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随身带着女神皇 > 第九百〇九章 狼牙大棒
    。

    见笑

    陈光短暂愣神,这就仅仅是见笑那么简单

    你送上百条人命去送死,在你眼里就是个见笑

    陈光又转头打量这堆如同垃圾一样给胡乱扔在外面的尸身。

    见他还在意此事,封不眠笑了起来,“倒是没想到陈兄你还有一颗慈悲心肠。”

    陈光指着其中一具尸身说道:“封兄,这少年的面孔……”

    他话没说透,但其实这少年的容貌与封不眠看起来却有五六分相似。

    封不眠无所谓一摆手,“这是我第三十七子,一直就在苦力营中锻炼,也没指望着他能成才,倒是稍微有点可惜死在这里。”

    陈光惊了个呆,在封不眠说这些话时,语气极其平静,并且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是真的不在乎,死了的是他儿子,但在他眼里,却好像陈光走在路上看见一只死了的蚂蚱般无感。

    是的没错,连麻雀或者别的小动物都比不上,生不起任何波澜。

    这……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人的常态吗

    陈光在心中仔细回想,似乎还真是这样。

    之前四年在真武圣帝城时,他身边的臣子除了鲍老头,似乎别人几乎都没有特别在乎自己家人的。

    鲍老头会变得不太一样,或许也正和他当初一天之内痛失十七个女儿有关。

    这真武大地中的人和须臾海中的人一样,想必灵魂里也有残缺,比起地球人在情感上少了点什么。

    “好了,既然都到地方了,我们是现在下去,还是再商议一下”

    陈光收拾心情,摆手催促道。

    拄杖老妇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方,纵身往深坑里跳去,“不错,为此事我们已经多多少少耗去大半年光阴,是时候做个了断,看看这位武君前辈到底为我们留下些什么了。”

    别看她佝偻驼背,但这纵身下跳的动作却是灵活得紧。

    封不眠与童颜老者纷纷跟上,陈光紧随其后。

    四人走到石门前,陈光也不多言,先只等另外三人动作。

    封不眠回头看着陈光,“陈兄,等会儿我们四人齐力轰向石门,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出全力。”

    拄杖老妇也说着:“之前我们三人合力,费尽周章才将石门轰开,如今有陈兄同行,想必应该会轻松许多。这石门内有蹊跷,以我们武人的实力是无法将其轰碎的,只能将其短暂的轰开,随后迅速便会关闭。”

    “那怎么出来”

    陈光关心的是这问题,他可不想被困在里面。

    “里面有机关,可以从里到外打开,出来倒是容易。”

    童颜老者解释道。

    陈光点头,“好。”

    见陈光再没别的意见,封不眠回身看着石门,神色渐渐凝重,“那么,现在就开始了大家千万要记得不要留手,一定得全力以赴,如果不能将其震开,我们会反而会受到反噬。”

    陈光嘴上答应得飞快,但心里却不以为然,我是真不敢出全力,怕吓着你们。

    不过他的优势强在肉身,单论内劲,虽然现在他距离行侠也就两三年,但他倒是未必及得上另外这三个浸淫武人境界多年的老江湖。

    其实这些人也是可怜,困在武人境界多少年了却依然无法寸进。

    在这人人都想变强的真武大地,但凡是真有些潜力的习武之人,谁不想变得更强,一层一层区域的往上爬,去更高阶的地方感受更加浓郁的阴阳气

    譬如武人,如果勉强去到身体承受能力的极限,在武尊统御的第五层,哪怕只是做个奴隶,只要能侥幸不死,功力增长的速度也比呆在这第一层不知道快了多少。

    只是可惜,每一个人的天资与根骨是不一样的,上限自然也不同。

    无比残酷的金字塔不仅仅体现在阴阳气的浓度上,具体到真武大地每一个原住民的身上,天资与根骨这些与生俱来的差异,更决定了每个人的上限。

    如陈光这样的人,自得到内劲之后,可以乘青云扶摇而上,封不眠或者十方武皇这些人却只能死死的卡在武人层次不得寸进。

    愿意留在第一层当城主或者领主,在矮子中充高人的习武之人,或许要么是骨子里就失了锐气,要么就是去过更上层的位面被人压迫得惶惶不可终日,狼狈不堪的逃脱回来。

    真正有天分的习武之人,早已离开此地去往更高的层次。

    封不眠几人如今盯上这武君洞府,想必也只是期望能从里面找到什么足以提高根骨的天材地宝,让自己能在有生之年突破武人成为行侠。

    “三!二!一!”

    短暂的积蓄劲气之后,四人都没掏家伙,而是齐刷刷往前推掌,四道气劲从四人掌心涌出,轰在石门上。

    四道气劲之中,童颜白发老者的最为浑厚,封不眠次之,拄杖老妇第三,陈光的看起来最弱。

    石门上巨响传来,如晨钟暮鼓,旋即轰隆隆往里侧开出个小缝儿。

    “门开了!大家快!”

    封不眠第一个抬步往里面冲去,他动作倒是极快。

    落在最后的陈光刚进入,石门猛的怦然一声关上,巨大的震动让进来的四人脚下一个趔趄。

    入目所见,这里倒不是什么金碧辉煌的了不得的洞天福地,放眼望去也就是个深邃的石室,洞顶石壁中镶嵌的也不知道是天然生成还是被人为安插上去的夜光石,将石室里照耀得影影绰绰。

    远处似有水声传来,更有轻微的气流迎面吹在脸上,说明这看似封闭的洞府里,应该有与外界流通气息的方式。

    “这洞府当初应该是修在沙洲地下,也不知道那位前辈到底得罪了什么可怕的敌人,就算在咱们第一层里也住得如此小心谨慎。”

    封不眠一边往里走,一边解说着。

    四人摸索着往前行了大约四五十米,封不眠停下脚步,指着前方波光粼粼的水面说道:“把我们三人挡在此地的,就是这地下小湖了。”

    陈光装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游过去不就是了”

    “不行,一开始我也是这样做的,但险些送了命,在这小湖底下藏有机关,如果下水,会从水中突兀刺来,无声无息却又威力惊人,那位武君前辈功力或许称不上顶尖,但机关术却相当可怕。如果从半空里飞身而过,同样会有利刃等机关索命,我们三人一开始不知深浅,在这儿吃了大亏。”

    封不眠心有余悸的说着。

    陈光纳闷不解,“那多我一人好像也没什么用啊”

    “不,那武君前辈既然留下这湖,他自己总也得通过吧,所以他留有机关,而且他似乎也专程为后来者准备了些考验的东西。就在那边,等会儿激发机关之后会有一个铁皮人跳将出来,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以我们三人的实力,只能堪堪在铁皮人的攻势之下自保,勉强维持不败,但却无法将其击碎,这次有陈兄,我们倒是有胜算了。以我之见,如果能打碎这铁皮人,或许就能寻到办法。”

    陈光点头,“原来如此。”

    四人没再耽搁,由封不眠上前触发机关,随后他闪电般往后倒退而来,嘴里喊着:“大家小心了,要出来了!”

    他话音未落,一个高大的黑影便出现在他身后。

    封不眠听着身后阴冷风声,赶紧合身往前一扑。

    下一瞬间,他刚才立身的位置传来巨响,一个高达丈余的壮硕人影傲立原地,右脚往前踏在地面,浓烟从他右脚触地的地方涌出。

    “上!”

    童颜白发老者从腰间摸出精铁长鞭,当先往前扑去。

    拄杖老妇则同样挥舞着手中铁杖飞身向前。

    封不眠则哐的拔出长剑,足踏星步,在地面绕圈疾走靠近铁皮人。

    陈光原本打算再观望一下再做打算,但这三人却已经冲到了前面,不好意思浑水摸鱼,也从背后掏出自己的“趁手家伙”来,往前直直的跑将过去。

    一边跑,他一边将包裹在“趁手家伙”上的白布抖开,露出里面的兵器真容,倒是让封不眠三人险些脚下拌蒜摔个趔趄。

    他实在想不出自己到底用什么兵器合适,虽然学的功夫不少,里面也有兵器类的,但总觉得与自身气质不太契合。

    于是他索性就随便想了个点子。

    首先,这家伙一定要够沉够重,不然不能发挥出自己力大无穷的完美肉身的优势。

    其次,要不容易损坏,这世界里都是高手,锻造铸铁之术虽然也挺发达,但除非找到什么绝世神匠,否则实在难以打造出可以陪着自己一路修炼到武帝的兵器来。

    最后,威力一定能小了,打在人身上必须得让人知道厉害。

    所以我选择狼牙棒。

    好用不解释,简单粗暴,杀伤力满分。

    “真是没想到陈兄你看起来眉清目秀俊朗飘逸,居然练的是这么豪迈的兵器。”

    封不眠一边叮叮当当砍在铁皮人身上,一边忍不住调侃出声。

    陈光呵呵一笑,闪身避开铁皮人拍下来的大巴掌,挥棒砸在其手腕上,嘴里笑道:“豪迈算不上,好使就行了。”

    拄杖老妇也调侃着,“之前我见你将其背在身后,还以为是阔剑或是长锏呢,真是吓了我一条。”

    “陈兄这兵器柄小头大,更带有尖刺,挥舞起来势大力沉,杀伤力惊人呐。”

    童颜白发老者一边将长鞭在铁皮人身上抽得火花四溅,嘴里一边说着。

    此时这铁皮人虽然东奔西突,但却因为不够灵活,他的攻势全速落空。

    不过四人的攻击打在它身上虽然看起来骇人,但却也迟迟不能奏效,就连陈光的狼牙棒上的钉刺都被敲折了数根,它看起来却还生龙活虎。

    “封兄,好像多我一个也并没有什么用啊!”

    陈光忍不住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