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二代的逆袭 >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秘辛
    萧鹰听了她这句话之后依旧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要我的命?你不敢!”

    陆陆续续的有人围了上来,萧畅扫过面前的修士,这些她都不熟悉的身影,是怎么被萧鹰给笼络住的,从之前的传音符中可以看出来,每个堂和内门峰的堂主峰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实际掌权人却是变了。

    这也是为什么萧畅并没有马上做出行动的原因,苍元宗内部没动,表面上那些即使动了也便动了,只要没触及根本,苍元宗都不会有大事!

    若是让她知道是谁在背后唆使了萧鹰如此做事,她必定不会饶了他!

    一个萧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躲在他背后的那个居心不良的人!难道会是涂雪環?

    萧畅觉得不应该是她,依照涂雪環之前的举动来说,应该是已经觉得大势已去,而一心想要飞升上界再谋求下一步了。

    若不然不会轻易的舍弃“涂雪環”这个身份,即使有动作也不会是如此的大张旗鼓。而且她之前所求之物,明面上是这玄月界的地图,实际上却是那牌子,而那牌子很显然是上界所用之物!

    那还会是谁?萧畅心头突然放松了,只要不是他界修士就好,玄月界的那些人,如果闹,那便闹,既然作,那就要有作死的准备!

    面前的萧鹰并不是什么心头大患,而事情也很容易解决,他的!

    萧畅直接环顾四周,“今个我就站在这里,谁愿意跟你不妨现在站出来!”

    萧鹰一听,正合他意,他本就想要这萧畅亲眼目睹看一看她到底输的有多惨,他就是想要看一看她绝望的样子,这样方解他心头之恨!

    想到这,他直接往周围使了几个眼色,没过片刻,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修士站了出来,萧畅心中一点点的将人头算上,有她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可是这又能怎样呢,萧畅任其发展,好整以暇的等着,直到面前黑压压的一片,她心里在滴血,百年的时间,就这样耽搁了,如今她还不清楚其他宗门的发展,只是恐怕,不过不怕,如今她的元婴初期修为已经稳固,接下来,苍元宗会把失去的东西失去的地位一点点的弥补回来!

    这一次的跌倒并不可怕,爬起来便是,叹了口气,看着里面那一两个元婴修士,萧畅终悠悠的开口,

    “鲁央真君,你太让我失望了,何真人,竟然你也在。”

    萧鹰心中有些不确定,为什么如今的这一切和他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到底哪里出了差错,不对,那人说过,他本就是苍元宗掌门,早一日晚一日都没什么关系。

    还没等他安下心来,突然一股大力向他袭来,他的手想要在半空中抓着什么,却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而没等他稳住身形,半空中,刚刚意气风发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修士,也一个一个的掉落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有家主令,萧畅动不了他啊!

    他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就被赶了出来,不,一会萧畅定会出来的!他要萧畅给他一个解释!

    安抚完周围修士的心,萧鹰在那里从白天等到黑夜,等到了一个又一个日出日落,萧畅却没有丝毫要出来的意思,再不甘心,却也只能按住内心里的烦闷,悻悻离开。

    两人相识的那一年,她还仅仅是一只小小的一团,他唤她为“阿狸”。他很孤单,孤单的只能每天将自己的心里话全倒给身边这只毛绒绒的小狐狸,“阿狸,姐姐嫁人了,就只剩你我两个人了。”“阿狸,祖父夸我了,可是父亲好像不太高兴。”

    作为古家嫡系,他的灵根天赋很高,不仅如此,就连他的炼丹水平也提升很快,深得身为古家家主的祖父喜爱,但他的父亲却对他极为冷淡,抑郁中,他便经常将这些烦心事倒给身边的灵宠听,他的忧愁总是在练成丹之后冲淡,那个时候他一心一意的想着修炼想着炼丹。直到那一天,原本是一个很开心的日子,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要筑基了,十几岁便筑基成功,还没出洞府他便可以想像的到祖父该是多么欣慰,母亲该是多么开心。可没等他高兴完,他却悄然发现自己身边的灵宠也因为他的筑基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吃惊之下,他慢慢的注视着身边火狐的尾巴从一尾变成两尾,然后整个体型却渐渐的变大,如果仅是如此便罢了,那不停闪现的却明明是一个人形,一只可以幼年化形的灵宠,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俩人相识的那一年,她还仅仅是一只小小的一团,他唤她为“阿狸”。他很孤单,孤单的只能每天将自己的心里话全倒给身边这只毛绒绒的小狐狸,“阿狸,姐姐嫁人了,就只剩你我两个人了。”“阿狸,祖父夸我了,可是父亲好像不太高兴。”

    作为古家嫡系,他的灵根天赋很高,不仅如此,就连他的炼丹水平也提升很快,深得身为古家家主的祖父喜爱,但他的父亲却对他极为冷淡,抑郁中,他便经常将这些烦心事倒给身边的灵宠听,他的忧愁总是在练成丹之后冲淡,那个时候他一心一意的想着修炼想着炼丹。直到那一天,原本是一个很开心的日子,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要筑基了,十几岁便筑基成功,还没出洞府他便可以想像的到祖父该是多么欣慰,母亲该是多么开心。可没等他高兴完,他却悄然发现自己身边的灵宠也因为他的筑基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吃惊之下,他慢慢的注视着身边火狐的尾巴从一尾变成两尾,然后整个体型却渐渐的变大,如果仅是如此便罢了,那不停闪现的却明明是一个人形,一只可以幼年化形的灵宠,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吃惊之下,他慢慢的注视着身边火狐的尾巴从一尾变成两尾,然后整个体型却渐渐的变大,如果仅是如此便罢了,那不停闪现的却明明是一个人形,一只可以幼年化形的灵宠,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