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奴婢也想当娘娘 > 第56章 番外
    .,最快更新奴婢也想当娘娘最新章节!

    午夜时分,沈家正卧灯火通明,下人来来往往,出出进进,各个都带着焦虑的神色,屋里传来阵阵哀叫,沈承山在门外转来转去。

    门廊上挂着大红色的灯笼,廊外飘洒细细密密的雪,盖了一地,地上留下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老爷您别转了,外面这么冷,咱们先回书房等吧。”管家冲着冻红的手呼了两口气,规劝道。

    “这都这么久了,我怎么能去书房等。”沈承山脸上带着担忧之色,却因着妇女生产不宜在身边陪伴而进不去屋。

    管家也不在说话,只好陪着主子一起在这寒冬腊月里等家里下一位小主子呱呱落地。

    随着一声孩啼,新生儿呱呱落地,沈承山撩了袍子,掀了帘子就往里冲。

    奶娘抱着包好的新生儿笑着不停晃动,沈夫人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却难掩笑意。

    沈承山先上前握住妻子的手,关切道:“还好么?”

    沈夫人一脸笑意微微颔首,冲奶娘问道:“是男是女?”

    奶娘抱着婴儿笑着说:“回夫人的话,是个小姐,恭喜老爷夫人儿女双全。”

    “来,我看看。”沈夫人招手示意,奶娘把怀里的婴儿递给沈承山,沈承山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给沈夫人看。

    那婴儿刚出生一脸通红,皱皱巴巴,看不出样子来,唯独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满是灵气,鬼灵精怪。

    “取个什么名字好呢?”沈夫人点了点小婴儿的脸蛋,问自己的丈夫道。

    “眼看就是春天了,便叫碧芊吧。”沈承山握着夫人的手回道。

    “好,草木茂盛,坚忍不拔,以后你便唤阿芊好了。”

    沈行之身为沈家长子,一个成熟稳重的五岁男子汉,见到沈碧芊的第一眼他是十分嫌弃的。

    像他这样粉妆玉砌的娃娃怎么能有奶娘怀里这样的妹妹,活生生一个皱皱巴巴的肉球。

    他穿着小布靴,带着虎皮帽,一本正经奶声奶气地问奶娘道:“奶娘,你是不是抱错了,把我妹妹送人了?”

    别人家的妹妹都是伶俐可爱,自己的妹妹竟如此糟糕,沈行之这个小大人不能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

    奶娘皱了眉,“小少爷乱说什么胡话,这就是咱们家小姐,少爷你刚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

    沈行之小靴子一跺,“我才没那么丑。”背着手,气呼呼的转身走开。

    日子渐暖,沈行之每日从师傅那里学书归来都要去看看那丑呼呼的肉团,在摇篮边一站就是大半天。

    他伸手怼了怼变得白皙细腻的小脸,嘴角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摇篮里的婴儿似乎受着血缘的指引,伸出肉团一样的手,握住沈行之的手指,咯咯地笑着往嘴里放。

    沈碧芊越长越好看,乌黑的睫毛,清浅的梨涡,粉嫩嫩的唇瓣,凝脂般的小脸。

    某日沈行之下了学堂,带着自己的玩伴来到家里,一进门就吵着要见沈碧芊,还信誓旦旦的跟叶沐吹牛,说自己的妹妹最好看。

    叶沐本就是温和的性子,由着沈行之说什么是什么,再加上他也对沈家的小妹妹充满好奇,便跟着沈行之来了。

    沈夫人抱着沈碧芊,沈行之和叶沐两个包子一左一右的看,叶沐看着那怀里粉雕玉琢的人儿心生喜欢。

    他拉了拉沈碧芊肉呼呼的手,嘴里还说着:“真好看,我要有个妹妹多好。”

    沈行之骄傲地扬起了小下巴,沈夫人笑着问:“以后娶妹妹可好啊?”

    沈行之一听立马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有个妹妹这么快就让娘许了出气,于是一本正经地道:“先生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叶沐怎能随意乱答应。”

    谁知一向顺着自己的叶沐呆呆地答了句:“好,明天就让我爹娘来跟沈伯父伯母提亲,让阿芊妹妹做我的小媳妇儿。”

    “不要。”沈行之倔强地大声道,上前捏了沈碧芊的脸,“现今读书成才更重要。”说完自己还点了点头。

    谁知沈碧芊打了个喷嚏,一口奶全吐在了沈行之脸上。

    沈碧芊渐渐长大,越长越跑偏,没了小时候的可爱,也不似别家姑娘那样端庄,反而老跟着沈行之叶沐屁股后面,养成了有些男孩的性格。

    沈行之对她的嫌弃也就此开始了。

    沈碧芊不爱读书,但凡跟着沈行之去学堂都是插科打诨,不是背错诗,就是对错句,还有睡觉。

    不爱读书就算了,琴棋书画也样样不通,就连闺阁女子都会的绣花她都不好好学,每次绣出的鸳鸯都像野鸭子,送沈行之的荷包丑得要命,还忘记拔针。

    她最大的兴趣就是上树掏鸟,下地捉虫,偷沈行之荷包里的钱。

    俩人像是前生的冤家,这辈子注定不能好好相处,可隔壁家的叶沐就不一样,更像是沈碧芊的亲哥哥,好吃好喝好玩的都留给她,沈行之凶她的时候还护着她。

    以至于她更愿意跟叶沐在一起。

    年少的沈行之生来傲娇,凡事憋在心里不肯说,看着自家妹子就快被叶沐拐跑了心里多少有些不安,所以他决定时不时的对沈碧芊表达一下爱意。

    他知道沈碧芊爱掏鸟,便在她掏鸟的时候帮她用石子打鸟窝,谁知用力过猛,鸟窝从树上一歪,扣到了沈碧芊的小脑袋瓜上了,除了一窝树枝,还有鸟屎。

    沈碧芊爱捉虫,他便亲自趴到草丛里,寻找她捉不到的稀奇古怪的虫子,装到茶杯里送给沈碧芊,当他喜气洋洋的把茶杯里的虫倒进沈碧芊手里时,沈碧芊吓得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最后还得叶沐用糖人把她哄好。

    再就没有然后了,沈行之放弃了讨好沈碧芊这条路。自诩聪明的沈行之又换了一种方法引起沈碧芊注意,那就是欺负她,从智商上压制她,

    没想到却给了叶沐英雄救美的机会,每次沈行之故意跟沈碧芊拌嘴,都是叶沐帮着打圆场,即便是自己巧舌如簧也对不过两张配合默契的嘴。

    多年以后,沈行之才领悟到,自己错了,是他成就了沈碧芊与叶沐的情谊,最终只好作罢,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跟叶沐好点就好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