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二代的逆袭 >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年轻人精神好(谢谢糯米拿铁的打赏)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年轻人精神好(谢谢糯米拿铁的打赏)

    萧畅都想来一个隔音法阵了,唐舟还在旁边津津有味的听着,突然萧畅眼皮一跳,只见旁边的唐舟已经被一个狮爪隔空拎了过去,她就知道!这倒霉孩子!

    火狮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大狮子,狮爪似乎只是轻轻的抬起来,便已经将唐舟在半空中直接转了几圈。

    萧畅就看着他头都转晃了,“火狮,他也不是故意的,还是放了他吧!”

    火狮闻言又晃了两圈,这才将他甩了下来,“小家伙,我火狮的热闹你也敢看,看在你比你爹聪明一些的份上,这次就先饶了你,下一次,学着点,就算能听到,也要假装听不到!明白不!好了,东西拿来!”

    唐舟瘫坐在地上,脑袋还在打着转,辨别了半天才找到正确的方位,一听到东西,浑身打了个激灵,真的是大能修士啊!什么都知道,他摸了摸胸口,刚才就想拿出来的,刚一摸就被甩到了这里,总算可以拿出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一摸胸口,他一直放在那里的符彔便直接飞到了令峰主的手中,这可真是奇了!这法术不一般啊!

    令峰主眯眼看了一眼超丢下了,冷哼一声,“总算想明白了。”

    唐舟觉得奇怪,看着又被丢到他面前的符彔,知道这是峰主给他看了,便放心的输了些灵气进去,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他家老头留下的传音符。

    猛地一听,唐舟突然一怔,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般!

    不敢相信的抬起了头,仿佛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可以说服他自己的答案。

    他知道他父亲心中一直有一个心结,这传音符虽说是父亲偷偷塞给了他,可是他却知道实际上是给峰主的,但是没有想到刚才只是一场戏,一场做给别人看的戏。

    父亲传音符里说的很清楚,让他好好的在火狮峰待着,还有就是在道歉,给峰主道歉。

    “其实父亲,应该早就后悔了,若不然不会在我很小的时候便一直告诉我,让我一定要参加开山门!一定要回去苍元宗。”

    唐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没有一点平时开玩笑的语气,就如同是看透了人间的过往一般的沧桑,“父亲虽然在明华宗是第一大长老,但其实经历了很多,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总是在母亲忌日那天喝很多的酒,将自己关在密室里,哭,痛哭。”

    令峰主长叹了一声,“那孩子还是和之前一样,用情太深!”

    唐舟摸了摸头说道,“我只知道,母亲是为了救父亲而死,但是父亲有一次说漏了嘴,母亲是为了救父亲而死,但那一次父亲是被人害的。”

    说到这,唐舟突然用法衣使劲擦了擦眼泪,“父亲一直告诉我,出门在外,要多个面具,所以,谢道友,我要给你说一声对不起,我的确是利用了你,我开始与你接近,只不过是想利用你,因为那时你一看就是一个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也看到了你的对手是陈年,你若是赢了,那人必定会使手段对付你,到那时我就可以在世人面前揭穿他,你若是输了,我也可以利用你的朋友这一点,揭露他的下作手段!”

    这说的可真是直白!萧畅的手微微颤了颤,她果真还是太年轻了!她只是觉得唐舟当初和自己搭讪的很奇怪,但是以为这人就是那种比较喜欢显摆自己的学识的那类人,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以为的单蠢其实只是别人表现给自己看的。

    就在萧畅心里烦闷的时候,唐舟的声音适时的又一次响了起来,“但我保证,从那之后我都对道友没有任何的不利想法,我也是真的把道友当挚友来看待!我唐家修士,认定的挚友那就是手足!我知道道友如今肯定不开心,但是当初道友不是也没告诉我真名不是么!扯平了!”

    鬼和你扯平!萧畅心中有火,直接祭起耀阳,“是兄弟就出来战一场!”

    战战战!唐舟这一次没有任何的犹豫和矫情,一个箭步扛着大刀就迎了上去!

    令峰主在底下看着他们,抱着不知道何时变成小狮子窝在他怀里看戏的火狮走到一边继续甜言蜜语去了,爱打打,精力过剩就去打吧!打了战了之后,不省心的事都没了,就省心了!

    诺大的一个地方,俩人厮杀了三天三夜,最后是一起扶着回来的,就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打一场解决问题的,唐舟累的吭哧吭哧的拍着萧畅的肩膀,“萧畅!这下心情好些了没?咱们就这么算不打不相识了可否?重新认识?我是真心拿你当朋友的!真的!”

    说话说溜嘴之后,唐舟直接便又说了心里话,“我就是开始的动机不对,后来我就是真心要抱大腿啊!你是不知道,其实我虽然人前是隐藏了下实力,但是神奇啊!自从认识了你之后,我这走路也不会被天上鸟屎打到了,带灵石出门也不会丢了,关键是抽签比试那对手就磕碜的厉害,根本都不需要我动脑筋,稀里糊涂我就一路赢了。”

    说到这,他开心的拍了拍萧畅肩膀,“还有那最后,最后一场我原以为是多么一艰难比试呢,怎么也没有想到,我那对手竟然就是前一天我们揍的那些家伙其中之一!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气运!畅儿姐,你这是气运惊人啊!就连我这在你旁边沾了点王八之气,都变得异常的…”

    话还没说完,萧畅的眼神已经整个变了,原本已经用尽了的灵气似乎又一次充盈了整个丹田,怒吼一声,“王八之气!唐舟!你找打!”

    直接聚集了全身的力量,一脚踹了过去,唐舟整个腰身突然一扭,硬生生的逃过了一脚,一骨碌爬了起来,“我说错话了,畅儿姐,你别激动!别激动!”

    看着又一次打了上去的俩人,火狮疑惑的问道,“这界为什么会有气运一说,当初幂德真君便说了,所谓气运不过便是失败者的托词罢了,看到别人成功了便说气运好,短时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以后,这界还真是奇怪。”

    令峰主冷笑一声说道,“大好的修炼资源不去珍惜,没有丹药便不会修炼,前期修炼的太快,便天天勾心斗角,我那徒弟倒好,心地单纯,一心修炼,结果呢,被人利用了,想也知道这些年在外面没少受罪。”

    火狮眼睛转了转,“我和你说说玄月界吧,你可知道我是怎么过来此界的?”

    岂不知那俩人打了起来,便又是一天一夜,方精疲力尽的歇菜了。

    唐舟躺在地上,望着天空,“畅儿姐姐,我这样叫你应该不会有错吧,从那会,峰主一说这苍元宗本就是你的,我便知道你姓萧,我不明白你为何隐藏你的姓氏,萧氏!那是咱们紫月界多么显贵的一个姓氏!别说开山门了!就是掌门也得给你让位啊!”

    萧畅也累的躺在了地上,转过了头看着他,“掌门你也看到了,你觉得他有那么大的心胸么,若是他知道的话,他岂会容我在世上?况且,你难道没听到峰主所言,让我拿到那掌门之位,可怜,那个位置不是我所想拿便能拿到的,必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唐舟将手背在脑后,“我真是越来越想知道你那究竟是什么偏僻之地,你难道不知道,这紫月界之所以存在,便是因为幂德真君,为何这紫月界以苍元宗为尊,也是因为幂德真君出身苍元宗,为何我所在的明华宗如此的没落,其实也是因为幂德真君。”

    这倒是引起了萧畅的兴趣,“我所在的那偏僻之地,是真的没有这样的说法,反而那里视幂德真君为毁了一界的凶手,我萧氏一族险些灭族,我也是被追杀而来,所以,其实我本无参加开山门之意,这一切不过是误打误撞罢了!”

    唐舟不由得笑了,“畅儿姐姐所在的偏僻之地,可真是够偏僻的了,我就没有听说这紫月界里还会有修士责怪幂德真君毁了一界,不对!”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唐舟竟然又一次坐了起来,萧畅见他如此,抬了抬脖子又重重得落了下来,“唐舟你赢了,我是起不来了!”

    唐舟却没有回应她的话,抬起了手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畅儿姐姐,你说的那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莫非指的不是此界?”

    萧畅轻咦了一声,“你果真不笨,是啊,不是此界啊!没什么好瞒你的,以后你知道的会更多!”

    唐舟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却是从怀中拿出了一枚丹药,将眼睛凑了过去,认真的看着,“所以这枚丹药压根就不是紫月界之物,所以我将它看做宝贝,其实它根本就在你眼中不值一提?”

    萧畅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唐舟却是有些手抖了,“可是,畅儿姐姐,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对你推心置腹的!我以为那么珍贵的东西你都给了我一颗又一颗,我怎么可以再骗你,怎么可以再利用你!我…我哪里知道原来这个并不是你重要的东西!”

    所以一腔热血白流了?这好容易打下来的情意就玻璃花一般的破碎了?

    唐舟深深地抹了把脸,嗷呜一声,直接跑进了密林深处,他受不了这个打击了,他要好好想一想!

    萧畅见状只能感慨一句,“果真是年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