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 《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 正文 第358章 酒壮怂人胆
    .,最快更新神医嫡妃:邪王宠上瘾最新章节!

    翌日。

    年元瑶一觉睡到午时以后才醒,醒来的刹那间,宿醉之后,这会儿只觉得头痛欲裂,而且不知怎么回事,浑身都是酸软不已。

    “醒了?”一道低沉悦耳的嗓音,从年元瑶的身边传来。

    年元瑶一怔,当看见身侧躺着的人后,瞳孔蓦地一缩,‘腾’的一下从床榻上坐起,坐起来时,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往被窝里看了一眼。

    “卧槽!我我我,你你你……”年元瑶一下子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特么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她和封玄霆两个人,什么都没穿,躺在一个被窝里?

    “暖暖,你该不会忘记昨夜发生的一切了?”封玄霆偏眸看着她,语气之中,染着一丝揶揄,但也藏匿不住,此刻极好的心情。

    年元瑶愣了愣,垂着眼眸,努力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昨夜她的确喝了不少的酒,后来,后来——

    拜天地,入洞房,酒后乱……

    好像都出自她的手笔啊……

    想到这些事情,年元瑶的小脸顿时红的快要滴血,果然是酒壮怂人胆啊,她喝醉了酒,竟然这般的耍流氓啊,就这么主动要求和封玄霆……

    “记起来了吗?”见年元瑶一脸羞赧,封玄霆唇角的弧度又扩大几分,又问了一遍。

    年元瑶却有些哭笑不得,扭头看着封玄霆,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所以,想好要对本王怎么负责了吗?”封玄霆略显无辜的看着她,仿若自己真的是被强迫的一般。

    “你要我负责?”年元瑶接受了这个事实之后,静静的消化了一下,很快就转变成了另外一种心态,心里头忽然觉得美滋滋的。

    封玄霆撩起她的一缕发丝,轻轻的嗯了一声。

    年元瑶勾起唇角,重新躺了下来,手指在封玄霆的胸口,轻轻的画着圈圈,“那,那我算是追到你了吗?”

    “你觉得呢?”封玄霆反问。

    年元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面上扬起明媚的笑意,笑眼弯弯道,“我们昨夜真的拜天地了吗?这真的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拜天地,入洞房,这些可都是你要求的,暖暖,难道你想耍赖吗?”封玄霆凝着她,眸中染上一丝危险的神色。

    年元瑶轻轻的摇头,反而用手挑起封玄霆的下巴,面上染上几分严肃,“既是如此,那你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以后不准再和那个北荒女子眉来眼去的!”

    封玄霆听后,面上浮现一抹的无奈,好笑道,“昨夜是吃醋了,才会喝那么多酒?”

    “吃醋?那是什么?没吃过!”年元瑶被戳中心事,连忙否认,扯过一旁的被子,拿被子盖住了脸。

    封玄霆侧身,重新将她拥入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认认真真的看着她,“暖暖,我们只能是彼此的。”

    轻轻的语调,却带着重重的承诺。

    年元瑶静静的看着封玄霆,眸中带着深深的眷恋,轻轻的点下了头。

    室内,一室温情。

    ……

    阁楼不远处,秋海棠与白峰魁站在那里,看着一天一夜没有出过阁楼的封玄霆与年元瑶,秋海棠的眸中,闪现浓浓的怒意。

    “那个妖女,到底还是染指了主上,我们真的要坐视不管吗?”秋海棠气恼不已。

    “主上做事一向容不得我们质疑,海棠,别再纠结此事了,不会有好处的。”白峰魁叹气,劝慰着秋海棠。

    秋海棠听闻这话,眼神越发的阴冷,“主上布局了这么多年,即将完成大业,这会儿凭空冒出来一个圣灵族妖女,定然是有蹊跷的,我们必须想办法,让那个妖女远离主上才是。”

    “那你有法子吗?”白峰魁问。

    秋海棠沉默半晌,握了握紧手中的九节鞭,“总会有机会的。”

    ……

    封玄霆与年元瑶一起回玄王府时,两人满面春风,众人都发现了一丝与往常不一样的地方。

    进了青玄阁,凌音便一脸八卦的凑了上来,“王妃,王妃,你和殿下消失了一夜,去了哪里呀?”

    一旁,封玄霆听到这话,眸中闪露一抹愉悦,但很快便收起,往书房走去。

    凌汐和凌潮对视一眼,两人心中都有几分了然。

    封玄霆不在,凌音更是大胆,指着年元瑶脖子上露出的一抹痕迹,“王妃,你的脖子怎么弄伤了,都有淤青了。”

    “你……”年元瑶一时语塞。

    凌音眨着眼,一脸好奇单纯,“怎么了?”

    “没什么,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年元瑶说完,匆匆跑回了房间。

    凌音留在原地,一脸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情况呀?

    此时,玄王府大门口。

    叶绫澜从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今日的她身着一件宝蓝色的修身锦裙,带着浓浓的异域风情,下了马车后,引来不少路过的百姓驻足围观。

    今日一早,他们都听说了,北荒来的公主在皇后的寿宴上,大胆向玄王殿下求爱,惹的皇上龙颜大悦。

    这会儿,玄王府门口来了个这么一个艳丽脱俗的女子,想必就是她了。

    “我家主子是北荒公主,特意前来拜见玄王殿下,还望通报一声。”叶绫澜的侍女兰朵上前,对着门口的侍卫道。

    两名侍卫听到后,相互看了一眼,随后面带歉意,“很抱歉,王爷吩咐过,不见北荒公主。”

    “什么?你们也不把我们公主放在眼里了吧?连通报一声都没有,就……”兰朵第一次遇见这么不把叶绫澜放在眼里的人。

    说了一半时,叶绫澜轻轻抬手,示意兰朵闭嘴。

    站在门口,被这么多人围观着,吃了闭门羹的叶绫澜倒也不觉得丢脸,反而笑着看向两名守门的侍卫,“既是如此的话,那我明日再来,明日再不见我,那我就后日来,我想玄王殿下总会要出门的。”

    叶绫澜这话,在一旁的百姓们听来,只觉得十分的动容——

    “真是可惜这位公主了,谁不知道,玄王殿下公开表示,所爱之人是年府的年元瑶啊。”

    “那年元瑶如今是被通缉的罪犯,玄王殿下和她,不会有结果的。”

    “是啊,玄王殿下要是怜取眼前人就好了。”

    “……”

    叶绫澜待了一会儿后,便重新坐进了马车里,坐进马车后,脸上的笑意顿时敛起,面上浮上了一层的冰霜。

    “兰朵,让你去查的事情,有消息了吗?”

    马车外,兰朵嗯了一声,“早上巴洛已经给了消息。”

    “你进来。”叶绫澜让兰朵坐进马车里。

    兰朵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进了马车里,进了马车后,兰朵弯着腰站在一边,恭敬的道,“那个叫年元瑶的,是玄王殿下的心爱之人,但已经消失了许久,连满世界的通缉令都找不到她。”

    叶绫澜微微眯了眯眸子,没有开口。

    “公主,依奴婢看,不如直接给玄王下情蛊吧?”兰朵提议道。

    叶绫澜微挑眉梢,唇角扬起一抹不可捉摸的笑来,“时机未到。”

    “是,公主。”兰朵不敢再说什么。

    “让巴洛继续去查那个年元瑶的下落。”叶绫澜道。

    兰朵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