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赘婿为道 > 第二章 起火
    .,最快更新赘婿为道最新章节!

    “我都说了,今天你不宜出门,出事了吧。”

    秦林叹了口气,打开车门。

    苏颖忍住怒火跟着下车。

    他每天都会推算苏颖生辰八字,九煞命格是十二命格中最复杂,也是最危险的命格。

    这种命格的人通常活不过七岁,当年老东西费了很大的劲才压制住苏颖的九煞命格,但也只能维持到二十二岁。

    所以三年前才让自己接班,骗自己入赘苏家,顺便坑点钱。

    “先去看看那人吧。”

    苏颖皱着秀眉,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去查看那辆车子的人。这个算是交通肇事了,自己也有责任。

    “还行,只是受了点伤,死不了。”

    通过镜子,秦林断定了对方的情况,是个年轻的男子。刚才是他违反交通规则,苏颖没有责任。

    不过她还是打了急救电话,男子被送上救护车,苏颖顾不了离婚的事情,两人先送对方去了医院。

    交了手术费后,男人被送去治疗了。

    程怜冷静后,这才注意到秦林之前的话,内心产生波澜。他真的知道今天会出事?否则不可能这么巧。

    “秦林,你到底.....”

    她刚想问这事,电话突然间响起。

    苏颖表情一惊,点头道“好,我马上回来!”

    “公司那边有急事,你在这里等我。”

    “我陪你过去吧,忙完了我正好给你作证,免得有麻烦。”

    他算出苏颖的事情还没结束,肯定不放心。

    “好吧。”

    没办法,苏颖只能带着他先回公司处理事情,等下一起去巡捕局说明情况。

    半个小时,华程集团。

    “哇,那就是秦总的丈夫吗?”

    “好像是,三年前就听秦总结婚了,就是没见过他丈夫,据说酒席都没办过。”

    “据说是个上门女婿,整天就窝在家里不工作,也不是秦总怎么看上这种人的,真是老天无眼。”

    秦林的出现引起公司所有人的围观,窃窃私语,毕竟苏颖从来没有单独和陌生男人走在一起。

    公司的人早有耳闻,只是对秦林知道的并不多。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苏施主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

    “闭嘴!”

    要不是没办法,她也不想带着秦林来公司。

    想着马上就能把他送走,苏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公司的会议室,这里坐着不少人,除了公司股东之外,苏家人其他人也在这里。

    苏老爷子去世后,公司交给了三家人。苏颖继承股份成为董事长,大伯苏覃,二伯苏子凡分别掌握着其他股份。

    两家本身就对苏颖继任就很不满,老爷子走后更是肆无忌惮的找她麻烦,想方设法的逼她辞去董事长的位置。

    “哟,董事长终于来了。”

    苏覃似笑非笑,一眼就眇到秦林。

    “现在开会都要带家属了?苏颖,你把秦林带来干嘛,平时在家里腻歪的不够,还带公司里来。”苏子凡附和着,鄙夷的看着秦林。

    “哈哈,看来侄女和秦林越来越恩爱了。不过以后还是悠着点,记得上次可把道符弄到人家裙子里,让全公司的人嘲笑多不雅观了。”

    两人一人一句嘲讽着,会议室的人发出笑声。

    苏颖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羞辱,忍了下来。

    “他等下和我有事情要办,不会耽误。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深吸一口气苏颖冷静道。

    “董事长,工厂的仓库着火了,大量货物被烧毁,你给个交代吧。这批货物可是早就被预定了,交不了公司要面临巨额赔偿!”

    苏覃回归正题。

    “怎么会着火的,工厂不是才进行消防训练吗。”苏颖问。

    “那就不知道了,这要问你。”

    苏子凡将埋头对准苏颖,露出冷笑。

    她就猜到会是这样,毫不示弱“二伯,工厂的运转是你负责的,责任应该是你。”

    “这个确实是,但员工可是你负责招揽的。着火的原因已经找到了,是仓库管理员的故意放火,有监控证明。”

    “什么?故意!”苏颖大惊。

    “没错,警方那边的调查结果也是这样。董事长,你在招工的时候没卡好,那人多半是咱们敌对公司渗透进来的。这个责任,应该你来承担!”

    “我同意!”

    “我也同意!”

    会议室一致通过,这些人早就被苏覃和苏子凡收买,将矛头对准苏颖。

    “你们!!”

    苏颖捏着拳头,知道又是一场针对自己的事件,就是为了赶走自己!

    苏覃摆摆手,说道“身为董事长,让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按照规矩,我们有权罢免你的职位。苏颖,识相的话主动辞职,免得脸上不好看。”

    “放心,苏家的分红不会少了你一份。不如你也和秦林那样在家里年年轻,也挺好的。”苏子凡还不忘用这个事情嘲讽。

    “秦先生就不该找个女流之辈继承位置,你看看出了多少事情。”

    苏颖面对这些不怀好意的目光,目光泛红。

    三年了,无论多努力也得不到认可,更是处处被针对。丈夫又是个只会念经打坐的废物,心力交瘁.....

    “这话就不对了,人是你派去放火的,也不应该是让苏施主背锅吧?”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秦林发话了,本不想管,但这几个人确实太欺负人了,他看不惯。

    指尖,指向苏覃!

    “什么!”

    苏覃脸色大变,苏子凡也无比惊讶,其他人更是一头雾水。

    “秦林,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一个上门女婿,还敢在这里信口雌黄!”苏覃一拍桌子,怒气冲冲。

    即使是苏家人,也极少记过秦林,不过认得。

    他没说错,火灾确实是他指使的,将那个守仓库的人收买了。只是这件事情秦林怎么知道?

    苏颖转头,喃喃发问“秦林,你这话有什么证据。”

    “没证据,只是苏覃刚才说这件事情目光闪烁,半点没有惊讶的感觉,明显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苏子凡也一样,两人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情吧。”

    秦林修炼过面向之术,从这两人表情上来看应该就能推测出来,这种谎言一眼就能看穿。

    “哈哈哈,真是笑话!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保安,把这家伙给我拖出去。”

    苏覃笑出声,没有证据还说什么。

    苏颖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就不该带他过来,让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果然,刚才就该和他离婚!

    “不好了,公司外面来了一些人,说要见董事长,不然就砸了华程集团!”

    一个职员急匆匆跑进来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