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二代的逆袭 > 《修二代的逆袭》 正文 第969章 伏龙山
    萧畅知道界主大比她并不需要操心太多,这些天也的确累了,她也需要慢慢的沉淀一下,好好准备一下。

    她心知,对于齐晖来说,阵法比试是不可能放过的,所以有限的时间内分配到每一项上的时间,她便要有主次之分。

    萧畅看着面前的符纸,她的传承来自于仙界天符宗,而如今她修炼所用的仙晶也让她对于符彔技能的感悟越来越深,越是如此,她却越是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正因为她如今修炼所用的是仙晶而不是元石,而且在之后的修炼中她还需要大量的仙晶进行修炼。

    她与紫雪儿一样,天生就有一种忧患意识,哪怕如今还有满满一个宫殿的仙晶摞在那里,但是俩人都明白,仙晶总归会用完的,如果不能找到足够的可以补充的办法,这将会是萧畅飞升最大的阻力。

    而这次比试,她必然要花费很多仙晶,用一点少一点,必然要放弃一些,她选择放弃阵法。

    因为萧畅明白,阵法之上,齐晖了解她太多了,哪怕她还有着其他的办法,但还没到最后,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就将所有的底牌撂出来,只要齐晖还没死,一切就都没有结束。

    如果想要在阵法上赢过齐晖,需要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与其如此,不如放弃,将精力放在其他上面,而且阵法上没有了她也未必其他人不能赢过齐晖。

    想到这,萧畅收回了所有的思绪,将全部精力集中到面前的符纸上,手中握着符刀,迟迟都没有下手,她在想,在回忆,在思考,在慢慢的去想,她要在这张符纸上描绘出怎样的符文,才能做到最为完美。

    萧畅的手慢慢的勾勒出一个复杂的纹路,一笔一笔,她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但一切仿佛就在她手中掌握一般。

    紫霄宫中其他之处,修士也是如此忙碌,每个人都知道即将会面临什么,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但谁都没有对接下来的界主比试掉以轻心,似乎从成为紫霄宫修士之后,他们的生活就变得极为的紧张刺激。

    紫霄宫中极为普通的一处,两个人正打着坐说着话,

    “师兄,你有没有后悔过,当年紫风掌门带我们进紫霄宫时,是可以选择离开的,也不是没有人离开。”

    “师弟,你也没走,我不后悔,还记得当年没有这场西灵界大乱之前,西灵界之中,轩辕宗,乾坤宗,还有我们紫霄宗,一直不相上下,是除了紫晶城之外的三大宗门。”

    “是啊,师兄,我便知道你与我所想一样,当初跟着掌门来紫霄宫,我并不服气,我们诺大的一个宗门,哪怕是依附于紫晶城也便罢了,凭什么要居于一个突然出现的无名宗门之下,但是如今,我却是心服口服。”

    “是啊,如今,别说那乾坤宗与轩辕宗了,就说紫晶城,又已经成了何等模样,七零八散,哪里还有之前的霸气,掌门当真好眼光,而且你看如今,自从来了这紫霄宫之后,每一桩事虽然艰难辛苦,还有兄弟牺牲,但是,我们做的理直气壮,没有一件是违背道心。”

    这样的议论在紫霄宫其他的地方也同样存在着,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着信心。

    齐晖站在界主府中,凝视着前方,

    “都准备的如何了?”

    在他的身后,一个黑衣修士恭敬的回答着,

    “如今除了紫霄宫之中的那些修士不出来,没有机会,其他的该请的都请了,能来的都来了,不愿意来的都杀了。”

    齐晖点了点头,

    “好,每项20个人足够了吧,修家只能倚仗紫霄宫,而紫霄宫中的主力来自于紫霄宗,紫霄宗中能有多少厉害的修士,并没有多少,不必在意。”

    他低笑着说道,

    “依照萧畅的性格,她定然不会主动去笼络西灵界中的其他修士,那个丫头每次都是想着要靠自己的实力去拼,她不屑于做的事,或者说她不会去做的事,为了能赢,我都会去做,我与她不同的便在于此,为了达到目的,我会不择手段。”

    他的身后,那个修士一言不发,很明显已经熟悉了自己这位主子的行事风格,否则的话,站在这里的也不会是他了,这位主子最忌讳别人多说废话,听着便是,让说的时候说,其余的时候最好听着,或者装作没听到。

    齐晖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

    “至于炼丹师,不用太费心,这块赢不了的,那个丫头最擅长的莫过于此,我是亲眼见过她炼丹的,那手法已经自成一家,西灵界之中应该不会有人能够与她相匹敌,除非灭杀了她,但,很难。”

    似乎在琢磨着某种可能,脸上却又闪过了一些释然,

    “炼丹师,我还不想得罪太多,我之前吩咐你对炼丹师只可客气的邀请不能逼迫,这一点你没忘记吧?”

    他身后的修士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回道,

    “是的,共请来之前乾坤宗,轩辕宗之中最为擅长炼丹的炼丹师共十人,散修中炼丹师五人,其余一些不愿意来的炼丹师,并没有强迫,也没有动手,一直谨遵老祖吩咐。”

    齐晖满意的点了点头,往身后摆了摆手说道,

    “你退下吧,对那些请来的修士好生安抚,对他们的需求尽量满足,这一次,只能赢不能输。”

    身后的修士闻言默默的退了出去,而齐晖定定的看着上空,

    “你们等着吧,很快我就会来了,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千万别让我失望,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等着我,别那么怂的被人提前杀死了。”

    他的话自然传不到仙界中去,齐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那么多年了,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能够看到希望的时候,他怎么能不激动,即将达成自己的夙愿,齐晖握紧了拳头,

    “萧畅,你太不自量力了,你如果不参加比试便罢了,你若参加,便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很期待。”

    时间就这么在两边紧张的准备中慢慢的过去,终于等到了界主府比试的日子。

    这一天的到来,几乎让紫霄宫每个人都变得又紧张又期待,不管谁会参加最终的比试,但是几乎所有人都会前往那里,去围观这场难得一见的比试。

    至于紫霄宫的安危,有紫雪儿在,萧畅从来就不担心,紫霄宫看起来如此巍峨庞大的趴在这里,其实想要收回来也只不过就是萧畅一念之间的事情。

    修冰与叶风都很紧张,俩人一直在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界主玉牌,一会比试的信息便会在这里出现。

    他们也不知道会是在哪里,只能等,等着上界的指示。

    萧畅却托着下巴看着天空,她心中觉得极为的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一般情况下,下界与上界之间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当然也有一些大能修士或者某个家族宗门会有一些特殊的方法,可以得到与上界联系的一点点信息,但是由于天道规则的限制,实际上这种联系极为的短暂和微小,不可能有那种谈话般的联系,甚至于有时都是在打哑迷。

    但是这西灵界可是极为的不同了,这倒是让萧畅没有想到,竟然可以用如此方法来干涉一界之主的选择,这代表着极大的权力。

    为何西灵界界主需要由上界修士决定,且不说那些人是否会保持一定的公平性,就是当真到了最后的时候,莫非界主就真的由他们指定不成?

    而齐晖一直执着于此,并且还似乎心中极其的有把握,这其中是否又有什么说不得的事情?

    萧畅陷入了沉思中,她总觉得这其中隐隐有些不对劲,别人不知道齐晖的来路,她是知道的,现在的西灵界没有那等与上界联系的方式,但是齐晖的手中难保不会有什么已经失传的玄机,毕竟他来自于那很多很多年前啊,这个很多很多年前究竟是怎样,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突然之间,萧畅被宫殿之中突然的嘈杂声所惊醒了过来,她开口问道,

    “定了么?是在哪里?”

    说话间她已经寄出了飞行法宝,不管是哪里,总归都要出发。

    不需要她来招呼,一个接着一个的紫霄宫修士便已经很有秩序的上来了,这飞行法宝足以装下所有的紫霄宫修士。

    而修冰与叶风对视一眼,也相继跳了上来,

    “在伏龙山!”

    伏龙山啊这三个字在萧畅的眼中也不过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地名,她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当所有人都上了飞行法宝之后,萧畅对着紫雪儿吩咐道,

    “我们离开之后,关闭紫霄宫宫门,留守的那些弟子还有闭关的那些弟子都交给你了,守住他们。”

    紫雪儿自信的应了下来,

    “放心吧,西灵界之中还不会有任何人有欺负到我头上的本事。”

    除非到了仙界,否则别想有人能够耐它何!不过在萧畅身边待的时间长了,紫雪儿虽然自信满满,但是也深得萧畅的谨慎,自是没有托大的放松警惕,而是谨遵着萧畅的吩咐,将整个紫霄宫提高了警戒级别,所有的防御阵法尽皆开启,可以说哪怕有人敢用神识打探紫霄宫,都会被察觉。

    紫雪儿做足了准备,又将紫霄宫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一遍才放心,此时的它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样的仔细竟然为它以后省却了那么一个大麻烦!

    而这个时候,它坐在紫霄宫顶,晃着两条腿,看着萧畅他们的飞行法宝越来越远,直到看不到踪影,唉,这一次,连芮雪都跟着去了,也没个能陪着它说话玩耍的人了。

    被它惦记着的芮雪,此时站在萧畅的身边,特别期待的看着外面,

    “萧姐姐,真好。”

    萧畅知道她的兴奋点在哪里,能够重新活过来一次的人总会对这世间的一切充满感激,总会对一切都觉得珍贵。

    “雪儿,以后会越来越好的,我一直都想问你一句话,若是给你一个选择,你是想修为不到便随我一起飞升仙界还是等着凭自己本事,修为到了再飞升仙界?”

    芮雪一听,随之一怔,她从来不曾想过这一点,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选项,我会选择前者,萧姐姐,你去哪我便去哪。”

    萧畅无奈的看着她,

    “其实这个选择如果摆在你弟弟或者像叶风他们的面前,他们都会选择凭自己的实力飞升,但是你,我却心中有些不放心,也许就在那时你我初相遇之时,你便成了我的一个责任,也罢,既然你如此说,若是到时真有那个机会,我便知道该如何做了。”

    芮雪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她知道萧畅从来都不会去问毫无根据之事,她虽然不明白是不是有什么机缘可以做到如此。但是她刚才说的便是她一直以来的担忧,她的修为一直是她的软肋,她明明知道靠着自己的实力飞升仙界对于她今后的修炼来说才是最好的。

    但是她更加有一种预感,她的命系在萧畅的身上,她就如同她的太阳,有她在,自己方能呼吸,哪怕以后的路很艰难,她也会做那样的选择。

    伏龙山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并不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只不过便是西灵界诸山之中普通的一座罢了。

    而等到萧畅到达的时候,齐晖带着界主府的修士已经到了。

    神奇之处便在于此,等到他们到的时候,伏龙山中的比试台已经高高的搭起,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

    萧畅停下了飞行法宝,一个接着一个的修士从飞行法宝中走了下来,只有比武台,并没有围观之处,这一点难不倒他们,无论是界主府还是紫霄宫都很快的便分别在两边搭好了围观的地方。

    而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散修们和其他宗门世家的修士也都开始慢慢的赶了过来,整个比试台的周围开始慢慢的热闹起来。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齐晖舒了口气,他终于等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