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血与火的赞歌 > 《血与火的赞歌》 正文 第23节 战争抉择
    .,最快更新血与火的赞歌最新章节!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没有错。”培迪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培迪很清楚,尽管全面战争动员命令已经下达,但帝国内大部分国民任然认为费尔德领的战争只不过是一场局部战争。

    自信有的时候是一件好事,但有的时候也可能变成坏事。

    “你的将军们太过骄傲!”安迪-巴莱特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百万不死军团在他们的眼里,就好像是一群可以随意拿捏的虫子…如果是其他战争,我很高兴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但如今…”

    “安迪,这可有些不怎么像你。”培迪点燃雪茄后打断表弟的话,“你好像在怯战?”

    安迪-巴莱特一怔,“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只是想劝你要更加谨慎一些…”

    “谨慎从你嘴里说出来让人感觉怪异。”培迪耸耸肩,“你应该明白我什么意思。”

    “你是想说我是一个不懂思考的人?”

    “不,我只是找讨论你的性格,关于你的脑子…我从小就觉得你很聪明。”

    “我们现在在讨论战争!”

    “好吧,你继续…”培迪做出请便的手势。

    “你…”安迪-巴莱特盯着他的表哥,“如果你没有头顶的皇冠,我现在真想与你来一场生死决斗。”

    “你不会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我…”安迪-巴莱特被噎得说不出话,盯着表哥看了好半响后学着他的语气说道:“那你也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现在并没有准备好来一场决战,而你却要在即将进入冬季的时候选择主动进攻防备完整的提尔曼堡。”他摊摊手,“我只是在尽盟军参谋长的职责,如果你觉得这是我的懦弱,大可以让你认为有能力的人代替我。”

    “你知道,我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培迪摆摆手停止玩笑的话语,“我已经决心在进入冬季之前,对提尔曼堡策动一场大规模的进攻战争。”

    “你让我把话说完!”培迪阻止表弟还想要继续的劝说瞟了眼保持着一贯沉默的艾提雅将军,与表弟对视说道:“而且,你刚才说错了,我并没有打算在这个冬季与不死军团决战。”

    “什么意思?”安迪-巴莱特一怔。

    “您是想进行一次试探性的总攻?”艾提雅很是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类皇帝,“动用同盟军近九成的力量,只为试探?”她走到皇帝办公桌前坐下,望着对面皇帝那双腥红的双眸,“对面不死军团的指挥官很聪明,超过百万大军混战的战场,可不是我们想脱身就能够脱身的。”

    “我们拥有曼威斯峡谷口要塞防区,所以从理论上讲我们可进可退。”培迪靠在他的办公椅上,用军鞭指着他身后的小型地图,“我打算在战争一开始后,动用超过五十万劳工在曼威斯峡谷到提尔曼堡这片区域建立五条纵深防御线。”

    “您是想让同盟军主力作为诱饵,诱使百万不死军团咬住我们,然后再把他们拖入这五条纵深防御线内?”艾提雅瞬间便明白人类皇帝的打算,这个计划与之前柏丁堡南部战役极其相似,当时她率领的精灵王国二十万大军就是进入到不死军团纵深防区内才导致的失败。

    “但我认为对面的指挥官不会上当。”艾提雅摇了摇头,“他拥有比精灵更为冷静的头脑,他…冷静得不像是一名不死者。”

    “根据参谋部和军情处分析,对面指挥官极有可能是恩希-艾拉,他如今在不死军团中的地位仅次于两位君王,而且…之前向我们透露百万不死军团南下的情报也是出自他的手。”培迪吸了两口雪茄,让自己的双目置于浓烈的烟雾中,口中低语道:“那是一位狡猾的老水手。”

    “就是你曾经在研究贸易历史的时候评价的那位最能忍的恩希-艾拉?”安迪-巴莱特皱了皱眉,“我还以为他如今只是不死军团中的一个小人物。”

    “一位可以使用圣力的不死者,你觉得继承远古记忆的费罗拉连这点智慧都没有吗?”培迪叹了一口气,“恩希-艾拉出现在霍科群岛…但令我最不解的地方是他没有如同其他不死者那般一出现便肆虐当地,而是通过不知道什么途径前往了卡伦城。”

    “现在可不是关心恩希-艾拉过往的时候。”艾提雅看着皇帝身后的地图,“如果不死军团不上当的话,你该怎么办?一直持续进攻到卡伦领的战争有结果为止?”

    “这会伤亡巨大!”安迪-巴莱特这时才坐下,咬着修剪好的雪茄在烛火上引燃,“我们准备根本不充分,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但盟军总体力量比对面不死军团要弱一些,不死军团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想以费尔德领为诱饵,引诱我们的主力去进攻提尔曼堡,而你…居然打算一头钻进他们的陷阱里去。”

    “我们谁都清楚不死军团的目的,但问题是我们耗不过他们。”培迪摊摊手,“这可不是常规战争对峙,因为不死军团可以维持这样的局面超过一年、十年、甚至是百年,他们最不缺乏的就是时间,而我们最多坚持五年!”

    “是的,根据我们的档案记载,在过去一万年里有好几次不死军团都选择以防守代替进攻,让战局变得非常的被动。”艾提雅语言中带着警告,“虽然在邪能肆意的地区与不死军团作战并不理智,但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

    “你到底是什么意见?”安迪-巴莱特转过头有些不善的看着艾提雅,“我记得你两分钟前好像是不同意提尔曼堡的吧?”

    “我没有任何意见,我只提供我自己的看法。”艾提雅冷淡的回应。

    “你们是否还记得一件事情?”培迪的目光分别在两人身上略过,最后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地图,“在色雷克堡地区,我们还有米沙王国的主力部队没有动用过…当时百万不死军团袭来,我们决定利用费尔德领纵深空间换取时间,以费尔德领庞大的领土分散不死军团的兵力,在曼威斯峡谷口要塞和班达拉要塞构筑坚固的防线,对后续进攻我同盟军的不死军团予以重创。”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不死军团并没有按照我们的设想分散兵力,而是全部集中在提尔曼堡。”安迪-巴莱特很是无奈的说道:“所以,我才建议矮人和兽人占领泽科拉堡和文森特堡之后再进攻提尔曼堡,届时提尔曼堡的不死军团必定回援卡伦领,那时才是我们出击的最佳时机。”

    “你的计划没有问题,我可以同意。”培迪说这句话的时候望着地图,“但我们还有可以在你的计划中加上一点其他计划,比如…色雷克堡米沙王国和费尔德领的联军部队。”

    “当同盟军主力在提尔曼堡与不死军团主力相互攻阀的时候,色雷克堡的联军部队完全可以反攻费尔德城,而且…我相信还有很大的几率获得胜利。”培迪手中的军鞭划过地图指着色雷克堡地区,然后有点了点费尔德城。

    艾提雅和安迪-巴莱特两人具是一怔,两人在考虑费尔德领战役的时候都下意识的把色雷克堡的联军忽略。

    “你有费尔德城的确切情报?”艾提雅首先反应过来。

    “没有,但我可以断定他们没有在费尔德领驻守太多的军队。”培迪这句话带着自信。

    安迪-巴莱特没有立刻发表意见,他脑子里在快速思考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柏丁堡南部战役的失败然我明白战争中情报分析的重要性。”艾提雅用略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不死军团不可能不知道费尔德城的重要性,这是他们挖掘海洋资源的前线基地,所以…也许这是一个陷阱。”

    “是不是陷阱,打它一下就知道了。”培迪说话间看向他的表弟,“你觉得怎么样?”

    “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安迪-巴莱特仿佛在自言自语,“用曼威斯峡谷口的盟军主力牵引提尔曼堡的不死军团主力,等战局胶着之时让色雷克堡的军队进攻费尔德城,让费尔德领所有地区都陷入混乱的战争局面,迫使集结在提尔曼堡的不死军团主力分兵。”他指着地图,“同时在战争期间动员庞大的劳工力量,在曼威斯峡谷和提尔曼堡之间修筑纵深防御线,为后续的总攻提供更为便利的地理优势。”

    “我就是想看看恩希-艾拉手里到底有多少底牌。”培迪大口的吸食着嘴里咬着的雪茄,“布鲁克参谋长那里有我拟定好的命令,你如果没有意见的话,现在就可以去向将军们下达命令。”

    安迪-巴莱特一愣,培迪继续说道:“这是命令,而不是在和你商量!”

    “您的意志!”安迪-巴莱特保留了他的意见。

    培迪指着门口对他表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看向蹙眉思考的艾提雅,说道:“虽然这次并不是总攻,但我仍旧希望精灵主力尽可能的在提尔曼堡西部给予不死军团压力。”

    “放心吧,上次的失败虽然让我们损失惨重,但只要高等精灵没有受损,我们很快就可以恢复过来。”艾提雅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与精灵气质不相符合的强烈杀意。

    “我希望你能亲自回去与瑟兰迪尔将军说明我们这里的情况,我会派遣一位参谋官与你随性。”培迪保持着皇帝的谦逊微笑,“带我向瑟兰迪尔将军问好。”

    艾提雅皱了皱眉,她明显还有话要说。

    “你还有事?”培迪主动询问。

    “不,没什么事。”艾提雅摇了摇头并站起身行礼并果断的离开。

    门口早已等候多时的秘书长狼玛,紧随着两人离开的步伐走进办公室,“陛下,财务大臣戴里克-丹尼爵士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