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餮仙传人在都市》 正文 第1491章
    .,最快更新餮仙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

    这么一查看,古争的脸色有些变换起来,海明感受的那种气息,分明是种植在里面的妖草所发,而且活跃性越大强大,这也是为什么他感觉那么明显。

    让古争疑惑的是,这个妖草明明是自己身体哪个移植出来,怎么反而变成这样,隐约之中似乎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似乎已经脱离妖草的概念。

    在这里面一小捏,似乎已经顶替了之前独角的位置,和自己体内老老实实呆在体内不同,那一根根触须已经深入旁边的血肉中,成为他的一体。

    以前自己还没有多加注意,现在看来自己确实有些忽略了。

    “师傅,小胖他没有事情吧?”在一旁的任玲看着古争久久没有说话,看到古争把手收回来,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没有其他事情,只不过有些异变罢了,待我给他治疗一番,你先在这里等着。”古争伸出手,朝着海明身上一拍,他立马身子一瘫,晕了过去,这才对着任玲说道。

    “好!”任玲点点头,看着古争带着海明瞬间消失在面前,自己心里祈祷着,希望一切都没有问题。

    古争转身就带着海明回到了自己房间,顺便在外面下了一道结界,告知自己不能被打扰。

    海明的这个问题,已经有些严重了,那些镶嵌血肉的触须已经开始缓缓吸收他体内的灵气,其额头之处,自己隐约都能看见一抹发白。

    古争并不是想要把他体内的妖草给取出来,再说目前如果真要取出来,跟要了他的性命没有什么区别。

    自己看着那妖草,看样子通过某种什么的联系,在自己体内仿佛死去之后,本能这个妖草开始逐渐的壮大起来,想要成长就需要大量的能量,所以才会朝着四周扩张下去。

    因为刺激太小,所以海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没有查看一番,幸好来找古争了,要不然等到最后,海明非要被吸成肉干不可。

    古争简单布置一道聚灵法阵之后,古争开始着手准备起来。

    既然是因为妖草的缘故,那么自己体内那些失去活力的妖草,也是时候拿出来。

    很快古争盘起来,心沉身体深处,开始小心的把妖草给割裂出来。

    只见古争身体表面,一个凸起猛然出现,然后沿着腹部一路朝着上面上升,只不过速度非常慢,每过一会,才能向前移动一点距离。

    足足半日的功夫,古争满头都是汗水,整个身子都已经湿透,那一点点从里面逼出来的感觉,仿佛到刮一样疼痛。

    最后一团有些青白的东西从古争口中吐了出来,妖草终于被古争从体内给祛除出来。

    擦了一脸汗水,古争并没有多耽搁时间,开始转进时间行动起来。

    一团普通的金光在古争手上升起,缓缓的朝着妖草上面抓取,里面属于自己的所有气息,在金光之下,一点点被全部被扫荡出去。

    一盏茶的功夫不到,古争手中妖草的气息全无,仿佛已经死去了一把,如果放在外面,说不定会当作一团杂草对待。

    这个时候,一点火焰从离环上生气,把妖草全部都包围进去,在炙热的烘烤,竟然化为点点无色的液体,朝着海明的额头上滴去。

    那些液体一旦落入上面,便诡异的融入进去,消失不见。

    海明体内的妖草,在得到如此丰富的养料,贪婪的吸收起来,很明显的妖草的体积开始膨胀生长起来,来朝着其他多余空间挤压过去。

    古争一直牢牢看着海明体内,如果有什么异常,及时可以出手干预。

    就在此时,那额头里面的空间之内,一团黑气陡然出现,开始急速沿着妖草的周边,似乎在阻挡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的扩张。

    不过古争并没出手,因为那股黑气明显海明体内自发形成。

    结果在古争惊诧的观察中,在海明额头之上,一个小小的独角竟然长了出来,潮水般的灵气汹涌的从那颗独角之上灌输进去,在存储到里面的妖草之内。

    说是妖草,但是里面根本就不存在妖草的影子,那些妖草在那些黑气的诡异转化下,竟然已经和周围融为一体,同化为他本体的一部分,然后继续长出了独角。

    这独角没有妖草的副作用,但是又拥有妖草存储灵气的功能,真是让古争惊呆了。

    “难道这妖草和特殊的妖兽,结合在一起会产生奇特的变化?还是说只是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这样。”

    古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毕竟妖草本身就少,再加上自己吸收一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才导致这样。

    想了半天,古争也没有算出来为何这样,但是他知道,海明这下可是真是厉害了,这小小的独角里面存储的灵气,会跟着他体内的多少,相应的储备多少,恐怕一直伴随到妖草的极限,才会停止。

    在此之前,他可以说是有两份法力,想要耗死他几乎是不可能了!

    不用多说,参加比赛的成员肯定有他一个,可以保定自己胜利一局了。

    等到独角上吸收的速度慢了一些,之前昏迷不醒的海明受到刺激竟然开始醒了过来。

    “我这是死了吗?”迷迷糊糊海明醒过来就喊了一句话,看见古争之后又连忙喊道。

    “师傅救我!”

    “赶紧起来,别再说胡话,真是那么胆小。”古争没好气的说道,自己真不能和对方较,要不然自己早晚会被对方给气死。

    “哦哦!”海明赶紧老实的从床上下来,现在脑子稍微清晰一下,这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知道是古争在为自己治疗一些东西。

    “咦,师傅,我头上有东西!”下来的海明,感觉脑中清凉一片,好奇的一摸之下,惊喜的说道。

    “好了,回去在研究吧,估计你的小师妹已经召集了!”古争看着对方,正在喜不自胜摸着头上的小脚,立马说道。

    也不等他同意,单手抓住他的肩膀,瞬间从这里消失了。

    “啊啊啊啊啊!”在古争之前离开的街道处,一声惨烈的喊声响彻起来,引起附近的人纷纷看过来。

    不过在看到是古争和他的弟子之后,这些人又加快了脚步,装作没看到一样,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叫什么,任玲赶紧把他带走,丢死人了!”古争瞪了海明一眼,这才让他闭上了嘴,对着一旁忧心的任玲说道。

    “好的师傅!”任玲恭敬的回答,这才拉住海明的手臂,拖着他离开了这里。

    隐约之中,还能听到海明的抗议。

    “我还有事情要给师傅说的呢!放开我啊。”

    古争耸了耸肩,没有继续去问那个活宝,在给海明解决小事情之后,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妖草,觉得浑身轻松了多少。

    旁边的小鸟从始至终都在自己肩膀之上,不过原本半眯的眼睛,此时只剩下一条缝隙,虽然紧紧站立在自己身上,可是给予自己的感觉有些不好,似乎等到闭上眼睛的时候,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可是自己现在真有点束手无策,自己甚至都拿出一些灵丹出来,它都不在理睬,一直这个样子,让他担心不已。

    好在还有一个好消息,在失去妖草之后,自己有一种感觉,自己估计就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晋升上去。

    虽然心中有些明确,这到坎自己一定能过去,可是这不久是几十上百年,还是成千上万年,不好说。

    要不是妖草给自己带来的受益,估计自己连这一丝念头都没有,恐怕还需要不知道多少年。

    自己在心急也没用,还是先想办法,把身上的破损封印想办法给解决了吧。

    不知道那所城市是否有自己需要的东西,不过应该会有吧,这里东西那么多,按理说也会有。

    一边想着,一边漫无目的向前走着,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唯一空旷的广场当中,自己那副巨大的雕像依然耸立着。

    不过和之前相比,现在整个雕像好像通体都是白光弥漫,仿佛一层白雾在外面一样,和之前都是石头裸露在外根本不一样,整个雕像周围散发着一股安静的气息。

    一些西丰村的村民在来到这里之后,连以前的那副狂热都平静了不少,都是心神安宁的在这里祈祷着。

    在这里只有那淡淡的低语声,在配合着空中的宁静,有种说不出的宁静。

    甚至就是连古争自己,在来到这里的时候,那心里面的一些烦躁都消失下去,仿佛一切事情都无所谓了。

    古争看着眼前自己的雕像,熟悉而又陌生。

    那上面的气息还是自己留下,包括那淡淡的气息,是自己从离环中提出的精华,可以大幅度的加快人的伤势。

    但是陌生的是,这幅雕像看似还是自己的面容,可是配合着寂静的气息,似乎有些模糊,根本不是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

    整个人都被这股和平的气息给抹灭了,心中那股热血,那股争斗全然不见,只剩下那种安洋之意,就像西方那样传送的理念一样。

    不对!

    古争眼睛变得锐利起来,这雕像似乎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料的异变。

    看着周围那些人,其中有不少铁血的战士,可是现如今,都变成了一幅幅可爱的乖宝宝一样。

    身体那股锐气,正在被一点点抹灭。

    锐气没有了,哪怕这个人在强壮,修为在高,整个人也是废了。

    “你们都离开,我有些事情要做!”古争的声音在这片广场上响荡起来。

    对于古争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对着干古争恭敬的点头,这才纷纷离开这里。

    看着那些人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这里,甚至一些人在离开这里还在回头,仿佛在留恋着这里,让古争意识到真是有些不对劲。

    第一反应就是何盛为什么没有给自己禀报,转念一想,现在才刚刚结束战斗,再加上敌人还没有彻底离开,估计都没有时间来这里看,估计都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既然自己看到了,那么自己就看看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古争站在外面,仔细看着这所雕像,神识更是不断在里面观察着。

    可是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古争眉宇间的皱头更加紧了起来。

    这个雕像在自己看来,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采用的材料比以前要好很多,在加上许多精致的雕刻,看起来更加传神。

    但是这些全部都是普通的材料,根本不会引起任何变化。

    其中核心之处,还是那枚小球,只不过颜色全部变成乳白色,和自己之前进去查看的也没有很大的区别。

    而且那小球并没有散发出任何白色烟雾,在古争的感知中,依然是不断的吸收所有人的香火之力,说起来和以前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就奇怪了。

    古争眼中的疑惑越加重,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似乎那些白雾就是凭空出现一般。

    但是周围也没有看见任何东西,真是有些奇怪。

    在看半天无果之后,古争朝着雕像靠了过去,看看是不是必须靠近才能发现一些缘由。

    轻轻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广场上响起,古争慢慢朝着中间靠近过去,同时也在一点点观察着,却和之前一样没有丝毫进展,在眼中一点可疑的地方都没有。

    逐渐古争就走到了雕像之处,仰头看着巨大雕像,古争把手放在雕像的腿部,想要更加自信的看一下。

    没有那股冰凉的感觉,反而有些温热的触觉从雕像出传来,有些粗糙的触觉从掌心传来。

    古争瞬间就把雕像一切都给摸透,可是一样还是让人失望。

    如此说来,那么最大的嫌疑就是自己之前调动的小球,或许出了什么岔子。

    古争把手离开雕像,心神和那枚小球陡然链接在一起,让小球的气息从里面散发出来,自己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可是让古争惊诧的事情发生了,那小球的气息才刚刚显露出来,自己肩膀上的小鸟‘呼啦’一下就飞了起来。

    在古争的注视下,小鸟的精神仿佛一下回了回来,一点没有看出之前的颓废,径直飞到与雕像脑袋齐平的地方。

    古争心中一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鸟会有这幅姿态,但是肯定和自己引出雕像的核心有关。

    整个人后退到更远的地方,一到金光在周围闪烁起来,古争生怕有些动静,把周边彻底给封锁住,哪怕是古争都无法感应到外面的事情,除非被人强行打破,但是心神依然和雕像里面联系着,让那股特殊的波动持续散放出来。

    小鸟在飞到脑袋之上时候,就悬浮到在那里,一缕缕白气从空中不断涌入小鸟的嘴中,那个雕像外面的白雾,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上面涌动出去,于此同时,古争敏锐的发现,在雕像核心小球中,同样有一丝纯净的白雾流出,不断的补充雕像周围的白雾。

    原来这些白雾还真是小球散发出来,怪不得古争之前没有发现,是因为没有太大的消耗,小球根本不会补充出来。

    随着小鸟的身子越来越大,比刚才要足足大了五倍,感觉下一刻真要爆炸的时候,一缕缕黑色的气体从小鸟的最终吐了出来。

    那一缕缕黑气竟然沿着雕像的最终渗入进去,最终流向中间的小球。

    古争这个时候都想忍不住阻止了,可是想到小鸟不会这么无缘无故的这样做,这才给忍了下来,继续看着它到底想要怎么做。

    在他心中,哪怕雕像全毁,没有任何香火之力,也比不过小鸟对自己的帮助。

    小鸟的身子开始缓慢的继续变小起来,那一股股黑气也朝着雕像上喷去。

    等到小鸟的身子再次恢复之前的样子,小鸟口中的黑气不在出现,雕像上的白雾又开始朝着小鸟的嘴中流进去。

    就像吸气,呼气吐纳一样,形成一个完成的轮回。

    这一次和最初一样,在吸到极限的时候,一缕缕黑气又嘴里出现,开始朝着小球内部缓缓的吐了过去。

    不过古争仔细的发现,这一次小鸟的身躯,要比之前瘦了那么一点,似乎在用这白雾来中和它体内的绿焰。

    每一次小鸟的吐纳,需要大概一个时辰才能完成。

    古争也不着急,就一直在旁边等着。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古争明显发现小鸟的身子瘦了许多,不过白雾还在不断的涌现出来,小鸟还是同样的吸进去,吐出来,不过速度倒是比最初的时候快了一点。

    三天时间过去了,此时小鸟只比最初胖了一点点,而且雕像中的白雾也明显减少了许多。

    第五天的时候,小鸟脸上充满了疲倦,甚至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不过在古争看来,那雕像的白雾已经没有产生了,似乎小球里面被那黑气全部中和了,没有任何白雾从里面涌出。

    就连小球也不是之前圣洁一样的白色,反而越来越透明,就是一个水球一样,表面还在不停的起伏,甚是奇怪。

    古争神识透漏过去,却诡异的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感受不到它的存在,虽然能‘看’到,但是接触进去,确实空空如也。

    最后一缕黑气没入水球之中,整个水球白光一闪,整个雕像轰然破碎开来,整个地面都感到一颤,无数凌厉的石块朝着周围射去,落在周围的空地上。

    巨大的冲击力,让古争意识不察,整个人也飞了出去,有些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不过在看到小鸟的身躯也无力的从空中掉落。

    古争立马起身上前,伸出手掌接住小鸟,手中的离环一闪之下,就把小鸟给收了回去。

    这一次,古争很清楚,小鸟可是消耗的不轻,估计要休养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