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武破乾坤 > 《武破乾坤》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狼烟未灭夜不寐
    眼看匕首即将刺破他的脖颈,屋外突然飞来一柄长剑,在那些士兵脖间擦过,飚射出一道道血箭。

    黑影中的人瞥见这一幕,手中匕首一收,迅速转身隐于黑暗,长剑倏地飞过,猛地钉在那黑暗处。

    看其门间,墨羽澄一人一剑突围而来,背后何雨诗脸色一沉,怒喝道:“挡者死!”

    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家少爷,但她也断然不会让他一人犯险。她的剑,只为他而挥动。

    自从当年在破庙前被少爷带回皇宫,她就已经决定,这一生,为他杀阻他之人,为他做不方便做之事。

    “父皇!儿臣救驾来迟!”墨羽澄面露愧意,护在墨长琦身边。

    墨长琦十分欣慰的看着墨羽澄,但面色突然痛苦着,摔下座椅。墨羽澄大惊,连忙扶起墨长琦,只见他背后,赫然插着一柄匕首。方才那千钧一发之际,那人虽然离开,但手中另外藏在袖中的匕首却是射出,这一匕,足以要了墨长琦的命。

    墨长琦紧紧抓着墨羽澄的袖子,艰难道:“拿……拿纸笔来……”

    墨羽澄眼中含泪,去取来了纸和笔,何雨诗长剑一斜,冷冷看着众人。被她那冰冷如寒霜的眸子瞪着,众人不敢进来分毫,因为方才她手中的剑,可是在数息间,沾染了数十个人的鲜血!

    墨长琦虽然一脸痛苦,但双手丝毫没有颤抖,写出的字苍劲有力,一点也不像受了重伤将死之人。

    看着墨长琦纸上的字,墨羽澄神色微微一变,低着头,眼角一滴泪水滑落。

    当写完最后一个字,墨长琦仿佛用尽了所有气力,伸手一拂,纸上出现一朵兰花印记。

    做完这一切,墨长琦双眼瞳孔扩散,生息尽去。

    “父皇!!”

    墨羽澄痛哭着喊道,仰着头,泪已如雨下。

    听到寝宫内传来墨羽澄的痛哭,墨羽殇脸色一变,猛地伸手握住脖前的长剑。手指缝隙间鲜血滴落,然而墨羽殇却仿佛丝毫感受不到痛觉,一双眸子赤红瞪着墨羽珂,怒吼道:“这就是你要的结果!”【……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猛地一握,长剑崩碎,墨羽殇冲入寝宫,那些士兵刚欲拦截,周围却剑气弥漫。

    “谁敢拦!就是死!”一道怒吼从天空中传来。廖殷凡手持斩龙斜指地面上的士兵,一双充溢着杀气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们。

    墨羽珂愣在原地,看着手中断裂的长剑,看向墨羽殇的背影,不敢置信的呢喃:“死……死了?不……我没有动手……不是我……”

    一时间无人敢动,墨羽殇进入寝宫,便看见抱着墨长琦的尸体痛哭的墨羽澄。他心中猛地一震,看到地上淌着的鲜血,他竟一瞬间失了魂。

    看到墨羽殇,墨羽澄擦擦眼泪,将墨长琦轻轻放在地上,对着墨羽殇跪下,呜咽道:“臣弟叩见陛下。”

    听到他这句话,墨羽殇再次猛地震动,连忙扶起墨羽澄,道:“父皇他……”

    “父皇死前写了遗诏,皇兄你是新的诺兰帝国掌权人。”墨羽澄看着墨羽殇,脸上的悲戚让墨羽殇也感受到莫大的悲伤。

    梦瑶给江凌吃了些回复灵气的丹药,加上现在体内血莲提供的加速修炼,体内灵气已经恢复六成。只是,江凌双手的伤势,暂时还不能恢复。

    虽然梦瑶给他包扎了下,但现在的手,想要握起玄脉都是个难题。青灵第一次感到自己实力不济的无力感,包括自己没有梦瑶那么细心,让她感到不甘。

    明明自己才是江凌的女人,却连给他包扎伤口这么简单的事,都不会做。

    墨羽殇沉默着走出寝宫,一双眸子冷冷看着围在寝宫外的众多士兵,突然抬起手,食指上那枚金色兰花纹的乾坤戒,让墨羽珂见了为之一惊。

    “那是!难道父皇已经……”

    墨羽殇张口大吼:“父皇已立下遗诏!即日起!我便是诺兰帝国新的王!影侍何在!”

    顷刻间,寝宫周围的阴影处窜出一个又一个黑影,对着墨羽殇俯首,寝宫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大批黑衣人,一个瞬间来到墨羽殇身前,皆是俯首。

    “影侍,参见陛下!”众多黑衣人齐声回道,声势震天。

    先前那隐藏于黑暗当中的刺客,居然连他们都没察觉到,现如今墨羽殇既然成了新的陛下,他们将誓死守护!

    墨羽珂没想到还有影侍这个硬茬,但还是冷冷一笑,看着墨羽殇,道:“皇弟,奉劝你好好把手里的皇位交出来,影侍不超过百人,而我这里可有数千人,你真的认为他们能行?”

    墨羽殇脸色阴冷,看着墨羽殇,满腔怒意。

    “墨羽珂,你怕是忘记了还有我。”天空中的廖殷凡突然冷冷说道,“你认为就凭这几千个随意倒戈你的废物,能挡住我?”

    墨羽殇抬头一看,脸上顿时难看起来,咬牙道:“行不行,得试过才知道!”

    众多士兵背后展开灵翼冲天而起,还有一部分径直朝着墨羽殇冲去。影侍们立马行动,身行如风,脚踏残叶而来。

    鲜血横飞,人影错落,不时有人惨叫着倒下。天空中,廖殷凡抬手间,斩龙锋芒毕露,还未近身那些士兵便一个个被凌冽的剑气绞杀,坠向地面。

    而墨羽殇一步一步朝着墨羽珂走去,影侍为他开路同时也保护着他。墨羽殇看着挡住墨羽殇的人被一个个杀掉,看着墨羽殇一步步走近,他慌了,真的慌了。

    他刚想逃离,墨羽殇脚尖一蹬,便暴冲向墨羽珂。

    “墨羽珂!!”怒吼着,他身上爆发出恐怖的威势,压制的力量在此刻全数释放,气势陡然攀升,灵羽境中期,灵羽境后期,灵诛境!!

    汹涌的气势压的墨羽珂一阵窒息,他惊恐道:“怎么可能……你怎么……这么……强……”

    当他吐出最后一个字,自己的脖子已经被墨羽殇牢牢钳住。脖子上的剧痛伴随着窒息感,让他不断挣扎。

    “墨羽珂,我忍你很久了,你想要这个皇位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要勾连外敌!父皇也因你而死啊!!”

    “不……不是我杀的……不关我……事……”

    墨羽殇听到这话就怒意满腔,猛地一甩手,将他摔在地上。冷冷看着他,墨羽殇喃喃道:“不关你事……笑话……”

    “将墨羽珂给我押入大牢!三日后听审!”

    “是!”

    影侍齐动手,此时墨羽珂朝周围看去,周围的士兵已经死得差不多了。天上的廖殷凡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就想看一个小丑。

    墨羽珂深深的低头,他终于意识到,这一次,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影侍们将他带走的时候,他没有反抗,顺从的被带走。墨羽殇终是成了诺兰帝国的皇帝。

    廖殷凡下午便快马加鞭赶回了南边,经过今天一事,他知道南边离不开他的守护。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自己的挚友,为了君王!他必须驻守边疆,那几个兄弟还需要他!

    而墨羽殇如今做了皇帝,手上也有一大堆事务要他处理。江凌的事,他立马处理,从此诺兰帝国再无恩怨之说。江凌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下不用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免得每天都要提防皇室对他派出的杀手。

    值此之际,墨羽殇也加强了对于周边国家的防范。这是大事,墨长琦就是因为不注意一点小小的防御,就被敌人钻了空子。

    其余士兵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诺兰帝国的皇帝已经换了个人。他们了解之后,才知道自己被那些叛徒下了药,足足睡了一整天。等他们汇报情况的时候,墨羽殇又是一系列事情要他们去做,国防之事一日不得松懈,所有的士兵都要再考核,不过关的就请回家种田。

    这一举措引得皇宫内的士兵们人心惶惶,同时也让他们加紧训练,不敢懈怠,这个饭碗要是没保住,回家种田不说,被战友耻笑是更严重的一件事!

    看着皇宫内又忙碌起来,他稍稍松了一口气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禁微叹。

    如今的诺兰帝国,还是太弱小。塞外狼烟未灭,他今夜,也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