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十代掌门 > 《十代掌门》 正文 第一卷 浅山故事 第六十章 追踪暗探
    冬日阳光的余晖慢慢散尽,随着山势的抬升,气温变得越来越低。待到落叶洒满的林中露出点点雪痕时,不知不觉,朴铁信和江枫两人,已经出了浅山宗的北缘,进入到寒山派的地界。

    朴铁信依照江枫所言,穿着天理门的袍服,在大邑郡转了一圈,就感受到不少盯上自己的目光,这种并非“好奇”的眼神,很明显超出了常人应该有的反应,借着本命技能【野兽直觉】,他成功的锁定了其中一名可能的暗探,并叫上江枫,两人一同反向追踪对方。

    “还要继续跟么?”对方已经进入到寒山派地界,定是对方派来的暗探无疑。

    “你我分开行动,在那个地点,争取截到他。”江枫遥指远处一处山峰之下的自然垛口,那里有一片稀疏的针叶林,正覆满尺深的积雪。

    两道遁光急速分离,江枫全力施展灵力,兔起鹘落间,已经前行了百步之遥,暗探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似有加速行进的法器或者本命技能,在对方灵力耗尽前,恐无法追上,好在那处垛口虽然看起来很近,实际上却很远,给自己施展了一枚轻身符,玄级修为的威压弥散开来,向对方笼罩而去。

    咻——

    那身影跑的更快,红黑色的光芒从身形中透体而出,对方似乎是要拼命逃脱,已经施展了耗费精元的秘术。

    寒冰符!

    待到对方灵力耗尽,修为上的优势就占了上峰,两人距离越来拉近,江枫果断的扔出一枚二阶寒冰符,用来降低对方的遁速。现在想来,在离开大邑郡前,花点时间补充符箓还是相当明智的。不过,他为此足足用去了十五枚二阶灵石,将身上的二阶符箓,常见的种类都补充到二十枚。

    倒便宜了余小正,让他小小的赚了一笔。

    那暗探身影上闪出一阵白光,卸去一部分寒冰符的力量,但还是受到了不利影响,遁速下降了三成。

    江枫不再犹豫,呼吸间蓝焱大剑已经擎在右手,灌注灵气,瞄准对方的下盘,直接来了个【纵贯一击】,自从改制了这把剑以来,他还从未施展过此剑附着的技能。

    劲力破空,一道蓝色光芒,拖着长长的尾翼,向对手扫去。

    那身影一个趔趄,没有躲过,直挺挺的落在雪地上,尽管身上有不错的皮甲防护,那探子却已受了重伤,倘若不及时救治的话,恐怕两条双腿都很难保住。

    江枫一个箭步,上前按住了意欲翻滚的对手,那厮却一个挣扎,右手猛然探出,扔出一道冲天而起的红光符箓,随后咬紧牙关,一抹黑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小心!”朴铁信看见那红光,也从远处疾奔而来,他本来已经跑在前面,等待对方落入自己的埋伏圈。

    “哎——”江枫松了手,惋惜的看向喘着粗气的朴铁信,“晚了,他自杀了。”

    “看来这家伙早有准备。要是有灵魂类禁锢技能在身,或许还可以阻止他。”朴铁信在男子的身上仔细摸索,除了仅剩几张残符的半方储物袋,最终只找到一张布满特殊符号的黄皮纸,扫了一眼,就递给江枫,“是暗语。”

    线索就这样断了,对方最后关头发出的红色讯号,应是某种示警,此地刚刚进入寒山派,两人不敢多作停留,赶紧沿着来时的道路,急速撤退。

    远远的高空,突然传来一声摄人心魄的鹰唳,抬头望去,一只翅展近半丈的巨大苍鹰,正在高空盘旋,两人的行踪,已经落入到有心人的眼中。在远方的山那边,两道玄级的气息,由远及近,急速向两人扑杀而来。

    有“鹰眼”在上面监视,两人自问无法遁形,况且在这白雪皑皑的山间,很难找到合适的遮挡物。

    “那就打一场!”

    退无可退,对方的遁速又极快,即使逃走,十之八九会将战场引到大邑郡,得不偿失。朴铁信身上涌起团团浑厚的战意,他的手中,遽然多了一把微燃火光的红色战刀,想必就是那把已经成功祭炼“燃”的九环大刀,原本粗犷野性的造型,化为刀背上九道暗红凹陷的血痕,一眼望去,狰狞锋利,甚至平添了一丝荒古的气息。

    “我来牵制,你挑一个,咱们速战速决!”

    尽管自认战五渣,但普通玄级,江枫还是不惧的。这场麻烦,虽然直接原因是追踪寒山派密探,但麻烦的根源无疑是自己和浅山宗,这个时候后退,不只是面子问题,更是辜负了朴兄的一番情谊。

    水盾符加持到两人身上,趁着对手尚未接近,江枫嚼碎两枚益气补血丹,补充略有亏损的灵力,一道流沙符直奔落在后方的修士,那修士身形一顿,躲过流沙符的陷地效果,江枫毫不犹豫,一个箭步跨越,直取对方,配合朴铁信,将接踵而至的两人分开。

    迎面来者是一名老年修士,法袍略有破旧,头发花白蓬乱,鹰勾鼻子,与戴着面具,左右腾挪以牵制为主的江枫不同,这灰袍修士一上来就技能全开,力求速战。他手中是一把细长的金光法剑,舞动起来轻盈万分,快如闪电,虽然力道上有所不足,但在剑法的造诣上,远胜江枫,蓝焱大剑的蛮力打法,往往被对手的“四两拨千斤”轻松化解。

    江枫并不着急,引他隐隐远离朴铁信,时而打出一道一级或二级的符箓骚扰对方。在身家上来看,江枫明显占了上风,寒山派和浅山宗,均是穷山恶水的小宗小派,甚至寒山派还要靠御风宗活着,想必除了掌门之外,其他即便是玄级修士,身家也好不到哪去。话说回来,倘若自己不是节操丢在地上,靠盗宝发了一笔小财的话,恐怕两人现在只能算是穷鬼对白丁,硬拼个你死我活。

    金光符!纵贯一击!

    江枫手中频频闪出亮光,在灵符上的优势,成功平衡了对手技能上对于江枫的压制,那灰袍修士步履逐渐混乱起来,再没有初战时的锐气,灵力似有不济。

    嗯?

    比想象的弱啊,看来对手的技能并非本命技能,而是后天学习的,否则灵力损耗不会如此之大。趁着对方躲闪金光符的间隙,江枫果断开启“分相术”。

    雪莲花!

    此獠竟有如此法相,有点基本法相常识的修士都懂,雪莲花乃六大治愈类法相之一,通常此法相都会领悟治疗类的本命技能,当然,也有例外,就好比朴铁信,一个“烈焰妖马”法相,本应该领悟偏战斗类本命技能,但偏偏却是【野兽直觉】这种辅助技能,属于运气较差的案例了。

    不能掉以轻心。

    一发现对手拥有此类法相,江枫反而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他隐隐发现,自己虽然将灰袍修士引开,但对方还是刻意保持了与队友的距离,一旦距离过远,即使他不方便行动,与朴铁信交手的青年玄修,也会隐隐向这边靠近。

    很默契的配合。

    相距略远,江枫没法查看青年玄修的法相,他身形偏瘦小,一身紧身的兽皮长衣,面目过眼既忘,只是嘴角一枚豆大的黑痣倒是明显,左肩隆起一块不算尖锐的“异骨”,这种妖族化形遗留下来的古代妖族特征,现在已不多见,有些“异骨”可能会让拥有者获得奇异的技能,但也可能会对战斗有害。

    异骨青年玄修手中一把三尺长的灰白锯齿样的骨刀,每每与朴铁信的大刀磕碰在一起,发出铿锵的打击声,在空旷的雪原之上,声声回荡。两人以伤换伤,虽然朴铁信法器上的“燃”效果威力非凡,但对手矫健的身手,腾挪间甩出的寒铁暗器,都

    让朴铁信短时间内无法结束战斗。

    灰袍老年修士在节约灵力,这让他彻底落了下风,仅剩下防守之力。江枫猜测他在等待最合适的时机治疗异骨青年玄修,自不会给他机会,左右思量自己手中的法器,灵光扳指、白玉飞针、蓝焱大剑、金光灵言念珠、银灵匕首以及寒铁飞镖,似乎并没有合适的方法来控场,倘若雷右旗在,或许可以用【金狮吼】震晕对方,打断治疗效果。

    对了,有件物事似乎可以起到类似效果,心如电转之间,江枫想到了一个折中方案。

    他身形虚晃,卖了一个破绽,顺势甩出一道火爆符,直奔异骨青年修士,距离虽远,但对方也不得不防,他和朴铁信此时缠斗在一处,倘若躲闪,就会错过半招的时机,故此,他肉痛般祭出一道炎甲符,既起到了防护作用,又额外对攻击自己的朴铁信,增加了困扰。

    寒冰符!

    见火爆符无法建功,江枫再次甩出灵符,力求起到干扰异骨青年玄修的效果。多次施展符箓,他的灵力已经使用过半,不过既然确认对方法相乃是辅助类的雪莲花,他有充分的自信,能够硬抗到朴铁信致胜。

    龙马炎击!

    朴铁信及时的配合,使用了自己的致命杀招!

    不得不躲,异骨青年玄修身上一阵光芒明灭,炎甲符与火爆符相互抵消,仅剩下一丝焰火的微光,很难再硬抗一道寒冰符,他身形急退,再一次和老年灰袍修士拉开了距离。

    那灰袍老者却抓住江枫使用灵符瞬间的破绽,欺身而上,手中的金光法剑,在江枫左臂上划过,刺破江枫的袍服,一抹鲜血溅落,在雪地上撒下点点斑痕。

    好在天理门的法袍,早被惜命的江枫换在袍服之内,否则这一剑,恐怕半条胳膊就没了。但江枫等的就是这一刻,趁着对手欺身,右手的蓝焱大剑瞬间收起,换成短小的银灵匕首,同样在对方右臂上留下一道入骨伤痕,口子虽小,但银灵匕首的【饮灵】效果却生效了。

    手臂传来一阵麻痹,灰袍老年修士的金光法剑,似乎也附着了特殊的减速效果。江枫捏碎一颗【金光灵言念珠】,身体重新恢复自在,再看对方,伤口处丝丝黑气萦绕,灵气不断溢散,即使对方匆忙间掏出一把粉末状的灵药,也未能阻止这个趋势。

    嘶!

    灰袍老者忍住剧痛,放弃江枫,直奔异骨青年玄修,他要趁着自己灵力还够,给对方来一个治疗!以伤换伤,倘若对方能够痊愈,自己一方定能取胜。

    江枫自不会让他得逞,一道流沙符,止住对方去势,拈出一把寒铁飞镖,甩向对方,“阻止他们汇合!”

    那青年玄修却弃了朴铁信,迎向灰袍,两人配合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龙马炎击!

    朴铁信虽然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汇在一处,但看见灰袍手中涌现的金光,加上江枫的大声提醒,基本上也明白了其中端倪。

    金光从灰袍老者手中乍现,他果然施展了治愈类技能,从施展速度之慢来看,这技能不止能治疗青年玄修,还能止住自己的伤势。

    两人选择了硬抗龙马炎击,毕竟这治疗技能可以抵消并复原原本的伤势!

    不好!

    江枫又甩出一道飞镖,同时切换成蓝焱大剑,向两人汇合的方向冲去。他本意是想通过银灵匕首的【饮灵】,消耗掉灰袍老者的体内灵气,没想到对方竟然放弃最佳机会,提前施法,这倒让人始料未及。

    就在这时,一道红光从空中乍现,突然出现在灰袍老者头上,随着一身闷哼,他手中的金光被遽然打断,在左近裸露的土色岩体之上,一道青色身影隐隐浮现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