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十代掌门 > 《十代掌门》 正文 第一卷 浅山故事 第七十七章 寒山秘库
    江枫瞬间有点懵,但他不敢妄自停下脚步,生怕引发周围人的额外关注,要说在寒山派没有任何人认识他,他是不信的,毕竟身份明晃晃的摆在那里,并在寒山议和会上露过脸。必有有心之人盯上自己,但要贸然相信有意撞到自己之人,也确实需要点勇气。

    他担心这是个陷阱。

    在寒山派,能与他为善的朋友,几乎甚至可以确认就是没有,否则他也不会抱着试探的态度,去问询萧不厌的态度了。

    那人没有回头,江枫想了想,还是缓步跟上来者。曲线跟随的同时,有意频繁的绕过小型的遮挡物,一辆破马车,孩童们堆起来的雪女,或者聚在一处的各类闲汉,虽然不可能完全甩掉有意尾随自己的人,但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嘿,这里!”

    还未失去目标,在一座小型的帐篷前走过时,里面却传出另外一个略有熟悉的声音,他刚要细看,却冷不防被人一把拉进帐篷,同时另一个身形和自己差不多的修士,从帐篷中施然走出,从背影身形甚至穿着打扮来看,与自己几乎相差无二。

    “怎么是你?”

    江枫低声问道,来不及感叹对方偷梁换柱的手段,赶紧屏住气息,配合对方遮掩自己的行迹,马太吉这人虽然不熟,但他猜测对方并无恶意。

    “和我走,咱们找个地方聊。”马太吉一身破旧打扮,低头转身,却见他原本遮挡的身后,有一处挖好的密道,不知道通往何处。

    密道挖掘的痕迹很新,江枫一进入其间,就发现了这一点。马太吉在前面带路,手中擎着一盏粗陋的油灯,借着微光,只能看见他略显斑白,束在一处的发髻,周星也说过这马太吉有些穷困,没想到这么节约,连颗灵石都要省。

    密道并不长,片刻之后,两人就进了一处封闭的密室,此处无法感受到空气中任何气流的变化,仅仅能从室内温度判断,这里似乎并不在旷野之中。

    “放心吧,这里安全得很。”见江枫左右打量这里,马太吉低声道,“这里是拓跋图曾经用过的静思密室,只是自从他晋升地级之后,就已经荒废了。”

    拓跋图?

    有了马太吉的提醒,他果然观察到地面上有曾经放过几案的痕迹,想必是放置书卷和文件的家具陈设,佯装“原来如此”的同时,他也细心的用“玲珑宝光”探查了一二,附近并无法器和灵石布置的痕迹,这才放下心来。

    “长话短说,我有一件事情,看看你是否有兴趣。”马太吉身体微微前倾,再次压低了声音,“拓跋图有一个秘库,我想和你一起去——”他右手食指和拇指轻捻,做出拿取的姿势来。

    嗯?

    江枫颇有些意外,马太吉虽不是寒山派的长老,但也是新掌门马艾都同宗之人,何必舍近求远,直接上报给马艾都不就行了么,难不成是想独吞?要说穷生邪念,难不成就是这个意思?

    “为何要我帮忙?马兄,虽然咱们不打不相识,也已经化敌为友,但也要个理由才是。”江枫自问双方的交情还没有深厚到这个程度,换了周星提起,或许还差不多。

    “我需要一名玄级修士帮我破阵!”马太吉眼神并无变化,似乎早已料到江枫有此问题,“寒山派玄级修士现在所剩不多,余下的都与马艾都亲近,不瞒你说,我现在急需一笔财富,否则这秘库中的珍藏,我倒是不着急拿取。”

    急需?

    “你要跑路?”

    “不,你误会了,实在是难言之隐,不便相告。但你要相信我,这秘库只有我一人知道,而且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

    “这个理由不够充分。”

    江枫直言不讳,交情不足的人一起合作,必须凡事都说清楚,否则待到分赃那一刻,恐生变故。说起秘库,他还是感兴趣的,毕竟自己确实缺钱。

    七盟议和之后,不论采用哪套方案,想要抗拒七盟的影响力,必然需要更多的灵石投入。而这一点,就是眼下最大的难题,故此做什么盗宝客之类的,他不在乎。当然,便宜行事,避免被发现还是十分必要的,他自问马太吉没必要设这个局,让自己入彀,毕竟对于他来讲,对于寒山派来讲,都没什么好处。

    赤霞门,金城派和落英门为什么不那么担心,因为他们大库中历年积累的灵石法器甚多,还有碧云宗和古剑门两派的赔款,只要舍得出钱出物,就可以吸纳整个七盟的资源、凡俗和修士为己用,反之,浅山宗这种穷困户,早晚会变成一座空门。

    心动归心动,但马太吉给的理由并不能说服自己。

    “我需要你提供浅山宗的册封文书,拓跋图用寒山派的册封文书作阵眼,相当于地级强度,只有蕴藏同样力量的东西,才能抵消那层封印。在寒山派,也只有拓跋图方能自行破阵,而我们这些人,即使发现了,也进不了秘库。”

    册封文书?

    江枫心中苦笑,说起来对方可能不信,浅山宗的册封文书不在自己手中,甚至不知道去向。不过自己手里倒是有一张宋湖宗的册封文书,相信用处可以相抵。

    “来此会盟的各家那么多,为什么你不找别人?”

    “因为别人会干掉我,而你没有那个实力。”马太吉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看起来像是真情流露,不过江枫除了被轻视而感到暗自脸红外,也不敢尽信。

    马太吉说的在理,自己确实没那个能力“黑吃黑”,与会的各宗掌门多是地级大佬,干掉马太吉独吞秘库所藏,轻而易举。或者另一个角度思考,寒山派的秘库,能有什么期待呢,估计有些大佬会对此嗤之以鼻当作一个笑话吧。反观其他参会的玄级修士,不可能有册封文书这种东西在手,也就没有资格与他合作。

    看起来自己还真是最合适的人选。

    江枫在心中感谢死去的拓跋图,倘若他没有设置地级强度的阵眼,相信马太吉也不会想到他,而是去寻更值得信任的周星了。

    “最后一个问题,如何分?”

    “四六,你四我六。”马太吉急不可耐的脱口而出,看样子早已想好,江枫问出这个,反而让他安心了许多。

    “三七,我少拿一成,但是寒山派的册封文书,你要给我。”江枫心中突然有了个主意,这册封文书虽然已经过了开宗立派的保护期,失去了最大的价值所在,但在某些方面,还是有用的,只是他不能和马太吉多说。

    “好,就这么办!”马太吉想不明白为什么江枫要那没什么用的册封文书,但他知道,这东西确实不值钱,留在自己手中也是烫手山芋,被发现更是说不清楚。

    …………

    寒山派“祈安殿”东南,无上阁。

    纵使这处院落比周围的“乐天居”和“迟渊阁”都豪华的多,但名字也有些僭越,好在寒山派一向用此地招待上宗御风宗,故此从未发生过被斥责之事。

    古传福正一脸笑意的招待几位来客,为首之人乃掌门特使李煜风,玄级修为,位列“下阁理事”,官位虽然不高,但同时也是理藩都总使李扶风的幼弟,算是李家重要的中坚力量。虽然李家和凌家有些不对路,但因为对方奉了掌门“巡查七盟合议,一切便宜行事”的谕旨,他也不敢怠慢。

    “掌门真是事必躬亲,些许小事,也要劳烦兄台你走一趟,一路辛苦。”古传福的官职不大,原本应该尊称对方,不过他以修为论,却是可以以兄台称呼对方的,这样两人就在同样的位置上。

    “哪里哪里,要说凌少借势一拳破局,打通七盟的套路,实在让人刮目相看啊,故此掌门对这件事情甚是关注,派我来,想要速速定下此事,免生变故。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进展的如何了?”

    “兄台谬赞了,我也想不到,真是英雄出少年,老了老了。”他将目前的谈判细节一一道来,只是隐瞒了与力宗余成克交换利益的各种细节。

    凌飞度击杀了拓跋图后,古传福谋划了好久,才想出这条趁七盟战乱,对其施加影响的策略,用来遮掩和包装凌飞度的失手,把其设计为凌飞度运筹帷幄,破局东南的神来之笔,想必此事已在宗内引发了不小的波澜,加上派出人马的刻意宣传,才有了今日李家派人干涉此事的下文。

    李家不可能坐看功劳尽归于凌家,如今与力宗业已达成协议,李家不可能破坏此事,否则定然会迎来掌门的怒火,那么剩下的,就是分多少功劳出去的问题了。

    “这件事可能还需要兄台帮忙周转,”古传福掏出一幅早已准备好的小图,上面有之前刻画的道路图样,“这里,”他指向御风宗南部的道路起点,“还需要兄台帮忙运作一二才行,我会一并上报掌门的。”

    “好好好,定当全力配合。”李煜风频频点头,他出来的时候,有些长辈的确是让他使绊子的,想要破坏此事,不过他心中自有明悟,这件事对于御风宗打通东南出海大通路,有莫大的好处,破坏了它,即使掌门不追究,那些想借此发财的大家族,也会暗中阻塞自己向上的通路,何必为了一个凌飞度和一时爽快,丢了自己的前途呢。

    凌飞度虽然在他眼中是个纨绔,不过他又不是掌门的儿子,况且有他遮住众人审视的目光,自己这种小纨绔,不是活的更自在么?他故意申请此行的目的,并不单单是为了这件已然板上钉钉的事。

    …………

    “就是这里!”

    江枫跟随马太吉飞掠了两个时辰,才到达了一处冰雪覆盖的山崖,附近数里之内都渺无人烟,估测起来当是在孤寒镇境内,也是从浅山宗进入寒山派的第一个集镇。

    清洁符!

    见马太吉还要亲自动手清理积雪,担心耗费时间太久迟则生变的江枫赶紧打出一道清洁符,这是他在黑水门得来的灵笼物资中的残货,因为有灵笼的标记,他几乎都喂了灵傀,仅剩些许几枚,想必即使有心人占卜,也多半会因灵笼的特殊而混淆视听。

    “少用灵符。”马太吉似乎有些经验,但他显然不知道江枫所用灵符的特殊。

    地上的积雪被一扫而光,在灰黑色的绝壁与两人所站的窄小平台交界处,隐隐露出阵法布置的痕迹,江枫用玲珑宝光看去,果然有橙色的宝光闪现,当是埋藏在山石之中,充作阵眼的寒山派册封文书。