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五十三章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悬崖边杂草丛生,草丛上躺着一个人,头发蓬乱,衣着鄙陋,被刮开的衣服下是外翻的肉,看上去甚是骇人,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直视。

    那人像是死去一般一动不动,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是因为他还在大口大口呼吸,他告诉自己,现在还不是死去的时候。

    他感觉不到身体上的任何痛苦,因为他全身已经麻木,在他跌落悬崖抓住那棵树时,他便已经体验了死亡的滋味,那一瞬间脑内闪过太多的画面,那刻他便决定,今日若不死,来日便是重生。

    只有死过的人才知道生是什么滋味。

    树枝渐渐不能承受他的重量时,老天便再次帮了他让他看见了树边的岩洞,不至于让他命断悬崖。

    他整整爬了一天才爬到了崖顶,可如今他的力气也透支了,只能躺在这草从上,没有水,没有食物,连眼睛他都懒得睁开,迷糊中好像感觉到有人再叫他的名字,是谁他早已看不清也听不清,唯独只知道自己被救了起来。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叶沐终于醒来,强光的照射迫使他睁不开自己的双眼,他努力的抬起手挡住照射而来的阳光,另一只手尝试着支起身子,努力的想起身,却怎么都做不到,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个人影,隐隐约约的红色衣衫,看到那抹红叶沐便知道了这人是谁,于是努力冲她微笑,然后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叶沐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体,从小习武才使他身体健迫,想不到他竟然自己救了自己一次。

    身着红衣的秦雪涧坐在叶沐身旁,看着叶沐的样子眼眶有些湿,她跟那些被封建礼仪毒化的京城闺秀不同,没那么所谓的束缚,于是她便哭着扑在了叶沐的怀里,似乎一生一世都不想起身,即使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爱自己,但她还是愿意义无反顾的为他做一切。

    叶沐头一次见到一向强势的她如此小女人,他无奈的笑了笑,抬手轻抚靠在他胸前的人的秀发,“我还活着不是么?”

    “你若是敢死,做鬼本小姐也不会让你安生!”秦雪涧又哭又笑的道,叶沐回:“就是怕你,所以才活了过来,否则便是死了也会有只老虎追在我身后。”

    秦雪涧捶了一下叶沐的胸口,虽然只是轻轻一下,但秦雪涧却是个练武之人力道极大,只听叶沐撕了一声,秦雪涧才紧张了起来,紧张道“没事吧?”

    “打回了原形。”叶沐开起玩笑,动了动绑着布条的腿,“原来我也有今天。”

    “没想到的今天以后还多着呢,可是本小姐我可是救了你两次。”秦雪涧伸出两根手指笑着道。

    叶沐也跟着笑起来,“这一次又要什么?”

    “以身相许?”秦雪涧想也没想便答道,见叶沐不回答,她脸上有些挂不住,红了起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这时叶沐才开口道:“好,以身相许,做牛做马我都愿意,不过我还要做完该做的事。”

    秦雪涧一跺脚,杏目微怒,“谁要你做牛做马,要走便走不用找借口!伤好了本小姐也不会留你!”

    说完转身离开,像是一道火一般,一闪即逝。

    叶沐看着秦雪涧的背影微微叹气,这样的性子该如何是好,叶沐摇了摇头,以身相许哪那么容易,自己应该配不上如此坦荡荡的姑娘吧。

    钟国丈早已按耐不住,野心逐渐膨胀,此时已经到了最高点,就像马上吃到嘴里的肉,却怎么也吃不到,只能贪得无厌的看着。

    楚序要做的便是等,从贤妃死后他便一直在等,起初等自己的父亲愿意看自己一眼,然后等自己的父亲快些驾崩,当了皇帝等太后党早日倒下,当然他不只是干等,他会做很多,一点一滴然后汇集成一条河,最后将整棵大树冲垮,等到那时他便赢了。

    楚序穿戴整齐,站在沈行之的身边,但衣服却不再是龙袍,而是侍卫服,他现在必须让钟国丈相信,楚序已经死了,叶沐让他怕叶沐会说出一切,逼着他造反,只有他造反了,楚序才能制止他于死地。

    在沈行之的另一边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太监,小太监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摇摇晃晃。

    听见震耳欲聋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时突然惊醒,跪在地上作揖,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跪着的众人想笑却都憋着不敢出声,摸不清状况的沈碧芊挠了挠头,诧异的看着下面跪着的众人,再看向身边用同样诧异眼神看着自己的沈行之,楚序以及大朱头。

    她清咳了两声,面不改色的站起身,仰着脖子,模仿平日里大朱头那尖细的声音道:“杂家不过是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请安。”

    傲娇的小太监特性在沈碧芊身上显示的淋漓尽致,楚序突然觉得,沈碧芊做狗腿子比做妃子更合适。

    沈行之的额头沁出微微汗珠,他也不知该如何评价沈碧芊,聪明又不聪明,愚笨又不愚笨,聪明的傻瓜还是愚笨的智者,谁也说不清。

    带着面纱的沈行之抬手,道:“免礼平身。”

    沈行之一左一右的人很是好笑,小白脸一样的新宠太监,一个面如黑炭的新宠侍卫,还有一脸失意的朱无能公公。

    除了这些有些官员更关注的是面纱后面那张脸,到底是不是皇上,钟国丈交代下来的事情谁敢不放心上,要知道这天就要变了,必须站好队,要知道谁都想知道自己跪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皇帝。

    他们想不到的是为的就是让他们认出来。

    沈行之很擅长假装,就像他现在假装颤抖一样,假装自己什么都不会,坐在皇位上都找不到正确的姿势,毕竟这皇位像是带刺一般,不做光看着都十分渗人。

    楚序瞧了沈行之一眼,示意可以坐下,众官员也看出几分猫腻来,纷纷都觉得这皇位上的人并不是皇上。

    紧接着便有人开始狂轰乱炸,各种问题迎刃而来,沈行之虽能迎刃而解但却没有说出一知半解,而是看着有些局促不安,不知如何回答。

    这样的表现更加深了下面有心之人的怀疑。

    这时有人大喊道:“请皇上早日就医,摘下面具,望皇上莫要做讳疾忌医之人才是,也让微臣等,目睹圣颜。”

    沈行之微微挪动身子,显得坐立不安,眼神也跟着飘忽不定,要知道那般的样子尤其可笑。

    下面钟派的官员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脸上带着恶意的笑容,楚序将这些人的脸一一记在心里,只待日后处理。

    沈碧芊看着那些官员只觉得十分可笑,明明活路可以走却偏偏自寻死路,最聪明的人是从不站队的人,他们只忠于自己心里,因为只有这样活着才不会后悔,为自己而活,不为别人而活。

    为自己而活的人往往看为别人而活的都像是跳梁小丑,上蹿下跳却也不招人待见。

    “皇上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下面的官员步步紧逼,另一部分的人也产生了怀疑,窃窃私语,沈碧芊有些不安了看了看自己的兄长,虽然知道这是计策,但始终担心身边这两个自己在乎的男人会因此受到伤害。

    一个叶沐足够了,不能再有别人了,否则定是承受不来,要知道一个叶沐已经让自己开始逃避现实,只觉得一回京城,就能在见到他活脱脱的站在自己面前,冲着自己笑,帮自己解决一切问题。

    从前一直逃避的似乎全部涌现出来,然后变成愧疚不堪,不能回望,不能回想,不能回忆,只能努力向前看,不回头的走下去,即便前方杂草丛生,即便前方满是荆棘,即便前方一片黑暗,也不再有那个人在你身边。

    或许人都是失去了才珍惜,见不到了才想念,身上永远洗不掉的是奴性与犯贱。

    你若不勇敢,没人替你勇敢。

    “不是皇上有什么事情瞒着微臣等人吧?”他们越发确定便越发大胆,一次一次挑战极限,就是想要逼出面纱后的真面目,既然不是皇上了,谁都想要去钟国丈前邀个功。

    “朕有什么可瞒的,到时你们越发的大胆!竟敢质问起朕来。”沈行之拍了一下桌案,斥道,可气势却弱了几分,丝毫起不到震慑的威力,像是穿着高跷的孩子假装成人一样滑稽搞笑。

    “微臣等不敢,微臣只是担心皇上的龙体。”其中一个官员道。

    “既然关心朕的龙体便不该没什么上奏的事情也将朕找出来,朕难道不需要休息么?日日都要被你们烦?!”说着沈行之瞪起了眼睛。

    下面的大臣不再说什么,证实了自己想要了,便见好就收了,于是道:“臣等有罪,请皇上责罚。”

    “都滚下去!”

    “臣等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