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二代的逆袭 >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106章 针对(谢谢谢晴曦的打赏)
    其实像风无真君,平曰里与景棋真君一样,在人前都是一副冷冷的模样,在弟子们面前更加是喜怒不形于色,但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依稀都有些炸裂了,他斩剑峰竟然还被人给嫌弃了!

    永炎真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说道,“你这算什么,我五个弟子都叛出师门了,看开点看开点。”

    风无真君将此事放在了心底,慧敏真人是他的大弟子,他每每闭关之时更是将事情全权交付给她来做,可谓是将她作为斩剑峰下一任峰主来培养,所以他并不愿意质疑自己的眼光。

    比试并没有结束,休息之后继续进行,萧畅这才算是真正开了眼,一招一式,并没有太多复杂,但其中蕴含着的灵力却大有不同!

    她的神识不知不觉的便跟随着飞了过去,台上不同属性的法术在闪烁着,因为擂台上有着法阵的护持,所以任何的法术攻击都不会传出法阵,规则是把对方打下擂台者方为胜!

    昭阳峰在剩下的几场筑基期比试中都并没有意外的胜出了,这一场对上的是归一峰,归一峰的修士中规中矩的,但之前的比试中之所以会落到倒数第二名的原因在于,对女修太大意了,被全为女修的碧莲峰反转,但是对上全男修的昭阳峰,他们不会留一点余地!

    人人都知道最为关键的是练气期比试,昭阳峰很快便排出了显而易见的出战修士,以黄松为首,卞梁,虞堃,朱洪还有便是尹天琪。

    尹天琪不以为然的说道,“根本用不到我上场,几位师兄都是武力值杠杠的,萧畅你在闭关你是不知道这两个月,啧啧,我们几个快被筑基期师兄折磨死了,每天都是各种摔打!”

    看着尹天琪脸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萧畅表示她可以想象的到,不过她又想,若不是当初两位真君带着弟子来了昭阳峰,那他们如今会如何?

    无法想象,但峰主心中应该还有别的底牌吧,或者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她不得而知,比试已经开始,其实一切的一切,最重要的也不过便是结果吧。

    第一场胜!第二场胜!第三场胜!结束了,冰凌真君勾了勾嘴角,这一次至少不是最末尾了,但这绝不是结束!

    尹天琪兴奋的和萧畅击掌,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连上场都没上场!哼!尹天琪,下午的比试你敢不敢第一个上场?我和你打!”

    尹天琪回头一看,的的确确被她激怒了,“有什么不敢!你到时候别被我打输了哭了才好!”熊露脸上一喜,一丝笑容露了出来,“这可是你说的!我等着你!”说完便高昂着头离开。

    萧畅敏锐的察觉到了熊露脸上的那一丝不甚正常的笑容,这种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那么一种阴谋得逞的味道,这样可不妙,她顿时警觉性提了起来,看着还在一边像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的尹天琪,心里思索了下,和她说道,“你若是第一个上场,就多准备一些东西,我觉得熊露主动挑衅有问题。”

    尹天琪虽然很多时候想法简单,但有一点很好,她并不倔,听萧畅这样一说,她听进去了,拍了拍胸脯说道,“我去找师傅!要打便打!我也不是软柿子,我让师傅再提点我一下,还真没打过擂台。”

    冰凌真君却对此没什么担心,“尽管去打便是,比试不允许用符彔阵法,法器也只允许用灵器以下,想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没事,去好好准备吧!”

    听完之后,尹天琪放心许多,但萧畅的脑海中却总是反复的闪过熊露当时说话时的表情,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想到这,萧畅将尹天琪拉到一旁,“天琪,你听我说,你切记一定不可恋战,若是她全力一搏你倒是可以放手一战,但如果熊露诈败的话,你一定不能追上去,退一万步说,就算你这一场输了也无妨。”

    尹天琪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心底划过一丝暖流,“萧畅,这次我听你的!”。

    等到第二轮比试开始之时,筑基期比试还未开始,熊露便挑衅的看着尹天琪,尹天琪这一次罕见的退缩了,没上擂台便又退到了萧畅身边,“萧畅你说的对,这熊露不正常,不行,我先去找一下师傅。”

    这时没等她去找,冰凌真君便自己走了过来,往尹天琪怀里放了一物,“尽力便好,若她使什么幺蛾子你便用上,备用下总没错。”

    开始了,萧畅紧张的观察着场上的比试,她心里原本就存着疑问,这个时候便觉得到处透着古怪。

    熊露这分明便是要激怒天琪,她到底要做什么,论修为尹天琪不如熊露,但此时场内却一边倒的天琪进攻,熊露毫无招架之力的防守!就在这时突然冰凌真君站了起来!萧畅惊呼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只见场内熊露突然现出一个诡异的表情,趁着尹天琪的一个施法,迅速从怀中掏出一物,猛地一掷!顿时整个擂台上被一片粉色灵气所包围。

    冰凌真君见状直接闪到擂台前,直接对着控制擂台的执法堂修士斥道,“快打开法阵!”琴心真君的声音随后传来,“住手!未分出胜负不可打开!”

    冰凌真君的双眼蹦出怒火,“卑鄙!竟然用丹毒!那是禁止在擂台上使用的!天琪才练气期!你们这是要毁了她!”

    琴心真君冷笑道,“那又如何!”这时负责执法堂的元嘉真君出现了,“冰凌师妹,比试尚未结束,若有异议待比试结束后再进行裁决!”

    冰凌真君失望的看着他,“元嘉师兄!你明知道比试中不能随意使用丹毒!既然违反了比试规则,理当立刻终止!你怎可还在这拖时间!”

    冰凌真君一语击破他的用意,元嘉真君冷哼一声,“冰凌师妹,你是要质疑我执法堂么!比试结束后方可打开!”

    冰凌真君冷笑道,“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你执法堂可以担待得了么!”

    琴心真君在旁边咯咯的笑了,“何必硬撑呢,不行就是不行,不如直接跳下擂台认输便是。”

    她话音刚落,便看到对面冰凌真君突然不说话了,而就在同一时间,擂台法阵撤去,地上一人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而擂台上,也有一人躺在那里。

    琴心真君的眼眶一缩,直接一把抱住擂台下的女孩,“冰凌!你欺人太甚!”

    另一边将天琪抱在怀里,确信了并无大碍之后的冰凌真君看都不看琴心真君一眼,“元嘉师兄,这一场,我昭阳峰是不是胜了!”

    元嘉真君的额头上青筋跳动着,“昭阳峰胜!”

    琴心真君直接往熊露嘴中塞了一把丹药,跺了跺脚,抱起熊露便往一旁疾奔,冰凌真君目光望过去,“主峰!”

    萧畅却还没有回转过来,她脑海中不停的浮现着刚才看到的情景,熊露击出了丹毒,但天琪应该是用了阵盘将自己保护了起来,并且趁着熊露愣神的时候直接给了她一击,直接掉下擂台,当擂台刚刚打开的时候,她察觉到了那丹毒的味道。

    丹毒,丹药可以救人亦可以杀人,此丹毒非平常所说的丹药中对修炼有堵塞的遗留残渣丹毒,这个丹毒却是指那种可以直接用以对敌使用的丹毒,是用特殊的药草炼制而成,和丹药一样,不同的药草可以炼制成不同的丹毒。

    她的面前仿佛又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师傅并没有给她留下丹毒的方子,但若有丹毒,便需要解毒,她还记得之前天琪吃的特殊的“辟谷丹”,看来这些同出一人之手,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怨,全冲着天琪一人去了。丹毒一是不好炼制,二是那些所需的药草也极其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