的黑衣人手一动道:“上。”

    二十几个黑衣人站起身,动作敏捷的冲出去,直接飞上农家小院的墙头,连门都没有打开,他们知道,这门是给人走得,若是把门打开了,自己能走,可同时里面的人逃也容易了,黑衣人各个武艺高强,但是不代表屋里的人各个都会武功。

    听到窗外的动静,秦雪涧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看了看镜中那张楚序的脸微微颔首,道:“可以了。”

    只见一抹温暖的微笑挂在脸上,开口道:“谢谢。”

    黑衣人一脚踹开门,一涌而至,瞧见屋中站着年迈的老翁和老妇,一位瘦小的农家女子,还有一位红衣女子和一位年轻的男子。

    他们把重点落在了那个年轻的男子身上,为首的黑衣人问道:“可与画像上一样?”

    “就是他。”

    “那还不上?!不要留活口。” 为首的黑衣人吩咐道。

    秦雪涧拔出刀来,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只道:“保重。”

    那年轻人微微颔首,看了身后的老翁老妇一眼道:“你们冲的是我,我只不过寄居在这对老夫妇之家,何必为难人家。”

    “别废话,自身难保还保护别人。”他们负责的只有杀掉画像上那张脸,现在这人就在眼看,当然要完成任务。

    可这年轻人却没有给黑衣人机会,趁他们不注意直接冲出了小屋,轻功飞出了小院,屋里的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问道:“追是不追?”

    “外面还有人守着,他逃不掉的,你跟我走,你们处理了这屋子里的人。”说完领头的黑衣人朝刚才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面对两个黑衣人,秦雪涧丝毫不觉得压力,从小闯荡江湖的她早就知道如何应对,她的压力在于身后要保护的人,还有担心把他们托付给自己的人。

    秦雪涧看着身后的人只觉得又要负责心里却恨得又痒痒,他多半是为了她才会装成另外一个他。

    “别挣扎了,实在不行你让我们爽爽再死也不错。”其中一个黑衣人调笑道,秦雪涧闻言一笑,手覆上剑柄问道:“你可要试试?”

    那俩个黑衣人互看一眼,举起剑对准秦雪涧的衣领,似乎要把秦雪涧的衣扣划开,后面的老妇实在看不下去了,咳着沧桑的声音道:“有什么冲我来。”

    她身边的老翁将老妇挡在身后,瞪了一眼,他相信秦雪涧,因为此刻除了她,他相信不了任何人,也没有人可以相信。

    这是一场赌博,赌赢了便赢了,输了便输了。

    “也不瞧瞧你自己老成什么样子,瞧这姑娘倒是漂亮的多,只可惜与那要死的人是一对。”黑衣人道,他们不知道自己杀的是谁,但都知道国丈要杀的人必定非富即贵,跟这样的人在一起的也该是哪个小姐,这大家闺秀自然跟妓院里的妓女不一样,尝尝鲜也是好的。

    谁知他们对着的可不是只花猫,而是战斗力极强的老虎,秦雪涧拿出短剑一下将黑衣人的剑挑下,因事出突然,黑衣人显得有些吃惊。

    另一个黑衣人则恼羞成怒,拔出自己的剑刺向秦雪涧,只见秦雪涧嘴角微微翘起,眼疾手快,短剑像是一道霹雳,一下一下挡着来人的进攻,看起来毫不费力。

    此时战局变成了二对一,可秦雪涧看起来也只不过加快了进攻的步伐而已,“还不快走,与大队伍汇合!我只帮你们一次,看在他的面子上。”

    “那还要多谢了。”老翁说完拉着老妇往屋后的帘子跑去,黑衣人眼见不妙,两个老人动作怎会如此灵敏,心想怕是上当了,想要追时,却发现面前英气十足的女子是个十分难缠的家伙。

    秦雪涧不想让两个黑衣人过去,那两个黑衣人就必定过不去。

    楚序带着沈碧芊与顾采莲从早已准备好的后门逃出,后门拴着一辆马车,三人逃上马车驾马而去。

    要知道今天顺利的逃脱与楚序的先见之明不可分,他早就料到钟国丈不会是这样简单就会被一直骗到底的人,自己必须找到解决方法,叶沐提出用易容术互换身份,楚序觉得不错,便商量下来这个万不得已不会使出来的对策,调虎离山,金蝉脱壳之计。

    楚序没想到叶沐会如此的自我牺牲,他想得只有,以后希望还能见到他,亦臣亦友。

    沈碧芊上了马车依旧担心的往小院回望,她双手紧握,心里紧揪着,却不知是什么感觉,顾采莲伸手拍了拍沈碧芊的,然后握住,道:“叶公子也好,秦姑娘也罢,都不会有事情的,他们武功高强,放心便是。”

    楚序一边驾着马车一边道:“如果我们不走,我们便是累赘,只有我们走了,他们才能放心专注的去对付别人。”

    沈碧芊想想这话确实有道理,不说别人光说自己从小便拉叶沐的后腿,如今更是连秦雪涧都连累,这样倒不如早早离去免得拖累人家。

    秦雪涧与两个黑衣人从屋里打到了屋外,这次的人比上次来得武功更为高强,秦雪涧起初也是游刃有余,但若是来拉锯战想必自己体力要差上很多。

    于是秦雪涧的攻击越发的猛烈,让对方有些迎接不来,两人互看一眼,准备换个攻势,忽然从面对面变成了一前一后,或是一左一右,倒是让考验秦雪涧的功夫。

    与他们周旋秦雪涧不怕,秦雪涧怕的是叶沐出事,她一心只想结束现在的一切,然后前去找到叶沐帮助他,相信他也走得不远。

    “速战速决吧。”秦雪涧吐出几个字来。

    “姑娘性子还真烈,那便速战速决,别做无谓的挣扎了。”黑衣人不屑道。

    秦雪涧眼中似是能透出寒冰来,满是寒意,只见秦雪涧手一动,一根细小的银针飞出,准确的扎在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喉咙上,一针毙命,那黑衣人躺在地上抽动了几下,随即口吐鲜血,死了过去。

    另一个黑衣人道:“没想到还是个蛇蝎毒妇,竟然使用旁门左道!”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是女子,你们是小人,都差不多。”说完一剑过去,那人挡了下来,明显想要留下命,逃走,秦雪涧却没有给他机会,再他转身时,一剑刺进他胸口,正中心脏。

    秦雪涧拔出剑,匆忙的打开门冲出院落,蹲在地上仔细观察地上脚印的方向与打斗的痕迹,待她确定好方向便追了去。

    她确定自己能找到叶沐,一是女人的直觉,二是非要找到不可,她好不容易遇上叶沐,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让他消失,叶沐再厉害,也对付不了一群人,若是他只是逃,倒有很大活的余地,可是叶沐并不是胆小之人,定会血战到底。

    她必须要去帮他,就算他死了,秦雪涧也想要叶沐死在自己怀里,而不是别人的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