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二代的逆袭 >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不管
    妖王桀已然崩溃,但是鲲王启却不慌不忙,还远远不到时候。

    “反正你都要死,你死了之后什么都是我的,我为何要给你生路,给自己平添一份麻烦?”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说就在这一天之前它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妖界之主,它当初只是想取代混元蛟王的位置成为面前这位妖王桀手下第一人。

    它的确是被萧畅说动了,原来它还可以走的更远,如今这个目标已经很近很近了,近到可以唾手可得,既然如此,它又何必冒险?

    它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桀在那里发疯,

    “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将它们全部调离?你的失败便在于你的多疑。”

    能够让它如此清闲的在这里等着它死看着它死,这都是妖王桀自己给它的机会。

    萧畅在外面也斗的极为的激烈,眼见着一记杀招险些在对方身上戳一个大洞,那老妖终究有些稳不住了,它没有任何必要与萧畅在这里墨迹,更没有必要为之付出它的性命,也太不值了!

    “这里是妖界!”

    萧畅知道它有话要说,很是配合的停下了手,“我知道,我还是那句话,如若妖界不再与人修作对,那么我自然会带人离开这里,如若不然,那便拼个你死我活吧!”

    老妖嗯哼一声,像是做出了一个极大的决定一般,

    “我会将此事与妖王谈一谈,先停手吧!”

    “不可!这些人修已经斩杀了我们不少弟兄!不能不报此仇!”

    老妖的心中无比的悲愤,报仇报仇,把自己命都报进去了!也不看看对手是谁,这分明是有备而来!敢独闯妖界,到了这里,硬点子啊!

    它后悔了,交手之后就后悔了,不仅落了下风,而且如今能够与对方谈的条件也不多了,这是一件十分不妙的事情。

    萧畅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说道,

    “我不走,等着你们妖界的决定,究竟是保持几百年前的和平共处还是继续的抢地盘,我等你们的决定。”

    她挥了挥手,身后的修士颇为有些不甘心的停下了手。

    老妖眼皮直跳的看着那遍地血迹的广场,再扫向那足以摞成山的妖兽尸体,心惊肉跳,这是怎样的一支队伍,似乎这么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损伤,似乎死的全是它们妖修,在它们的地盘上,死的全是它们的人,这!不行!必须尽快与桀谈一谈了!

    想到这,它急匆匆的带着满身的伤痕隐入了半空中。

    但它却联系不到桀,匆忙赶到桀闭关之处,却空无一人,人去了哪里?

    心中微微一动,整个人却已经闪到了另一处,此处的情景让它大惊失色,怎么会!

    人修它管不了!但是妖修它还能制不住么!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外面的人修尚在侵入我们的地盘,你们竟然在这里自相残杀!何等的愚蠢!愚蠢至极!”

    仿佛无人听到它的话一般,该打的还在打,该死的还在死,老妖的眼中满是血腥,它似乎明白了什么,难怪人修会一路直接来到这里,难怪,难怪!

    必定是妖界之中有人为内应,它痛彻心扉的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感慨,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是谁!你们的主子究竟是谁!”

    依旧无人回应它,但这一点想打听到并不难,仅仅从那些厮杀的妖修的种族上它便突然明白了过来,

    “是鲲王!鲲王启!冤孽冤孽啊!”

    鲲王启的事情它是知晓的,那年那个妖修渡劫,多少妖修想要置它于死地,但却凭空消失了,就这么消失了,谁也没有料到它竟然能够再次回来,而且再次回来之后实力如此强劲,仿佛得了什么机缘一般。

    而鲲王一族在妖界之中并不简单,亦是一个好贵的族群,如若是它,老妖陷入了沉思,应该不会将妖界出卖给人修,最大的可能便是争夺那妖界之主的位置。

    如果说是那样的话,那它出来做什么,何必去揽这等事,这完全不值得它去拼命啊!

    萧畅看着眉头紧锁似乎在犹豫做着些决定的癞蛤蟆,没有打扰它,它想打,她便奉陪,它若是偃旗息鼓,她也乐得省事。

    老妖心中辗转反侧,终开口说道,

    “我有言在先,如若是我妖界先对西灵界人修出手,我会与我王商讨此事,从此退出西灵界,相安无事,但如若汝等此行意在搅乱我妖界,意在屠我妖界生灵,那我拼掉我性命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萧畅听出了它话中的意思,看着它直接消失在了半空中,嘴角边弯着的一丝笑容合都合不拢,简直太好了。

    而随着老妖的离去,妖修乱了,它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的急转直下,老妖虽然走了,但它们不能走!

    它们都是得了妖王桀的命令的,要进去救它们的王!

    妖界也与人修一样,有着不同的势力,妖王桀在位,它们便是人上人,但若是妖王桀输了,它们的地位就会截然不同。

    只不过如今它们还不清楚妖王桀正在面临什么,恐怕如果知晓的话也不会如此天真,那个它们视之如神袛的王此时正狼狈不堪的如同一个丧家之犬一般在等死。

    所以老妖虽然走了,其他观望的老妖们也看出来了些门头,也便没有再出来。

    但是战场依旧在继续,萧畅心头微微一动,站直了身子往身后转了过去,来了!

    该来的终于来了!来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看来齐晖还是很狡猾,不过这一次也足够他伤筋动骨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混元蛟王,它带着身后大批的妖修,气势汹汹的杀将回来,它的眼睛通红一片,离得还很远,它便已经看出了来到这妖界捣乱的人修究竟是何人!

    远远的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

    “竟然是你!那天不就已经躲回你们那破宫殿里去了,没想到如今还敢出来!败军之将!这一次没有了那宫殿,我看你们还往哪里逃!这一次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混元蛟王几乎是怒吼着说出这番话,它的眼睛中满是愤怒和战意,没错,正是战意,当初憋的那口气,如今却是可以彻底的发出来了,那么一个宫殿,它着实拿它没有办法,但此刻没有了,还在自己的地盘中,它总算可以出这口气了!

    萧畅看着对面,没有一点惊慌,这本就在意料之中,

    “战!”

    这是毫不犹豫的反应,没有什么可以想的,也没有什么可以商讨的,就是一个字,战!

    混元蛟王看着熟悉的布阵,冷嗤一声,“又是阵法!”

    如今它在妖界自己的地盘之上,随手一挥,便可以招来千军万马为它所用,破这种阵法,就是要用兽潮,用无穷无尽的低等阶的妖兽去拼出一个破绽,破绽出,阵法破!这便是兽潮战术。

    “已经跌倒了一次,看来你真是不怕再跌倒。”

    挥手之间,萧畅看到了黑压压的一片,她只为这些妖兽感觉到悲哀,还不曾开启灵智就已经成了这些高等阶妖修的炮灰。

    但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混元蛟,收手吧,这些年,我等小辈已经死伤过多,有的族群已经全族覆灭,如今妖界已经伤不起了,不若与人修谈和吧!”

    听起来,这又是一个老妖,萧畅就知道,有些时候在妖界地盘之上,反而兽潮没那么好用,就如同人修一般,妖族之中也是盘根错节,谁能忍心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自己的后辈就这么无辜的送死,看不到也便罢了,既然看到了,总是不舍,就如同现在,眼看着又要流血,就有老妖开口了。

    但这很明显并不能阻止住混元蛟王的决心,面对这些人,它比面对萧畅这些人修还要强硬,只因为它的地位,它在妖界之中的地位,是妖界之主最为信任的心腹爱将,它的意思便代表着妖王桀的意思。

    哪怕不为这些老妖们认可,但它的决定就已经足够了,

    “老东西,妖界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你若闲了,便来帮忙!你帮忙了便可以少死几个小辈!”

    萧畅从他的话语中算是明白了这妖界之中妖族之间,妖修之间相处的方式,远比人修更加的直接,也要远比人修更加的等阶森严。

    那声音不再吭声,既然选择了袖手旁观,便不会再插手,萧畅这场戏看的极为的开心,但对于即将要来的大战,她却是没有丝毫的掉以轻心的。

    而在那秘地之处,妖王桀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整个人振奋了许多,看着它表情的变化,鲲王启不厚道的说道,

    “不过便是为我之后登位提前扫除些障碍罢了,外面的那个女修只怕不会留混元蛟性命了。”

    妖王桀的两眼放光,它知道自己给了混元蛟王多大的权利,只要它来了,一切便有了转机,不怕不怕的。

    想到这它又一次燃起了斗志,看着头顶上即将落下来的那道雷劫,心中自信了许多。

    但这一切在落在鲲王启眼中如同笑话一般,垂死挣扎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老妖们都躲了起来,这便没什么大不了的,看起来它们也都清楚这一次只不过是一场权力更替罢了,对于它们来说,谁坐那个位置都无所谓,又何必多此一举,赌那个可能。

    混元蛟心中冷笑,手微微打了一个手势,突然就在萧畅的阵法之中开始出现了混乱之势!

    混元蛟朗声大笑,

    “你以为我为何会回来的如此快!你以为只有你这个人修与妖修联手么!我也有联手之人!”

    萧畅临危不乱,似乎并没有将那阵法中的乱事放在眼中,

    “界主府齐晖么,意料之中,那又如何?”

    说完一挥手,数个尸体从阵法之中抛了出来,“这些便是你的后手么?”

    这些人甚至更多的人都已经在她的监控之中了,不可能人人都衷心于她,但清除这些人早已经有所准备,还没等他们一起手,死死盯着他们的修士便已经毫不犹豫的下了手。

    这些丝毫影响不了他们的布置,

    “当天若非齐晖临阵脱逃,你根本不可能攻下我那阵法,如今没有了齐晖,你以为你还能逃脱不成?”

    混元蛟王没想到这女修竟然会准备到了如此境地,不过它也不是没有准备之人,直接从身后推出数个修士,

    “去破阵!”

    这等阵法便由人修自己来破!萧畅扫过这些人,心中想到,齐晖好大的手笔!这些绿眸修士,显然都是之前齐家修士,派他们过来,卑鄙!也是这些齐家阵法师的悲哀。

    不过事已至此,她是不会留手的了,哪怕对方是人修,但是为了妖修来对他们下手,就已经是敌人了,对敌人从来都不需要任何的心软。

    就在那些绿眸修士动手的瞬间,萧畅这边的数位阵法师突然变换了阵法,原本的阵法不需要他们破便直接变了,没有阵法,阵法师也是修士,斗法起来也不止是阵法师。

    对付这些绿眸齐家阵法师,谁还会给他们破阵的机会,本就是对头,双眼发红的直接便斗起法来,一道道元力攻击直接打了过去,甚至于有些顾不得的,直接将人卷进了里面,直接就被吞没。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几乎却在一息之间阵法就消失了,还没再过几息,那些绿眸修士都不见了,以至于混元蛟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再抬头想要趁机进攻的时候,那消失的阵法又回来了!

    没法子了,看来还是只能继续用兽潮了,

    “废物!全是废物!一点都没派上用场!”

    混元蛟王气急了,而此时接到消息的齐晖也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震惊不已,这,这都是什么事!他眼皮直跳,一步错,步步错,他原本好容易积累的名声都没了。

    如今之计也只能想法子夺了界主之位了!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手,只能强夺了!齐晖的眸中一片灰暗,当人被逼到这种地步之时,便只能兵出险招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修二代的逆袭》,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