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玄绫
    巴妃王妃的笑容更加怒放,“听说,公子还曾毫不犹豫的背叛过她!若是要做一个对比的话,我这个仅仅是出言不逊的人,还算是礼貌的!公子这就去把我说的话告诉给大阏氏吧,不过,不要忘了引入的前提是你的背叛!”

    “嗯,我差点忘了,你是那种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都要扼住别人喉咙的人!昨天,我还觉得王妃你只是个小姑娘,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可是现在这满脸的疤痕好像带给了人不同的感觉,恐怕在我睡觉的时候,只要一想到您的声音和您的脸就能够马上惊醒。(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虎克苏狠狠的压下心中的怒火,把脸上的那团火焰化成一个生硬的笑容!现在虽然是在对簿公堂理帐的外面非正式场合,答与辩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这些人的眼睛有绝大部分都是在偷偷的注意着他们两个人的并肩行走的!也应该在猜测他们在说什么,如果自己的脸上气色不佳的话,他们会认为是自己输了!他不会这么轻易的输给一个黄毛丫头!

    巴妃忽然将她的脚步放得很慢很慢,几乎像是要停下来,“大人是在夸我们与众不同的震撼!这种到底要用什么来形容一下呢!王者风范还是慑人的风范。”

    虎克苏也随之放慢了脚步,再瞥一眼理判大人好像因为什么暂时离开了礼帐,他干脆真的停下脚步来,听从心意的与巴伦王妃针锋相对,“因为你,一对好好的高高在上的父子,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了!而且为了避免成为阶下囚的那个过程,会让他们更加的惨烈的卖命抗争,最后死的更惨。巴伦王妃这一辈子只能这样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不觉得很愧疚么?嗯,也许不会愧疚,因为本来就是灾星啊!”

    “公子不知道吗?能找别人的不痛快,真的很过瘾。”然后,也跟着他站住脚的一巴伦王妃,故意做出一个向他身后看的姿势。那公子也跟着回头才发现身后站着的他姑母的侍女已经等了他半天,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告诉他,可是他一直被巴伦王妃拖延住了。他恶狠狠的看向巴伦王妃,“怪不得你一直这么有兴趣的跟我还嘴,原来是打着鬼主意。想要拖延住我的手脚吗?不管怎样,结果还是一样的,你会输得很惨。”

    巴伦王妃似乎觉得好笑的直接笑出了声,“公子快过去瞧瞧她吧,刚才有什么人从她手中抢走了什么东西!她明明很着急,却不敢上前,可见被抢的那东西是不能被我看见的。还有一句话,我知道,我说出来公子也不会相信,不过,我还是想说,拿走那东西的人是朝东跑了!你要不要上前去追,悉听尊便!”说完,她姿态娴雅的给这位大阏氏的侄子行了一个礼,然后将身体走过了他,直接进入了大帐。巴伦王妃边走边想着,听说,这小子为了接近他姑母从前一直小心翼翼,直到有一次彻底得罪了他姑母才又想要叛变,从他姑母之中拿走主动权自救,只不过那些听起来很完美的计策,还是小孩子的把戏,看起来呜呜萱萱,却并没有伤到他姑母的半根汗毛!他无路可退,那样厚着脸皮在失败了之后又重新投奔他的姑母,因为他姑母手中实在无人可用,重重罚过他之后就重新接纳了他。他们之间的裂痕,虽然现在被某些看似忠诚的东西掩盖。却是一直存在的,也会在某一天重新被掀开来,她能透过那些遮盖完美的假象,看到它还在生长的轨迹。

    昨天,巴伦王妃他们从守夜人那里回来之后。就停止了一切动作,只派出了两个人查这位大侄子的底细。真是精彩。巴伦王妃看着他的背影的时候,发出由衷的赞叹!

    这位大阏氏的大侄子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走向那个等着他,脸上已经露出充分焦急的侍女。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步路。但是在他心里就像是走过了几年的苦涩,他几乎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又重新回到那个一直要走向他姑母的日子里。那时他心中满怀忐忑。关于他的背叛,证据齐全,连狠狠撕咬过他,姑母的牙齿的印记都留在她的皮肤之上。而且,在这之前,他本就不得他姑母待见,她不喜欢他,认为他不够勇敢。后来的那些背叛更是雪上加霜。原本他也想硬气一下,干脆就赔进这条命去,可是真到了那一刻,他吓得腿软了,心就像是被某种东西穿了一万个窟窿,透露着无数的寒风,他不知道他的姑母会怎样对他。就只知道他不想死!他把他的眼睛死盯着一边的侍卫,配置的腰刀。想象着那东西滑进他脖子里的痛感。由此让他提起勇气。闯进大阏氏的帐篷。

    他姑母正坐在食案前悠闲的喝着奶茶。向他打量来的目光含着凉丝丝的笑意,不轻不重的落在他本已经战栗的皮肤之上忽然化作勒进血肉的钢丝!让他一瞬间不由自主的抚上自己的喉头,感觉到一阵阵的干呕感!

    就在她的面前,跪着那个曾经让他心动的女人。她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这个女人并没有犯错,她是按他姑母的意思勾引他,然后,怂恿他按照他自己的心意行事,最后,把这一切变成把柄,交到她姑母手中。

    但是,好像也不能说,那就是曾经。因为,他才刚刚向这个女人表白,没过去多久,她皮肤上的温度还残留在他的掌心里。她就是一条毒蛇,长相甜美却黑心的剧毒之蛇,把他要联合大汗除掉他姑母的计划,一字不差的透露给了他姑母!

    去认罪的他,刚掀起帐篷帘子就已经跪在地上,然后膝行到他姑母面前。

    “怎么,他们给你送过去的白绫子不好用吗?”大阏氏嘲讽的看着他。

    “姑母我错了,幸亏你阻止了我,要不然,我可真是犯下了天地不容的大错!我该死,也宁愿去死,可是,在此之前,我要好好的看看姑母您……我……”他哭的浑身上下都在颤!

    “那你看到了,我现在很好,将来也会很好,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把你的脖子交给那条白绫吧!要不然的话,我可又要帮你找刽子手了,你母亲她是求过我的,让我给你留个全尸。她说的不错,这件事情不能透露出去,那样不仅是辱没了你的名声,也是辱没了家族的名声。那我就成全她,对外只说,是你自己活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